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安装一套高配置的家庭影院,总共花掉了秦朗一百四十多万。

  俗话说装修是越装修就越花钱,越花钱也会越发现装修可以持续下去,秦朗居住的高档公寓之前就有一套十分不错的音响设备,可现在装家庭影院,秦朗也发现了这样的道理。

  那就是装修永无止境,花在装修、装饰上的钱,几乎算得上是个无底洞了。

  拿这套家庭影院来说,最昂贵的两个部分,是投影设备,和音响设备。

  投影仪用的是德国的西门子顶级品牌,这个秦朗不熟,选了好的来用。

  而音响设备,因为之前那套音响就花掉了十几万,也算是高档货色了,可现在秦朗才发现,原来顶级音响全一套花费几百万很正常。

  就他这一百四十多万的家庭影院,用的音响设备只花费了八十万,在音响设备当中,也只能算是小资级别的了。

  “钱还是不够用。”秦朗自嘲道。

  这话如果让其他人听到,指不定会如何鄙视秦朗,骂秦朗装逼。

  毕竟秦朗现在可是一家固定资产超过了三千万的公司的老板,以蓝润公司如今的发展速度和品牌影响力,秦朗身价都超过了一个亿,在普通人看来,像秦朗这样,钱肯定够用了。

  可秦朗要过的,是真正豪华的生活。

  他既然有能力过上更好的生活,就没必要委曲求全,放着这样的好生活不过。

  不过他离真正的那些超级富豪,还差得有些远。

  所以,在赚钱**上,他还很有劲头。

  毕竟,要想过上那种大暴发户式的超级富豪生活,例如拥有私人飞机,豪华游轮,估计就是手握十个亿的财富都不够。

  而现在,就有一个机会,能够让他朝着这种优渥生活靠近一步。

  秦朗的机会,自然就是去北唐门挑选宝物的事情。

  “我来找唐盛。”

  秦朗按照唐盛给的路线,开车来到省城后,进入了北唐门的势力范围,先是在外围势力范围接受了一番盘问,得知他来找的人是少门主唐盛,外围负责看守的人很干脆地放行。

  或许,他们是很自信,这是第一道关卡,后面还有更多的关卡,不怕外人前来捣鬼。

  不过现在,当秦朗来到第二道关卡时,又被人拦住了,还询问他来这儿的用意。

  当秦朗说出自己来找人后,一位三角眼的阴鸷老者,看了秦朗一眼,纠正秦朗的说法道:“你应该称呼唐少门主。”

  秦朗无语地笑笑,看来北唐门内,唐盛的威望还是很不小的,很受北唐门的门人尊敬。

  “能进去了么?”秦朗自然不会按照阴鸷老者的意思,称呼唐盛为唐少门主。

  大概是觉察到了秦朗内敛的气息十分的强大,最起码比自己强了很多,阴鸷老者面对秦朗也不敢太过放肆,不过关于秦朗是来找唐少门主的,他还要核实一番。

  “稍等片刻。”老者说道。

  老者周围的三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又隐入了树木中的阴影中。

  北唐门的警戒力度,由此可见一斑了。

  秦朗听人说过有关北唐门的传闻,北唐门最大的一个特点,无非就是门人特别的护短,行事风格亦正亦邪,基本全凭本性来,狠毒的时候,对待仇家的手段也让人发指。

  不过现在看来,除开这个特点外,促使北唐门这么护短的原因,那个团结的因素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最起码北唐门的门人配合默契,分工明确,铁板一块。

  这种门派,不同于罪大恶极的五恶派,北唐门正常时候,还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招惹人的,就算看中了某个利益,也不会使出狠毒的手段。

  所以,秦朗对北唐门的观感还不错,并没有敌视的情绪。

  当然,北唐门的人都很高傲,这一次自己是击败了他们的少门主而来他们门派拿宝物的,而且一拿还得拿走三样,恐怕会引发北唐门门人的抵触。

  所以,秦朗很明智地,没有说自己是来拿北唐门宝物的,也没有透露唐盛输给自己的事实。

  否则,以北唐门护短、不怎么能容人的作风,可能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阴鸷老者很快就核实完了,主要是唐少门主这几天一直都呆在门内。

  “秦先生,刚才多有冒犯,还请您见谅。”阴鸷老者换上笑脸,只是他笑的时候,阴鸷的表情反而变得怪模怪样。

  秦朗忍住想笑的冲动,朝阴鸷老者点了点头。

  “唐少门主在里面等着秦先生,会有人给秦先生指路的。”

  阴鸷老者客客气气说完,手一指前方,只见不远处的路上飞奔过来了一辆小车,在这处关卡前一个漂亮的摆尾停下,但没有熄火,显然是负责为秦朗带路的。

  秦朗也知道,这里进去,就是北唐门的腹地了,里面地势肯定复杂,指不定不起眼的地方都会暗藏杀机,有人带路还是比较好,省得他走一段路还要停下车问路。

  也没朝阴鸷老者再说什么,秦朗摇上车窗,发动了自己的黑色奔驰,跟着前面小车朝前驶去。

  阴鸷老者在秦朗走后,自言自语了一句:“奇怪,唐少门主怎么会邀请年纪这么年轻的人?”

  原来,北唐门上下都知道,唐盛一直很清高,不过这种高傲是唐盛完全有高傲的资本,所以没人觉得唐盛的清高不正常,以前能够让唐盛主动邀请来北唐门做客的人,只有寥寥几个,而且都是至少四十岁以上、闯出了赫赫名声的大人物。

  和唐盛同龄的年轻人,在他们看来,那根本就不配和他们的少门主相提并论,可没想到这一次,唐盛邀请来了年龄比自己还要小的秦朗。

  所以,阴鸷老者才会这么惊奇。

  ……

  “秦朗。”

  一处位于绿茵茵草地上的一栋普通红墙白瓦的房屋前,唐盛走出来,对走出车门的秦朗淡淡说道,似乎是知道秦朗来这里的用意,他一点也没有觉得意外。

  秦朗应了声,反正他来这里的用意,唐盛应该能猜到,也就没有说明的必要。

  “我父亲要见你。”

  唐盛的第二句话,让秦朗有些吃惊。

  秦朗笑道:“怎么?你父亲不愿意放我进藏宝阁?”

  “我保证过的事情,一直都会保证完成。”唐盛这样说,相当于是继续承认那份彩头有效。

  秦朗也只是打趣一下而已,不过如果可以不见北唐门的门主唐倚天,他巴不得这样。

  但既然唐倚天专门在等着自己,秦朗也想不出自己来了人家地盘上了,还能避而不见。

  “好。”

  秦朗只是简短说了一个字,就跟着唐盛进了这栋不大的一层房屋。

  唐盛将秦朗带到了一间古色古香的客厅中。

  客厅是木质地板、木质墙壁,客厅内没有任何现代化的电器,像电视机、音响、水晶吊灯等,统统没有。

  之所以古色古香,是这儿的布置,以字画和花瓶为主。

  客厅中央,是四张黄花梨木制作的很有年头的精致椅子,四面墙壁的四个角落,各自摆放着一只半人高的青花瓷瓶,此外墙壁上数幅字画一看都是真迹。

  总之,这儿更像是一个供人休息、供人修身养性的地方。

  秦朗知道,既然唐倚天安排自己在这里见面,就说明这儿绝对是北唐门很重要的地方,何况唐盛还是穿着拖鞋出来见自己的,多半这儿是唐家父子的住所。

  客厅的一张黄花梨木椅子上,端坐着一个中年人,这人腰背笔直,虎虎生威,尤其一双剑眉,仿佛倚天剑一般犀利,和唐倚天的名字十分相符。

  秦朗见到唐倚天,觉得北唐门的这门主,似乎不太好相处,而且这人实力很强,虽然不会是武尊之境,但估计在先天三层之境上停留的时间很长,所以实力非常的深厚。

  当然,唐倚天并非他敌人,秦朗也不会担心唐倚天会在这对他做出不利的举动。

  “唐门主。”秦朗主动说道。

  “坐。”果然,唐倚天话很少,不易相处。

  唐倚天都没有寒暄客套,在佣人送上香茗后,唐倚天就开口直接说事了。

  “秦朗,多谢你没有向北唐门的门人直接说出来这儿的用意。”唐倚天说道。

  一旁的唐盛也是朝秦朗微微颔首。

  显然,关于唐盛输给了秦朗,所以按照双方约定的彩头,秦朗要来北唐门自由选取三样宝物的事情,如果一旦在北唐门内部流传开来,是唐倚天和唐盛都不愿见到的事情。

  “举手之劳。”秦朗实话实说。

  他完全用不着直接说出来这儿的用意,那样对他没有什么用处,反而不如给唐倚天和唐盛留足面子。

  见秦朗说完,唐倚天绝口不再提这事,转而说道:“我儿子和你定下的约定,他输了,彩头自然会送给你,你马上就可以去藏宝阁一层和二层挑选你要的东西。”

  说完,唐倚天就站起身,自顾自走了。

  这份干脆,让秦朗哭笑不得。

  怪不得都说北唐门的人性格古怪,直来直往,唐倚天显然是对自己不满,但却很直性子地表露了出来,而且压根没有要玩阴招阴他的架势。

  这份不一样的磊落,还是让秦朗觉得佩服的。

  最起码,唐倚天比那些岳不群式样的人,强多了。

  “跟我来吧。”

  唐盛在前面带路,带着秦朗去藏宝阁。

  秦朗丝毫不担心藏宝阁的东西被北唐门动过,将贵重的东西提前移走,好让他只能够选到一般般的东西,毕竟唐倚天的性格,就决定了北唐门不屑于这么做。

  很快,秦朗就跟着唐盛到了北唐门的禁地,藏宝阁。

  以秦朗随意留心了一下,就发现了藏宝阁周围至少有五个高手把守来看,秦朗估计隐藏在暗处负责保护藏宝阁的北唐门高手,人数会更多。

  “一层可以选两样,二层可以选一样,你想先到哪一层?”

  唐盛等专门把守藏宝阁的人打开藏宝阁的大门,跟秦朗说道。

  “先在一层选吧。”

  反正都是定下来了的,第二层只能选一样宝物,先在第一层选还是先在第二层选,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你进去吧,在第一层选好东西后,跟里面的人打声招呼,会有人将你带上第二层。”唐盛临走前说了一句。

  显然,没经过允许,是不能随随便便进入第二层的,这是唐盛在提醒秦朗。

  秦朗直接走了进去,不太命令的第一层大厅,空荡荡的,只有一个老者面无表情站在那儿。

  “进去吧。”

  那老者也不问秦朗的身份,更没有交代秦朗要注意什么,直接说道。

  很快,秦朗就到了第一层真正放置北唐门这么多年储存的宝物的地方。

  这里是数个用名贵铁木制作的木架和柜子,各种东西被摆在上面。(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