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后面介绍的这款,错,拿给我。”

  秦朗望着波浪卷的高挑店员,平静地说道。

  他既没有拍板要买的意思,也没有妄自菲薄,望着那块售价将近两百万的名表,眼神淡定得很。

  波浪卷头发的店员丢给了秦朗一个厌恶的眼神,并没有打开柜台,去取那块百达翡丽腕表的意思。

  但这时候,正在为那位富贵妇人服务的店员,朝她这边眼,波浪卷头发的店员只好一脸不情愿地打开了柜门,嘴中还无声地嘟囔着什么。

  如果不是有同伴在场,担心同伴会向店长告状的话,波浪卷头发的店员,压根就不打算打开柜门。

  “哼,买又买不起,不是拿老娘寻开心么?”气呼呼地开了柜门,波浪卷头发的店员将名表连同豪华的盒子,一起拿了出来。

  但在交给秦朗以前,她不忘无比刻薄地说道:“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正品,拿的时候注意点,损坏了任何一点,都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秦朗面色一僵,没人愿意听到别人轻视自己的话,那样会感觉尊严受到了冒犯。

  但秦朗实在不想和一个女人闹翻,那种充满火药味的对峙,在他必要,便将心思放在了名表上,毕竟给这势利女人一点教训不急于此刻,真正的教训还在后头呢。

  于是,秦朗便平静说道:“行,我知道了,你给我吧。”

  哪知,波浪卷头发的女店员又将手连同手上的盒子缩了回去,摇摇头,以一种鄙夷的神情说道:“我觉得还是不必了,一不是真心来买这个表的,万一你如果拿着表跑了,还得害我背负责任。”

  秦朗听到这话,就不是脸色僵硬的问题了,被人这样刻意地污蔑,抹黑成为了抢劫犯,泥人都有脾气了。

  “小姐,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认为我会拐跑这只表了?”

  秦朗冷冷地问道,之前对波浪卷头发的店员用的是“美女”的称呼,此刻已经变为“小姐”了。

  “那可说不定,”波浪卷头发的女店员不屑地朗两眼,两片嘴巴子一张,恶毒的话就蹦了出来:“你,打扮得比民工好不了多少,你去逛超市还行,但这儿是奢侈品店,一块表就得一百八十万,你肯定买不起!既然买不起却又要定居心不良。”

  秦朗面色被寒霜笼罩,也不客气道:“好一朵奇葩!你这样的服务态度,就没资格从事这份职业。”

  秦朗确实不喜欢和女人斗嘴,但眼前这女人,太刻薄了,即便他真买不起这块表,那好歹也是进门来的顾客,非但没得到理应的尊重,反而要遭受尊严的羞辱,任谁发现这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都会生气。

  “你敢说我?”女店员暴怒,指着秦朗出声道:“瞧瞧你自己,根本就是一个穷逼,也买得起百达翡丽?滚蛋,回家睡觉做梦去!”

  秦朗怒极反笑:“你是说我买不起了?”

  “那当然!子,老娘早知道你买不起了,是操蛋的店规让我不得不给你做介绍,不然,我早赶你走了!”女店员来了火气,却丝毫没反省自己的过错。

  这时候,旁边那位阔太,选好了中意的手表,等待店员包装的时候,对波浪卷头发的店员说道:“你的话我基本都听见了,我也觉得你服务态度很有问题。”

  这位阔太虽然有钱,但并不显摆,良心也很好,连秦朗都没料到阔太会站出来公道地评价这事。

  但阔太的举动,却让波浪卷头发的女人恼羞成怒。

  她干脆指着阔太也骂上了:“我什么服务态度,也不用你管吧?”

  “刘芸,你别乱说话。”负责替阔太服务的那名店员,赶紧过来扯了扯波浪卷店员的衣袖,示意刘芸不能得罪阔太。

  “小妹,你当店员,是为顾客服务的,俗话说进门就是客,不管这位先生买不买得起手表,至少你都不应该用恶劣的态度和刻薄的话去冒犯顾客的尊严,你做的不对。”

  阔太讲完,就到收银台那儿去了,再一眼。

  显然,对这名波浪卷头发的女店员,阔太和秦朗的致。

  刘芸勃然大怒,冲阔太的背后竖了个中指,然后跟同伴大大咧咧地说道:“是她多管闲事,不是我得罪了她。再说了,我舅舅就是商场的副经理,我不怕得罪人。”

  秦朗听后,心想怪不得这店员服务精神这么差劲,敢情也是走后门进来的。

  “你还傻站在我们店干什么,出去!”刘芸见秦朗还不走开,毫不客气地嚷嚷道,随即就将秦朗中意的那款百达翡丽手表,放回了柜内。

  “给你。”秦朗自然是生气的,但是没有大发雷霆,而是取出了银行卡,轻飘飘地丢到了柜台上。

  “什么个意思,不就是一张卡么?”波浪卷头发的刘芸叉着腰,面露冷笑,“这年头,存个十块钱,就能办一张像模像样的银行卡,你是不是被我说成穷鬼不服气,临走前就拿出这么一张空卡发泄发泄情绪吧?”

  “这卡里的钱,足够让我买下那款手表了。”秦朗面不改色,一点也不怵。

  这下,刘芸倒是将信将疑了,她狐疑地张普通的银行卡,无法判断里面到底是几千块还是几百万,但通过秦朗淡定的眼神,直觉又告诉她,这个人不像在说谎。

  “怎么,改主意了?”秦朗也学着刘芸那样,面露冷笑地说道。

  刘芸再次朗身上的打扮,忽然蛮横起来。

  “差点被你一句话给唬住了!”刘芸不屑地拿起那张卡,“你如果身价几百上千万,会穿这么寒酸,会没有一张金卡?就算没有金卡,信用卡总有吧?这年头的富翁谁还用普普通通的银行卡?”

  信用卡支付起来,比普通银行卡便捷多了。

  何况,一张银行卡如果存进去了几百万,银行方面也会恭恭敬敬地为尊贵的客户办理象征尊贵身份的更高级的银行卡。

  “你有这样奇葩的理解,我也没办法。”秦朗不慌不忙亮出了大招之一,“小姐,你认为一个穷逼,会随随便便将钱装包中来逛街?”

  秦朗放出的大招之一,就是他的破旧皮包。

  但皮包的拉链一打开,秦朗抓起二十沓整整齐齐的红票子,一股脑全给拍在了柜台上,然后才冷笑道:“要不要检查一下,免得你又说我拿假币来装逼扮富。”

  刘芸十万现金摆在自己眼前,巨大的视觉冲击力,让她一个失神,身体都摇晃了几下。

  事到如今,对方一下子拿出了二十万现金,至少,说明对方不是她认为的穷逼。

  “先生,您要买这款手表是吧,需要我再为您做次仔细的介绍吗?”刘芸笑容满面地说道,声音从没有过的柔软。

  她见机很快,为了能够拿下这单生意,就马上改变态度,将对方当成尊贵的客人进行服务。

  只是,这种谄媚的服务方式,只会让秦朗吐。

  秦朗想给这势利店员一点教训的心思,仍然没有淡去。

  “介绍就不必了,不过你之前口口声声说我没钱,现在我倒是想让你帮忙验证验证,不是一个穷逼。”秦朗把玩着手上的银行卡,不紧不慢地说道。

  “别别别,先生,这个真的不用了。”刘芸马上摆着双手,一副讨好秦朗的嘴脸,与之前的刻薄简直判若两人。

  “那哪行啊,你还是验证验证吧。”秦朗手一挥,叫来了旁边收银台的服务员,对服务员道:“麻烦你将这张卡在POS机上刷一下,然后报出卡上的余额。”

  服务员拿着卡很快去办了。

  仅仅十几秒后,服务员的声音就清楚地传了过来。

  “先生,您卡里的余额总共为四百八十八万。”

  然后,服务员抽出卡,将卡归还给了秦朗。

  这个过程将近半分钟的时间,而刘芸如同石化了一般,完全傻眼了,站在原地都不知道动了!

  四百八十八万?刘芸想到这个数字,大脑一片空白!

  秦朗冷哼了一声。他这卡里,除掉买房预付的一笔钱之外,刘城输给他的四百五十万,加上以前存储的百来万,加一块也达到四百八十八万了,这钱不算多,也远远不是他资产的全部,但用来购买一款价值一百八十二万的百达翡丽,却是足够了。

  刘芸在秦朗的冷哼声中,回过神来。

  下一刻,刘芸就换上了一副奴才见到了主子拜金女见到了干爹的谄媚表情,笑得脸上开了花:“先生,这款手表跟您的气质好搭配呢,您买它,一定不会错的。”

  说完,刘芸已经将秦朗相中的那款百达翡丽拿了出来,恭恭敬敬地捧到了秦朗面前。

  “是么,我觉得不搭配呢,”秦朗自嘲般说道,“你瞧,我穿得这么普通,就不应该拥有这么奢华的手表呢。”

  虽然是自嘲,可实际明显却是在讽刺刘芸。

  波浪卷头发的刘芸露出了讪讪的表情,但这单生意成功近在咫尺,拿下了她就有一万块的高额提成,为了这钱,刘芸连尊严也不要了。

  “先生可真会开玩笑,您这么低调,气质内敛,正好与百达翡丽的气质相符合,我觉得先生您值得拥有这么一块手表。”

  秦朗笑了笑,没再说话,却将二十万现金,一沓一沓地往包中装。

  到这时候,才是他真正教训这个势利女的开始。

  刘芸见秦朗将钱都装进去了,急忙说道:“别啊先生,要不您再款手表,如果不太中意,我还可以为您详细介绍其他款式的。”

  她当然不是对自己的行为在认错,而是不想失去这单生意。

  可秦朗又怎么会让这种人做成这单生意?

  “呵呵,你觉得我会听你介绍么?”秦朗将包的拉链拉上,揣上了银行卡,就准备走人。

  “刘芸,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个穿着青色店员制服三十来岁的女人走了过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