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27章 一盒银针,医世无双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随着童扬名说句这句挑衅的话,休息室内的气氛一下变得不好了。

  眼科主任急得是连连抓耳挠腮,暗自埋怨童扬名没事找事,一见面就跟秦朗有仇一样,针对上秦朗了。可童扬名是其他医院的专家,他也不好去指责,只能走到秦朗身边。

  “秦先生,病人就在普通病房内,要不我们现在就过去?”

  眼科主任只能这样帮秦朗了。

  但那个童扬名,似乎有意和秦朗作对,马上就说道:“仇主任,你让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去检查病人情况,这是多此一举了吧?”

  童扬名冷嘲热讽着,摆明了这话就是冲秦朗来的,认为秦朗去了也是白去,根本不可能治好罕见的百目鳗症。

  秦朗琢磨着童扬名的心理,很快就发现这人跟头疯狗一样,逮谁咬谁。

  他肯定不认识这个人,自问和这人也没有利益冲突,但这人见到自己,可不仅仅是自己先前猜测的那样,仅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而已,而是刻意地嘲讽他。

  这让秦朗很郁闷,心想我是上了你老婆了,还是办了你女儿了,整得是我仇人一样?

  自然而然,秦朗对这个童扬名,很不爽。

  “仇主任刚才介绍时,说童先生读的医科,是在德国柏林大学读的吧?可我很纳闷啊,难道柏林大学也设有初中的医科班?”

  在童扬名还有些疑惑的时候,秦朗继续说道:“不过我观童先生仪表堂堂,也不像是智商低下的样子,那应该从柏林大学的初中医科班毕业了吧?”

  既然童扬名嘲讽自己大学没毕业,那他就更狠一点,直接说童扬名的一身医术,是初中生水平!

  秦朗没觉得这样讽刺童扬名,有什么不妥。

  先前眼科主任介绍他时,虽然不很详细,但也说明了他不是医生,主职工作是针灸师,稍微有脑子的人就应该能判断,他肯定没读书了,可童扬名却对他进行嘲讽,如今正好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休息室内,除了童扬名外,其余人都在忍着笑,弄得童扬名面红耳赤。

  “胡说!我可是柏林大学医学研究生毕业!”童扬名显摆道。

  然后,童扬名挑衅一般朗,上下打量着,冷笑了一声,就好像秦朗一文不值一样。

  “你这个年龄,也就大学刚毕业的样子,二十二三岁的人,除非从娘肚子里就开始学医,否则,医学经验能够丰富到哪儿去?”

  童扬名说着,又朝眼科主任不满道:“仇主任,不是我说你啊,你怎么请来的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人,就这点年纪,能给人?”

  眼科主任也有些不满了,秦朗是他请来的,这童扬名岂不是连自己也一块骂了?

  “童医生,秦先生虽然不是医科大学毕业的,但医术确实很高明,否则我也不会吃饱了撑着,决定邀请秦先生来,就说明我是认可秦先生医术水平的。”眼科主任选择为秦朗说话。

  包括干瘦老头葛兰风在内的另外三个专家,也是暗自点头。

  尽管他们也对秦朗年纪之轻好奇不已,还对秦朗医术本领有些怀疑,但正如眼科主任说的那样,没点真本事的人,眼科主任肯定不会邀请。

  其中一个专家打着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再争了,都是为了这百目鳗症,大家各展所长,最重要的就是治好这种病症。”

  哪知童扬名却不依不饶,朗哂笑道:“你知道百目鳗症么?”

  秦朗回答道:“我刚刚例了。”

  童扬名嘲讽道:“那就是以前你连这种病症的名字都没听说过了?”

  “是的。”秦朗直接点头。

  童扬名像是一下子抓住了秦朗的痛脚,马上就炮轰起来了:“瞧瞧,大伙可都听见了,这位秦先生连百目鳗症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又怎么可能有办法有针对性地治疗这种病?就好比你连斯诺克都没玩过,规则都不懂,你能一杆轰下147满分?哼,这显然不可能!”

  越说童扬名越起劲,像是要铁定了心将秦朗讽刺得体无完肤一样:“所以,对于一个完全的门外汉,我们还是不必浪费口水和精力陪他耗了,他根本就不可能对治疗百目鳗症提供任何帮助,更别提是彻底治愈这种病了!”

  面对这样赤果果的挑衅和羞辱,连眼科主任都听不下去了,很想直接将童扬名轰出去!

  秦朗没有脸红脖子粗地与童扬名掐架或者干嘴仗,对于这种秀优越感的家伙,最有效致命的打击,还是用事实来封住这种人的嘴,让这种人无话可说,来得最为痛快!

  当下,秦朗就平静地说道:“我的确是第一次听说百目鳗症,但是我观例报告,却发现大家对这种病症的感染途径的描述,用词有些含糊,似乎大家都这种病症,也了解得不多啊。”

  葛兰风等三位专家面面相觑,但没有反驳什么。

  因为秦朗说的,都是真的。

  要知道全球范围内有报告的这种病例,也不过才区区三例!他们对这种病症的起因感染途径等,自然所知极其有限。

  实际上,说到底,他们与一个完全不懂百目鳗症的人相比,也没什么优势,否则,也不会对这种病症束手无策了。

  可是,现场还有另外一个专家,很不服气。

  童扬名冷哼了一声,质问道:“对百目鳗症的感染途径,我们是没有进行系统的研究,但根据我的经验,那自然肯定是由病毒引起的眼部感染,你呢?你恐怕连病毒感染的概念都不清楚吧?”

  又是赤果果的讽刺!

  秦朗却不慌不忙说道:“也就是个花架子而已,我只根据病例报告以及彩色图片,就能推测这种病的感染途径,是真菌感染,而不是病毒感染。你该不会连真菌和病毒的分别都不清楚吧?”

  童扬名觉得莫名其妙,毫不客气道:“你说是真菌感染就真菌感染了?空口胡说,谁都会说!”

  咳咳。

  六十多岁的葛兰风老头,假装咳嗽一声,让童扬名打住后,才说道:“童医生,这位秦先生说的应该是对的,上个月《自然》刊出的一篇研究报告,欧美两大全球顶级生物实验室经过联合研究发现,就表明百目鳗症最有可能是一种孢子类的真菌通过眼球**组织的寄生,而感染发生的。”

  “原来葛教授也篇文章了,我也读过了,上面确实这样说的。”另一位专家接着说道。

  童扬名一下感觉喉咙被塞进了棉花一样,奇痒难受,堵得他说不上话来!

  葛兰风是全省有名的眼科研究专家,连他都得尊敬这老头,所以这老头说的话,不可能有假。

  其次,刊发的那篇研究报告,可是刊印在《自然》杂志上的,先天就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尤其还是经过欧美两大顶级生物实验室研究后得出的结果,那就更有说服力!

  所以就算他再牛逼,也没法将感染途径,由真菌感染说成是病毒感染!

  一名便秘一样的难,秦朗就觉得解气,但仍然痛打落水狗道:“呵呵,我就说童医生连真菌和病毒的区别都搞不清楚,然是没错啊。”

  “你!”童扬名差点当场吐血!这样的羞辱,简直就是在嘲弄他连一个普通初中生都不如!

  “你怎么知道的?以你的学历和经验,根本不可能读得懂《自然》杂志吧?”憋屈过后,童扬名赶紧反戈相向,质疑起秦朗来。

  秦朗微微一笑,送给了童扬名四个字:“无可奉告。”

  童扬名满脸憋屈,脸色更屎一样,被秦朗整得郁闷不已。

  他怨恨地眼秦朗,突然说道:“好,就算你学识丰富,但我也不相信你能够治好百目鳗症!”

  言下之意,是他治不好,那秦朗更别想治好这种病。

  “这是非要将我拉低到和你一样白痴的境界啊。”秦朗心中一声冷笑。

  “我接受仇主任的邀请,既然来这儿了,那就表明我对治好这种病,是有信心的。”秦朗说的很平静,但平静的语气之下,却是坚定的自信!

  这下,连以严肃不苟言笑著称的葛兰风老头,也变得动容了。

  因为就连他,也没胆量能够说出这样自信的话!

  “呵呵,大话套话谁不会说?动动两片嘴皮子就行。真要动真格的,恐怕你立马就露馅了。”童扬名一心认为秦朗是在放大话吹牛逼,抓住这点嘲讽着。

  葛兰风等人虽然觉得童扬名这话很粗鄙,但是也道出了他们的一点疑惑:秦朗难道真有把握能够治好百目鳗症?

  “秦先生,我想听听你的治疗方案,不知道可不可以?”葛兰风主动朝秦朗问道。

  他的行为,让其他专家心中都为之一动!葛老这是在求教的节奏?

  可童扬名立马又跳了出来,十分地讨厌。

  “葛老,他一定会说治疗方案就是用手术对患病组织进行切除。这方法我们之前就讨论过了,即便采用激光微切割这种国际最先进的方法,病人眼睛的失明几率也高达百分之九十,又有什么用?”

  葛兰风听了,一脸期盼地朗,自然是希望秦朗能够说出全新的治疗方法。

  毕竟,他们四个专家以及其他专家联合诊治了一天多了,拿出的最后诊治方案,就只有切割患病组织这种方法,但这方法即便能根治百目鳗症,也几乎百分百会让病人眼睛失明。

  秦朗对葛兰风甚至有些焦急的表现,感觉有些纳闷,寻思着:难不成病房内躺着的病人,是葛老头的亲人不成?

  “这就是我的治疗方法,”秦朗拿起了桌上的银针盒,“针灸治疗。”

  望着秦朗手上的银针盒,四个专家都愣住了。

  葛兰风觉得惊异不已:用银针就行?

  童扬名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嘲讽秦朗的机会,这不,这人立马就开炮了。

  “哼,别搞笑了!用银针能治好由真菌深层次感染的百目鳗症?这不是笑话么?这如果有用,那还搞什么专家联合会诊,直接去街头针灸养生馆拉一个针灸师就能搞定,你认为这可能么?”

  “很合理啊,”秦朗平静说道,“你如果不信,待会儿我施针的时候,你仔细,有你学习观摩的机会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