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024章 不敢穿裙子的原因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秦朗没有上楼回家,而是转身跑到了篮球场那儿,找到了叶xiǎo蕊。

  “义诊快结束了?”

  见树荫底下,前来参加的中老年人已经不多了,秦朗笑着对叶xiǎo蕊説道。

  “嗯,刚开始挺忙的,要量血压啊测心跳频率等,现在好了,估计再有半个xiǎo时就结束了。”叶xiǎo蕊説道,尽管义诊有些累,但能助人为乐,她还是挺开心的。

  “对了秦朗,你将那几个人怎样了?”叶xiǎo蕊好奇地问道。

  “随便教训了几下,已经放他们走了。”秦朗云淡风轻地説道。

  叶xiǎo蕊眨了眨眼睛,一脸的不相信,打趣道:“你这恶霸,就没向他们勒索diǎn钱?”

  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上次在“又见炊烟”食府,秦朗可是“勒索”了那个“金毛”好几千块钱的。

  “我这么老实,到你这儿怎么就成恶霸了?”秦朗故意装冤屈道。

  “哼,打架那么凶狠,你就是一个大恶霸!%dǐng%diǎn% ”叶xiǎo蕊眉开眼笑地説道,一副认定了“你就是恶霸”的样子。

  其实叶xiǎo蕊当然清楚秦朗并非什么恶人,否则以她极具正义感的性格,早就和秦朗划清界限了。

  秦朗呵呵笑道:“既然我是大恶霸,那xiǎo蕊美女,今晚你就乖乖陪我去吃晚饭,敢不同意的话,我这个大恶霸,可是会做恶霸该做的事情哦。”

  “哼,我就不去,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叶xiǎo蕊娇笑着,哼哼道。

  秦朗又打趣了叶xiǎo蕊几句,见叶xiǎo蕊这边正好有老太太需要测量血压,便不再打扰,在一旁等着义诊结束。

  秦朗看着叶xiǎo蕊俏丽的身影,嘴角情不自禁就浮现出了一抹笑意,和叶xiǎo蕊尽管才认识没多久,但呆在一起自己总会感觉很轻松。

  大约四十分钟后,时间到了下午快五diǎn的样子,义诊结束,其余的医生护士都乘坐大巴离开了,叶xiǎo蕊留下来,和秦朗一起搭乘出租车直奔市中心。

  叶xiǎo蕊身上的护士服自然早脱下了,她还是短袖衬衫加牛仔裤的打扮,快七月了,街上的女孩子基本都穿裙子,秦朗注意到,叶xiǎo蕊透过车窗看到其他女孩子穿着凉爽的裙子和凉鞋时,眼神中会有羡慕之色闪过。

  秦朗嘴巴动了动,但还是放弃了询问,万一问到的事情恰好是叶xiǎo蕊不愿谈及的呢?

  到达市中心后,叶xiǎo蕊给介绍了一家音乐餐厅,説那儿的食物味道挺好的,秦朗自然答应了。

  两人于是到了这家名为“朝花夕拾”的音乐餐厅,可却在要进门时,被一个迎宾人员礼貌地拦住了。

  “这位美女,今天我们餐厅举行‘清凉一夏’的活动,女性顾客只要穿裙子来参加,在餐厅内的所有消费,一律都可以减半哦。”

  “这样啊,谢谢你的提醒啊。”叶xiǎo蕊礼貌地笑笑,只是秦朗发现叶xiǎo蕊的笑容中,有些苦涩。

  餐厅外面的电子显示屏上,正在滚动播出这次活动的详细情况,情况确实和迎宾人员説的一样,当然了,没穿裙子的女性顾客自然也能进去用餐,只是费用就不能减半了。

  “xiǎo蕊,要不我们换一家。”秦朗关心道。

  他倒不是在意减半的那diǎn费用,而是叶xiǎo蕊分明有难言之隐,在绝大部分女性顾客都穿着裙子就餐的餐厅里,叶xiǎo蕊的心情肯定会受到影响。

  “是啊,xiǎo蕊妹妹,你确实只能换一家餐厅了,谁让你不能穿裙子的呢?”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突然响起。

  秦朗回头一看,发现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胳膊挽着一个男子,走到了他们面前,这女人素颜怎么样秦朗不知道,但妆化得超重,加上对叶xiǎo蕊又分明言语不善的样子,不由让秦朗感到厌恶。

  叶xiǎo蕊见郑丽一见面就戳自己心中的伤疤,气得“哼”了一声。

  名叫郑丽的女人却得意地笑着,又故作夸张地咯咯説道:“哦对了,我差diǎn忘记了,xiǎo蕊妹妹不是不能穿裙子,而是不敢穿裙子害怕丢丑啊。”

  “你説话注意diǎn!”秦朗毫不客气冲着郑丽説道,语气直接而强硬。

  叶xiǎo蕊的腿或许有什么毛病,大热天也只能穿牛仔裤,可这属于叶xiǎo蕊的自由,没有妨碍到谁,这个叫郑丽的女人,凭什么一见面就嘲讽叶xiǎo蕊?他很看不惯这女的!

  “你敢骂我?”郑丽像泼妇一样,声音提高了一百八十度,指着秦朗叫嚷道:“我説话怎么了?嘴巴长我身上我想怎么説就怎么説!我就是要説她穿上裙子是个xiǎo丑,怎么样?”

  “八婆,你再説説试试!”秦朗怒了,声音一下变得冰冷起来。

  叶xiǎo蕊在一旁看着秦朗为自己出头,心中暖烘烘的。

  郑丽被秦朗的吓人模样吓了一跳,但随即就恼羞成怒,冲秦朗嚷道:“你什么东西,也敢和我这样説话!”

  然后,郑丽扯了扯自己身边的男子:“亲爱的,他竟然威胁要打我,你还不帮我教训他?”

  秦朗冷哼了一声,这个女人倒是挺会搬弄是非的,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太令人讨厌了!

  郑丽身边的那名男子明显也不是什么好鸟,不问是非,居然狞笑一声,一拳朝秦朗砸了过来。

  “找死!”

  秦朗轻松避开,伸出手来扣住对方的手腕往下一扯,直接将这男的扯得重重摔到了地上。

  这一下,郑丽才算被吓住了,不敢再让自己的男朋友教训秦朗了。

  “xiǎo蕊,我们走。”秦朗懒得理会两人,对叶xiǎo蕊説道。

  “嗯。”叶xiǎo蕊乖巧地diǎndiǎn头,跟在了秦朗身边。

  郑丽恼怒不已,不甘心就此吃亏落了面子,在叶xiǎo蕊背后讥笑道:“xiǎo蕊妹妹,三天后就是七月一日了,那天晚上省商业协会的常会长,会举办一场舞会呢,你妈和我妈都会出席,而且肯定也会带我们去认识一些人,呵呵,到时候我很想看看xiǎo蕊妹妹你会穿什么样的晚礼服出席,该不会为了遮挡腿上的疤痕而将自己包裹成大粽子?”

  这女人嘴巴怎么这么歹毒,不知道积diǎn德么?秦朗生气地回过头狠狠瞪了一眼郑丽!

  郑丽原本还想着笑几声,迎上秦朗杀人般的冰冷目光,顿时只得硬生生将笑声咽了回去,因此张大嘴巴伸长脖子的她,外表看去活像一只被人卡住喉咙的鸡……

  “xiǎo蕊,你不要跟那种人一般见识。”见叶xiǎo蕊兴致仍然不高,明显受到了郑丽那女人的影响,秦朗好意宽慰道。

  “我没事,”叶xiǎo蕊笑笑,转而问道:“你是不是也在奇怪我为什么大热天的,都不穿裙子,硬要穿着牛仔裤将腿裹得严严实实的?”

  “是有一diǎn奇怪,其实刚才和你坐出租车的时候,我就想问这个问题了,我在想天气这么热,牛仔裤又这么厚,你的腿会不会被你痦出痦子啊?”秦朗笑道。

  “你才痦出痦子呢!”叶xiǎo蕊没好气地哼哼道,不过被秦朗这么一打趣,叶xiǎo蕊的心情也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接着,叶xiǎo蕊就将原因和秦朗説了一遍。

  原来,大概两个月前,叶xiǎo蕊在街上恰好遇到一位老太太摔倒了,便好心上前搀扶,不料那位老人精神有些错乱,患有精神妄想症,误以为叶xiǎo蕊是要害她,就用力推了叶xiǎo蕊一把,叶xiǎo蕊被推到了车道上,身体不幸碰在了紧急刹车的一辆xiǎo车上,虽然没被撞伤,但一双腿却和xiǎo车尾部滚烫的尾气管贴到了一起……

  叶xiǎo蕊的xiǎo腿被烫伤了,虽然进行了植皮手术,但两条腿上还是留下了暗红色的疤痕,即使做疤痕清除手术,那也要等伤疤处的皮肤完全恢复活性才行,美容医生説至少还要等三个月。

  xiǎo腿上有这么明显的暗红色疤痕,叶xiǎo蕊自然不愿意穿裙子了。

  “xiǎo蕊,就算你腿上有伤疤,可那些却是最美丽的伤疤。”秦朗认真説道。因为叶xiǎo蕊是为了帮助别人才被烫伤的,换成社会上如今很多的人,恐怕都不会去扶一位摔倒的老人了。

  叶xiǎo蕊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行了,我也没有那么优秀好不好?”

  秦朗笑笑,心地善良又有正义感,还低调不做作,人又这么清纯漂亮,叶xiǎo蕊真是人美心也美!

  “对了xiǎo蕊,刚才那女的是谁啊,她説的什么舞会又是怎么回事?”秦朗顺便问道。

  “郑丽的妈妈和我老妈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郑丽她们母女俩性格上可能是有些自我,有些见不得别人好一样,算了不説了。”叶xiǎo蕊无奈地説道。

  秦朗冷笑道:“她们母女俩性格是霸道不讲理?要不然郑丽那女的刚才也不会故意针对你了。”

  叶xiǎo蕊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説道:“那个舞会加酒会,其实是省商业协会的现任会长提议举办的,商界会有不少人参加,会长也特意让我们年轻一辈参加,我老妈肯定希望我能去,毕竟那种场合能长见识,也能认识一些人。”

  秦朗明白了,笑道:“你老妈带上你,应该是想看看能不能为你找到一个合适的对象?”

  从上一次在“又见炊烟”食府发现那儿的服务员对叶xiǎo蕊客气有加开始,秦朗就猜到叶xiǎo蕊的家庭*应该不一般,像这样的家庭,婚姻讲究强强联合丝毫不奇怪。

  叶xiǎo蕊叹气道:“差不多,请柬已经发到我老妈的手上了,上面特意邀请我也去,虽然我对那种舞会加酒会半分兴趣都没有,但最好还是能出席,要不然别人会以为我家故意摆谱,如果再被别有用心的人挑拨一下,很容易遭人敌视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