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27章 我知道你就在里面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秦朗哥,你……”

  柳真真羞得恨不得从设置了机关的地板中钻进去,永远不要出来了就好。

  秦朗给的这个条件,让她很觉得秦朗哥是个“坏人”。

  “你不出声,我就当你同意了哦。”

  秦朗坏笑道,张开了双臂,作势要将柳真真的娇躯,搂入怀中。

  “我……我反对。”柳真真慌忙应道。

  秦朗故意摸着下巴,沉吟了一下后才说道:“真真,你反对啊,那这样的话,你的秘密我可保不准什么时候会说漏嘴哦,听说宏兵叔是非常讲信用守承诺的人,一定会督促你完成你的承诺的。”

  “我……我……”柳真真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那又羞又窘的模样,有一番滋味。

  秦朗津有味。

  貌似打趣打趣柳真真,生活就多了无穷的情趣?

  秦朗继续扮演大灰狼:“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不做声,我就当你同意了,要么你出声反对,不过这样的话,我就会说出你的秘密,我数到三哦。”

  “一”

  “二”

  数到“二”的时候,秦朗眼睛中的笑意更多了。

  “三”。

  数完最后一个数字,秦朗傻眼了。

  不会吧,柳真真还是低垂着脑袋,一句话都没说,脸红到了玉颈了?

  不说话,不就表示柳真真同意了?

  柳真真竟然含羞地同意了?

  秦朗脸上,笑出了一朵花。

  这样的话,自己不就可以正大光明地“亲一亲抱一抱”柳真真了。

  “真真,那我就开始亲你了哦,嗯,我先亲你哪儿好呢,就从嘴巴开始吧。”

  秦朗故意说着,还将脑袋往柳真真身边凑。

  柳真真羞得闭上了眼睛,娇躯都在微微颤抖,显示着她此刻的极度不安和紧张。

  柳真真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初吻,就要被秦朗这样拿走了么?

  “我来了哦。”秦朗继续笑着说道。

  柳真真的俏脸,愈发红透了。

  在这样的情形下要被夺走初吻,柳真真有些小小的不愉快,可是也没想过要剧烈地反抗,抱着认命的心思,打算“便宜”了秦朗算了。

  可等啊等,左等右等,柳真真也没发现自己的嘴唇,被秦朗的嘴唇贴上。

  继续等了几秒钟,柳真真在不安和忐忑中,终于忍不住了,还是睁开了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是秦朗一张笑眯眯的脸。

  意识到自己被秦朗“耍”了后,柳真真想到自己闭着眼睛等秦朗来吻秦朗却笑眯眯的窘样,柳真真羞得没脸见秦朗了。

  “真真,你总算睁开眼睛了,其实我喜欢你在睁开眼睛的情形下,亲吻你。”秦朗一本正经道。

  “啊?”

  柳真真又一下慌神了。是闭眼睛也不好,不闭眼睛也不好,像头焦急的美丽小鹿。

  秦朗这才哈哈笑道:“行了,骗你的,我怎么会硬逼着你,将你初吻夺走呢。”

  柳真真终于松了口气。

  不料,秦朗接着说道:“真真,我会等着你愿意的时候,再将你的初吻拿走哦。”

  这下,柳真真自然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秦朗这个“大流氓”了,慌慌张张地就夺路而逃了。

  真真跑动时,那细软的腰肢,滚圆圆的**,秦朗淫荡地摸着下巴嘿嘿笑了起来……

  再次环顾了一下柳真真的房间后,秦朗笑着离开了。

  以他的眼光,竟然没有真真房间内的其他机关,不过直觉告诉他,柳真真在研究机关的时候,拿房间做实验,在房间内布置的机关,不止两处。

  显然,柳真真在机关阵法一途上,已经入门了。

  想到明天就打算前往莽山的那个神秘石洞,探寻“死门”之秘,有可能得到一株珍贵的灵药后,秦朗想拉柳真真一起去趟莽山的愿望就更强烈了。

  以柳真真如今的机关阵法技巧,在破解“死门”时,至少也能给他提供一点帮助,这样的美女好帮手,可遇而不可求啊。

  计划好了明天莽山之行的事情后,秦朗拿着存有五百万的银行卡,打车来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蓝润公司的业务方面,包括投资,他还是相信唐雪的能力。

  何况唐雪绝对是他信得过的人,将钱交给唐雪打理,就跟交给自家老婆让老婆帮忙扩展事业一样。

  临近中午,秦朗来到了养生会所,逛了一圈后,没发现唐雪。

  跑到前台那儿才得知:唐雪因为肚子不舒服,正在针灸房接受徐秘书的针灸治疗。

  听到这个,秦朗就直奔那处针灸房,口中不满地嘟囔道:“徐秘书那小丫头,就跟我学过一阵子针灸而已,半桶水,还是让我这个当师傅的出马,比较保险。”

  养生会所内有一间不对外营业的针灸房,碰到唐雪的好友,或者是极其尊贵的客人时,那间针灸房才会被派上用场,秦朗到了那儿,举起手就开始拍门。

  “小徐,你师傅来了,快开门!”

  即使徐秘书能够针灸治好唐雪的肚子疼,秦朗也打算从“徒儿”那儿抢走这宗单,谁让给唐雪针灸是香艳香艳的事情呢,他没有理由错过的。

  站在门边,秦朗很快就听到了里面唐雪的说话声。

  “徐秘书,别去开门,不理睬那人。”

  “喂,唐雪,开门!”秦朗将门捶得砰砰响。

  秦朗险些嘴巴都气歪了。唐雪居然想把他关在门外?

  他还就真不信这个邪,今天一定要进去,给唐雪做治疗!

  捶完门后,秦朗将耳朵凑到了门口。

  隐约能够听到小徐弱弱地声音:“老板,秦顾问叫开门呢,我去开门了。”

  “回来,徐秘书!别搭理他。”唐雪的声音比徐秘书大了很多,秦朗很轻易就听到了。

  秦朗恨得牙痒痒。

  这进又进不去,里面的人又不开门,香艳的针灸治疗还能不能进行了?

  “小徐,别听唐雪的,赶紧给你师傅开门,要不当心师傅生气,不教给你针灸技术了!”秦朗只好威胁人家小姑娘了。

  此刻的徐秘书,真是左右为难。

  开门也不是,不开也不是,心中郁闷得很,心想你们小两口斗气,怎么就把我给牵扯进来了?

  “小徐,你继续给我针灸,我相信你的针灸技术,不用为门外那人分心。”唐雪再次让徐秘书死守着大门,不让秦朗进来。

  唐雪很清楚秦朗这家伙想进来干什么,坚决不给秦朗机会。

  “开门啊开门啊,我知道你就在里面,开门啊开门啊,我知道你就在里面,开门啊开门啊,我知道你就在里面……”秦朗将门拍得砰砰响。

  反正他体力好,拍门不费力气,就是要吵得里面的人不得安宁。

  针灸房里面,唐雪气得恨不得打开门,然后朝秦朗身上扔拖鞋。

  “这家伙太坏了,还能不能让我针灸啦?”唐雪不满道。

  现在,徐秘书才往她身上扎了两根银针,就扎不下去了。

  徐秘书自己说,因为分心,害怕银针扎得地方不对,唐雪也担心徐秘书下错针,只好眼睁睁灸停止了。

  偏偏她肚子还在疼,早餐在街边小摊吃的面条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不干净的作料,肚子反正不是腹泻,就是一阵紧接一阵地绞痛,腹内翻江倒海。

  “老板,要不让秦朗进来好了?”徐秘书小声问道。

  唐雪摇摇头。

  自己疼的地方可是肚子,如果让秦朗那家伙来针灸,岂不是让那家伙占着便宜了。

  徐秘书苦着小脸道:“可老板你的腹痛需要针灸啊,你跟秦顾问的小过节要不先放一边吧,所谓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

  唐雪冷冷道:“小徐,你胡说什么啊!”

  别对待下属很好,但却经常以冷艳冰山形象示人,现在唐雪冷冷发问,徐秘书感觉房间内温度都低了许多,不敢再说话了。

  只是,徐秘书心中却暗自腹诽:心想不知道秦顾问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惹着老板了,要不老板也不会这么生气,对秦顾问闭门不见啊。

  “我就是疼死,也不放那家伙进来。”唐雪表示着强硬的态度。

  徐秘书暗呼:己一定是猜对了,肯定是秦朗做了对不起唐雪的事情了。

  再想到秦朗年少多金,又一表人才,外面肯定有很多漂亮女孩子喜欢秦朗,秦朗只怕是受不了诱惑,做了出轨的事情。

  酷爱八卦的徐秘书,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原因,隐约间,就为唐雪打抱不平起来。

  ……

  秦朗复读机似的念了好几遍“开门”,眼见唐雪是女王八吃了秤砣,打定主意不开门了,自言自语道:“哼,今天我还非进去,搞个香艳治疗不可。”

  手腕一抖,秦朗输出了一点真气,冲入了门的锁眼中。

  不多时,只听到轻微的“咔嚓”声,房门的反锁状态,就被解除了。

  唐雪耳朵尖,听到了那咔嚓声,又见到门锁在转动,急忙朝徐秘书喊道:“小徐,快去锁门。”

  “晚了,哈哈。”

  秦朗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真气开锁,开的是针灸房中这种并不复杂的锁,还是挺容易的。

  “小徐,这里就交给为师了,你去外面忙吧,改天我再教你针灸技术。”秦朗一进房间,就急着将徐秘书打发走。

  小姑娘留在这儿太碍眼了,不利于他的香艳治疗计划实施啊!

  哪知,一向“尊师重道”的徐秘书,这一次却没有清脆地应下一声“好”,然后离开房间,而是走到了秦朗面前。

  徐秘书用责难的语气冲秦朗说道:“秦顾问,你怎么能够背着老板,与别的女人勾勾搭搭呢?”

  秦朗:“……”我勾搭谁了我?我二十三岁了还守身如玉好不好?

  唐雪:“……”小徐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

  “小徐,这家伙爱和谁勾搭,不关我的事。”唐雪声明道。

  徐秘书作痛心状:“老板,你,你都说气话了,还说不是和秦朗闹别扭了?”

  然后,徐秘书朗,认真道:“秦朗,老板人这么漂亮,你怎么就舍得丢下老板去找其他女人呢?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可靠的!”

  秦朗:“……”小徐你的怨念用不着这么大吧?

  秦朗总算是弄懂其中的误会了,解释道:“你老板之所以迟迟不肯开门,是不想让我给她治疗,她害羞,男女有别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