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秦朗诊治的过程,看着十分简单,而且花的时间也很短,而且秦朗说了,只需要这一次的针灸治疗,自己老妈的面神经瘫痪症状,就会完全恢复,听上去都觉得有些玄幻。

  但是,林婉约并不认为秦朗是在夸大其词。

  毕竟,秦朗没有从她这儿获得利益的想法,也就没必要来拿这个蒙骗自己。

  何况,秦朗能够主动扶起倒地的老太太,就说明秦朗心地善良,这时候自然也不可能去蒙骗一个老太太的。

  林婉约心中很感动。

  她作为杀手联络人,虽然干的不是杀手那种行刺的活儿,但其实也是经常面对着肮脏和尔虞我诈,早就见多了阴暗面,甚至连带她自己,也都变得有些黑暗的味道。

  而这一次,秦朗却让她那颗绝对不会轻易感动的心,被感动了。

  先是扶起了她母亲,避免她母亲躺在地上着凉和被车子碾压,然后又好心送她和她母亲回来,还给她母亲开出了一副促进钙质吸收的中药药方,更是帮助她母亲治疗面神经瘫痪!

  林婉约很快决定了,自己不会再赚河家那笔分成金了,尽管那笔提成十分的丰厚。

  纵使她以前干了不少黑暗的事情,可是这一次,她决定不会让秦朗在她的联络下,被顶级杀手狙杀。

  “大娘,林女士,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写好那副中药方子后,秦朗起身,就要离开。

  “小伙子,留下吃饭再走啊。”老太太言辞恳切。

  “不了,我要回云海市了。”秦朗客气说道。

  帮这位老太太也就举手之劳而已,他还真没动过想从这家人身上获得好处的心思。

  见秦朗坚持,老太太只好让林婉约送送秦朗。

  林婉约和秦朗出了别墅,到了外面草坪上,秦朗正要上车,林婉约叫住了。

  “秦先生,我有件事需要和你说一下。”

  秦朗回过头,发现林婉约的表情有些严肃,这与那股天然就流露出媚态的少妇,气质格格不入。

  不过秦朗也知道了,对方应该是有比较重要的、和自己有关的事情,要和自己交谈。

  “看来我的观察并没有错,这个林婉约,的确知道我的一些事情。”

  秦朗回想起自己说出名字的时候,以及在车上的时候,林婉约面对自己时的两次诧异反应,心中说道。

  “什么事,林女士?”嘴上面,秦朗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问道。

  毕竟,虽然林婉约看着对他没有恶意,可还是小心一点好。

  “河家雇佣杀手,要杀你。”

  林婉约一开口,就抛出了一个大炸-弹。

  她以为秦朗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定会十分的吃惊。

  因为河家能量巨大,秦朗得罪河家后,竟然惹得河家要派出顶级杀手出手,足以想象秦朗面临河家的疯狂报复,力度会有多大。

  而她相信,就是在整个华夏,都没有几个人愿意面临河家这种超大势力的疯狂报复。

  所以,秦朗听到自己的这个消息后,要么会眉头紧锁,流露出担忧之情,要么则会一脸沉默,思考她话中的真假。

  可是,林婉约却发现,她的想法,在秦朗这儿,却行不通了。

  秦朗既没有紧皱眉头,也没有一脸沉默,而是笑道:“杀手?什么样的杀手?”

  看秦朗这表情,分明是对河家动用杀手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惊讶的样子,这让林婉约颇为吃惊。

  而且,秦朗身上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的紧张,反而饶有兴致地询问她,河家雇佣的杀手,是什么级别的?

  林婉约有些失神。

  这样的男子,心性未免太强大了吧,至少是她见到过的最出色的。

  不过,她认为,秦朗还是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秦先生,我是杀手联络人,今天凌晨大概三点的时候,河家有人找到了我,愿意出重金,请我帮忙联系一个擅长狙击的职业杀手……”

  林婉约将河聚找上她的事情,几乎没有隐瞒地,全说给了秦朗听。

  她说的时候,面容也是带有严肃表情的。

  因为在她看来,这事非同小可。一个职业杀手尤其是一个擅长狙击的职业杀手,恐怕秦朗就是先天武者,也十分危险。

  毕竟,狙击杀手隐藏在暗处,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会朝目标发动致命一扣,等到扳机扣响,除非狙击杀手自己出现失误,否则目标很难逃过那大威力的狙击子弹的袭击。

  秦朗认真听完了林婉约的话。

  他对河家会不顾自己的警告,选择兵行险招,雇佣职业杀手想要杀死自己,并不觉得奇怪,因为这在他的意料之内。

  但是,他没有想到河家好找不找,却没有直接去和职业杀手联系,而是找上了杀手联络人,而且找的还是他面前的林婉约。

  “林女士,你的意思是,假如今天没有见到我,你会在中午之前,就联系上那名狙击杀手,然后对方会乘坐私人飞机,从南方飞到云海市,最快今天日落的时候,就可能对我发动狙杀?”

  秦朗问道。

  林婉约刚才将联络杀手的计划都说出来了,还是让他有些吃惊的。

  毕竟林婉约的行动这么迅速。

  而且林婉约打算联系的,还是一位在世界杀手榜枪械类排名第五的超级狙杀之王。

  秦朗可不认为自己应该对这种职业杀手视而不见,认为这种职业杀手在他面前不值一提。

  他在神识处在灵敏状态下的时候,他的确可以在狙击子弹射向他的时候,就能通过感应,提前感觉到危险,这和第六感有些相像,但却一点也不玄乎,靠的就是强大的神识能力。

  只不过,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让神识处在灵敏状态下。

  例如,他忙于某件事的时候,像在厨房做饭,在浴室洗澡,或者开车的时候,总会有疏忽的可能,那时候就有可能来不及做不出反应,而只能和狙击子弹面对面。

  以他如今先天三层的实力,肉身强度还没有变态到可以硬扛狙击子弹的地步,估计就算是武尊之境的超级武者,也会对大口径的狙击子弹有所忌惮。

  所以,林婉约提前就这个消息告诉他,价值还是十分大的。

  但是,他不清楚林婉约是只打算给他提个醒,然后到中午之前,还是会联系那个杀手,继续完成和河家的约定呢,还是就此退出,不做河家的这单生意了。

  所以,他才会向林婉约发问。

  “对,如果计划按照正常的进度进展的话,今天天黑前,那个世界级的狙击杀手,肯定能够赶到云海市。”

  林婉约说完,话锋一转,“不过秦先生,我决定退出和河家的这单生意。”

  “因为什么?”秦朗还是有些不相信光凭自己帮助老太太,就能让林婉约这么做。

  “因为你帮了我母亲啊。”林婉约笑道,顿时稍显严肃的表情,立即就变为了祸国殃民的妩媚表情,让人看了心境荡漾。

  秦朗也笑了笑,摸了摸鼻子,暗道这莫非就是善人有善报?

  总之,林婉约这次是帮了他很大的忙了。

  不过秦朗却不知道,在林婉约那儿,林婉约压根没认为自己帮了秦朗很大的忙,她只是为了感谢秦朗对她母亲做的帮助。

  “秦先生,关于杀手和河家的报酬,还有我作为联络人要收取的提成,也都没有跟河家谈,规矩是等杀手到了后,我和杀手通过电话联系,和河家达成协议,但现在我只是物色好了一位杀手,还没有联系这位杀手,所以只要我不去联系这名杀手,这单生意就不会做成。”

  林婉约表明着自己的立场,决定放弃这单生意。

  “你不怕河家恼羞成怒?”秦朗问道。想必河家知道林婉约的决定后,一定会有种认为是被林婉约当猴耍的暴怒感觉吧。

  林婉约像个妩媚的江南少妇,浑身上下看不出半分黑邦女王的冷冽和强大气场,但说话却十分的自信:“我是杀手联络人,河家不会愿意看到我调转矛头,将河家作为目标的。”

  秦朗笑了笑。

  这个女人的确有手腕,怪不得是干杀手联络人这份职业的人。

  “我会通知河家,这单生意临时取消,不过秦先生,你还是要小心一点,河家可能会去联系其他的杀手联络人,甚至于直接联系上那位狙击杀手,也不一定。”

  林婉约好意提醒道。

  “谢谢,我会注意的。”秦朗也知道河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但河家不能和林婉约做这单生意了,也是对河家的一次打击,河家想要物色其他的杀手联络人,又得重新忙碌,花费时间会更多,也等于是他得到了更多的准备时间,可以用来采取措施。

  不可能什么措施都不采取。

  虽然秦朗知道,此刻河家或者说河山居住的地方,一定不会再像昨天晚上那样戒备松懈了,肯定安排着枪手,他不太合适再去闯河家,但其实也有其他的措施,可以让河家寻找杀手联络人的事情泡汤。

  “好,那就先这样了,这单生意我会让河家做不成的。”林婉约认真说道。

  尽管她平常的时候,多以妩媚示人,但还真不敢去勾引秦朗。

  毕竟,秦朗是被河家盯上的人,指不定以后还会遇到什么危险呢,她没有必要掺和进去。

  这一次帮助秦朗,也只是为了报答秦朗给她母亲的帮助,并不表示她林婉约,就会将一切都献给秦朗。

  这事过去之后,她仍然是杀手联络人,身份不会改变,做的事情也不会改变。

  秦朗朝林婉约点点头,上了车,驱车离开了。(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