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网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

  不过,显然这个时候,还是得控制住激动,不能够做出有伤风化的事情出来。

  秦朗于是盯着这个打扮时尚的美术系女生,一直看着对方上到了二楼,进入了202寝室。

  然后,秦朗悄然离开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住的位置,等想一个办法,去看看这女生脖子上系的,是不是昆仑令就可以了。

  夜色下,秦朗开着车回到了家中。

  到家后,秦朗只修炼了一个小时的赤炎法诀,然后就开始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其实脑子里边在想着明天的事。

  到底要怎么查看那个时尚女生脖子下面挂着的饰物,是不是就是他要找的昆仑令?

  秦朗大概能肯定,那件饰物,一定就通过金色的绳子,放置在女生的两峰之间的夹隙中,这可是一个绝对敏感的地方。

  所以,他光明正大叫住这名美术系的女生,然后趁对方惊愕之际,一把扯住金色绳子,将饰物从里面拔出来?

  这方法铁定不行,被秦朗马上否定了。

  他虽然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但起码不是臭流氓,对一个陌生女生,还做不出这种无耻的事情出来。

  至于像木村也安排的那样,让忍者在晚上潜入女生宿舍,查探一番,这方法理论上,反倒是最轻松的。

  毕竟,他只需要利用隐身符,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女生宿舍,进入二栋202寝室,然后找到那名女生睡的床。

  再然后,就只需要掀开女孩的被子,抓住露在外面的那一截金色绳子,将饰物取出来就行,甚至都不需要和女生有肌肤的接触。

  但,这方法,秦朗仍然毫不犹豫否定了。

  虽然如果实施,他不会让自己跟那个猥琐的忍者一样,还想着袭胸,但终归到底,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女生宿舍,本身就是不道德的事情。

  如果是要进男生宿舍,那没说的,他铁定进去。

  可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名节,他也得为对方考虑一下。

  毕竟,对方和他无冤无仇。

  想了想后,秦朗决定不如就直接一点,直接找上那名女生,看对方愿不愿意将饰物卖给他了。

  只是,秦朗很快就想到,那自己该用什么方法向这名女生发问?

  难道直接上去就问,嘿,美女,我觉得你脖子上悬挂的饰物挺特别的,卖给我怎么样?

  先不说对方是不是会将他当神经病看,然后一言不发离开走人,光是他这样问,就显得很诡异了。

  毕竟,那饰物是隐藏在那名美术系女生的衣领下的,从外面看,是无法看到的,他贸然提出来,碰到稍微有防范意识的女生,就保证会对他保持警惕了。

  到时候,这个方法也会变得毫无用处。

  “呃,没想到一件小小的事,还真有些麻烦。”

  秦朗无奈地摸了摸脑袋。

  如果换成别人,别人很可能觉得这压根就不是问题,简单暴力的方法,就是让小弟白豹闯进云海大学,扯下这女生的饰物就跑,顶多留点钱当做买这件饰物就差不多了,可秦朗真不想做这样的人。

  “到时候再看吧,实在不行,就多出点钱,表现出诚意来好了。”

  秦朗心中想着,随后便去睡觉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上午,秦朗记挂的唯一事情,便是到云海大学去。

  昨晚下了一场雪,虽然已经是二月份了,但这场雪下得还挺大,不过前半夜下的,后半夜就停了,可谓下得大,也下得快。

  今早起来时,不少地方的雪都融化了,而现在是上午九点多,太阳早出来了,积雪融化的更多了,路面有些滑。

  秦朗将车停在校门外面,因为校门口的保安不让社会车辆进去,毕竟校园内多处地方都有积雪,车轮子反复压过后,这些积雪清扫起来会更加的难。

  秦朗步行走进了学校,直奔美术系那名女生所在的宿舍楼。

  如果对方上课去了,他就在旁边等一等,如果对方在宿舍内,他说不得也要将对方喊出来,反正今天肯定要查验一下女生佩戴的饰物,是否就是昆仑令。

  不成想,秦朗刚走到距离宿舍门口五米远的地方,就眼前一亮。

  因为昨晚见到的那个美术系女生,刚好带着课本,已经快走到了宿舍楼的门口了。

  宿舍楼门口前面是一块平地,建了一个雨棚,用来存放女生们的自行车,雨棚外面,平地面积变得很小,往上是六级台阶,而那名女生,刚好就走到那台阶那儿,就要踏脚开始下台阶了。

  跟昨晚时光线不明亮相比,今天太阳都出来了,秦朗更能够清晰地看到这女生的样子。

  这美术系的女生身高一米六八左右,骨感,非常有青春奔扬的气质,穿着时尚,虽然容貌方便并不很漂亮,但如果光看背影,那绝对是女神级的美女了。

  对方很时尚,大概也能解释对方为什么会喜欢标新立异,不但穿着新潮,而且连脖子上都纹有一只小小蝴蝶的刺青,此外,佩戴的饰物,都是用金色绳子系的。

  秦朗认出对方后,就往前走,要去喊住这名女生,不料这女生不知道是不是忘记看路了,反正昨晚下过雪,台阶上面的积雪融化了不少,但仍有残渣,台阶因而比较滑,一般情况女生下这六级台阶时,都会小心翼翼,生怕摔着,可这美术系的这名女生,一个没注意,第一脚踩下去后,高帮靴子就滑了一下。

  她是美术系女生,不是体操系的女生,平衡能力不能让她在第一脚打滑后,再保持身体的平衡。

  这名女生因此失去了身体平衡,身体往台阶下面栽倒,眼看着最轻也是摔一个屁股墩儿,情况严重点,甚至匍匐摔下去,脸部碰到坚硬的台阶都有可能!

  秦朗也没多想,看到这名女生发生了危险,疾风步第三层浮光掠影直接使出来,人像一阵风似的,眨眼就到了这女生的面前。

  好在这会儿,女生宿舍门口没有人,宿管阿姨也进到里面的房间去烧水了,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秦朗,否则,看到秦朗这么快的速度,简直就跟玄幻小说中的高手瞬移一样,指不定就会惊得连眼珠子都掉下来。

  女生以为自己这一次肯定要摔很惨了,虽然没有发出尖叫声,但心里面却非常的紧张和害怕。

  下意识地,女生扔出了手上的课本,张开了双臂朝下,想要撑住。

  不过如果时间可以定格,给时间她思考的话,她一定也会知道,这种下意识伸出双臂想要撑住身体的方法,丝毫用处都没有。

  因为如果是在平地上往前打滑而摔倒的,那双手撑地,还能不让身体正面朝下摔倒,顶多就是双手掌蹭破一些皮,流点血而已。

  但女生发生危险的地方,是在六级台阶上面。

  台阶呈阶梯形状向下,斜坡形状,双手撑下去,搞不好就会翻滚,甚至生生将双臂震伤。

  女生惊慌不已,不过她以为自己就要受伤的时候,却感觉自己伸出去的双臂,被两只大手紧紧抓住了。

  紧接着,她感觉自己被人“扶正”了,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扶住了她的双臂,往上送,让她稳稳站在了第六级台阶上面。

  梁杏儿首先一愣,紧接着才反应过来,连忙朝秦朗说道:“谢谢你啊,帅哥!”

  梁杏儿的感谢是真心的,因为她比较时尚,性格外向,所以致谢的时候不但保持着笑容,也在观察着秦朗。

  发现帮自己忙的年轻男子,还十分硬朗帅气,不但年轻,更有一种男学生没有的成熟,梁杏儿感觉脸上都有些发烫。

  她进云海大学才一个学期,还没有男朋友,尽管打扮时尚,能接受新潮的生活方式,可跟异性接触的并不多。

  秦朗假装没看到梁杏儿脸上发烫的情景,对他而言,如果真让梁杏儿喜欢上自己,那就是大罪过了。

  他喜欢博爱不假,可不能再乱爱了。

  祸害大一的女娃娃,嗯,这不是他秦某人的风格,云海大学,他祸害祸害柳真真,调戏调戏蒋盈盈,然后调侃调侃纳兰海蓉,就足够了。

  再乱的话,他怕遭天打雷劈。

  “不用谢,举手之劳……”

  秦朗的话还没说完,眼睛就直了。

  因为运气太好了,刚才美术系的这名女生朝前滑倒时,衣领里面的那件饰物,竟然刚好就飞了出来,现在就被金色细绳系着,露在了外面,贴在了这名女孩高高耸起的身前。

  而秦朗眼睛发直的原因,自然也是因为金色细绳系着的饰物,不是别的,就是他寻找的第三块昆仑令!

  他无法再确认再多了,因为这就是昆仑令!

  通体金色,表面雕刻有复杂的纹路,形状是金雕身体狮子脑袋的形状,不是昆仑令又是什么?

  梁杏儿则有些不爽了。

  原本以为帮她的这年轻男子,人品好,人又帅气,她都想趁机表白多好,可没想到这一刻,她却顺着对方的视线,发现对方的眼神,正落在自己的胸口上!

  虽然是冬天,她穿的衣服多,衣服帮她掩盖了好身材,可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对方竟然还要偷窥,人品堪忧!

  “咳咳。”感觉到梁杏儿的不爽,秦朗也意识过来了。

  “我不是盯着你那儿看啊,我是在看它,这件金色的饰物。”

  秦朗解释道。

  他也确实没往人家不该看的身体部位上去看。

  梁杏儿这才发现,自己觉得佩戴着很时尚的金色饰物,露出来了,就挂在衣领外面,再结合秦朗的解释,她这才知道,原来是自己误解对方了。

  “这饰物,你觉得它好看?”梁杏儿问道。

  “嗯,很好看,所以我第一眼看见,就很喜欢它了。它威武不凡,对男孩子而言确实有吸引力。”

  说完这句话,秦朗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一般的女孩子,应该都不会喜欢戴着它吧。”

  梁杏儿笑笑,说道:“我就是觉得戴着它好玩而已,这个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是从地摊上买来的。”

  见秦朗目光灼灼,梁杏儿不知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就问道:“你很喜欢它么?那我送给你好了。”

  话说完,梁杏儿脸有些发烫,但并不后悔。

  这金色的饰物,她只是淘来的,虽然也花了大几百,但送给喜欢这饰物的人,也未尝不可。

  毕竟,她优越的家世,也不缺这几百块。

  秦朗没想到无意中帮了梁杏儿一次,还能收获这么快,当下也没推辞,说道:“我确实很喜欢它,如果你能送给我,我会买下它。”

  “不用买,就当你帮了我后,我的赠送啊。”

  说完,梁杏儿将昆仑令解下来,递到了秦朗身前。

  秦朗可不敢让对方白白赠送,不是他自恋,而是这女生明显对他有好感,可他不愿让这大一女生受情伤,自然要选择不和对方继续有交集。

  反正对方也没多在意这饰物,他花点钱相当于买下,对女生没有什么损失,他拿到手后也能心安。

  于是最后,秦朗硬塞给了对方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有三万块钱。

  秦朗自然不会在意这三万块钱,能用这点钱得到最后一块昆仑令,已经很值了。

  当然,秦朗婉拒了和对方认识的请求,然后就离开了云海大学。

  带着这沉甸甸的昆仑令,秦朗心花怒放地,开车回到了家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