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55章 酒瓶对菊花有摧残作用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秦朗动用了“疾风步”,在酒吧内肆意行进,身形如同蝴蝶,每每贴到了一人的身前,不是一拳就是一脚放倒对方,因此凡是他出现的地方,惨叫声就没断过,那些人的身影也是一个接一个地飞起,然后重重地砸落。

  不到半分钟,秦朗周围方圆五米范围内,就没有人了。

  不是所有人都被秦朗放翻了,毕竟对方有多达三十个人,要全部打倒也需要时间,而是那些还能够站着的人,不敢和秦朗打了!

  他们看着躺在地上哭爹喊娘疼得死去活来的同伴,心在剧烈颤抖,眼睛在猛烈抽搐,打死都不愿步同伴凄惨的后尘了!

  现在,秦朗对于他们而言,那就是一尊凶神。

  想想被这尊凶神砸上一拳或者踢上一脚,骨头都会断裂,没人嫌命长,敢去主动招惹秦朗。

  朱彪看到这一幕,脸色如同便秘了一样难看。

  亏他开打之前还叫嚣让秦朗和白豹走不出这间酒吧,可没想到很快他就被打脸了。秦朗的真实本领,远超过了他的估计!

  眼见不打不行,打的话也许还能够出奇迹,朱彪牙一咬,挥舞着一根棒球棍,怒吼道:“弟兄们,给我上!”

  说完,朱彪就朝秦朗冲了过去。

  可冲出去一半的距离,朱彪也没看见有人跟上来,暗道“不好”!

  那帮还能够站着的人,纷纷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老大朱彪,至于他们自己,早就想跑了,哪敢冲上去送死?

  秦朗咧嘴一笑:“这么乖啊,都知道主动送死了?”

  身形一动,秦朗避开了朱彪砸过来的一棍,右肘猛地轰在了朱彪的小腹软肋上,疼得朱彪迅速弯腰喊痛,秦朗顺势夺过朱彪手上的棒球棍,一棍子朝着朱彪的后背砸下,将朱彪敲倒在了地上。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等到其余人反应过来时,朱彪已经没力气再站起来了。秦朗掂了掂手上的棒球棍,突然朝那些还能够站着的人笑了笑。

  那些人心中一颤,马上作鸟兽散。

  可惜,秦朗不可能让这伙人走掉。

  “疾风步”再次施展,几十秒后,他这边的人已经全部躺在了地上,一个个不是抱着脚就是捧着胸口,惨嚎不止。

  秦朗回头一看,白豹那边也就三个人跟白豹打斗在一块,很快白豹也解决了战斗。

  白豹一脸兴奋地跑过来,满脸钦佩道:“老大,您太牛逼了!”

  可不,他自己记得只放倒了四个人,一算下来,他惊讶地发现,其余的二十六个人,都是秦老大放倒的,而且秦老大比他还先结束战斗!

  白豹简直对秦朗佩服得要死!

  秦朗笑笑。这帮人比起正宗的地痞还是有段距离的。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朱彪等一伙城管完全就是一群只知道对弱势商贩进行欺压的、中看不中用的软蛋罢了。

  “靠靠靠!”白豹还在佩服自家老大,突然发现自己放倒的四个人中,还有一个人这时候居然爬起来了,拿着酒瓶朝自己扎来,白豹立即扑上去,一脚踢晕了这人。

  “老大,您真厉害!”白豹再次伸出了大拇指。

  他仅仅只负责打四个人,还让其中一个人站了起来,可看看秦朗那边,二十六个人,包括朱彪在内,到现在仍然躺在地上惨叫个不停,硬是没人能够站起来。

  差距啊,这就是差距!白豹心想到。

  “我们是来为受伤的弟兄出气的,下手自然要重一些。”秦朗平静地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白豹听了这话,都为朱彪等人默哀。惹怒了秦老大,想不去医院躺十天半个月的都不行啊!

  “老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白豹问道,等待着秦朗的号令。

  “问问都是谁出手打伤我们的人的。”秦朗简短地说道。

  白豹心领神会,拿着一个断了的、露出锋利茬口的啤酒瓶,跑到马三那儿,啤酒瓶顶着马三的喉咙,森然问道:“之前对我手下出手的人,都是谁?”

  马三顿时就吓尿了,将他知道的两个人都供了出来。

  白豹如法炮制,又从其他人那儿很快知道了余下的几个人。

  总共是六个人,包括马三以及朱彪。

  不用秦朗吩咐,白豹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拿着又黑又硬又粗的大木棒,白豹走到那些打伤他手下的人的面前,大木棒狠狠落下,直到敲断对方一只脚一只手才算结束。

  很快,白豹就将马三等五个人敲过了,最后只剩下了朱彪。

  朱彪此刻六神无主,心中大骂他的小弟狗娘养的,居然将他也供出来了。

  “朱队长,该你了啊。”白豹高高举起大木棒,嘿嘿笑道。

  朱彪顿时惊惧得缩成了一团,身体都在瑟瑟发抖。

  “慢着。”秦朗忽然说道。

  朱彪见白豹的大木棒没有落下来,听到秦朗的叫停声,立即长吁了一口气。

  “秦朗,算你识相。”感觉逃过一劫的朱彪,因为不想在秦朗面前示弱,故意叫嚣道。

  白豹听了这话,大木棒就要落下。

  秦朗却点点头:“我不会让白豹打断你一只手一条腿。”

  朱彪笑了,自以为自己猜到了原因,满脸的轻松,表情是真的倨傲起来:“那当然,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我的靠山不是普通人物。”

  正因为有靠山,朱彪才笃定秦朗正是忌惮他的靠山,才突然叫停的。

  “嗯,你的靠山来头的确不小,都能够只让你被开除公职,没有受到法律惩罚。”秦朗说道。

  朱彪得意地摇头晃脑起来:“那是当然!所以想要动我,你必须有更大的靠山才行?”

  “副市长行不行?”秦朗突然问道。

  朱彪眼睛中闪过嘲讽之色,点点头:“那当然行,只不过……”

  朱彪想说只不过秦朗不认识副市长,所以还是不敢动他。

  可秦朗一下就打断了他的话:“那我告诉你,我的靠山就是副市长。”

  朱彪一头雾水,这什么什么个意思。

  秦朗表情变冷,嘲讽般看着朱彪道:“意思就是,我想打你就打你!”

  朱彪发蒙了,疑惑道:“可你刚才不是说不动手了么?”

  “我的确是说,不会让白豹打断你一只手一条腿。”秦朗冷冷道,“白豹,打断他两只手和右腿!”

  朱彪一听这个,差点没吓晕过去,连忙大声喊道:“你不能打我,我有靠山!”

  “傻逼,就算你的靠山是天王老子,惹怒了秦老大,秦老大也照样揍你!”白豹满脸的鄙夷,终于手起棒落!

  接连三道惨叫密集地响起。

  白豹将朱彪的双手和右脚敲断了。

  秦朗戏谑般看着快痛晕过去的朱彪说道:“想知道我为什么留着你的左脚没敲断吗?”

  朱彪忍着剧痛,也是有些奇怪。到现在,他已经确定秦朗压根不惧怕他,因此秦朗为什么要对他“网开一面”,确实很疑惑。

  “等我哪天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过来找你,将你的左脚敲断。”秦朗平静地说着,满脸认真。

  白豹暗道老大威武。

  而朱彪除了错愕和惊惧外,也终于记起来了,他也说过类似的话……

  秦朗转身离开,就在马三等人以为秦朗这尊凶神终于肯离开的时候,秦朗径直走到了马三的身边。

  “大……大哥……大爷,我……我……”马三吓得话都不会说了。

  “之前是你说要爆菊花的,我记得没错吧?”秦朗笑眯眯问道。

  马三想哭的心情都有了,暗道自己怎么那么嘴贱!

  秦朗却懒得费工夫,吩咐白豹道:“这儿啤酒种类倒是挺多,选个最大号的,爆了他的菊花!”

  白豹对这个充满恶趣味的任务还是挺有干劲的,立即就在酒吧内寻了寻,终于在吧台后面的架子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酒瓶。

  “老大,这酒瓶粗而直,应该比啤酒瓶好用。”白豹晃着一瓶洋酒说道。

  马三偷看了一眼那酒瓶,菊花猛地发紧!

  那酒瓶,比普通啤酒瓶足足粗了两倍!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见白豹举着特大号的酒瓶子,马三鼻涕眼泪一起流。

  “省省吧,做好享受的准备吧!”白豹哈哈大笑,扒掉了马三的裤子,高高扬起了酒瓶,对准了某个位置,酒瓶带着锐利的风声,急速地下落……

  啊!

  随着马三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惨叫,半个酒瓶子消失了,进入了菊花中……

  晕倒之前,马三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用“爆别人菊花”来威胁别人了。

  秦朗又走回了朱彪的身边,看着脸色发黑的朱彪道:“你说的话,自己没忘记吧?”

  朱彪大概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怨恨地说道:“你会有后悔的时候!”

  “你说的是你的靠山吧?”秦朗平静地说道,“就算他是你亲爹,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朱彪怔了怔,对秦朗更加怨恨了。

  “白豹,干他!”秦朗发话道。

  白豹讷讷道:“老大,口爆一个男人,我做不来啊?”

  秦朗笑骂道:“让你想歪!不会用啤酒瓶啊。”

  白豹仍然有些迷糊。

  “算了,我来做好了。”秦朗十分痛恨朱彪这人,决定自己动手教训朱彪。

  秦朗找来一只啤酒瓶,掰开朱彪的嘴巴,瓶底对着朱彪的两排牙齿砸下。

  砰!

  酒瓶碎了一半,剩下的上半部分仍然被秦朗拿着。

  而朱彪的两排牙齿,总共掉了四个,断了三个,满嘴是血。

  然后,秦朗将断茬锋利的半个瓶子丢进了朱彪的嘴巴中,冷笑道:“口爆的滋味还好吧?”

  朱彪含着半截啤酒瓶晕了过去。

  秦朗对还清醒的其他人说道:“我的手段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对朱彪和马三很痛恨,以后谁再帮着这两人,也就是我的仇人,我不会手下留情。”

  还清醒的那些人听了这话,差点没晕过去,心想您将我们打得爬都爬不起来,还算手下留情啊?

  当然,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敢顶嘴。

  白豹接着秦朗的话补充道:“跟我们作对,最好先想想自己的菊花容纳力度够不够惊人,嘿嘿。”

  众人回忆起马三被一个巨大的酒瓶摧残的一幕,一个个心中都无比的恶寒……

  “走了,白豹。”秦朗威慑完毕,朝酒吧外面走去。

  白豹紧跟在后面。

  看着两人扬长而去,众人终于松了口气。心神松懈下来,他们才发现他们当中至少有一半人尿湿了裤子,尿骚味充满了酒吧,甚至还有几股屎臭味……

  秦朗开车和白豹离开了“黑鹰酒吧”,直奔医院,去看看受伤的四个弟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