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午,秦朗在修炼中度过。

  为了提高实力,早diǎn清除识海内外来元神的隐患,在修炼上,秦朗从没有倦怠过。

  第二天上午,秦朗正打算出门去菜市场买条鱼回来红烧着吃,叶xiǎo蕊就打来了电话。

  “坏人,前天那个刘翠书,找来了帮手,説是要和你再较量呢,人都来医院了。”叶xiǎo蕊透露了一个让秦朗觉得很意外的消息。

  就那个xiǎo肚鸡肠、无耻卑鄙的刘翠书,自己还没将他打服?又找新帮手来向自己挑战了?

  秦朗直接跟叶xiǎo蕊説道:“xiǎo蕊,你别搭理他们。他们想要挑战,我就得屁颠屁颠跑过去啊?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不是,秦朗,”叶xiǎo蕊説道,“刘翠书不知道説动了谁,卫生局打算在我们医院建立一个气功理疗中心,就由刘翠书负责,我们一听这个消息,当然不同意了,刘翠书半diǎn气功不会,弄什么气功理疗,那还不是骗人钱啊!我和其他护士,还有医院的领导,都\dǐng\diǎn\ 不愿意看到刘翠书骗钱,也不想医院名声跟着受损。”

  秦朗知道叶xiǎo蕊最富有正义感,碰到这种事肯定会反对。只是,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既然医院也知道刘翠书沽名钓誉,是个没半分真墨水的家伙,那就不同意建立气功理疗中心呗!”秦朗説道。

  “如果真这样简单就好了,那我也不会向你求助了!”叶xiǎo蕊解释道:“是刘翠书请来了他的师父,听説这人名气不xiǎo,他出面保证刘翠书有资格创立气功理疗中心,説如果有人不服,尽管去找他较量,他们输了立即废除建立气功理疗中心的打算,如果没人应战,那就会将气功理疗中心开在我们医院。”

  “所以,坏人,现在只有你能阻止他们了!”

  秦朗听后,没好意思直接拒绝。但他思想没有叶xiǎo蕊高尚,也不是医院的员工,别人开不开理疗中心,跟他没关系,一般情况下,他还真懒得管这事。

  可是,叶xiǎo蕊专门打电话过来,眼巴巴正等着自己过去帮忙呢,如果自己拒绝,惹得xiǎo护士不高兴,也是给自己增添麻烦。

  “好,我就过来一趟。”尽管答应了,可秦朗兴致并不高。

  説白了,就是他没有动力,去做这件事。

  不料,叶xiǎo蕊倒是马上给了他动力:“你答应来就好,刘翠书的师父也diǎn了你的名,説你如果不来就是胆xiǎo鬼,击败刘翠书也是耍诈,总之説了一大堆难听的。还説他就不信你能赢他,如果他输了,除了放弃开气功理疗中心,还会奉上十万块给你。”

  秦朗忍不住骂道:“那个老匹夫!”

  那人虽然是想通过激将法,逼着他出面,可是却用各种难听的话説他,这样的人品无疑差劲,估计有什么样的师傅,才出了什么样的徒弟。瞧刘翠书那德性,那人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xiǎo蕊,他应该还説了,如果他赢了,会让我付出什么代价的话?”

  秦朗很清楚,刘翠书的师父肯定是借着开办气功理疗中心的机会,想顺便羞辱自己一番,所以才逼自己应战。如果自己输了,肯定要付出代价。

  “嗯,那人确实説了。”叶xiǎo蕊支支吾吾地,似乎不好意思説。

  “你就直説,没事的。”秦朗説道。

  叶xiǎo蕊这才説道:“刘翠书的师父説如果你败了,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倒在地,承认自己击败刘翠书是用了作弊的手段,并且还要跪着向刘翠书道歉,并且拿出十万块送给他们。”

  秦朗听完后,脸色铁青。

  “这家伙也太欺负人了!”

  秦朗没想到刘翠书的师父,也是这样的阴险和缺德!

  不用叶xiǎo蕊再説了,这次较量,他主动要去!

  要获得十万块的好处,倒还是在其次。

  关键是,要去狠狠扇那人的脸!

  他秦朗,自从获得了“玄青子”的传承后,什么时候能容忍别人欺负到他头上了?

  “xiǎo蕊,我马上过来,告诉那老家伙,让他准备好钱,我来取了!”

  秦朗説完就挂断电话,拿上手机和银行卡,下楼开车去了。

  二十多分钟后,秦朗到了医院。

  叶xiǎo蕊和几个xiǎo护士正在翘首盼望,见到秦朗出现,xiǎo姑娘们立即围了上来,叽叽喳喳説开了。

  “秦朗,那个刘翠书和他师父都太讨厌了,你一定要赢他们!”

  “帮我们赶走他们,我们姐妹请你吃饭。”

  “把吃饭换成别的,没见xiǎo蕊也在啊,你这可是在明着抢人家男朋友。”

  ……

  秦朗被xiǎo护士们众星捧月般围着,到了前天到过的乒乓球活动室。

  此刻,诺大的活动室内,却站了差不多一百号人,秦朗一进来,医生和护士就热烈鼓掌,活泼的护士还为秦朗摇旗呐喊。

  显然,秦朗不是医院的员工,可在第一人民医院的人气,却十分的高。

  刘翠书旁边一个穿青色大褂青色布裤、下巴留有一撮山羊须的老者,见到这一幕后,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傲然道:“哗众取宠而已。”

  “秦朗,这一次可就看你的了。”出乎秦朗意料的是,院长孙浮沉也在,并且主动上来拜托他道。

  “我会的,这事交给我好了。”秦朗自信道。

  随后秦朗有些意外地看了看刘翠书,以及刘翠书旁边那个大概六十多岁的老者。

  因为孙浮沉都出面了,可显然仍然不能够让气功理疗中心从医院搬出去,这就説明刘翠书的师父,身份还有些不一样。

  不过,秦朗也只是略微意外而已。他管那人是什么身份,那人的十万块他是要定了。

  “你就是秦朗?”

  留有山羊胡须的老者,此刻走了上来,上下审视着秦朗,哂笑道:“也就普通得很嘛!”

  秦朗毫无表情朝对方哼了一声。这老者説话果然和刘翠书如出一辙,都是那么嘴臭,“为老不尊”説这人,一diǎn也不会有错。

  然后秦朗不痛不痒道:“你是谁?是刘大骗子的师父?”

  “什么骗子?秦朗你説话注意用词!”刘翠书马上跳了出来,面红耳赤地辩解。

  秦朗冷笑:“你问问大伙啊,大伙都知道的。对了,你的气功协会和气功培训学校,应该快要倒闭了?”

  这话diǎn到了刘翠书的痛处,刘翠书脸色分外难看起来。虽然气功协会还在运转,可会员们听了他的事情后,都打算退出这个协会了。至于他自己创办的气功培训学校,昨天起学生就都跑光了,更有许多人来要求退学费,弄得他是焦头难额,学校肯定也只能关门大吉了。

  “翠书,别説话了。”山羊胡须的老者将刘翠书拨到一边,拍了拍身上华贵的青色绸缎手工服,自傲地介绍道:“我叫李云阳,师从武当气功大师石磐大师,浸淫气功三十余载,云海市气功协会就是我创办的。”

  先是摆资历,然后是介绍身份,李云阳无疑是想给秦朗来一个下马威。

  秦朗却平静地説道:“原来你就是刘大骗子的师父啊。”

  这话秦朗重复过一遍。此刻再説出来,含义依然明显:刘翠书是骗子,那刘翠书的师父,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

  这话贬人,但又一diǎn也不露骨,别人很难找出毛病。

  李云阳虽然牙尖嘴利,可也被秦朗这句话弄得灰头土脸,脸上露出了怒容:“我当着你的面説一遍,我徒弟刘翠书之所以败给了你,是因为你比拼时作弊了,不是他没有真本事!”

  前天,哭丧着脸的刘翠书找到他,将和秦朗比拼的事情跟他説了一遍,他当时就觉得是秦朗作弊,用了什么手段干扰了刘翠书,才让刘翠书连蜡烛火焰都吹不动。

  正好最近他托关系,上面批准了他在云海第一人民医院内设立气功理疗中心,他就想到了挑战秦朗。

  一来可以击败秦朗,替徒弟刘翠书挽回声誉,二来可以羞辱秦朗,让秦朗丢人现眼,三则可以拿秦朗开刀,为他的气功理疗中心增加影响力。

  秦朗听李云阳説自己作弊了,也不直接反驳,而是朝人群中喊道:“你们大家都听到了么,这人説我击败刘翠书、让刘翠书露出骗子真面目,不是凭真本事,而是作弊!”

  一句话,就立即让围观的人情绪激动,满脸怒容,矛头对准了李云阳和刘翠书。

  “看你年纪一大把了,原来还这么不会做人,徒弟被拆穿了不知道反省,反而还有脸跑来污蔑秦朗,什么人啊。”

  “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厚颜无耻了,这将黑的説成白的,反咬一口的本事,可真是让我们长见识了啊?我呸!”

  “真是笑话!秦朗的气功本领,我们大家都亲眼目睹了的,老头你还敢説是秦朗作弊?当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睛都瞎了么?”

  “太无耻了!比徒弟还无耻!巴不得气功协会倒闭!那个什么劳什子的气功理疗中心也滚出我们医院!”

  ……

  各种骂声,全对准了李云阳。李云阳有些傻眼,没想到秦朗的群众这么好,大家会一起支持秦朗,愤怒声讨他。

  再这样被骂下去,只怕名声都毁了,李云阳阴沉着脸,怨恨死了秦朗,暗道待会儿一定要狠狠羞辱秦朗。

  “你们只是被秦朗蒙蔽了而已!説其他再多的也没用,我现在就跟秦朗比拼气功本领,拆穿秦朗的真面目,真相自然一目了然!”

  “秦朗,你敢不敢和我比拼?”

  李云阳大声喊道。

  “当然敢。不过这之前,我需要改改比拼的规则,你输了的话,还得付出更多的代价,才值得我出手与你进行比拼。”

  秦朗平静地説道,瞄准的目标不再是那十万块钱,还要让李云阳、刘翠书这对卑鄙师徒付出更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