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dx;

  秦朗将卖玉石所得的八十八万,存进了自己的银行卡。

  自己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目前并不需要注资,所以这些钱,他可以拿来自己使用。

  吃过晚饭后,秦朗接到了纪青勇的电话。

  纪青勇退休前是燕京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又是燕京市医疗专家小组的现任成员,能量很大,他打电话过来,秦朗想着一定跟医术有关。

  只是秦朗没想到的是,纪青勇不是邀约请他做客,交流医术,而是主动相邀,希望他能够在逗留京城的这段时间里,每个礼拜抽那么半天一天的时间,去第一人民医院的中医科坐诊。

  纪青勇也直接道出了邀请秦朗的目的。

  哪怕是燕京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在这座三甲医院内也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科室,主要是现在人们看病,小病就吃药丸打点滴,大病照片化疗等,用的基本都是西医的手段和技术,因此中医科陷入了冷落,也是很无奈但又在情理之中的事。

  纪青勇就是不想中医科一直这么沉寂下去。

  在车祸现场见识过了秦朗神奇的银针之术后,他又和秦朗有过聊天,知道秦朗擅长的就是中医,所以以专家的身份去中医科坐诊,不但能够救死扶伤,让前来中=医科看病的病人对中医科的印象改观,更能够顺带教导一下中医科的医生。

  毕竟,中医科的主任,中医医术,离秦朗也是有很大差距的。

  在秦朗的言传身教下,中医科的医生一定会大受裨益,这对提高中医科从业人员的技能素质,显然是非常好的方法。

  最重要的是,通过秦朗,燕京第一人民医院的中医医生技能得到提高,以后也会带动整个中医的发展,虽然过程可能会很缓慢,但对于一心想为中医振兴作出点事的纪青勇而言,这却是一个非常值得自己不惜任何代价也要完成的事。

  秦朗没有拒绝。

  他很敬重这位退休的老院长。

  何况,每一周拿出一天时间来,去中医科坐诊,对他而言也并不困难。

  能够为祖国的中医振兴,做出一点贡献,他也很愿意。

  秦朗在电话里答应纪青勇,明天下午就去燕京第一人民医院中医科看看,先了解一下,纪青勇高兴地答应下来,心情十分开心。

  第二天吃过午饭,秦朗就搭乘出租车到了燕京第一人民医院的大楼外。

  秦朗进了综合楼的大门,这栋十五层楼的大楼,分设有妇产科、神经外科、内科等,中医科也在其中,位于这层大楼的第十楼。

  当秦朗进了综合楼的一楼大厅,正要去电梯间,却不小心和一个行色匆匆的女人撞了一下。

  女人有些不好意思,连声道歉道:“对不起啊,不小心撞到了你。”

  “孟兰?”

  秦朗对这名年轻女人的外表,有些眼熟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名字,试探性地问道。

  毕竟,如果对方真是他认识的同学,那就是高中同学,两人差不多得有六年没见过了,六年没有联系过,同学的样子也只是依稀有些印象了。

  年轻女人正为急事而烦恼着,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看清楚了秦朗的样子后,惊喜出声:“秦朗,你是秦朗吧?”

  “呵呵,没想到孟兰你来京城了。”

  秦朗呵呵笑道,为在燕京偶遇高中同学而高兴。

  孟兰和他高二同班一年,那时候孟兰好像是副班长还是学习委员来着,总之学习成绩很好,他的成绩并不好,两人倒是没有过多的交集,但能够时隔六年后偶遇,同学之情还在,自然也很高兴。

  “老同学,好久没见了!”

  孟兰笑道。

  她看上去和高中时候一样,有些腼腆,不过秦朗也注意到,孟兰有些焦灼。

  两人聊了几句,说了一下彼此的近况,秦朗只说自己是来京城办公的,而从孟兰那儿得知,这位高中同学在京城上的大学,目前也在京城工作,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上班。

  随后,秦朗就主动问起了对方焦灼的原因。

  “孟兰,你行色匆匆的,是不是遇到什么急事了?”

  这儿是医院,老同学如果碰到了急事,兴许他能帮上忙。

  不过正好这时候,从对面匆匆走过来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人,踏着高跟鞋邦邦邦走着,胸前还挂着实习医生的牌子。

  “孟兰什么事呢,找我这么急?我科室那边还有事等着要做呢。”

  实习女医生将双手插在口袋中,神情有些冷艳,显得有些不耐烦。

  孟兰顾不上回答秦朗的问题了,朝秦朗抱歉的笑笑,然后上前几步,走到了王雪的面前。

  因为实习女医生王雪像头骄傲的孔雀,在老同学孟兰面前很骄傲,离着她几米就站定了,所以她才需要走上去。

  不过孟兰脸上带着有些讨好的笑容,却是一点好像也没看到大学同学倨傲的样子。

  “是这样的,王雪,我表姐住进了你们医院的妇产科,待产中,还有一周就到预产期了,不过因为我表姐有些神经衰弱,很受不了一间病房四张床的环境,四个床位她嫌人太多,很吵,这两天一直在为这儿生闷气,对宝宝很不好,王雪,你在妇产科工作,我想请你帮帮忙,看看能不能帮我表姐转到两人房间去,麻烦你了。”

  孟兰一副求人办事的样子,和孔雀一样骄傲的王雪,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秦朗在一旁,这才知道孟兰为什么会那样焦灼了。

  不过孟兰能够找到医院的熟人帮忙,或许孟兰觉得这比什么都有用。

  只是就是不知道,那位叫王雪的实习女医生,是不是会愿意帮忙了。

  “孟兰,不是我说你啊,你的表姐能够住进四人产房待产,已经很不错了。”

  名叫王雪的女医生,表情有些冷淡的说道。

  孟兰赔着笑脸道:“嗯,这个我也知道,可我表姐的宝宝还有些绕颈,需要观察和治疗,所以住进这座医院,对表姐和宝宝的安全都有保证,不过就是我表姐神经衰弱,挤在四人房间里对宝宝的健康确实很不利,老同学,你看能不能帮忙想个办法呀?”

  “可换房很麻烦的。”王雪一脸的不耐烦表情。

  孟兰当然也看出来了,可这是她在这座大医院唯一能用上的关系,就算对方态度再冷漠,她也得陪着笑脸。

  “王雪,真的需要麻烦你,你就在妇产科上班,看能不能联系一下,帮忙给我表姐换个房间啊,钱什么的不是问题。”

  哪知王雪没好气地看着孟兰说道:“能够住进这座医院妇产科的,哪个钱是问题啊?”

  孟兰讷讷一笑,表情颇为尴尬,完全没想到大学同学态度会这么冷淡。

  不过孟兰还是请求道:“换房肯定麻烦,我也打听过了,现在妇产科床位很紧张,不过我能求助的也就只有老同学你了,还是请你多帮帮忙吧。”

  王雪摇摇头,高跟鞋已经朝身后转了:“不好意思啊,这件事我恐怕没法帮忙,要不你让你表姐将就将就或者换医院也行,孟兰,我这边还有事要做,先走了啊。”

  说完,王雪又踩着高跟鞋,跟骄傲的孔雀那样,直接往回走。

  秦朗看着这个傲娇还十分没人情味的实习女医生,心中有些无语。

  老同学都这样开口请求了,王雪就算不热情,但至少帮着去询问一声,总可以吧?

  哪像现在这样,王雪连帮老同学询问的心思都没有,完全一副冷漠加高傲的样子。

  “王雪,我们也是大学同学,还住同一个宿舍的,你就连帮忙问一声都不行么?”

  见王雪这般态度,孟兰有些不满有些委屈地说道。

  她为表姐的事操碎了心,原本想着靠老同学这层关系,能够帮助表姐,帮助那个即将出世的宝宝,可没想到任她好话说尽,王雪却连搭理都不搭理。

  王雪听到这话,立马转过了身,十分不悦地说道:“瞧你这话说的!医院又不是我家开的,我说给你换病房就能换病房了啊?”

  秦朗愕然。

  敢情孟兰和这个叫王雪的实习女医生,不但是大学同学,还是同一个宿舍的,怎么王雪毕业三年后,就这么冷漠地对待老同学了?

  不过秦朗想想,觉得确实也有原因能解释得通这个现象。

  这个社会,从来就不缺生性凉薄的人。

  在有些人眼里,情分什么的一点也不如实际利益来的重要,大学之情在这些人眼里什么都不是,毕业了大家各自纷飞,凭什么要理睬这大学之情啊。

  秦朗懒得去责怪王雪的冷漠了,对方的态度反映出了人品,他说再多也没用。

  全程他都在场,看到孟兰这么请求王雪,让王雪帮着妇产科的人问问,是否能够换个房间,可王雪倒好,直接说不答应,连打个电话向妇产科的人询问都懒得做,甚至对着老同学还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

  既然王雪不帮,那他帮。

  秦朗走过去朝孟兰说道:“这事交给我吧,妇产科那么大,总应该还有多余的两人病或者单人房间,我帮你弄到。”

  孟兰听到秦朗这话,原本失望的心,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真的吗?秦朗你是在这医院有熟人吧?那太好了!”

  王雪见有人站出来“打脸”,而且这个年轻人自始至终都懒得看她一眼,好像对她很不屑,再加上她看到孟兰原本失望的表情因为这个年轻人一下子喜悦起来,嫉妒之心立即涌了上来。

  王雪立马朝孟兰泼冷水道:“孟兰,你别高兴得太早了,那些空的单人房双人房,可都是给有权有势的人家准备的,你以为随便找个在这座医院有点关系的人就能弄到这些好房间啊?”

  说完,王雪还特意不屑地看向了秦朗,甚至冷哼了一声。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