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96章 柳军出现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刘警官,你懂法,不知道像孙亮这种贱人,犯下的事情,够拘留不?”

  秦朗也知道孙亮毕竟在酒内的事情没有构成犯罪,还无法让孙亮坐牢。

  刘长生説道:“孙亮对这名女生进行骚扰,被人阻止后,恼羞成怒,用酒瓶砸人,已经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现在孙亮,你跟我去做笔录。”

  “不用那么麻烦,就在这就行。”秦朗笑道。

  他还赶时间,等着回去睡觉呢,可懒得在这里耗,但他又必须亲眼看着孙亮被拘留,才能出口恶气,也算是给五个学生一个交代。

  刘长生见秦朗这么説,虽然他现在已经是德厚街道派出所的暂时负责人,可也没在秦朗面前摆谱,为了不浪费秦朗的时间,刘长生diǎndiǎn头,跑去很快就取来了记录本。

  几分钟的时间,笔录就完成了。毕竟证据确凿,就算孙亮矢口否认也没用。

  “刘警官,就他,能拘留多少天?”秦朗询问道。

  %dǐng%diǎn% “孙亮公然在酒内,对女生进行骚扰,而且言辞十分粗鲁无礼,已经构成了骚扰妇女、涉嫌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行为,对这种行为,根据我国的治安处罚条例规定,应该给与拘留十天的治安处罚。”

  刘长生依据法律,给出了处理意见。

  这处理结果,完全有理有据,并非看在秦朗的面子上而故意去整孙亮。不过就算是这样,十天的治安拘留,对孙亮也是一个不xiǎo的处罚了。

  孙亮听了后,就懊恼不已。

  这次算是栽了,不但将父亲牵连了,自己也要在冰凉的拘留室内呆上十天。

  孙亮丝毫不怀疑,自己一定会在拘留室呆满这十天。

  毕竟,就算罗凤英那边安排了关系,可整件事可是连副市长和市公安局的副局长都插手了的,哪个愿意冒着风险帮他免于处罚啊!

  换成平时,派出所就是自己家的,谁敢説拘留他十天,就算是只説拘留他一天,他也肯定会发飙,可现在,他连怨恨的情绪都不敢表露出来。

  一切,自然还是因为有秦朗在。

  亲眼见到了秦朗的能量之大后,孙亮可不敢寻思去报复秦朗或者对秦朗叫嚣了。

  “十天的拘留,嗯,这个处罚倒也算可以。”秦朗评价道,随即问向圆脸女生等学生,“你们觉得怎么样?”

  圆脸女生等自然是diǎn头。

  在酒的时候,他们只求不被孙亮欺负就谢天谢地了,现在秦朗出面,帮他们惩罚了孙亮,让孙亮受到了教训,已经替他们出了气了,他们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们一个个,对秦朗充满了感激,也很崇拜秦朗。

  圆脸女生甚至倾慕于秦朗,认为秦朗不但身手好,能带给女生安全感,而且十分优秀,连副市长都熟识,亏她之前还以为秦朗真的只是一名普通的针灸师。现在看来,秦朗分明就是牛逼的年轻俊杰啊!

  “秦哥,如果没其他什么事,我这就将孙亮关进拘留室了。”刘长生笑着説道。

  “不急不急。”秦朗摆摆手,“事情还没这么容易就解决呢。”

  孙亮听了这话,心跳都加快了好几倍。

  他终于记起来了,秦朗之前就曾经説过,今晚这事不会那么轻易就算完!

  可现在他都已经被处罚了,秦朗难不成还想罔顾法律,私下对他动手?

  想到这,孙亮忽然觉得法律的公正性,是多么的重要了。

  他急忙説道:“秦朗,你不能胡乱打人!你这是在违法!”

  末了,他又朝刘长生説道:“你是警察,不能坐视不管!”

  一声嘲讽般的冷笑传出来。

  “笑话!我説过我要打你了吗?”

  孙亮畏畏缩缩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放心,我是个知法守法的好公民。”秦朗嘴角带笑。

  但这一幕落入孙亮的眼里,却愈发让孙亮忐忑了。

  秦朗不打他,那又会干什么?

  秦朗对刘长生説道:“刘警官,十天的治安拘留,是只针对孙亮骚扰女生的恶劣行为,而做出的处罚?”

  “对。”刘长生回答得很肯定。

  孙亮想起了什么,脸色很难看,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还在发痛的脑袋。

  “但我见义勇为,阻止孙亮的暴行时,孙亮拿着这么大的一个酒瓶子朝我脑袋砸来,这个不知道算不算蓄意伤人?”秦朗征求着刘长生的意见。

  孙亮气得嘴巴都歪了!

  自己的脑袋被秦朗打开了花,都缝了十几针了,流血又挨痛,到头来却还要算自己蓄意伤人!

  刘长生沉吟了一下,説道:“孙亮当时确实有伤人的想法,并且已经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了,虽然最后没有酿成流血冲突,但还是触犯了治安管理条例,派出所有权力对孙亮的这种蓄意伤人的行为,进行批评教育,同时做出拘留五日的治安处罚。”

  孙亮立即坐不住了。

  “凭什么?现在是我被他打得脑袋出血,我没让他赔偿医药费就算不错了,还想拘留我五天?你这是瞎吉巴搞!”

  孙亮指着刘长生骂道。

  “你骂谁呢!公然辱骂警务人员,我现在宣布,对你进行五日的拘留教育、同时罚款五百块!”

  刘长生毫不客气地説道。

  现在他是德厚街道派出所的临时负责人,背后又有叶副市长和周局长的支持,説话腰板自然很直,绝对不能容忍孙亮挑衅、辱骂警务人员的行为。

  秦朗在一旁,暗自diǎn头。

  孙亮险些晕倒,两眼直发黑,郁闷不已。

  就那么祸从口出的一句话,就让他被刘长生处罚了,偏偏人家在理,哪怕上诉都没用。

  看刘长生那架势,如果自己再口无遮拦,恐怕还得受到处罚,孙亮再不敢骂人了。

  但针对蓄意伤人那一条,孙亮很不服。

  自己被秦朗打了,秦朗没事,自己却要被治安拘留十天,这让孙亮觉得自己在秦朗面前输得一败涂地,被秦朗啪啪地打着耳光。

  “就算我蓄意伤人,可秦朗拿着酒瓶子砸得我满脑袋流血,这笔账找谁算?”

  孙亮大声抗议道。

  刘长生反问了一句:“酒瓶子是谁的?”

  “是我的。”孙亮顺势接话,没有过多思考。

  但説完后,孙亮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刘长生替他将错误説了出来:“最起码秦朗没有拿起另外的酒瓶子砸你。”

  秦朗冷笑道:“我是将你砸出血了,可那又怎样?我那是完全的自卫!説句不好听的,我就算将你颅骨砸裂了,那你也只能自认倒霉!”

  孙亮气得胸脯一上一下的,终于忍不住指着秦朗,厉声道:“靠,你分明就是在借机整老子!”

  秦朗脸上厉色一闪,毫不犹豫伸手,捏着孙亮的手指狠狠旋转了几下。

  孙亮自然是惨叫连连,痛得满头大汗。

  “在我面前还敢説靠,还敢称老子,找死!”秦朗冷声説道,下手霸道而且説话也很霸气。

  他不滥杀无辜、不乱用暴力不假,但并不表示可以容忍孙亮这样跟自己説话。

  哪怕现场有刘长生在,也无所谓。该教训的贱人一定得先教训了再説!

  孙亮赶紧收回了手,生怕整条手臂再被秦朗扭几下,口中不敢再放肆分毫,不敢説“老子老子”了。

  他以受害人的身份,向刘长生控告着秦朗:“你也看到了,秦朗无缘无故打了我,他必须为此负责!”

  xiǎo干警刘长生心中其实很厌恶孙亮,这个孙亮以前横行霸道欺负了许多人,秦朗给diǎnxiǎoxiǎo的教训给孙亮,他觉得很解气。再者,他也不会因为这样的xiǎo事而去影响秦朗。

  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假装没看见。

  以前孙亮和孙大海颠倒黑白,胡乱冤枉好人,对好人的痛苦境况视而不见,这一次也刚好让孙亮尝尝这滋味。

  于是,刘长生很是糊涂和迷惘地跟孙亮説道:“对不起,你刚才説什么?”

  “我説秦朗无缘无故打了我!”孙亮大声道。

  “是吗,不好意思,我刚刚忙着整理笔录,没有看见。”刘长生説完,扭头朝五个学生问道:“你们看到有这事吗?”

  周丽等五个学生自然齐齐答道:“没有啊!”

  这情景,气得孙亮身体都哆嗦起来。

  “好好好!你们居然阴我!”孙亮愤怒道。却不知道以前有多少无辜的人,在他的手上,受到了比这悲惨得多的遭遇。

  秦朗一笑,没当回事。

  刘长生则严肃地説道:“注意你説话的方式,谁阴你了?”

  孙亮看看刘长生,再看看秦朗,终于不做声了。

  刘长生宣布道:“孙亮,你因为骚扰女生、蓄意伤人、侮辱警务人员等,经德厚街道派出所决定,决定拘留你二十天,罚款五百,立即执行。”

  值班的民警,上前准备将孙亮关进拘留室。

  圆脸女生等五个学生都笑了。坏人终于要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秦朗也打算告辞,带着五个学生离开。

  “孙亮,听酒内你狐朋狗友説你在这里,还真在啊!”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亮地响起,从外面走进来了一个身穿作战迷彩服、十分魁梧的高大男子。

  这男子约莫三十岁,平头,眼神十分锐利,就像沙漠中的胡狼一样,有种咄咄逼人的味道。而从他的装扮来看,应该是名现役的军人。

  只是,普通的士兵断然不会在深夜还能离开军营,尽管迷彩服上看不到军衔标志,不过想来这个男子的身份级别,不会很低。

  孙亮见到了这人,有如见到了救星,喜出望外道:“军哥,军哥!”

  这男子直接无视秦朗、周丽等人,看了一眼刘长生,皱着眉对刘长生説道:“民警同志,这是在干嘛?”

  孙亮迫不及待説道:“派出所要拘留我!”

  刘长生不慌不忙,将今晚的事情简短地説了一遍。

  迷彩服男子听完后,才知道孙大海已经被纪检部门的人带走了,而孙亮之所以被拘留,派出所方面也是有理有据的。

  “军哥,帮帮我,我不想被关拘留室啊!”孙亮十分焦急地説道。

  迷彩服男子以前的女朋友,便是孙亮的姐姐,后来虽然孙亮的姐姐因病死了,不过迷彩服男子也与孙家建立了一些联系,现在见孙亮央求自己帮忙,迷彩服男子决定顺手帮帮,反正也就是开开口的事情而已。

  于是,迷彩服男子向刘长生问道:“民警同志,是不是只要当事人愿意撤销控诉,派出所方面就会酌情采用口头教育的方式,而不一定非要拘留人?”

  刘长生虽然不喜欢这男子问话时的强势态度,但如果当事人都愿意私下调停的话,情况也和对方説的差不多。

  迷彩服男子笑笑,看着秦朗漫不经心地问道:“你就是当事人之一了?”

  因为刘长生只是简短地説了一下大概,所以关于秦朗,也没有説出名字啥的。

  “你想让我答应私下和解?你觉得我会同意么?”秦朗很不爽对方的态度,好像对方提出调停,是在给自己面子一样,他因此也懒得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迷彩服男子有些不悦,但还是这样説道:“这样,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柳军,来自于省城柳家。”

  “原来你叫柳军。”

  秦朗眼睛微微眯起,直视着柳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