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09章 陈小花的大哥哥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重新背起柳真真,沿原路跑出了石洞。

  他需要立即下山,去医院,看看医院有没有针对此种毒药的特效解毒药。

  本来,沿着来时的路回到木屋那儿,再从木屋那儿撤退,回到两人出发前的地方,这条线路秦朗比较熟,会是最合适的线路,可秦朗来莽山前了解过莽山的一些情况,现在他所处的地方,其实离山的另一边山脚比较近。

  因此为了节省时间,秦朗自然挑选了相反的路线,踏上一条xiǎo道后,秦朗的身影飞快消失在树林中。

  据他估计,要到山脚下有人居住的村落,按照脚程算的话,少説也要半个xiǎo时。

  他不知道在这段时间内,柳真真能不能坚持得下去。

  因此每过几分钟,秦朗都会将布条松开一会又扎紧,同时注意柳真真的中毒状况。

  虽然説使用真气,封住了毒素,但秦朗没把握清楚这种毒素,就算有银针在手也不行。

  一直以来,对“天医dǐng-diǎn- 针法”秦朗都十分有信心,可碰到这种毒素,秦朗却发现,以他目前练气二层的修为施展出来的针法,无法将毒素除掉,必须得具备练气三层以上的修为才成!

  这也是为什么秦朗不自己施救的原因。

  秦朗走得很急,也不管前面的路有长有刺的灌木,还是坑洼不平的坑洞,都一路冲着走,裤腿早被划破、脚被荆棘划伤也懒得去管。

  他不想柳真真出事。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秦朗也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只是看到自己差不多到了莽山半山腰的位置,很快就能下到山脚了,想着到时间该查探一下柳真真的身体情况了。

  来到一处稍平坦的草地,秦朗将背上的柳真真放下,正面朝上,首先松开了柳真真肩膀上缠着的布条,让伤口周围的血液恢复恢复流动。

  尽管是贯穿枪伤,会出很多的血,但秦朗之前就采取过止血措施了,所以到现在为止,血基本已经止住了。

  接着,秦朗便开始给柳真真把脉,查探中毒情况。

  不料这一把脉,却让秦朗焦急起来。

  短短几分钟工夫,柳真真的脉象就紊乱了许多,脉搏力度也下降了许多,甚至如果不仔细查看,都会感觉不到脉搏!

  秦朗赶紧压榨出体内仅存的一diǎndiǎn真气,度入柳真真体内,进一步查看起来。

  病情恶化这么快,秦朗肯定没想到会是这样,如果柳真真出了什么事,绝对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借助真气检查完了柳真真体内的情况,秦朗眉头紧锁,然后二话没説,背着柳真真,就往山下狂奔,动用了能够动用的所有能量!

  因为通过真气查探,他发现柳真真体内残存的毒素,对脏器衰竭的影响更大了,另外这种不知名的毒素,居然还有让血管僵硬、血液凝固的极大副作用!

  柳真真脏器受损,气血又枯竭,再拖一分钟,秦朗都不敢想象会出现什么情况。

  半分钟后,秦朗总算奔到了一片竹林旁,立即就停下来,折下一些竹枝,飞快做成了一些竹针。

  先前也是因为没有见到竹林,如果用其他树枝来做针、代替银针,会因为韧性不够,几乎起不到作用,一路秦朗也在注意竹林,这时候总算找到了。

  秦朗将柳真真的身体放平,没任何犹豫,直接将柳真真的外衣脱下,只留下一件贴身xiǎo衣,丰盈的山峦,平滑光洁的xiǎo腹,换成平常这种美景,肯定会让秦朗神往不已,但现在他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

  辨认清楚柳真真上身处的几个特殊穴位后,秦朗将竹针一一扎下。

  秦朗动用的这套针法,有运气行血的奇特作用,虽然使用竹针代替银针后,效果打了不少折扣,不过依然有着神奇的效果。

  仅仅五六秒钟后,秦朗把脉就发现柳真真的脉象平稳了不少。

  秦朗不禁舒了口气。

  在没有真气可以动用的情况下,他总算暂时稳定住了柳真真的病情。

  随后,秦朗也顾不上去瞧柳真真上半身诱人的风景,匆匆将柳真真的上衣穿好,重新背着柳真真,往山下狂奔。

  毕竟毒素没有清除,他医术再精妙,此刻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必须尽快赶到医院,尝试寻找特效解毒药,或者设法稳住病情,让他恢复真气后,动用“天医针法”让柳真真复原。

  这两种方式,无疑都得在秦朗离开莽山的情况下,才有条件办到。

  等到天色渐黑、黄昏来临时,又背着柳真真行走了十几分钟的秦朗,总算到了莽山的山脚下。

  环顾四周,秦朗发现前面不远处,居然有一座土胚房,烟囱还在冒着袅袅炊烟。

  没想到莽山这一面的山脚下,也有着村落。

  秦朗背着柳真真,直接朝这栋房子跑去,或许能够从这户人家借到交通工具赶去医院。

  突然,秦朗感觉自己的后背一凉,被湿漉漉的什么东西淋湿了一样。

  这让秦朗脸色大变,赶忙将柳真真放下来。

  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柳真真吐血了。

  吐出的大口鲜血,喷在他后背上,部分鲜血还残留于柳真真的嘴角。

  这些血,居然又是黑色的!

  这是脏器中毒症状达到能让人濒临死亡的一个临界diǎn。如果再无法控制住病情的话,就是神仙也救不活病人的性命了。

  秦朗急忙又用竹针连扎了柳真真身上好几处大穴,柳真真吐血的情况总算稳住了。

  可秦朗的面色,依然很凝重。

  他估计,柳真真大概只能坚持一个xiǎo时左右。

  这还是要他全程陪伴、及时施救的情况下,才能坚持的时间,如果换成其他人,不説坚持一个xiǎo时,就是现在,柳真真都已经死了。

  秦朗恼火得很,责怪自己在和柳军的对抗中,怎么就不多保留一些真气,如果真气多一些,最起码可以为柳真真续命多一diǎn的时间啊!

  “真真,我不会让你这样死掉的。”

  秦朗咬咬牙,像是做了最后的决定。

  他将柱针又拿在了手上。

  有一套针法他一直没敢动用,这套针法可以在短时间内强行提升病人的生命力,让病人多坚持数倍的时间。

  但其中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这针法,需要以损耗病人的生命力,为代价!

  一旦动用,就意味着柳真真的生命,会凭空消失二十年,这几乎是柳真真剩余寿命的三分之一!

  三分之一的美好年华,就这样要被夺走,秦朗当然极度不愿意这样做,这也是他迟迟没下决心的原因。

  可现在,柳真真dǐng多还能坚持一个xiǎo时,而这一个xiǎo时内他除非坐火箭,否则别想到达大医院,那么对柳真真的救治会无济于事。

  因此,他不得不这么做!

  三分之一的生命时光啊,自己扎下这几根竹针后,柳真真二十年的寿命就失去了!

  秦朗深深叹了口气。

  不想做,却不得不这么做!

  憋屈,恼火,愤怒!

  自责,愧疚,抱歉!

  “真真,对不住了。”

  秦朗的手指,夹起了第一根银针。

  “大哥哥,大哥哥!”

  土胚房那儿,跑出来了一个扎羊角辫、大约十岁的xiǎo女孩。xiǎo女孩边拼命跑动,边大声喊着,红扑扑而又沾着一些灰尘的xiǎo脸,充满着笑意。

  秦朗的心思,集中在即将要施展的针法上,起初并没有听到xiǎo女孩的呼唤。

  “大哥哥,是你吗,我是xiǎo花啊!”

  那xiǎo女孩跑得近了,见秦朗恍若未闻,不禁又大声喊道。

  “xiǎo花?”

  秦朗终于听见了xiǎo女孩的呼唤,脑海中对这个名字有些熟悉,然后看到奔跑中的xiǎo女孩后,记忆中的“xiǎo花”,便马上与面前的xiǎo女孩,重合在了一起。

  “xiǎo花,是你啊!”

  秦朗开口説道,想挤出一丝笑容来,却办不到。柳真真的病情,让他情绪非常低落。

  “大哥哥,你怎么了,是这位大姐姐病了么?”

  xiǎo花终于跑到了秦朗的身边,担忧地问道。

  她只知道,她的大哥哥碰到了困难的事,xiǎoxiǎo的她,也变得为大哥哥担忧起来。

  xiǎo女孩名叫陈xiǎo花。

  大概两个月前,她父母将从亲戚朋友那儿借来的最后一diǎn钱带上,带着她来到了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然而满怀希望而来,经过医院医生检查后,却依然和以往一样,一家人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中。

  她的病情,连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专家医生都没办法确诊。便血的原因还是无法找到。

  就在她以为这辈子都会承受便血的痛苦然后在没成年时就会死去、在她父母耗光了最后一diǎn钱只能无奈而悲伤地准备带她回家时,她的大哥哥出现了!

  陈xiǎo花至今都清清楚楚记得秦朗出现时的情景,包括秦朗安慰她、替她诊断,最让她高兴的,还是秦朗找到了她生病便血的真正原因!

  正是靠着秦朗这位大哥哥的帮助,她随后在医院做了手术,病情成功控制,她完全恢复了,不必再承受发病时的痛苦,从医院回来到现在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没有病痛的折磨,她感觉是她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而这,都是大哥哥的功劳!

  还有一件事,xiǎoxiǎo年纪的她,也不会忘记。

  大哥哥秦朗,托一位美丽善良的护士姐姐,将两万块钱交给了她父母,没有要求任何回报,只是希望她一家能够生活得好一diǎn。

  如今,在两个月后,陈xiǎo花终于再次见到了她的大哥哥!

  “xiǎo花,大哥哥请你帮个忙,看看附近人家有没有摩托车的,麻烦帮我借一辆来,好吗?”

  秦朗説道,“这位大姐姐病情很危急,我要快diǎn带她去医院。”

  陈xiǎo花没有马上走,去找有摩托车的人家,而是看着柳真真,对秦朗説道:“大哥哥,这位大姐姐是不是中毒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