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50章 见过一面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三辆车先后停住,晃人眼的灯光也熄灭了,随后车门打开,从三辆车上下来了总共十个穿执法制服的男子,一个个哈哈笑着,表情狂妄而跋扈。

  白豹等人本来吃的好好的,被强光晃了眼睛,一这种极不礼貌事情的人是城管时,个个都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毕竟,这些大檐帽不像来执法的,身上好像带着匪气一样。

  秦朗旁边的一个人小声道:“滨河开区发城管局的人,又跑来吓唬小老百姓了。”

  秦朗辆车上堆满的东西,再个大檐帽不怀好意朝烧烤摊老板走去,明白了车上的那些东西是怎么样被“抢”上车的了。

  光论眼前这十个人,秦朗就没有半点好感。

  因为从他们下车起,就表现得很飞扬跋扈了。

  “哟,你小子瞪什么瞪啊,是不是对我们执法有意见啊?”其中一个大檐帽粗鲁地朝白豹的一个手下大声喊道。

  “你挡了路边的风了。”白豹的那名手下不耐烦地说道。

  “靠,挡了一些风你就不满意了啊?”那名大檐帽敲着桌子梆梆响,挑衅地方。

  “走了,这帮小混混也就口上逞强而已,跟他们瞎闹个吉巴啊!”为首的头目挥手道,提醒还有正事要办。

  见这帮人这么轻视自己,白豹的手下就要发飙,但还是忍了下来。

  为首的大檐帽很快就走到了烧烤摊老板那儿。

  此时,那个腿脚不便的中年男人,已经停止了烤串,紧张地十个大檐帽。

  小女孩默不作声,陪伴在父亲身边,撅着小嘴不满地土匪一样闯进来的这些人。

  为首大檐帽大咧咧地走到了烧烤摊老板面前,见边上有一张干净的本来是给顾客准备的塑料凳子,这人毫不客气抬起脚,皮鞋直接踩在了上面,叼着一根烟,比流氓还流氓。

  “周瘸子,你这儿生意不错啊。”

  为首大檐帽吞了口烟,然后吐出来,皮笑肉不笑地几个顾客,回头冲中年老板嘿嘿说道。

  一句“周瘸子”,道尽了这人的素质低下。

  “不许你这样说我爸爸。”小女孩撅着嘴,恼怒地冲为首大檐帽说道。

  哪知,为首大檐帽对十岁的小女孩也是恶语相加。

  “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敢这样跟老子说话,说,你再说一句试试?”

  为首大檐帽手指着小女孩,恶狠狠说道。

  小女孩吓得鼻子一皱,就要哭出来。

  中年老板连忙将女儿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赔着笑脸跟大檐帽低声下气道:“马队长,我家小孩不懂事……”

  姓马的大檐帽,还是什么小队长的,却粗鲁地打断了中年老板的话,牛眼瞪着对方吼道:“我给你面子,要不然别人敢这样和我说话,我早就抽飞她了!”

  这嚣张而卑劣的话,十分大声,其余的大檐帽对此见怪不怪,一个个一般哈哈大笑起来,惹得白豹等人都是一肚子火气。

  秦朗也是冷冷地伙人。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大檐帽,实在太可恶了!

  中年男子慑于对方的淫威,再次示弱:“是是是,谢谢马队长大人有大量。”

  这句话听到秦朗耳力,秦朗并没有“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处在社会底层的中年老板,碰到这种拥有执法权却横行霸道的势力,唯有屈服。

  谁也不想屈服,被别人践踏尊严。

  然而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那些可怜的劳苦大众却只能默默地用尊严来换回一份宁静和平安。

  例如现在。

  中年男人显然一再忍让,就是不想多生事端。

  可世上还有那么一部分人,几乎算是猪狗都不如的玩意,却常常喜欢无理刁难这些可怜的人。

  例如现在。

  为首大檐帽弹了弹烟灰,嘿嘿笑道:“光一句谢谢可不够啊!”

  说完,为首大檐帽随手拿起了一根烤好的烤串吃了起来。

  中年男人面露苦色,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这帮人压根就没想放过他这个烧烤摊。

  “周瘸子,可别说我故意欺负你,讹你的钱,我现在向你征收五百块的市场管理费,快点拿出来吧。”为首大檐帽吃得满嘴是油,吃完一根又吃第二根,压根没有给钱的意思。

  中年男子强忍着愤怒,方:“马队长,前天不是刚收过了这个月的市场管理费了么?”

  “前天那是收的场地管理费,今晚嘛,收的是卫生管理费,周瘸子。”另外一名城管冒出来,嚣张地对中年男人说道,然后毫不客气将烤架上烤好的烤串都端走,分给其余的城管吃了。

  十个大檐帽嘻嘻哈哈地,肆无忌惮吃着商贩的东西。

  “卫生管理费?那不包括在了市场管理费里面了么?”中年男人颤抖着说道。

  为首大檐帽冷笑道:“周瘸子,你傻逼啊,老子说要收就要收,不想交?哼,也行,那你的这些东西就全部充公了!”

  霸道,粗鲁,野蛮,肆无忌惮!

  偏偏为首大檐帽还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气得说不上话来。不乖乖给钱就搬东西,这是明目张胆地抢啊!

  “快点交钱啊,听到了没有?”为首大檐帽见中年男子不掏钱,一脚将踩着的塑料凳踩得稀巴烂。

  其余的大檐帽也作威作福。

  “靠,这烤的什么吉巴烤串啊,难吃死了!”

  “麻痹,拿这种烤串来糊弄我们,周瘸子我靠你玛!”

  “干你玛的!”

  那些个城管骂骂咧咧,丢下烤串,对着边上的椅子凳子一顿乱踩乱踢。

  为首大檐帽狞笑道:“五百块,再不给,你这儿就全没了!”

  这一幕朗等人都握紧了拳头,站了起来!

  “坏蛋,打死你这个坏蛋!”小女孩痛恨极了这些强盗,拿着自己带过来的一只破旧的绒布小熊,砸着为首大檐帽的肚子。

  “还敢打我?”为首大檐帽骂着难听的话,夺过那只小熊丢飞,甩手就是一巴掌朝小女孩脸上抽去!

  “朝小女孩动手,你也真算是个东西了!”一只手架住了为首大檐帽的手臂,将为首大檐帽往后一推,秦朗冷冷地方。

  “麻痹,你敢骂我?”为首大檐帽骂道。

  从来就只有他们欺负别人,敢不服的人会被他们摁着打,见到有人敢管他们的事,为首大檐帽就要动手。

  “骂你还是轻的,你这个狗东西!”

  白豹从侧边跑上来,挥手就是一拳打在了为首大檐帽的眼睛上。

  “干死他,干死他!”为首大檐帽见真有人敢打自己,气急败坏地喊道。

  立即,以打架作为主业的另外九个城管,就变为了流氓,纷纷掏出了警棍,朝白豹和秦朗砸去!

  “给我上!”白豹也是怒气冲天,招呼着手下动手。是可忍孰不可忍,碰上这么一群人渣,那就不用讲什么客气了。

  秦朗压根没打算制止。

  反而冲了上去,抓住姓马的那个大檐帽,一记膝撞顶在了对方肚子上,然后甩手就是几巴掌。

  随后秦朗又朝其余的大檐帽冲去。

  半分钟不到,十个大檐帽全躺在了地上。

  “小子,你死定了!”姓马的小队长恶狠狠嚷道。

  “傻逼!”白豹见这人还敢对秦老大不敬,一脚蹬在了这人的脸上。

  附近一幕的其他商贩,也包括中年男子,都是暗自称快!

  他们饱受这些大檐帽的欺负,今晚终于群恶人遭了报应了!

  “白豹,让他们赔偿砸坏东西的钱,还有他们吃的烤串按三倍价钱算。”秦朗吩咐道。

  “好嘞!”白豹马上让手下干事。他们都早就想干这帮强盗了!

  不一会儿,从各个大檐帽身上搜出的两千多块钱就交给了秦朗。

  “你,你这是抢劫!”姓马的小队长气得快晕了。

  秦朗冷笑道:“将原本就是商贩的钱从你们手上拿回来就算是抢劫了?就你这猪脑子还当城管呢?滚!”

  为首大檐帽带着人,马上灰溜溜地离开了,生怕再挨揍。

  ……

  见十个大檐帽受到了教训,商贩们都跑了上来,围住了秦朗等人,纷纷拍掌叫好!

  秦朗将那两千多块钱硬塞给了中年男人,并且让对方不要担心这帮大檐帽的报复。毕竟,见到了这伙人为非作歹,秦朗不会让他们继续得逞的。

  中年男人架不住秦朗的硬塞,最后还是收下了这笔钱,好意提醒秦朗道:“你们打了他们,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还是快点离开吧。”

  至于他自己,大不了不在这儿摆烧烤摊了。主要还是担心秦朗他们。

  接着,中年男人又将这伙大檐帽的情况给秦朗说了一遍,用意自然是提醒秦朗注意。

  这伙人属于滨河开发区城管局的二队,带队的那个姓马的,是二队的副队长,除了今天来的这十个人外,二队还有一个朱队长,而就是这总共十一个人的二队,最为嚣张跋扈。

  一队和三队听说负责的是其他区域,执法还算文明,唯独二队,听说是那个朱队长有关系,所以肆无忌惮,执法中经常强行收钱然后装进口袋,跟强盗一样。

  秦朗听完,暗道原来滨河开发区城管局也不是人人都像那个姓马的,这样要处理也就更容易了。

  随后,秦朗和白豹等人帮忙将折叠桌椅等东西,放到了三轮车上,让中年男子和小女孩收摊赶紧回家,免得被那伙人再回来找麻烦。

  “白豹,你们也回去吧。”烧烤摊老板走后,秦朗对白豹等人说道。

  “朗哥,那伙大檐帽的事……”白豹问道。

  “放心,交给我处理,不能再让那伙人为非作歹了。”秦朗早想好了办法。

  只剩下自己后,秦朗坐进了车内,给叶明城打去了电话,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有叶副市长出面,一定能够杀一杀这股恶风,还商贩们一个稳定安全的经营环境。

  开车上路后,秦朗又想起了那个中年男人,还是觉得那人有些眼熟。

  可能是被凉风一吹,或者福至心灵,秦朗脑海中忽然亮光一闪!

  “那老板姓周,难道是?”

  蓦地想到那个中年男人,自己真的可能见过一次,而且那人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秦朗马上调头,顺着中年男人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