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朗回到蓝润公司后,径直去了柳真真的住所。

  柳真真右边肩膀上的枪伤,已经不影响柳真真的身体健康状况了,秦朗见到柳真真时,发现柳真真精神很好。

  而伤口也因为之前秦朗使用过“天医针法”治疗,正在愈合。

  因为伤口复原有些痒痒的缘故,柳真真想挠痒痒又不敢的窘态,看得秦朗忍俊不禁。

  见柳真真大体没事,再有两三天便能恢复如初了,秦朗也就真正放下了心。

  柳真真为他挡了子弹,这点他铭记在心,心中发誓不会辜负柳真真这样的好女孩。

  至于其他一大笔情债怎么办,秦朗仍然乐观面对,他还巴不得众美相拥在旁呢。

  伤害柳真真的罪魁祸首孙戾,因为被冰凤凰杀死,所以才一天的工夫,从省城柳宏兵那儿传来的消息就显示,整个五恶派已经陷入了内斗中,很多门人人心惶惶,而就是趁着这种机会,省城最顶级的两大势力,联合围剿了五恶派。

  这两大最顶级势力分别是荣家和河家。

  省城总共有五大最顶级实力,商业兴盛的荣家、博-彩为主业的河家,渐呈衰败之势的商家,以及暗器门派北唐门,和五恶派。

  围剿五恶派,北唐门没有参与,商家因为衰败自顾不暇,但有荣家和河家一起发力,内乱的五恶派根本不是对手,一夜之间便土崩瓦解。

  随着代表五恶派最高实力的孙戾死掉,五恶派瞬间正式垮台!

  没人知道,让五恶派走向灭亡深渊的,主因并不是荣家和河家的反抗,而是孙戾不该得罪了秦朗和冰凤凰。

  荣家和河家,只不过是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

  对此,秦朗对这两大顶级势力的做法,并没有异议。

  五恶派为非作歹这么多年,早就应该被连根铲除了。

  以后省城的环境,都会因此好得多。

  当然,五恶派完蛋了,省城最顶级的势力,就有五家,变为了四家。

  四家中,商家对秦朗畏惧不已,而且因为面子问题,也不敢向外放风抹黑秦朗,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荣家因为荣宝婷的关系,自然不可能与秦朗为敌,秦朗也没有要结交荣家的意思,只要荣家不干涉他的化妆品生意就成。

  河家霸占博-彩行业,与秦朗可能一辈子都发生不了联系。

  而行事风格正邪不分的北唐门,秦朗也以为自己不可能与它扯上关系。

  可没想到,事情还是发生了变化。

  第二天上午秦朗原本是在家中修炼真气的,却接到了白豹的电话。

  白豹跟他说,一个小弟刚刚被人打了,而原因则和这个小弟要帮助蒋盈盈夺回被抢的钱包有关。

  秦朗详细了解后,才知道了情况。

  原来,就在五分钟前,在距离云海大学只有两站路的一处公交车站,本来是戴着耳塞听音乐的蒋盈盈,站在公交车内,那时候正是上班高峰期,车上人多拥挤,到了那个公交站点时,有人下车前,竟然大胆地将手伸向了蒋盈盈的口袋中,掏出蒋盈盈的香奈儿钱包就跳下了公交车。

  因为这抢-劫的人动作幅度很大,根本就不是偷,而是明着抢,蒋盈盈飞快发现,追下了车,但蒋盈盈穿着高跟鞋,又是女孩子,没追几步就被那抢钱包的人甩远了,正好这时,白豹的一个小弟,名叫张博的,骑着电动车路过。

  张博跟着白豹,恰好在养生会所那儿见到过蒋盈盈几次,毕竟蒋盈盈是唐雪的闺蜜,那时候东方家族和商家可能对养生会所造成威胁,所以应秦朗的要求,白豹将张博等几个小弟,不止一次地派到养生会所去提供保护任务。

  虽然张博没有和蒋盈盈说过话,可也认识蒋盈盈是他老大的老大秦朗的“相好”,所以在路上骤然碰到被抢了钱包的蒋盈盈,张博二话没说,跨上电动车调头就朝那个抢钱包的人追去。

  而最终白豹告诉秦朗这件事的结果,却是让秦朗既吃惊又恼火。

  张博骑着电动车,速度自然飞快,很快就追上了那个天杀的抢-劫犯,可是那人居然也会拳脚工夫,并且因为个头超过了一米八五,强压了张博一头,张博虽然拼命,但还是被那人打倒在地。

  那人抢了电动车的钥匙,丢进了河里,又朝张博放着狠话,说自己是北唐门的人,又将北唐门如何如何强悍说了一下,意思是骂张博有眼无珠,连他都敢动。

  末了,这个嚣张的抢-劫犯,还顺带将张博也抢-劫了,抢走了张博身上几千块钱和一只国产上千块的手表。

  然后,这人才扬长而去。

  秦朗吃惊,自然是这个抢-劫犯胆子这么大,光天化日连着两次抢-劫,都有恃无恐。

  而恼火,当然是这人抢了蒋盈盈的钱包,还这么嚣张!

  至于这人说的是什么北唐门的人,秦朗直接选择无视。

  原因很简单,北唐门的门人数量很少,而北唐门又富裕得很,简单点说,就是北唐门财大气粗,要养活百来个门人,简直跟玩似的。

  所以,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判断清楚,只要是北唐门的门人,那肯定衣食无忧,还用的着当抢-劫犯专门抢钱包?

  所以,那个多半只是借着北唐门来吓唬张博,又或者那人仅仅跟北唐门有些许联系。

  秦朗这会儿自然还不会将账算在北唐门的头上。

  可如果北唐门敢包庇这人,秦朗也绝对会发火。

  向白豹问清楚了这人的体貌特征后,秦朗挂断了电话。

  正要想案发地所在的辖区派出所打电话报案,秦朗的手机又响了。

  是蒋盈盈打过来的。

  蒋盈盈起初并不打算麻烦秦朗的,她想着自己家族可以帮忙处理这事,可后来发现家族的根基都在省城,而钱包被抢发生在云海市,远水解不了近渴,钱包中除了钱还有重要的证件,她只得打电话给秦朗,麻烦秦朗了。

  秦朗压根不嫌麻烦,安慰了蒋盈盈几句后,将通过叶明城的关系,将情况跟西关派出所的同志说了一下。

  对方比对待一般的抢-劫案要更加重视。

  这自然和叶明城有关,不过秦朗也没觉得自己利用了特权,毕竟他报案找警察帮忙并没有错。

  随后,秦朗驱车来到了西关派出所。

  派出所的一位洪副所长接待了他。

  一见面,洪副所长就直接说起了案情。

  “秦先生,这人名叫梁小二,无业,我们辖区内的人,五年前因为一起入室盗窃案锒铛入狱,一个月前才出来,但这次变本加厉,居然明目张胆地抢-劫了,请秦先生放心,我已经派人去辖区内梁小二经常出没的地带蹲点布控了,一有情况,我会及时联系秦先生的。”

  秦朗对这人的印象很不错,对方是个办实事的人,毫不拖拖拉拉。

  秦朗知道,对方派出所或许对自己搬出叶明城来有些意见,认为自己是衙内子弟,但秦朗用行动打消了对方的看法。

  秦朗没有任何的摆谱,也没有向对方施压。

  见对方这位副所长都要出门办案,秦朗只提了一个要求。

  “洪所,我也想跟着你们的人去见识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我可以保证不会影响到派出所的同志。”

  秦朗说道。

  洪副所长正在思考,是不是要答应秦朗的要求时,办公室内另外一人,名叫吴凡的男子,先说话了。

  吴凡皱着眉头,很不高兴的表情表现在脸上。

  “秦先生,就不劳您陪我们受苦受累了,我们的侦查抓捕行动都是专业的,自成一体,请您不要插手了,交给我们就行。”

  秦朗之前听洪副所长介绍过这个吴凡,知道这个三十多岁的干警,是西关派出所治安队的队长。

  但吴凡此刻的话,明显带着对秦朗的鄙视,看不起秦朗,认为秦朗没资格参与到搜查抓捕梁小二的行动中来。

  这让秦朗隐隐地,有些不舒服。

  他是外人,在警方的专业领域,确实没有说话权。

  可他就是因为清楚这点,所以才跟洪副所长保证自己不会僭越,利用身份上的优势来干预派出所办案。

  可吴凡是怎么做的?

  吴凡不是用和善的方式劝他,而是用了这种伤人的方式。

  “吴队长,我就跟过去看看,想必也不会影响到你和你的队员吧?”秦朗针锋相对来了一句,但明显有所克制。

  “那可不一定,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的却是热闹,也许就因为外人的无意或者愚蠢的举动,就让我们警方的行动失败呢。当然啊,秦先生,我可没有说你啊。”

  吴凡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从秦朗出现开始,他就对这个开着兰博基尼豪车来的人不爽,仇富的嫉妒心理,让他一开始便对秦朗抱有错误的成见,刚刚秦朗提出想和他们一起去办案,尽管这个要求并不过分,警方如果觉得不方便,通常的做法就是委婉地拒绝,但他还是选择了伤人得多的方式。

  他就是看不惯秦朗开得起豪车,有心要羞辱秦朗。

  洪副所长在一旁听不下去了。

  手下这个吴凡,嘴上虽然说的好,说这番话不是对秦朗说的,可他一个外人都听出吴凡是在故意针对秦朗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