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274章 火离尊者玄钱子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呶,秦朗兄弟……给你这个,这是进入幽山军的通行令牌。”

  玉夫人交给秦朗一块令牌,令牌是她跟幽山军的军需官交涉之后要过来的,有了它就可以直接进入军中。

  “有了这块令牌,幽山军中大部分地方都可去得,不过军部是军事重地那个地方还是不能闯的,不然的话会有些麻烦。”

  尽管给了令牌,但她还是着重强调了这一点,毕竟担心秦朗这样的散修可能闲云野鹤惯了,对于一些铁规了解得并不透彻。

  “没事,我只是找火离真尊,那家伙不可能一直呆在军部吧……虽然他是整个军部的首席炼器师。”

  秦朗咂巴着嘴说道,玄钱子此人也是有些奇葩,听说早年曾经是个弧儿过得颠沛流离的生活,好不容易被莫老爷子的师兄收养为继子,这才过上了好日子。

  因为早年的穷困经历,此人对钱财的热爱非同一般,从炼器以来,经他过卖出的每一件法器、法宝、半仙器乃至仙器价格普通要比市场价高,此人最擅长的是以次充好,用劣质的材料坑人,因此也被人称为奸商,钱袋子。

  早年玄钱子跟莫家一样也是在幽山城内开炼器铺子的,不过,这家伙以次充好的行为多了,终于有一次惹到了一个大麻烦,被人将铺子给砸了,而对方在城内又是有权有势的,不得已玄钱子才躲到了幽山军队,投靠军队成为一名军械师,因为过人的炼器能力很快就在军队中有了一席之地,成为首席炼器师。

  军队之中炼制那些普通军人的军械是没什么油水的,所以玄钱子在军队只为那些中层以上军官炼器,不过,就算给军官炼器有赚,他也赚得不多,毕竟军队之中每一次炼器都得真材实料,哪里有弄虚作假弄得钱多,渐渐的时间久了,玄钱子在军队之中渐渐变得懒散,基本上不是强制性的任务他都不出手。

  渐渐的整个军队都知道玄钱子虽然炼器能力很强,但是个油混子,见钱眼开,也有人私人出大价钱找他炼器的,这家伙每一次牙齿都升得很长,不过炼出来的装备也确实很过硬,所以偶尔也有人愿意当这个冤大头。

  ……

  这些消息都是秦朗从莫家父子俩那里打听过来的,秦朗这一次为了破解古剑上的特殊灵禁,也不得不做好大出血一次的准备,事实上他炼制的这五百多颗蕴仙丹都是为此而准备的,毕竟丹药的价格在碎仙界向来很坚挺,而最近幽山城盘王古藏开启在即,军队方面有大动作急需要大量丹药,城内各种丹药的价格又有了小幅度的上涨,所以用丹药作为硬通货也是可行的。

  拿着通行证,秦朗直接去了幽山军部,现在幽山军总共三部人马都驻扎在城边上,形成一个大大的军部。

  整个幽山军虽然人数加起来只有三四千人,但是个顶个的兵强马壮,基本上这些军人修为最弱的都是化神中期,修为强的军官阶层里面甚至有中阶地仙。

  这些多兵马距离在一起,又加上战阵的话,恐怕就算是天仙来了都得绕道而走,毕竟天仙再厉害也只是个体厉害,跟整个军队数千号人形成的军阵对抗那绝对是不理智的。

  现在是非常时期,大营之外的警戒还是蛮严的,几乎达到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地步,不过,秦朗手头有通行令牌的缘故还是顺利的进了大营,而盘查秦朗的那一个巡逻队直接将秦朗带到了军队仓库旁的一个帐蓬旁。

  “火离真尊就在里面……你可以进去了。”

  巡逻队小队长示意,而小队这些人示意秦朗进入帐蓬之后,并没有离开,就在帐蓬附近一直呆着。

  进入帐蓬,秦朗发现这里面一股子浓郁的酒香,由于北地苦寒的天气,幽山城军队是不禁酒的,不过军队之中明目张胆的大白天饮酒还是不行的,一般要喝酒也都在夜晚没有军务的时候才行。

  在帐蓬里面饮酒,看样子这幽山军队首席炼器师日子过得很悠闲的。

  然后,秦朗看到一个四十岁左右年纪,三角小眼睛,留着山羊小胡须的青袍男子,正躺在行军床上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地,手里还拎着一个大坛子在饮酒。

  “行军醉……果然是好酒!”秦朗在城内可是喝过一次行军醉的,不过,眼前这一坛酒给他的感觉好像比上一次喝的烈度更高,难道食坊卖的是稀释过的么?不过,就算是稀释过的都有三百度了,这正宗的恐怕至少有三五百度吧!

  酒一开封满帐蓬都是酒香,而山羊胡子应该喝了一小会儿,喝得有些迷醉,朦胧的眼睛看到有人影进入自己帐蓬,也是悠晃着问道:“什么人?不知道每天这个时间点本军爷好不容易忙完活计,开始放松放松了么……”

  “不是公务……是私活啊……”

  秦朗望着这个有些半醉的山羊胡子,心想这样跟他说话,这时候的他到底是清醒的还是已经被洒精给麻醉了,变得糊里糊涂的呢。

  “私活?”

  山羊胡子的玄钱子突然撤起来,眼里一道精光乍现,这家伙居然也是地仙修为,也不知道当初能够将这家伙逼得不得不避难,投靠军队几十年的那一股城内势力是哪家,可真了不起。

  一听是私活,玄钱子这家伙顿时清醒过来了,绿豆大小的眼珠子转了转,重新恢复了精明。

  “私活可以……不过,报酬低的活军爷不接,所以先看看什么活吧!”

  “嗯,一把古剑,想请你将古剑的灵禁给破解掉……”

  秦朗取出古剑,递了过去,然后说道,“至于报酬,你开个价吧!”

  “最喜欢这种不差钱的主。”

  玄钱子闻言一喜,听口气这可是个大肥羊,得把握好了,于是接过了秦朗递过来的那把带有隐禁的古剑。

  看了之后,玄钱也也是皱了皱眉,“古灵禁,而且是隐禁啊……设计这个古灵禁的炼器师还真是个奇才,恐怕是个大宗师。”

  反复研究了一阵,玄钱子一直都没开口。

  而秦朗担心他跟莫家二个宗师级别炼器师一样,对这把古剑无可奈何,于是在旁边问道:“怎么样?能够破解这把古剑上的禁制么?”

  “破解是能够破解,不过麻烦一点……另外,兄弟你要做好大出血的准备,这把古剑没有一亿的资源砸下去,恐怕是不行的。”

  玄钱子眼珠子转了转,一本正经说道。

  “混蛋!真是够黑的,难怪被人叫钱袋子。”

  秦朗脸色一沉,毕竟拍卖场拍卖的仙器最多也就一亿多一点,有一亿多青晶,秦朗还不如直接换一把不错的仙器级别剑器了,守着这把还不知道品质如何古剑干什么?

  “别急!一分钱一分货,要知道这把古剑可不普通……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这把古剑叫大燕龙雀,是三万年前碎仙界一个城市的配兵,妥妥的上品仙剑……”

  火离真尊玄钱子看到秦朗脸色一沉,也怕这单生意黄了,赶紧解释。

  “古剑虽好,但是……我真没这么多钱,就算有这么多钱,我还不如直接买一把品质差不多的剑器了。”

  秦朗淡淡说道;“说个实在价,不然的话也就不麻烦你了。”

  “唉,少点少点,谁让你是大主顾呢,这样吧,少二千万……算你八千万的开封费吧!”

  玄钱子见秦朗不愿意做冤大头,于是稍稍松了点口。

  “二千万!”秦朗却是伸出二个手指头。

  “二千万!要解封的话,我花的材料都不止两千万,不成,不成!再少一千万好了,七千万!不然你就走!”

  玄钱子叫起撞天屈。

  “好,我走。”

  秦朗没有回话,直接转身就要离开帐蓬,开玩笑,好歹自己也是一个大师级别巅峰的炼器师,这么宰自己难道自己就不知道么?

  果然,玄钱子见秦朗要走,慌了:“哎哎,真走了……回来回来!好吧,好吧,再少二千万怎么样,五千万……靠近你这价格已经真没赚到你什么了,如果不是最近穷,想处理一些积压的材料真不想帮你的。”

  “二千五百万!”秦朗回过头,道:“我只有二千五百万,而且只给二千五百万,你看着办!不过,我这二千五百万是丹药……五百颗蕴仙丹,现在丹药在幽山城这么抢手,你在军队里面稍稍转手,这五百颗蕴仙丹卖个三千万应该都没什么问题吧,干不干一句话,不然我就真的走了。”

  “好吧,好吧!怕了你了……别人都说我是奸商,现在这到底谁是奸商啊……”

  玄钱子也有些小郁闷,毕竟这一个价格接下来后他虽然有赚,但真的赚的不是很多,不过,在军队这些年他的日子其实都转得紧巴巴的,出现大单子的机会太难得了,所以他还是不想放过。

  于是不情不愿的,火离真尊玄钱子这家伙还是将这一单生意给接下来了。

  由于担心玄钱子在解封的过程中耍花样,做一些留后门什么的行为,秦朗现在是全程监视这家伙干活,虽然玄钱子不乐意,但也没办法,毕竟二千万是个大单子,就算赚得再少,弄个百分之二三十的利润还是没问题的,为了钱,他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