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

  而让秦朗有信心一试的,全因为他可以控制真气,进入林欣如的体内。

  真气可以治病,可以杀死癌变细胞,涉及到分子,也能化为“分子手术刀”。

  秦朗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让耿粤民给安排了一间安静的手术室,虽然不需要给林欣如动手术,但是治疗过程消耗的真气会非常多,耗时也会很长,环境必须安静。

  一会儿后,耿粤民就安排好了。

  除了耿粤民自己,还有两个中医科的医生当助手,至于其余医生以及林欣如的父母,则都被婉拒在了门外面。

  秦朗的第一步,便是抑制林欣如体内不正常的新陈代谢,这个秦朗通过真气改善对方的体质,还是能够比较容易办到的。

  当然,这一步就用到了天医针法。

  随后,便是让变异的巨噬细胞停止作用了,这个也用天医针法配合真气。

  至于消灭多余的巨噬细胞,那就只能够控制真气,缓慢将林欣如体内的多余巨噬细胞清除了。

  这个过程,足足耗费了秦朗两个小时的时间!

  也幸亏真气是每一次只需要分出一小丝,所以虽然总体耗时长,但真气总体损耗量还在接受范围内。

  最后抑制那种特殊的活性酶,秦朗花费的精力最多。

  他的神识,也是在这个阶段损耗的最多。

  秦朗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很小心,避免触碰到神识疲累的那个点,引发外来元神反噬。

  总之,全部搞定后,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四个小时!

  而哪怕是冬天,秦朗不但自己穿的衣服都湿透了,连带着罩在外面的白大褂,都被浸湿的衣服沾湿。

  林欣如以及中医科的医生,都对秦朗的敬业赞叹钦佩不已。

  等手术们打开,林欣如的父母见到秦朗这样,也都是感激不已。

  “林欣如你体内的异常已经得到了控制,萝莉症不会再有了。”

  秦朗说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期盼听到的答案。

  顿时,房间里面就出现了喜极而泣的声音……

  十分钟后,看林欣如一家稳住了情绪,秦朗才继续说道:“萝莉症没有了,不过林欣如你的身体要快速发育,实现跟年龄一致的身体生理情况,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那秦医生,我能长成二十五岁的样子么?”

  林欣如捧着那株筑基草,十分紧张地问道。

  虽然秦朗帮她控制住了萝莉症,但她当然想得到更好的结果。

  萝莉症消失,只表示从今天起,她的身体会恢复正常,可错过了前面十几年,她的身体还能恢复到二十五岁时该有的样子么?

  别说什么身高发育,臀部发育,就连初潮和大姨妈,她都没有过,所以她担心,即使萝莉症没了,她还可以成长为正常的女人么?

  林欣如的父母,也都万分关注这一点。

  “放心,我既然连萝莉症都被弄没了,自然也有把握让你的身体恢复正常。”

  秦朗笑道。

  相比治疗萝莉症,这个就容易很多了。

  秦朗会用银针之术刺激林欣如的身体发育机制,让林欣如实现快速发育的理想。

  这可不是拔苗助长,而是让原本推迟的身体发育,现在缩短时间,快速完成而已。

  秦朗将这套银针之术教给了齐医生,让齐医生以后代劳。

  毕竟,他不能经常来中医科,而且估计很快就会离开京城了。

  而齐医生得到他的传授,也完全能够胜任。

  秦朗的帮忙,让大家皆大欢喜。

  最高兴的,自然还是林欣如了。

  有中医科的声誉在前,而且秦朗给她的印象也非常之好,她不相信秦朗会在这么重要的事情骗她。

  一想到困扰自己十几年的萝莉症,终于得到了救治,林欣如就非常的兴奋。

  萝莉症,虽然听名字,都可以让很多爱美的女孩为止艳羡,可真正得了这种病,连哭都哭不出来!

  “秦医生,谢谢您,您就是我的恩人,谢谢,太谢谢了!”

  林欣如感激地说着,还拥抱了秦朗一会儿。

  此外,林欣如以及父母,也感谢了中医科的医生。

  秦朗和耿粤民他们,自然不会为此嘚瑟起来,林欣如走之前,捧着那盆她心爱的植物,想了想,又走了回来。

  “怎么回来了,还有事吗?”

  耿粤民露出笑脸,和蔼地问道。

  这顽固老头基本上每天都板着脸,不过在面对患者时,却非常的耐心和温情。

  林欣如点了点头,红着脸朝秦朗喊道:“秦医生。”

  秦朗有些不明白。

  林欣如将那盆植物递到了秦朗身前,带着一丝担心说道:“秦医生,我想将它送给你,别看它很普通,它陪伴了我五年了,是我最看重的东西,我将它送给秦医生,希望秦医生能收下。”

  林欣如对这盆不知名的植物,早就有了感情。

  五年前一次偶然机会在街上卖盆栽的老头那儿,看到这盆植物,看到这植物仅仅只有三片叶片,外表可以说是丑陋,而且三片叶片都是横着长的,与盆栽植物有着明显的不同,就是个另类,她却在看到后,有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便毫不犹豫买回了家。

  以后,她给这植物浇水,除虫,洒营养水,照顾得无微不至。

  因为,她从这植物身上,看到了自己。

  这植物的叶子横着生长,在别人眼里就是个另类,就跟她一样,她因为患有萝莉症,很多话很多心事都藏在心中,有了这植物,她也有了倾诉的对象。

  可以说,没有这株植物,她只怕自残的次数会多出好几倍,搞不好已经不在人世了。

  但,现在她的病被秦朗治好了,她觉得很有必要赠送一件珍贵的礼物给秦朗,想来想去,她想到的都是这株植物。

  对别人而言,这株植物就是扔进下水道都比放在家里好,放家里还要浇水,要占空间,还难看,可对她来说,是最看重的东西。

  秦朗没想到林欣如会将筑基草送给自己,这点他真没有想到。

  林欣如并不知道这植物名叫筑基草,可他却知道,这植物的价值有多大。

  筑基草,是一种普通下品灵药经过变异产生的,数量稀少,又因为作用单一,所以在清河大陆修真界都没有多大名气,玄青子也是因为要炼丹,看过很多的丹方,才知道了这种筑基草的独特用途。

  玄青子的记忆归秦朗所有,所以秦朗现在才知道筑基草的单一作用。

  说白了,筑基草,就是为刚进入筑基期的修士准备的。

  从练气期进入筑基期,是修真的第一个大阶段,一般而言,正常的修士,在这个晋阶过程中,都会很顺利,只需要体内真元积攒够了,突破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凡是总有例外。

  从练气期到筑基期,因为真元会发生明显变化,修士在晋级的那一小段时间里,注意力必须非常的集中,对神识的损耗非常的大。

  万一这个阶段,神识受创,对以后的修炼之路会产生难以弥补的坏处。

  而筑基草,则就是当修真者在晋升过程中,如果感到神识要紊乱了,就可以将筑基草和其他几种灵草一起炼制成的定识丹直接服下,定识丹可以稳定神识。

  秦朗清楚自己的识海中有外来元神存在的隐患,晋升过程可能会有异变,所以眼下有了炼制定识丹的主要筑基草,让他担忧的遭遇元神反噬这问题,一下变得迎刃而解。

  毕竟,他只需要将炼制定识丹的其他几味灵药,换成功效弱一些的普通中药,也能炼制出定识丹来。

  因为那些灵药只是辅药,只要主药是筑基草不变,辅药就算降低了药效,但炼制成的丹药,起码还是有一定功效的。

  既然是林欣如赠送给他的礼物,秦朗高高兴兴收下了。

  林欣如很满意,他也满意,大家都皆大欢喜。

  当然,自己回家后就会立即将筑基草拿来炼丹这事,秦朗肯定不会跟林欣如说。

  等林欣如和父母离开后,秦朗多呆了一段时间,自然还是在中医科给人看病,半个小时后秦朗才离开了中医科,打车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秦朗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路上买回来的几味中药,连同筑基草那三片叶片,放进了紫云丹炉中,然后带上紫云丹炉,直奔机场。

  没办法,他还是练气期修士,只能借助地火来炼制丹药。

  而他知道的地火之所,只有一处,在辽沈省的省城,所以才需要从京城搭乘飞机赶过去。

  一去一回的,时间用不了多久,不影响到时候的晋升,而且也能暂时离开京城,看看厉家会怎么办。

  在秦朗坐上飞往辽沈省省城国际机场的飞机时,厉家的人向厉冷锋和厉啸天汇报,说是找不到秦朗的人了。

  厉冷锋临时决定,要去纳兰家族,给纳兰布衣施加点压力。

  因为调查得知,秦朗在京城跟纳兰家族的联系最多,纳兰家族能够灭掉东河家族,听说也是秦朗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厉冷锋认为威逼威逼纳兰家族,既能知道秦朗的下落,也能逼着秦朗现身。

  他就不信,当纳兰家族要倒霉时,秦朗还能坐视不管。

  中午时分,纳兰布衣听到纳兰海汇报,说是核心势力之一的厉家,要拜见他。

  纳兰布衣顿时就明白,厉家此番前来,多半是不怀好意了。

  关于厉家与秦朗起了冲突,他虽然也是不久前听纳兰海汇报才得知的,但他感觉,厉家就是为了秦朗而来的。

  “让他们去贵客厅。”

  纳兰布衣想了想,吩咐纳兰海道。

  没办法,来的是厉家,而且还是厉冷锋这位厉家太上长老为首,他想不露面都不行,要不然霸道的厉家,铁定会不满。

  厉家是核心武者势力,他纳兰家族只是精英武者势力,双方实力差了不止十倍,最起码现阶段,纳兰家族根本不愿意和厉家起冲突。

  几分钟后,穿戴整齐的纳兰布衣,出现在了贵客厅,果然发现厉家为首的人,赫然就是厉冷锋。

  “厉长老好。”

  纳兰布衣朝厉冷锋拱手问候道。

  虽说纳兰家族不是厉家的附属家族,可厉冷锋的辈分以及实力摆在那,连他也要以晚辈自居。

  厉冷锋坦然受了纳兰布衣的问候,等纳兰布衣落座后,就大大咧咧开口了:“纳兰家主,我来你们纳兰家族,是想问问你们,知不知道秦朗的下落?”

  见厉冷锋果然问到了这点,纳兰布衣清楚如果自己说不认识秦朗,那会触怒对方,便实话实说道:“厉长老,我们纳兰家族跟秦朗虽然也算有点交情,但并不知道秦朗的下落。”

  “没骗我?”

  厉冷锋语气硬邦邦地询问道,那姿态,就跟询问自家晚辈似的。

  陪同纳兰布衣的纳兰家族高层,都面有愠色,这是厉冷锋完全不将纳兰家族放眼里的表现啊,换谁,谁都会不舒服。

  纳兰布衣尽管很不爽厉冷锋这种高高在上的问话方式,可形势比人强,还是解释道:“我没说谎的必要。”

  “哈哈,也是,相信纳兰家主是明白人,还不至于因为一个秦朗,而跟我们厉家作对。”

  厉冷锋得意地炫耀了一句厉家的厉害,随即就说道:“厉家正在找秦朗,你们纳兰家族也帮着找他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上午这个时候,我会再来一趟,到时候不希望纳兰家族还没有秦朗的消息。”

  纳兰布衣以及纳兰家族其他人,都变得愤怒了。

  厉家这是在威胁他们纳兰家族啊!

  “呵呵,纳兰家主不要生气,因为如果你惹了我厉家生气,嘿嘿,日子不好过的只会是你纳兰家族。”

  厉冷锋哈哈笑着,带上人扬长而去。

  纳兰布衣脸色铁青。厉家欺人太甚,想要威逼他纳兰家族,借此来逼秦朗现身,他当然不可能因为忌惮厉家就去坑害秦朗,换取厉家对他纳兰家族的和平政策。

  可如果跟厉家对着干,需要面临的风险很大,这都是厉家的霸道给逼的!

  “家主,我们怎么办?”纳兰海皱着眉问道。

  “约束族人尽量待在家族内,总之我们纳兰家族不会做对不起秦朗的事。”

  纳兰布衣坚定地说道。

  秦朗帮过纳兰家族大忙,纳兰家族不能忘恩负义。

  至于明天上午具体情况会如何,反正到时候就算面对厉家精锐,纳兰家族也不会退让半步!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