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12章 学霸校花的九阴白骨爪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秦朗又和柳真真聊了一会,当然,多数时候是他故意打趣这温婉漂亮的女孩儿。

  柳真真羞得抬不起头来,在秦朗面前,活像个xiǎo媳妇。

  最后秦朗给柳真真交代了一些养伤期间需要注意的事项,在柳真真含羞表情的注视下,翩翩然离开了。

  秦朗走后,柳真真俏脸上的红色还没完全褪去。

  而负责照顾她的许姓陪护,这时候刚好进来了。

  一见柳真真粉脸带羞的表情,心直口快的许阿姨就忍不住骂起秦朗来。

  “那xiǎo年轻也太不注意了,一diǎn也不为柳xiǎo姐你考虑!”

  柳真真茫然不解,疑惑地看着许阿姨。

  许阿姨兀自继续説道:“你还在养伤,他怎么能够要求你同房呢!”

  柳真真目瞪口呆。

  稍后才想起许阿姨进门时,自己脸上的红晕还留着没褪去,许阿姨一定是误会了!

  “同房”这尴尬的字眼,对于还是/dǐng/diǎn/ 处子之身的柳真真而言,敏感得很,听到许阿姨这样説,她脸上的红晕迅速红到了耳根,整张脸红烫烫的。

  而许阿姨看到自己一説完,柳真真就更娇羞了,肯定是被自己説中了,愈发觉得秦朗太不怜香惜玉了,禁不住劝柳真真道:“柳xiǎo姐,你也不能太对你男朋友言听计从了,这个时候你需要的是好好养生,应该要拒绝你男朋友的房事要求。”

  “别……别説了。”柳真真好不尴尬,天啊,怎么被人误会成这样了?

  许阿姨这才打住,不过很快就冒出来一句:“柳xiǎo姐,你床上被单,还有衣服,需不需要现在就换洗?”

  ……

  秦朗从蓝润公司离开后,就径直回家,下午的全部时间,都用在了休息以及修炼上,连本来应该去“康乐”养生会所给针灸师培训的安排,秦朗都打算推掉。

  下午三diǎn,这个时间diǎn,本来是他在“康乐”养生会所培训室,给针灸师们上课的时候,秦朗既然打算不去了,也就没有打电话通知唐雪。

  如他所料,三diǎn刚一过,唐雪就主动将电话打过来的。

  当然,是打来质问他的。

  才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唐雪气急败坏的声音:“秦朗!你个不守信用的王八蛋!”

  秦朗将手机从耳朵边移开了一diǎn,呵呵笑道:“唐大美人,你发火啦?”

  “你説呢?约定好的事情,你不守信用,放我鸽子!”唐雪气咻咻道。

  秦朗当然知道唐雪并不是真发火,而是被自己气的。不过秦朗并不打算道歉,反而决定要气气这位胸围惊人的冷艳美女老板,谁让美女老板的胸襟广阔呢。

  秦朗云淡风轻道:“唐大美人,你一个人躲在办公室冲我发火不算本事,有本事你冲进员工工作区,在那儿向我发火,我就向你道歉。”

  “你浑蛋!”唐雪没好气道。

  她自身本来就是冷艳的性格,跟手下员工的交流很少,唯独在面对秦朗的时候,冷艳完全没用,哪怕冷冰冰的也能被秦朗逗得憋不住只能开怀大笑。至于发火,也是一样的道理。

  因为她从来就不对员工发火,这如果让员工知道她冲养生顾问秦朗发火,指不定那帮平常无比崇拜秦朗的针灸师,会不会站出来指责她这个老板,説她不该冲秦顾问发火,弄不好就会在公司造成一场反对老板的风波运动。

  因此秦朗的馊提议,根本就是捏住了她的痛处。

  “喂,你今天还来不来?”唐雪只好蛮横地问道。

  “不来的话,美女老板你会不会扣我工资?”秦朗有些嬉皮笑脸。

  唐雪听到这个,恨恨得不行!

  这家伙,铁定是故意的!

  就算她扣这家伙工资,也起不到威逼的效果啊!要知道,这家伙自己就开着一家极有前景的化妆品公司,还怕扣这一diǎndiǎn工资啊。

  “这么説,你今天是不来了?”唐雪的声音变冷了起来。

  好歹自己也是这家伙的老板,但在这家伙面前,老板的威严和优势一diǎn都没了,这让唐雪快抓狂了。

  “不来了。”秦朗回答得很直接。

  “哼,你个没有信誉的家伙,最好下次也别来了!”唐雪故意説气话道。

  哪知,她随后听到的,是秦朗义正言辞的声音。

  “唐雪同志,我必须严肃认真地纠正你一个错误!”

  听了这话,唐雪一愣,心想好你个秦朗,自己不来上班,有错在先就算了,然后调戏老板也……也算了,错了居然还反过来要纠正她的错误,她错哪儿了?

  她洗耳恭听。

  如果秦朗説不出个所以然,明天就穿高跟鞋,在这家伙的脚上踩上几脚!

  “你的错误,是你説错话了。”秦朗指明了错误的来由。

  “我説错什么话了?”唐雪马上问道。

  “你説我是个没有性-欲的家伙。”

  “对啊,你不就是吗!”不准时来公司上班,违背了约定,这不就是没有信誉的表现么?

  “可我真的很有信誉。”秦朗故意将“信誉”二字咬得特别重,“唐大美人不相信的话,大可以检验检验,我保证我就是那熊熊燃烧的大火,一定会温暖死你的。”

  听到这里,唐雪当然也听出来了此“信誉”不是彼“信誉”了,被秦朗偷换了概念。

  “流氓!”

  唐雪大骂着,“啪”一下挂断了电话。

  秦朗将手机扔到旁边,得意地笑道:“xiǎo样,让你説我没有信誉的?”

  ……

  第二天上午,秦朗仍然将重心放在恢复体内真气上。

  毕竟,柳军死之前通过匿名银行账户给一个日本杀手转了三百万,让那倭人来杀自己,想必有关自己的一些资料,也同步传到了那杀手那儿,如果那杀手从日本动身的话,指不定现在就来到了华夏,也不一定。

  保持体内真气充盈的状态,遇到紧急情况,也就能最大程度地保持安全。

  一直到下午两diǎn钟,秦朗才算将真气恢复完全了,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达到了最好的程度。

  秦朗决定去云海大学走一趟。

  新鲜银杏叶需要再采集一些,用于配制强健体质的药。

  很快,秦朗就搭车到了云大校园内。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的,当秦朗来到xiǎo树林中那两株壮硕大银杏树前,又一次遇见了那只“树袋熊”。

  不过和上一次“树袋熊”被吊在枝桠上不同的是,现在是纳兰海蓉踩在折叠梯子的最上面一级,双手抱住树干,努力想伸直身子,伸长手臂,够到头dǐng上面新鲜的嫩银杏叶。

  随着纳兰海蓉这个动作,身体也在妞来扭去的,挺翘的xiǎo臀惹得树底下的秦朗惊艳连连,秦朗干脆欣赏起纳兰海蓉的好身材来。

  秦朗有些xiǎoxiǎo的遗憾。

  学霸校花果然还是和以往一样的打扮:衬衫和牛仔裤的外面,套着一件白色实验服。

  这如果是穿着裙子的话,此刻从下往上抬头看到的风景,就会大不一样了。

  哎,只是让学霸校花穿裙子,恐怕比让中国男足在足球世界杯中打进一个球,都要困难。

  纳兰海蓉努力伸长手臂,终于够到了最接近她的几片银杏叶,高兴地抓着枝条,将这几片叶子从茎秆处xiǎo心地掐断,然后放进了实验服的大口袋中。

  不过显然这几片叶子,还不够实验所用,纳兰海蓉继续朝树上打量着,希望可以摘下足够的树叶。

  于是纳兰海蓉大着胆子,干脆踮起脚来,不料踮脚的时候失去平衡,慌忙之下,纳兰海蓉的右脚不xiǎo心蹬了折叠梯子一下,恰好就将梯子蹬倒了。

  纳兰海蓉只好赶紧抱住了树干,又像一只树袋熊,贴在了树干上,一动都不敢动。

  不过等了一会,纳兰海蓉也没听到梯子倒地发出的声音,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不知道何时,秦朗正站在树底下,笑呵呵地看着她。

  “秦朗,我快抓不住了,你负责接住我啊。”

  这时候没空去理会秦朗什么时候来的,何况纳兰海蓉也不会在意这些,秦朗来了就是来了,刚好能够让她免于摔屁股墩儿。

  “没问题。”秦朗张开了双臂。

  事实上,从纳兰海蓉“遇险”时起,秦朗就做好准备了。

  毕竟他总不能让极品校花摔着。

  折叠梯子已经被秦朗移开了,秦朗站立的地方,就对着纳兰海蓉。

  纳兰海蓉有过被秦朗接住的经历,此刻一diǎn也不紧张,反而有些兴奋,连招呼也没打,説掉就掉。

  秦朗轻轻接住了纳兰海蓉。

  动作舒展,毫不费力。

  然而下一刻,秦朗却面露痛苦,幽幽地对纳兰海蓉説道:“美女,能不能先麻烦你松开你的右手?”

  纳兰海蓉的右手,不知道怎么就穿过了秦朗双腿的缝隙,然后手背朝下、手心朝上、五指呈龙爪手的姿势,紧紧抓在了秦朗的裤裆中间。

  噢,那个痛苦啊,都没法让秦朗去体会自己的那儿被一只纤纤xiǎo手抓住的销魂感受了。

  “哦,”纳兰海蓉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发现放的地方确实不太合适,便收了回来,“不好意思啊。”

  秦朗翻了几个白眼,总算缓过劲了,心想那儿没被你抓个蛋碎鸟死,就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也不知道这学霸校花是属什么的,难道学过九阴白骨爪,一抓之下,让他充满了蛋疼的痛苦啊!

  纳兰海蓉一diǎn也没有尴尬的意思,仿佛自己的手抓住了男人敏感的东西这件事,已经被她自动忘记了一样:“秦朗,帮我再摘一些树叶。”

  秦朗看着纳兰海蓉无比正常的脸色,心中幽幽地哀叹:敢情自己的那儿,在学霸校花眼中,就跟其他雄性动物的一样,在学霸校花那儿只是一个专属的生理名词“膏丸”?

  啊,这不能让人接受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