都市最强仙医 第190章 不能容忍!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砰!

  讯问室的铁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

  狭xiǎo的询问室内,那dǐng白炽灯投下的灯光,立即暗淡了不少,似乎也被这带着邪气的身影吓到了一样。

  高飞朝秦朗嘿嘿一笑,露出了野兽般的森白牙齿。

  不怀好意的表情,分外明显。

  秦朗坐在椅子上,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这人。

  他记得这人之前在酒曾经向他吼过一嗓子,是王力元的忠心走狗。

  现在,这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来,应该是得到了王力元的授意。

  哐当!

  秦朗对面的一把铁制椅子,被人拖着先是在地上与水泥地摩擦划出了刺耳的声音,接着便是哐当一下,被高飞重重地放了下来。

  下马威啊?

  秦朗面无表情。

  想用这招来吓唬别人还行,他又没真犯法,怕什么?

  因{dǐng}{diǎn} 此,秦朗继续纹丝不动。

  高飞皱起了眉头。

  这个年轻人,看着很棘手啊。

  不过转念之后,高飞又得意张狂起来。

  想在警局里面跟自己摆谱?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异想天开。

  “姓名!”

  高飞一屁股坐下来,将记录本摔在桌子上,粗鲁地问着秦朗。

  “秦朗。”

  “年龄!”

  ……

  高飞一项一项问着,虽然都是按照管用的讯问套路进行讯问,不过那态度却十分无理,好像秦朗真成了犯罪嫌疑人一样。

  问完后,高飞丢下一句话:“先好好在这呆着。”

  “王所,问清楚了。”

  高飞跑回王力元身边,低声説道。

  “什么来头?”王力元问道。

  “市内一家养生会所的针灸师。”高飞答道。

  “那其他的呢?”王力元不想自己在这事中被拖下水,所以一定要查清楚秦朗的来头,这样就能够站在孙大海这边,尽心为孙大海办事了。

  至少,他很奸诈。

  高飞又答道:“我用所里的电脑查了一下他的个人公民信息,他是个孤儿,从xiǎo在本市的福利院长大,高中毕业后上的医专,现在这家福利院在五年前就已经关闭了。”

  王力元赞赏地看了看高飞。

  查清楚就好办了,资料表明秦朗是个孤儿,从事的又是十分普通的职业,不用説,秦朗没什么来头,身份非常一般。

  所以王力元立即有了决定。

  高飞得到王所长的赞赏,很是得意。

  王力元交代道:“就按照我之前説的办。”

  “是!”高飞立即去操办了。

  “孙少,电话打通了么?”王力元则马上跑到了孙亮的身边,关切问道。

  “我妈很快就过来。”孙亮应了一句,随后表情扭曲,凶狠地説道:“王叔,你准备怎么处理那个秦朗?”

  王力元自然是决定站在孙亮这边,反正秦朗没靠山,整了就整了,这样他也能够在老上级孙大海那边有所交代,于是笑道:“先关进拘留室。”

  “就这样么?”孙亮极不满意。

  “当然不是,”王力元阴阴笑道,“他打了孙少你,你的伤就是直接的证据,到时候定他个寻衅滋事的罪名,也很容易。这事等你妈妈或者爸爸来了派出所后再谈也不迟。”

  孙亮纨绔过头,自然不懂王力元的老奸巨猾,他diǎn头道:“总之不能轻易放过那xiǎo子!”

  “那当然,我这派出所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去的!”王力元説道。

  ……

  “秦朗!”

  高飞带着两个民警,进了讯问室。

  “秦朗,你涉嫌在酒无故打人,按照规定,现在拘留你二十四xiǎo时!”

  高飞説完,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他知道,只要将秦朗压得越惨,那么他在王力元、在孙亮那儿,就会因为表现越好而受到夸赞,到时候在派出所内更进一步,就越有可能。

  因此,他越是要故意整秦朗。

  “事情和我无关,你们也要拘留我,呵呵,希望你们不要后悔。”秦朗站起身来,跟着民警朝外面走去。

  秦朗没有反抗。尽管以他的实力,要离开派出所并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还有五个学生也在派出所内,他如果离开了,那五个学生只怕会更加害怕。何况蒋盈盈让他照顾周全这些学生,他也一定会照顾好。

  当然,胸有成竹、不怕被拘留,也是秦朗愿意留下的原因。

  “带走!”高飞一挥手,气势汹汹道。

  跟在秦朗后面,一起前往拘留室的过程中,高飞鼻孔中不屑地哼了几声。

  “哼,还希望我们不要后悔?真他玛搞笑!”

  在高飞看来,秦朗根本就是一个无权无势的屁民,居然也敢放这样的大话,还真是不知死活。

  秦朗到了拘留室,这是一个房间大xiǎo的铁制空间,三面是墙壁,敞开的一面就由铁条构成,五个学生已经被关进了拘留室。

  “他们又没有动手,凭什么连他们也要拘留?”秦朗看到这一幕,不满意了。

  原本以为五个学生虽然也会被王力元借机整,但没想到王力元心这么黑,不问青红皂白就将学生也关进了拘留室中。

  “你説他们没动手就没动手了?”高飞冷笑道,“我还説他们动了手呢?”

  “这是一个警察该説的话么?”秦朗回过头,眼神凌厉地瞪着高飞。

  高飞被盯得浑身不舒服,似乎在秦朗面前像一只蚂蚁那样,毫无安全,不由脸色一僵,戾气浮了上来。

  “不满意等出来了再説,现在给我进去!”高飞使劲推了秦朗一把。

  哪知却压根没推动秦朗。

  秦朗感到背后高飞在用力推自己,自然不会忍着,肩膀微微一动,一股巨大的力道,就顺着肩膀涌向了高飞的手臂。

  高飞正在纳闷推不动秦朗,还想招呼边上的两个民警一起给秦朗一diǎn教训呢,没想到手臂突然不受控制,像被震散了骨头一般,整个人都因此倒退着出去。

  砰。

  高飞撞倒了拘留室外面的一个xiǎo桌子才算停下来。

  如果没有这桌子,肯定会摔个底朝天。

  高飞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尼玛,找死是不?”

  高飞立即冲上来,却又不敢再接触秦朗,只隔着半米的距离,冲秦朗大吼道。

  秦朗冷声道:“你自己xiǎo脑不发达,容易摔跤,干我什么事?”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干的!”高飞气急败坏。

  但秦朗随便施展一手,都有这样的威力,高飞又害怕,不敢真逼急了秦朗。

  “我站着都没动一下,你却説是我动的手,证据呢?”

  秦朗戏谑地朝高飞道。

  旁边两个民警甚至都没看到秦朗如何用力的,自然没有证据,站一旁没吭声。

  高飞吃了个哑巴亏,手指着秦朗,叫嚣道:“行,看你能耐到什么时候!”

  他想着,等孙亮的父母来了,一起商量好了后,秦朗这xiǎo子要受到的,可就不仅仅是拘留二十四个xiǎo时了。想到秦朗落到派出所自己的手上,以后还有时间去整秦朗,高飞才收敛了一些怒气。

  秦朗也进了拘留室。

  周丽惶恐地问道:“秦哥,我们该怎么办啊,他们会不会让我们坐牢?”

  刚才在讯问室,讯问人员的态度十分不友好,因此这五个没什么社会经验的孩子,已经被吓到了,面对恶警高飞,根本不敢去理论,心中只有恐惧和无助。

  好在还有秦朗在。

  “坐牢?你不要想得这么悲观,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秦朗安慰道。

  “可他们太偏袒那个孙亮了,孙亮也是这件事的参与者,他们却没有拘留孙亮。”圆脸女生有些气愤地説道。

  秦朗自然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幕。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

  在酒,那个副所长王力元,就表现出偏袒孙亮的行为来了。王力元和孙亮之间的龌龊事,不会少。

  高飞听到了圆脸女生的话,骄傲地説道:“你们要搞清楚,孙少……孙亮,他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而你们是嫌疑人,不拘留你们拘留谁!”

  “你!”圆脸女生气得不行。

  这什么世道,纵然他们还在象牙塔,对社会的丑陋事情没听闻多少,可今晚亲身经历的这一幕,却让他们气愤不已。

  一个调戏女生并且拿起酒瓶子要暴打他人的恶霸、流氓,就因为和德厚街道派出所的副所长有些关系,就能名目张代地逃脱处罚!

  而这还不算,关键是他们这些无辜的人,还要被人陷害,要被关押二十四xiǎo时!

  “xiǎo姑娘,你就别嚷嚷了,还是想想你们自己,拘留二十四个xiǎo时的记录,会记录进你们的档案中,等开学后,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们,你们就不担心么?”高飞哈哈笑着,哐当一下将铁门关上、锁好。

  周丽等五个学生,脸色唰地白了下来。

  与面临被拘留相比,他们更担心档案上会留下污diǎn,还会被校方处罚。

  “秦哥,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啊?”周丽也好,圆脸女生也好,还是其余的三个学生,都眼巴巴地望着秦朗。

  “会没事的,我向你们保证。”

  秦朗笑道,表情很轻松。

  他决定用些手段,来为自己以及五个无辜学生,做diǎn什么了。

  毕竟,见到了王力元和高飞龌龊、无法无天的行为后,他已经不能容忍这种恶警了。

  “给我我的手机,我需要打个电话。”

  秦朗朝拘留室xiǎo桌子旁坐着的一个干警説道。

  高飞已经出去了,留下来的是一个还带着稚气、年龄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民警。

  ……

  拘留室的外面,大厅那儿,孙亮dǐng着缠有层层白纱的脑袋,正等着母亲罗凤英的到来。

  没过半分钟,一个矮胖得像粗水桶、偏偏还穿着色彩鲜艳的裙子的妇人,提着个名牌挎包,匆匆走了进来。

  还没进门,注意到孙亮的脑袋后,罗凤英的音调就变得十分尖锐起来。

  “哪个天杀的将我的心肝打成了这样?”

  风风火火,语气泼辣,一看就是护短而又十分不讲理的母老虎。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