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60章 谈不拢就开打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坐坐坐,张先生。”金庆元眯着眼睛笑道。

  张院长尽管痛恨此人,可还是控制住了情绪,稳稳地坐在了侧边的沙发上。

  秦朗不动声色,在老院长旁边坐下。

  很快就有人上茶、端果盘,等这人出去并且关上房门后,翘着二郎腿的金庆元,视线看了看张院长,闪过一丝鄙夷,然后视线落在了秦朗身上。

  “这位年轻小伙子,就是秦朗吧?”金庆元嘿嘿笑道。

  “是我,看样子朱彪和你打过电话了。”秦朗平静说道。

  金庆元打了个哈哈,对秦朗的沉着稳重暗暗称奇。

  “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这时候,张院长直接问道,而且连对金庆元的称呼也没有。

  不是老院长不礼貌,而是眼前这个总喜欢眯着眼睛说话的人,笑里藏刀,坏事做尽。

  “既然张老先生这么直接,那我就不妨开门见山地讲了,”金庆元慢条斯理道:“自从张老先生出狱后,为了控告我金某人,至少已经上访十次了吧?虽然我金某人问心无愧,可难免会影响工作,所以这一次邀请张老先生,就是想和你达成和解,希望张老先生以后不要再上访了。”

  “原来邀请我来,就是这个目的。”张院长呵呵笑道。

  秦朗稍稍一想,便明白了金庆元突然主动示弱、提出和解的真正原因了。

  心中已经有打算的秦朗,倒是很想戏耍戏耍这卑鄙无耻的小人。

  于是,秦朗看着金庆元,不慌不忙道:“不知道为了让我们同意和解,你准备拿出哪些条件,说说看吧。”

  面对秦朗清冷的样子,好像将自己吃得死死的一样,金庆元心中冷哼了一声,暗自想着等先稳住了你们,以后有你们好瞧的。

  “二十万。”金庆元欠了欠身子,将手上的极品芙蓉王往面前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身体缩回去,吸了一口烟后,边吐烟雾边说道。

  说完,金庆元还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心想这个价格,应该能让你们满意了吧。

  **在一旁没说话。他知道秦朗有办法,所以打算让秦朗来根金庆元谈。

  秦朗露出了惊奇的表情,夸张地说道:“金老板这么豪爽,一下就给我们二十万?”

  金庆元摇头晃脑,暗道自己就是看得准,张老头闹事闹得这么凶,到最后还不是用钱能够解决?

  嘴上,金庆元也带着骄傲道:“区区二十万而已,不值一提。”

  秦朗砸吧着嘴,说道:“可对于我们来说,二十万确实不少了啊。”

  眼睛一抬,秦朗笑着跟金庆元道:“金老板该不会是心虚,想用这笔钱堵我们两人的嘴吧?”

  “不会,这只是我为了显示愿意和解的诚意而已,小钱而已。”金庆元嘴角抽搐了一下,自然不肯承认自己确实是心虚,才会主动提出和解。

  秦朗回过头,跟张院长说道:“老院长,人家说二十万是小钱哩,正好敬老院需要钱购买设备,让老人生活得更好,要不我们找人家多要点吧?”

  金庆元一听这话,就知道要坏事。

  **顺着秦朗的话,点点头道:“好啊。”

  秦朗转回身,看着金庆元道:“我和老院长商量过了,既然金老板不在乎一点小钱,那我们就贪婪一点点好了,金老板你给我们两千万,和解就算达成了。”

  金庆元气得脸色唰白!

  原来秦朗从头到尾,就是在戏耍他!

  开口就是两千万,这不是将他当成冤大头了么?

  按捺住怒火,金庆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秦朗你可真会开玩笑。”

  秦朗却认真说道:“我没有开玩笑,一口价,两千万。”

  “你还真准备要这么多啊!”金庆元终于冷笑道,“你认为我会出这么多钱么?”

  秦朗反问道:“那你会认为几十万就能让我们答应和解么?”

  金庆元怒道:“你们是不是从来就没想过要和解?”

  秦朗拍掌大笑:“呵呵,金老板真是聪明,这都看出来了。”

  明显是嘲讽的话,金庆元听出来后,气得脖子上青筋都露出来了,他将极品芙蓉王狠狠掐灭在烟灰缸中,怒声说道:“你逗我玩是吧?”

  秦朗两手一摊:“那也不是,你拿出两千万就成啊。”

  “哼,真狮子大开口啊!别以为我怕了你!”金庆元拍着桌子,怒气冲冲。

  秦朗吃准了金庆元的软肋,不慌不忙道:“行,那你也可以选择不谈啊。”

  金庆元被逼到了这份上,终于说道:“秦朗,我知道你敢跟我叫板的底气在哪儿,是,你手上有些关系不假,可你不要忘了,你的关系也只能够让你对付对付朱彪而已,想拿来挟制我,你不认为你太自大了么?”

  秦朗摇摇头,笑道:“如果金老板对我的关系不是有所忌惮的话,那为什么会主动谈和解?”

  秦朗一副“你心中有鬼所以底气不足”的样子。

  “我给你俩面子,才主动提出和解的,你不要得寸进尺!”金庆元脸黑得跟锅底。

  虽然约张老头到这儿来,除了和解之外,他也做好了另外的准备,可没想到一上来,不是他占据主动权,反而被秦朗再三戏耍,金庆元已经是怒火中烧了。

  “两千万,一个子儿不能少!条件开得很清楚,谈不拢拉倒!”秦朗也提高了音量。

  他就不信金庆元费尽心机将张院长邀请到这儿来,是真为了和解,金庆元肯定还有其他的手段,反正戏耍金庆元也够了,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

  “拉倒就拉倒,我还怕你啊!”金庆元果然翻脸,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到办公桌前,手掌“啪”一下,在桌子左上角的一个小按钮上拍了一下。

  “怎么,软的不行,准备来硬的了?”秦朗坐着纹丝不动,冷笑道。

  金庆元狞笑道:“是你们不识好歹!二十万都不要,那就让你们一分钱都要不到!”

  房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极其魁梧的汉子。

  这人穿着牛仔裤和黑背心,块头很大,肌肉发达,一双眼睛充满了桀骜不驯,即便还只出现在门口,那股张扬、自信的气势,就让秦朗感觉到了。

  毫无疑问,这个身高一米九的健壮男子,身手肯定不一般。

  “丧钉,将门关上。”见到这人出现,金庆元一下就有了底气,吩咐关门,看样子是不打算让秦朗和老院长轻松走出这扇门了。

  “秦朗,张老鬼,这是你们自找的,今天就让你们不死也要脱层皮!”金庆元大大咧咧坐在老板椅上,双腿搁在桌子上,手指着秦朗和张院长,嚣张无比。

  “你只叫来一个打手,认为足够了吗?”秦朗饶有兴致地看了看那个被称为丧钉的打手,神色一点也不凝重,仿佛这人在他眼中不存在一样。

  金庆元哈哈大笑起来,依旧显得十分狂妄和嚣张。

  “秦朗,你真以为可以教训朱彪他们,就算天下无敌了?”金庆元指着丧钉道:“就他,半分钟内就能将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你以为你厉害啊,跟他比起来,你根本就不够看!”

  “牛皮吹大了可不好。”秦朗仍然坐在沙发上,神态悠闲。

  金庆元有心要给秦朗和**一个下马威,冷笑道:“一个在省城最大的地下黑拳场曾经连赢五十场,五十场比赛有四十五个对手被他的拳头打断了至少三根骨头,两个对手成了植物人至今没醒,三个对手被他一拳打死,你说说丧钉强不强?”

  张院长听到金庆元的介绍,看了一眼桀骜的丧钉,眼神回到秦朗身上时,不禁写满了担忧。

  “老板,你说漏了一点,四十五个受伤的对手中,后来有八个重伤不治死了。”一直没说话的丧钉突然说道,仿佛死在他手里的不是活生生的人命,而是蚂蚁一般。

  “嗯,照你这么说,确实有点实力。”秦朗点点头道。

  丧钉咧开丑陋的嘴,很看不起秦朗,讥讽道:“小子,瞧你身上都没三两肉,实力实在是太差劲了,连被我打败的那五十个对手,都要比你强了好多倍。”

  “听到了没?”金庆元哈哈大笑道。

  秦朗朝金庆元眨了眨眼睛,道:“看样子,你准备仗着这儿是自己的地盘,打算打我和张院长了?”

  “你说呢?别怪我没给郭你们机会,是你们不懂得珍惜,就等着被打吧。”金庆元嘲讽道。

  丧钉就要动手,秦朗突然站起来,手一扬:“慢着!”

  金庆元不慌不忙示意丧钉先停手,戏谑般看着秦朗:“呵呵,知道怕了?想求饶了?”

  秦朗摇摇头,认真说道:“我最后给你一次选择,是拿出两千万,我们彼此和解,还是执迷不悟,负隅顽抗,等着被我打?”

  “我草!”金庆元恶劣地骂道。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看来你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秦朗叹气道,随即转过头跟**说道:“老院长,您也看到了,我给过这货机会了啊,到时候他挨打也不能怪我。”

  金庆元气得嘴巴都歪了!感觉秦朗将他的台词给抢了!

  明明是他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只需要地下黑拳的拳王丧钉出手就能够打趴秦朗,怎么成为了秦朗好像能击败他一样?

  “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敢跟我嘴硬,丧钉,上!”金庆元气急败坏道。

  砰砰砰!

  丧钉踩着实木地板,发出沉闷的声响,不怀好意地朝着秦朗飞快逼近。

  “对付你这样的小子,我一只手就够了,小子,你就乖乖给我躺下吧!”

  丧钉咧嘴,狂妄地大声喊道。

  呼!

  他那熊掌一般的手掌,撒开后朝秦朗的脑袋拍去,带起了强劲的风响,手掌仿佛能够将人的骨头都拍成碎片。

  金庆元鼻孔中重重哼了一声,双手抱着放在胸前,嘿嘿笑道:“还想跟我斗?哼!”

  他就等着丧钉一巴掌飞过去,将秦朗打飞的场景出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