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998章 诊脉治怪疾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刘老养作为铜城最出名的医者,宅子并不比薜子青的祖宅小多少,毕竟这个武修者世界最有钱、有地位的就是这些医者和药剂师。

  来到刘老养府上的时候,秦朗发现这大宅子前门已经挤满了驴车,应该都是城内各位应邀而来治疗怪病的医者,不过看情况刘老养女儿的病应该很棘手,不然的话那些医者不会一直逗留在刘老养府上,而这些驴车早就散场了。

  不过这样的情况对秦朗来说却是正好,他可是为了珍珠沙而来,这些来到刘老养府上的医者拿他女儿的病没办法,秦朗就可以出手了,如果他能够治好这种怪病,那五斤珍珠沙就可以到手。

  此刻,刘老养府上,一间粉色底系的明显是女儿家的闺房里面,床上躺了一个长得清秀的女孩,这女孩是昏睡着的,而造成昏睡的主要原因是她的脑袋上插着几根金针,这个世界的医疗科技水平也不低,也有医者懂得金针过穴之术。

  而女孩正因为被金针封穴,这才陷入昏睡,不然的话,怪异的癫病会持续消耗女儿病的精气神,对身体的负担极大。

  此刻在病榻附近,一大帮子医者都在愁眉苦脸的交流着,这其中有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中年男人就是刘老养。

  “陈兄、赵兄,我这女儿的邪症……你们看有到底没有办法可解?”

  刘老养这时候向旁边二个医者发问,而他发问的这二人,都是铜城跟他地位差不多的医者。

  经过这几天的商量,他们一致判定女孩怪异的癫病是一种邪症,可惜的是一直苦于没有去邪的本事,因为这种邪症他们药石无法奏效。

  而就在这些医者一筹莫展的时候,房间之外却传来叩门的声音,有下人通报:“老爷,又有新的医者到了,说能治好小姐的病。”

  “哦,让他进来。”

  山羊胡子刘老养听到,淡淡应了一声道。

  这几天他不知道接待了多少医者,每一个医者在来之前都是信心满满说能够治好自己女儿的病,但是最后毫无例外在诊断之后,都傻了眼,这些家伙的医术并不比自己高明。

  所以,刘老养前几天对每一个前来的医者都还显得很热情,但是接待的次数多了,失望的次数多了,也就渐渐懒了这条心。

  他知道自己女儿的病很麻烦,有可能一直都治不好了,但是却总是不甘心,毕竟这个女儿也是他的独女,是他的掌上明珠和心肝宝贝。

  作为一个非常疼爱自己女儿的人,刘老养哪怕没有半分希望,他也不会放弃继续治疗自己女儿的想法。

  而这时候秦朗已经在下人的引导之下,进入了这一间房间。

  刘老养女儿的闺房虽然很大,但是现在挤了一二十个医者,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虽然场面有些拥挤,但是众人都不敢大声喧哗,但影响到昏睡中的刘老养女儿。

  “在下秦朗,是从大方废墟过来的医者。”

  秦朗这时候向山羊胡子刘老养打招呼道。

  “幸会。”刘老养本来就对这个新来的医者没报希望,现在看秦朗这么年轻,在场的所有医者都是年纪一大把的人,几乎都可以做秦朗的父辈了,所以更加看不起秦朗了。

  所以,刘老养只是说了一声幸会之后,就没转过头没再看秦朗一眼,继续与几个老友交流,苦思救治自己女儿的办法。

  而秦朗微微一笑,并没有因为刘老养的忽视而动怒,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医者大多都是有真材实料的,而医者的年纪跟医术水平成正比,年纪越大医术水平也高,像秦朗这个嘴上没毛的年轻人,一看就知道行医没几年,估计医术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不过,他们却是错误的估计了秦朗的医术能力,秦朗可不是普通的医者,他拥有着玄青子的记忆不说,自身动手能力也是超强的,放在任何世界都是最顶级的医者。

  秦朗在微笑之后,就开始独自观察病榻上的病人,虽然没有人跟他说这个病榻上的女孩发病的具体情况,但是他通过自己的眼睛以及医术经验,却一样能够找出一些端倪。

  看了一阵子,秦朗感觉自己渐渐有些眉目了,这时候想上前搭一搭脉。

  但是这时候却有医者皱着眉叫住他:“干什么?年轻人,不明白男女受授不亲的道理么,人家可是待闺中的女子,你一个年轻人就算是医者也不能胡乱触碰。”

  “哦?”秦朗这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武修者世界还有这么保守的规矩,不过,不能直接用手触碰病人也难不倒他,他这时候说道;“没关系,我可以悬丝诊脉。”

  “悬丝诊脉?就凭你小子……”

  听到秦朗的话,周边好几个老家伙都笑了,他们这些资深医者都没自信有这本事,凭什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有能夸这海口?他们都不相信秦朗有这本事。

  而刘老养本就看不起秦朗这个年轻人,现在听到秦朗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语后,就更加不喜了:“对不起,小子,请你退出这房间别再打扰我们。”

  “怎么,不相信我么?”

  秦朗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事实上对于病榻上女孩的病他已经在刚才那一会儿看出一些眉目,现在只不过是想要通过一些办法来确认罢了,他说道:“这病榻上的女孩的疯癫之症应该是一种邪症,所以你们治不好吧,但是我试试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放屁,如果你能够将她的病治好,我陈诚从此不行医!”

  这时候一个老者听到秦朗的话后,也觉得秦朗是不知天高地厚,直接讽刺道。

  毕竟,他们这些医者在这病榻前苦思了好几天都没什么结果,凭什么一个年轻人来到这里没一会儿,就可以拍胸脯保证一定治好病榻上刘老养女儿的病?这些医者也都认为秦朗没这个能力,说出这话是在侮辱他们智商。

  这个叫陈诚的家伙就是跟刘老养差不多的铜城医者,也是在场医者中最有地位和身份的三个人之一。

  而刘老养听到旁边老友的讽刺之后,这时候只要招呼下人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走,但是秦朗随即的一句话却让他改变主意:“呵呵,能力不分先后,达者为师,你们可不要狗眼看人低!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我有没有能力医治这病榻之人呢!”

  是啊,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这年轻人到底是真的信若悬河,还是真的有一些本事呢?

  刘老养到底还是关心自己女儿的人,所以尽管不怎么相信秦朗的能力,还是决定让秦朗试一试,毕竟父爱让刘老养忍住了脾气。

  他点点头道:“好吧,年轻人……希望你真的有办法。如果真的能有办法对付我女儿的病,我会向你道歉,并且还有重谢。”

  “凭这小子……不可能的。”其它的医者一直都是摇头。

  而那个刚才挖苦秦朗的铜城资深老医者陈诚,更是鼻孔里面出声:“我就等着看一场闹剧。”他刚才可是说了,如果秦朗能够将刘老养女儿的病治好,他就从此不行医。

  “是不是闹剧,等下便知了。”

  秦朗还是没生气,既然自己的医术能力遭到大家一场怀疑,那就用真本事说话。

  说实在的,如果是大方废墟有人怀疑他的医术,他可能早就撒丫子走人,一样没这好脾气给人治病。

  也就是在这铜城,他之所有这么好脾气一来是看在五斤珍珠沙的份上,二来就是因为药剂师交流大会过一阵就要开始,眼前这些铜城医者同样也是药剂师,他想在接下来的药剂师交流大会上有所斩获的话,暂时还不想恶了这些本土土著。

  接下来,秦朗就开始了施展悬丝诊脉的手段,悬丝诊脉是一种很高明的诊脉手段,这种手段考验的是一个医者的眼力、医术经验和判断力,在这个武修者的世界就算是一些老资格的医者都未必掌握有这种诊脉的能力。

  但是秦朗接下来的动作,却打消了刘老养等人的疑虑,秦朗确实是掌握了悬丝诊脉的手段。

  而那个抛下一句“如果秦朗能够治好刘老养女儿的病,他就从此不行医”的老医者陈诚,这时候依然在挖苦:“小子,就算你懂得悬丝诊脉又怎样,没能够治好病人的病就一样不行。”

  而秦朗这时候没有理会这家伙的挖苦,进行悬丝诊脉状态下的他显得很认真,利用自己手段牵动的丝线,开始从病人的脉膊跳动来判断病情程度,一会儿功夫,他就对刘老养女儿的病情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诊脉之后,他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再睁开眼睛露出一抹精光:“我有办法了!”

  他这时候确实已经找到了治疗刘老养女儿疯癫邪症的办法,不过这个办法却要得到刘老养这个作父亲的同意,因为它需要脱去病榻上女孩子的外衣才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