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901章 裁决台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而此刻,耿姓修士面红耳赤退到了君少旁边,不敢再出战了。

  毕竟,秦朗已经用实力向他证明了,他不如秦朗,再战下去,他只会更加丢丑。

  君少浑然没想到自己会踢中一块铁板,有心让三个护卫一起上,但环顾四周,发现两个结丹后期的护卫已经朝他摇头了。

  显然,这些护卫知道秦朗很难缠,连耿姓元婴修士都打不过这秦长老,他们一起上也多半会不敌。

  这时一个结丹修为的护卫,在君少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君少连连点头,他立即手指着秦朗,开口了。

  “小子,你跟我柳家结下的梁子没这么容易化解,今天我是看这儿人多,又是在公共场合,怕叫护卫揍你会误伤了其他人,你有种,就现在跟我去裁决台,在裁决台上较量出一个高低!”

  君少的这话,自然引起了围观修士的窃窃私语。

  “这君少,也是有够厚脸皮的了。”

  “就是,还好意思说是怕误伤了我们,明明是他带过来的三个护卫,根本就打不过这位秦长老。”

  “难怪秦长老能够成为本城的客卿长老,结丹修士就能获得这份职位,原来秦长老的真实实力,不是结丹后期修士可以相比的。”

  大家尽管在议论,但声音都十分细小,自然是怕声音传入君少的耳中,徒增灾祸。

  秦朗听了君少的话后,冷笑道:“你说去什么裁决台,我就要去么?”

  “那可由不得你!”

  君少狞笑着说道,“我就给你两个选择,另外一个,是你和你同伴从此面临我柳家的打击!只要你们还在界王城内,我保证我柳家的高手会抓住机会去教训你们,就算打不死你们,但绝对让你们脱层皮!”

  “哦,如此威胁我,就不怕你被我吊起来打啊?”秦朗内心有了怒火,决定不会让这君少好受。

  “你就说你有没有种吧,敢上裁决台不敢上吧?上去了获胜下来了,我跟你的仇怨可以一笔勾销!”

  君少激将着。

  “主人,这裁决台听上去很好玩的样子,要不陪这小子玩玩?”

  猴升用传音入密的手段,跟秦朗交流道。

  秦朗想了想,也没有反对。

  不过裁决台是什么,他还得问人。

  他询问了店老板,很容易就知道了。

  原来,界王城内严禁私自打斗,但恩怨始终需要解决,不可能一直在城内悬着,所以界王城也有一条明文规定,那就是恩怨双方可以在特定的地方,以打斗的方式,解决修士之间的仇怨和矛盾。

  这样的特定地方,一共有两处,一处是裁决台,一处是生死台。

  裁决台,是用来解决非生死仇怨的地方,简单言之,就是在这儿,仇怨双方可以上裁决台来进行打斗,以此来化解仇怨。

  但打斗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这样一来,仇怨就相当于被裁决了,打斗过后,双方不得再就这仇怨纠缠下去。

  这样对双方其实都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手段,毕竟如果不出界王城而又想解决仇怨的话,上裁决台就好。

  至于生死台,则是用来解决生死大仇的地方。

  双方一旦上了生死台,那就必须要分出生死,要么是一人被杀一人走下生死台,要么就是两人双双死在生死台上,反正总有人会在打斗中死掉。

  像生死大仇,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决,毕竟是极少数,所以上生死台的修士,每年都不一定有一掌之数。

  而上裁决台的人就多了,为此,界王城内也在一个集中的地方,安置了好几个裁决台,台子周围用法阵加固,足以应对化神以下的修士打斗之用。

  秦朗了解完了后,也没有犹豫,直接说道:“裁决台是吧,那我就上去瞧瞧,给你这柳家少爷一次教训。”

  听到秦朗答应下来,君少立即露出了笑容。

  至于围观的修士,则一致认为秦朗有些鲁莽了,不应该答应君少的这个要求的,毕竟君少是本地人,可以邀请来家族高手参加裁决台的打斗,甚至有可能还会采用车轮战法。

  毕竟,君少只是提出让秦朗上裁决台,他本人不一定会上去,派遣熟人上去就行。

  万一君少发威,请来家族的元婴中期高手助阵,那秦朗在裁决台上就会吃尽苦头了。

  虽然不会闹出人命,但深刻的教训是免不了的。

  “秦长老果然是有种,那不如现在就跟我去!”

  君少迫不及待想要解决这次的事情了。

  秦朗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于是君少和护卫在前面带路,秦朗和猴升跟着。

  走的时候,一个护卫中途离开,见状,秦朗也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人一定是受君少委托,回柳家请高手去了。

  他丝毫不担心,君少就算再想教训到他,也一定不可能准确判断出的实力。

  错误低估他的实力,那君少只可能失败。

  不多时的工夫,一行人就来到了一处裁决台前。

  裁决台是用不知名的石头打造成的,一座就超过了一千平方米,擂台的样子,高度超过了五米,人在上面打斗的话,面积是足够了。

  “君少是吧,你有种跟我上裁决台么?”

  秦朗到了后,就开口问道。

  君少被问得有些恼羞成怒,他当然不敢上去了,毕竟连元婴初期修士都输给了此人,他上去不是挨揍的么。

  秦朗已经纵身一跃,跳到了五米高的裁决台上,不屑地看着君少道:“你还真是够没种的,只能请帮手,自己当缩头乌龟。”

  “你,你!”

  君少手指着秦朗,恨不得撕烂秦朗的一张嘴才好。

  他眼神阴鸷,望着赶过来的两个家族帮手,急匆匆问道:“你们两个谁上?”

  这两人,是他柳家的教头,都有元婴中期的恐怖实力,比起元婴初期的耿谷,这两人的实力明显要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可以说,这两人中随便一人,都能够快速将耿谷杀死。

  所以,他想请来了这两位教头,足以在裁决台上给秦朗教训了。

  当然了,他也没好的理由去请家族的嫡系高手,像他的伯父,叔叔等,实力有元婴后期的,乃至化神的长辈都有,但没合适的理由,就请不动了,毕竟总不能让嫡系长辈辱没了面子,跑来跟人在裁决台上打架,为他出头。

  他想出头,就只能找柳家的边缘人物,找教头是最好的选择了。

  “少爷,我来!一定会让这人知道对少爷出言不逊的后果有多严重!”

  一个教头,生得高大而凶狠,此刻兴奋地摩拳擦掌,跟君少主动请缨。

  他虽然从耿固那得知秦朗击败了耿固,但他不认为秦朗的实力很强。

  毕竟,秦朗只是结丹后期修士,就算天赋出众,能够越级挑战,可他也是元婴中期修士了,修为比耿固强了差不多一倍!

  所以,任凭这人有多强,被他对上了,这人就得倒霉。

  君少很满意这教头的说话,大声笑道:“很好,刘风沙,就由你替我出场,狠狠给这人一次终身难忘的教训,我要打断他两只手!”

  君少赤果果说着,带着歹毒。

  “是,少爷您就坐着看好戏吧。”

  名叫刘风沙的元婴中期修士高声喊道,随即身体一振,人像大鸟那样飞到了裁决台上。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总之你听到了,我家少爷让刘某出手,废掉你两只手,我劝你自己投降的好,起码只受两下痛,如果让我动手,嘿嘿。”

  “让你动手会怎样?”秦朗故意问道。

  刘风沙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反应过来后不由冷笑道:“行,你还挺狂的,那我就告诉你,让我动手的话,你两条手会被我打成粉碎,够你受罪的!”

  “呵呵,谁打断谁的手还没准呢,你最好用出自己的全力,否则几下就被我击败,有你后悔的时候。”

  秦朗针锋相对道。

  “哼,那我就虐惨你!”

  刘风沙说完,脚下猛地发力,人像炮弹一样直接朝秦朗的身体狠狠撞去。

  就身体运动时带出来的气浪,都足够将普通人的脸划破。

  “哦,还是炼体流的元婴修士啊。”

  秦朗稍稍有些意外,没想到在这能碰到一个走炼体路子,能够修为修炼到元婴中期的修士。

  虽然这人肯定也修真,但身体强度还是比寻常元婴中期修士强悍的,这点毋庸置疑。

  只不过,他也不是普通修士,在地球时,他是武道和修真一起修炼,身体强度同样惊人。

  当然了,如果这场打斗让猴升来,猴升用上银箍棒,只怕会在一个照面内就将这刘风沙打出屎尿出来。

  秦朗没动用法力,也是身体直线撞击,朝前急速猛冲,等到接近刘风沙时,就猛地出拳。

  双方彼此靠近,迅猛出拳,用的都是肉身的力量,出拳速度极快,顷刻间两人就对轰了几十拳,打得周围的空气都发出了锐利的爆破声。

  砰砰砰砰!

  这声音响亮而结实,完全就是双方在硬碰硬。

  等到两人分开,却是平分秋色的结果,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君少很不满意,冲刘风沙投去了责备的眼神,示意刘风沙使出全力,否则就让这名教头好看。

  刘风沙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自震惊,他是当事者,只有他才知道这个担任客卿长老的秦长老,肉身力量是如何的恐怖,硬碰硬下,其实他处在了下风,如今一双手臂都被震的麻木了。

  明明对方不是炼体流的修士,但身体强度却这么惊人,他意识到对方敢狂妄,还是有些资本的。

  所以,他也收敛起了轻视之心,不过他仍然相信自己以元婴中期的修为,足够镇压秦朗。

  “小子,刚才只是试探而已,现在有你好受的!”

  刘风沙直接从腰间掏出了一根黑乎乎的金属长棍,棍子看不出材质,但冰冷而又带有凶煞的气息,刘风沙拿着这件武器,飞奔上去,一棍子朝秦朗的手肘扫去。

  这一棍的速度极快不说,力量也非常恐怖,真被打中了,神仙也要倒霉。

  秦朗不慌不忙,身形稍微一动,看起来像什么都不做,但却在毫秒之间,从容地躲过了这一棍。

  刘风沙看在眼里,又是吃了一惊。

  他察觉到,对方的战斗经验还真不是一般的丰富,无论是战斗的心态,还是战斗的经验,都不像结丹修士能够累积起来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