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19章 抽大耳光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白豹短暂地懵了一下后,立即愤怒了!

  他的脚根本就还没踢到东方铁钢!退一万步讲,就算是踢到了,也只会踢中东方铁钢的腰间,腰间是散打的合理击打部位,离裤裆差了那么远,廖波却硬说他踢裆犯规了!

  白豹差点就想一拳朝廖波的脸上招呼,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如果打了这个狗裁判,他的比赛也就到头了。

  白豹于是迅速朝台下看了看,发现场下的两个边裁,一个正冷漠地望着自己,摆明了是廖波的同伙,另外一个边裁则眼睛望着他处,看样子是准备置身事外了。

  白豹的心禁不住往下沉。

  这番情形无疑说明,即便他抗议,也是抗议无效,反而可能被廖波倒打一耙。

  要知道,刚才那样明显的误判,廖波都能够当着全场两千多名观众的面做出来,已经无耻到了极点,再使用其他下三滥的阴招,也是极有可能的。

  明白这点后,白豹也没找裁判理论,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比赛本身上。

  在白豹以及秦朗看来,就算廖波搞鬼,可只要白豹自己发挥出实力,碾压了东方铁钢,那赢的人还是自己。

  廖波冷笑地瞥了一眼白豹。虽然没有看到白豹顶撞自己,让自己再陷害白豹一次,不过廖波仍然很得意。

  “哼,今天是我主导比赛,其他两位裁判一位被我收买了,一位选择明哲保身,白豹你就等着惨败吧。”

  廖波恶毒地想着,宣布比赛继续。

  东方铁钢马上就挥动着黑色拳套,朝白豹冲过来,看样子是想趁机取得先手。

  白豹从容应对着,同时暗自庆幸自己刚才没有被廖波的恶毒行为,弄得失去理智,否则的话,现在根本无法应付东方铁钢的攻击。

  两人各自攻了几拳后,贴到了一起,各自胳膊架住了对方。

  这本来是很常见的一种情况,裁判只需要暂停一下比赛,示意让选手分开,比赛就能重新开始。

  可是,廖波却又是一声哨响吹出!

  “红方选手白豹,恶意锁喉,犯规!”

  廖波大声喊道。

  这一下,连观众都哗然了。

  “有没有搞错啊,我分明看到红方选手的手,连黑方选手的咽喉都没碰到,怎么就被判成锁喉犯规了,难道我眼花了?”

  “就是,这个主裁为什么这样判了,是我不懂散打比赛的规则么?”

  “这怎么判的啊,明显判罚有问题!主裁明显就是在偏袒黑方选手,刻意捶打着红方!”

  “狗屁比赛啊这是!我先前就纳闷了,红方之前连黑方的裤裆都没碰到,主裁就判定红方踢了黑方的蛋蛋,现在又判红方犯规,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他玛是黑哨!”

  “是啊,怪不得这样!”

  “那个廖波和红方选手东方铁钢是一伙的,绝对是一伙的!”

  大家七七八八说着,道出了事情的真相。

  更有了解东方铁钢的人,神秘兮兮地推测道:“你们不知道吧,其实这决赛的冠军早就内定好了,听说东方铁钢是省城东方家的,这下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红方选手做出合理的散打动作,也会被诬陷为犯规了吧?估计再来几次这样的犯规,红方选手就会被直接宣布失败了!”

  ……

  场馆内,质疑裁判以及东方铁钢的人越来越多,这让坐在头排、还能享受一张摆有水果盘、饮料等东西的桌子的东方广,脸色铁青。

  东方广望着擂台上的主裁廖波,低声骂道:“蠢货!不知道搞得隐秘一些么?”

  不过,东方广还是不担心,相信结果仍然是他和廖波以及东方铁钢设计的那样。

  “廖波,你这样做,太无耻了!”

  白豹终于忍不住了,怒问着廖波。

  一次违规踢裆也就算了,现在更是又背上了一次犯规,比赛还没开始好好打,就被廖波陷害成了这样,是泥人也都发火了。

  廖波却呵斥道:“不想打比赛你可以自己认输啊,想质疑我的权力?你就别想了!”

  那骄横的模样,摆明了就是有恃无恐地在针对白豹。

  擂台边角的秦朗,虽然没听到廖波说的话,不过也能猜到个大概,痛恨廖波无耻的同时,秦朗也很清楚,接下来的比赛,只怕白豹做出任何动作,廖波都会不择手段地让白豹的合理动作变为犯规动作,很有可能第一局比赛还没结束,白豹就已经输了。

  秦朗冷笑了一声。

  他和白豹上这儿来,可不是为了遭遇黑哨、被黑掉比赛来的。

  “白豹!”

  秦朗高声朝白豹喊道。

  当白豹看清楚秦朗比出的手势后,马上就明白了秦朗的用意,朝秦朗回了个“ok”的手势。

  下一刻,白豹就将愤怒暂时压下,双眼充满了战意。

  “嘿,还搞什么精神激励呢,有个毛用!”

  东方铁钢看着秦朗和白豹,不屑地笑道。

  有主裁帮忙,东方铁钢骄傲地认为,就算自己想输,也输不成!

  闭着眼,他也能够赢下这场比赛,然后再次狠狠羞辱白豹!

  与此同时,头排位置上的东方广,这个身材魁梧、太阳穴比普通人饱满得多的中年男子,也认为白豹没丝毫机会。

  “现在我侄子已经取得了优势,就算是廖波不偏袒,白豹也输定了!”

  东方广显得气定神闲。

  而现场观众,则自发地为白豹加油鼓劲。

  比赛继续进行。

  东方铁钢肆无忌惮地发动了攻击,身体直接朝白豹撞去。

  反正用这种无赖的方式,只要和白豹的身体接触了,廖波那边就会判白豹犯规,因此东方铁钢很是有恃无恐。

  “东方铁钢,我有朗哥的帮忙,今天你就给我躺下吧!”

  白豹毫不犹豫动用了“疾风步”。

  而且第一次动用,是他学习“疾风步”以来,最毫无保留地动用,全部威力都发挥了出来!

  秦老大跟他示意过了,让他一锤定音,直接用最强攻击揍趴东方铁钢。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疾风步”的威力,比起秦老大来说,差了十万八千里,但用这套神奇的步法,对付区区一个东方铁钢,还是足够了!

  唰!

  白豹在被东方铁钢抱住之前,脚步迅速从侧边移动,身影一现之后,就从原地移开了。

  东方铁钢只感觉眼前一花,还没做出反应,就猛然发现从自己的侧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是拳头运行时击破空气发出的拳风声!

  砰!

  白豹大力挥动胳膊,一记简单而直接的下勾拳捣出,红色拳套重重地和东方铁钢的下巴撞到了一起,发出了闷响!

  在全场观众的惊愕声中,东方铁钢被白豹的这一拳打得马上不由自主地抬起了下巴,口中“扑哧”吐出了一大滩口水。

  然后,东方铁钢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身体就重重地砸到了地上。

  砰!

  整个擂台都仿佛颤抖了一样。

  短暂的惊愕过后,观众们的反应,便是兴奋!

  不少观众挥舞着拳头,直呼红方选手白豹打的这一拳打得解气,打得好!

  主裁廖波满脑子空白,望着被一拳ko在地的东方铁钢,兀自仍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廖波愣神的时候,白豹却是连品尝喜悦都先丢到了一边,大跨步上去,双脚一分,直接坐在了东方铁钢的肩膀上,利用臀部以及腿部力量,死死地钳制住了东方铁钢。

  东方铁钢人还是清醒的状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见势不妙的他,一边极力挣扎着,一边想开口提醒廖波,让廖波赶紧拉开白豹。

  “还想让廖波来帮你?”

  白豹冷笑,新仇旧恨一起算,一个大耳光子就抽在了东方铁钢的嘴巴上。

  啪!

  声音十分清脆,也十分响亮。

  东方铁钢的嘴巴立即流出了鲜血,嘴部周围很快就肿了起来。

  被打了一记大耳光,东方铁钢自然没机会开口去向廖波求助。

  白豹抓紧时间,双腿卡住东方铁钢的身体,双臂抡圆了左右开弓,一个接一个大耳光子往东方铁钢脸上招呼着。

  啪,啪啪,啪啪啪!

  东方铁钢被抽打得脑袋不断往左右方向摇摆,在白豹的手下,完美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白豹边解恨地抽着,边对东方铁钢说道:“两年前,你和姓廖的联合起来陷害我,现在是我报仇的时候了!你记着,打你耳光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你对秦朗秦老大不敬!”

  “啪”,又打了东方铁钢一巴掌后,白豹骂道:“你东方铁钢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对秦老大不敬,你他玛连给秦老大提鞋都不配,什么玩意!”

  啪!又是一记耳光。

  东方铁钢几乎失去知觉了,整张脸面目全非,迷迷糊糊中听到自己挨打的一个原因,居然和白豹的那名比赛助理有关,惊讶不已。

  不过东方铁钢也没时间去想为什么了,拼命挥舞着双手朝廖波求救。

  廖波总算反应过来,慌忙跑上来准备强心拉开白豹。

  而这时候,白豹至少已经抽了东方铁钢二十下大耳光子了。

  是当着全场观众的面,赤果果地在抽!

  不用说,东方铁钢的脸算是丢尽了,估计以后也别想在散打界混了。

  “白豹,起来,和东方铁钢分开!”廖波大声喊道。

  白豹这才收手。

  反正打得也差不多了。而且散打王比赛,抽对手耳光也不算违规。

  打了就是打了,已经将东方铁钢打得失去继续比赛的能力了,廖波还能怎样,还能以恶意违规的处罚,判定他输?

  东方铁钢好不容易感觉到落在自己脸上的大耳光子总算消失了,睁开眼恰好看到擂台下第一排位置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冲上擂台来,连忙大喊道:“广叔,帮我!”

  冲上擂台的人,正是东方广。

  他和廖波一样,在东方铁钢一个照面突然就被白豹ko了后,也是愣住了,等到反应过来时,白豹已经将他侄子东方铁钢抽打成猪头了。

  “白豹,你敢这样羞辱我侄子,我折断你的两只手!”

  东方广奔上擂台,步履沉稳而又迅猛地朝白豹逼近,待到接近白豹时,东方广突然伸出双臂,双手顿时就呈鹰爪状,气势汹汹像闪电一样扑了上去。

  外门武功“鹰爪功”!

  以东方广施展出来的气势和速度来看,分明已经达到了高手的火候!

  如果让白豹独力应对,以白豹明显弱于东方广的实力,即便施展“疾风步”,也肯定逃不过这对鹰爪。

  一旦被东方广的一对鹰爪抓住双臂,白豹的双手,真的会被生生折断!

  呼!

  破空声响起,东方广的锋利鹰爪,刹那间距离白豹就不足二十公分了。

  眼看着白豹避无可避,只能重伤在这一爪之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