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266章 就当疯狗在叫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一个穿对襟白色布褂、黑色布鞋、颇似武林中人打扮的中年男人,急匆匆走到了距离秦朗四米远的地方,出声制止。

  咔嚓!

  秦朗的掌刀毫不犹豫地落下,一掌敲碎了平头壮汉的右肩胛骨。

  这时候,秦朗才收回手,不慌不忙地朝出声之人看去。

  刘翠书见到秦朗对自己的话不管不顾,还是敲碎了胡大海的肩胛骨,脸色黑得跟高压锅底一样。

  “年轻人,你这下手,未免也太狠些了?”

  刘翠书冷笑着,话语中带着明显的不满意。

  刘翠书并不认识秦朗,生气的直接原因也不是胡大海被秦朗打,而是秦朗不给他面子!

  他説让秦朗住手,秦朗还下手,刘翠书觉得自己的面子没法搁了!

  秦朗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中年男人。

  对襟白色布衣,黑色粗布长裤,黑色布鞋,身体显得轻盈,隐隐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感觉,当*dǐng*diǎn* 然,这种感觉完全就是中年男人的打扮营造出来的。

  只不过,看这人身体轻盈、气息内敛的样子,秦朗也知道,这人并非完全的名不副实,应该是一个修炼气功之类的人,而且练习年数并不短,应该在十年以上,否则,那份内敛的气息,绝对修炼不到如今的火候。

  但是,秦朗对这人的好奇,也就到此为止。

  “我打我觉得该打的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秦朗也是冷冷地回应过去,话语中带着明显的不满。

  更难听的话秦朗没説出口。

  其实道理都一样:我在一边打人,你跳出来嚷嚷个什么啊?再説,你凭什么让我住手,你説住手我就得停手,我干嘛听你的啊?

  秦朗就是这样,别人敬他,他也敬重别人,可如果别人想刁难他,他也绝对不会忍着。

  刘翠书被秦朗硬邦邦的话dǐng了回来,脸上立即现出了勃然大怒的表情。

  秦朗看在眼里,心中不屑地冷笑起来:还原以为这家伙气息内敛,修身养性的功夫应该到家了呢,没想到也是个心理阴暗、脾气暴躁的人。

  这下,秦朗对刘翠书更是嗤之以鼻。

  不等刘翠书发作,秦朗就冷笑道:“我管你认不认识这个王八蛋,现在是我在做事,你少插手!”

  “你!”刘翠书手指着秦朗,咬牙恨恨道:“年轻人,你太猖狂了!在云海市,还没有人敢这样不给我刘翠书面子!”

  刘翠书显得异常愤怒。那动怒的样子,与他那道人一般的打扮,显得格格不入。

  就凭这diǎn,秦朗也会看轻此人。

  何况,这人还敢反过来训斥他!

  “你谁啊?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説句难听diǎn的话,你是哪根葱啊,哪凉快你哪呆着去!”秦朗呵斥道,才不会给这人面子。

  如果这人是看到那个平头壮汉被打,出于朋友的关系,想要帮忙,或者想要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最开始就不应该用一句盛气凌人的“住手!”,随后更加不应该自命清高,惹得他不爽。

  刘翠书几乎快发疯了,他沉着脸道:“好你个牙尖嘴利的年轻xiǎo子!这么不识好歹!”

  “怎么着,你一副老子天下第一、弄得要别人都给你面子的嘴脸,也有脸去説别人?”秦朗卡着平头壮汉没放手,眼睛直直地盯着刘翠书。

  秦朗还真就不认识什么刘翠书。听都没听説过。不可能给这人面子。

  一旁的人群中,有人xiǎo声説了起来:“刘翠书?是不是咱们云海市气功协会的会长?”

  “好像是。听説这人还创办了云海市最大的气功训练馆,有学生几千人,他本人的气功本事,也是十分了得。”

  “嗯,应该就是这个刘翠书了,我记得这人,对上号了。”

  周围人的议论声,尽管声音不大,可还是让秦朗听到了。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名叫刘翠书,貌似来头还不xiǎo。

  刘翠书自然也将别人对他的议论听进了耳朵中,不由面露得意之色,带着几分挑衅,看着秦朗。

  秦朗有股无名之火。心想你瞪什么瞪啊,是名人了不起啊!

  “刘翠书是?对不起,你名气再大,也没法用名气来压我,更没法让我平白无故给你面子。没事你让开,别站在这里碍眼,我要办事了。”

  説完,秦朗化掌为刀,扬起了掌刀,对准平头壮汉左边的肩膀落下!

  既然这逼之前威胁説要打叶xiǎo蕊,那这逼的一双手,自然要被废掉了!

  “住手!”

  刘翠书见秦朗再次当着他的面动手,气得胡子都撅了起来,朝秦朗冲去。

  秦朗听到刘翠书又是这种説话语气,弄得好像他必须乖乖就住手一样,秦朗很不爽这种感觉,不仅没住手,下手速度反而更快了!

  刘翠书终于是没能够来得及挡下秦朗。

  当他赶到秦朗身边时,胡大海的惨叫声已经响起。

  秦朗收回手掌,看着平头壮汉左边的肩膀也被自己敲碎,脚一踢,将平头壮汉踢到了一旁。

  刘翠书脸色铁青!

  他在报出了姓名和来历后,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秦朗重创胡大海,这让他觉得是秦朗压根不将他看在眼里,一连説了好几个“好”字之后,刘翠书站到距离秦朗不足二十公分的地方,直视着秦朗。

  “你是存心不给我面子了?”

  刘翠书气势汹汹。

  “我説你这人怎么回事?一再质问这事有意思吗?”秦朗脸色变得不快起来。

  他都不认识这家伙,这家伙就在一旁跳上跳下的,烦不烦啊!

  “我两次説过了,让你住手,你没听到吗?”刘翠书依旧质问。

  秦朗径直走到平头壮汉身边,扬手就是一巴掌甩在了这人脸上,然后看着刘翠书道:“看到了吗,我打你,又没打你,你嚷嚷个什么劲啊!”

  刘翠书怒极反笑:“好好好,你打了胡大海这件事,我就懒得跟你算了,我现在要来算算你和我之间的事情!”

  刘翠书想着,反正胡大海也只是自己老家的一个熟人而已,被打了就被打了,他懒得再在乎,可他认为自己受到了秦朗的轻视,内心狭隘的他,就想着要找秦朗麻烦。

  秦朗听到“胡大海”这个名字,内心狠狠震动了一下!

  原来这个平头壮汉,就是胡大海!

  秦朗不会相信云海市会有两个恶霸胡大海,加上平头壮汉身边还跟着三个xiǎo弟,和老院长的描述简直一模一样,秦朗知道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一时间,一抹杀意出现在秦朗心上。

  老院长被胡大海等四个人渣折磨得不成人形,出狱后都被体内寒气折磨了整整三年,他早就想除掉这四人。

  更何况,胡大海今天还敢欺负叶xiǎo蕊!

  不过秦朗并没有马上质问平头壮汉,甚至连回头看都没看一眼。

  秦朗决定先隐藏。

  首先不要暴露了自己的意图,这样以后清除行动,才不会留下隐患。

  “哼,就让你们先多活个半天。”秦朗心想道,理智地放弃了在医院停车坪上杀人的想法。

  不动声色后,秦朗看着刘翠书道:“你和我之间,还有账要算么?”

  “当然!”

  刘翠书傲然説道,“你再三对我无礼,得向我道歉。”

  秦朗差diǎn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见识过了这个所谓世外高人的气功协会会长是什么德性,秦朗马上也不觉得奇怪了。

  他嘴角微微上扬,略带嘲讽地説道:“是不是不向你道歉,后果会很严重啊?”

  刘翠书双手背在后面,眼神居高临下般扫视着秦朗,优越感油然而生。

  “不道歉,你就别想轻松离开这儿,丑化我説在前头了,你大可以不道歉试试。”

  刘翠书鼻孔中不屑地哼了哼,认为以他一身的气功本领,对付秦朗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秦朗根本就没惹你,你还强逼着人家道歉!我看你这个气功协会的会长,根本就是个容不了人的xiǎo人!”

  叶xiǎo蕊实在看不下去刘翠书的行为了,正义感十足地説道。

  “哼,你知道什么!”刘翠书虎着脸冲叶xiǎo蕊粗鲁地吼道。

  “你!”叶xiǎo蕊挺直身子,杏眼圆瞪。

  “xiǎo蕊,犯不着跟这种人生气。”秦朗将叶xiǎo蕊拉到了自己身后,“你就当一只疯狗对着你叫就行,不要理睬。”

  “放肆,我刘翠书岂是能容你这样羞辱的!”刘翠书整张脸都黑下来。

  秦朗火气一下就上来了,高声对围观众人説道:“我就当着大伙的面讲讲理,免得堂堂大会长又胡乱指责我,你们大家都目睹了整个过程,是他一上来就説话不客气,然后看我在他喊住手后没停手,就认为是我冒犯了他,不给他面子,让我给他道歉,你们説説,这有理么?”

  围观众人都看向了刘翠书,交头接耳,指着刘翠书説着什么。

  刘翠书更加恼羞成怒了,怨恨地等着秦朗,认为是秦朗故意这么做的。

  秦朗看出刘翠书怀怨在心,对刘翠书是厌恶得很,不过秦朗也没打算直接动用武力解决问题。

  秦朗朝刘翠书説道:“我不会向你道歉,你也不要再胡搅蛮缠,就这样。”

  “不道歉?门都没有!”

  刘翠书嘴巴一翻,十分强势。

  内心中,刘翠书怨恨地想道:我可是堂堂气功协会的会长,云海市的社会名人,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xiǎo人物,居然一diǎn面子也不给我,还让我被围观众人取笑,你什么东西,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教训你一顿!

  可刘翠书却从不反省自己。

  非但如此,刘翠书还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突然就朝秦朗逼近,腮帮一鼓,发动气功,将力量凝聚在右手上,右手朝秦朗肩头抓去!

  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动手,看到这一幕的围观众人,都对刘翠书的偷袭行为很不齿,一些人惊呼出声,提醒着秦朗注意。

  可是,围观群众也发现,因为刘翠书距离秦朗本身就很近,又是突然发难,就算他们提醒了背对着刘翠书的秦朗,秦朗也肯定来不及做出反应了。

  群众对刘翠书的印象,不禁变得更差劲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