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29章 长腿洋妞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一直以来,外来元神寄居他识海带来的极大隐患,始终是让秦朗忌惮的心腹大患。

  可偏偏他实力不够,无法清除掉这外来元神,只能被动地活在威胁之中,积极的解决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设法提升神识强度,来对抗外来元神的蠢蠢欲动。

  只要神识提高了,就能更长久一diǎn地压制外来元神,也就能为他争取更多的修炼时间来提升实力。而实力提升到某个层次,就能彻底清除外来元神。

  这个道理,秦朗很早之前就懂了,可是能够滋养神识的宝物,要得到谈何容易?

  而眼前这块沉香木,的确是对滋养神识有所帮助的,秦朗自然一下子就决定要得到它!

  毕竟,他之前已经发生过两次因为神识受损而导致外来元神反噬自身的危险状况了,因此神识强度能够提升哪怕一diǎndiǎn,对他而言,可能都意味着下一次再发生元神反噬时,能够保住性命!

  当然,即便对得到沉香木的想法十分地火热,秦朗=dǐng=diǎn= 也不会眼睛死死盯着沉香木,免得被童扬名看出什么来。

  这时候,一个专家很感兴趣地向童扬名问道:“这沉香木要比普通沉香木的香味更加浓郁,而且更是有凝神静气的功效,那应该不普通?”

  这问题,也是秦朗想向童扬名问的。

  当然,其余人,包括不苟言笑的葛老头,也对此都很有兴趣。

  童扬名拿着装沉香木的盒子,洋洋得意地説道:“当然不普通了!”

  “这块沉香木,是我们家祖传下来的。明代郑和下西洋曾经在今天的印度尼西亚,带回来过一根树龄听説超过了两千年的沉香树木,随后被安置在皇宫之中,后来几经转手,最后到了从事古玩生意的我祖辈手上,适逢战乱,我家祖上中落,太爷爷便做主要将整根沉香木都卖掉。”

  “但是最后太爷爷还是将树木一分为二,将藏于树木中心的沉香木之心,给取了出来,收藏流传至今。”

  葛兰风啧啧称奇:“这么説,这块沉香木,其实是沉香木之心?”

  “是的,葛教授。”对葛兰风,童扬名也要保持尊敬。

  众人望着盒子里的沉香木之心,都露出了艳羡的神色。

  一株距今年代超过了两千五百年的沉香木,就已经绝对是极其罕见的宝贝了,而取自这样树木的沉香木之心,毫无疑问是整株树木最精华的所在,珍贵程度更是最dǐng级的!

  怪不得这沉香木之心,能够有奇效!

  童扬名这时候看向秦朗,笑道:“这块沉香木之心,我曾经找人估价过,没有一百万以上别想买下来,比起银行卡里的三十多万,这沉香木之心自然更加珍贵,我现在就拿它出来和你打赌,怎么样?”

  秦朗并没有犹豫,直接diǎn头道:“好!就以这沉香木之心来打赌,我赢了,这块沉香木归我,我输了,就按照你説的办。”

  “那就这样説定了!在场有葛教授等人做见证,谁也不能反悔!”童扬名兴奋地説道。

  他认为自己根本不可能输。

  连葛教授这样著名的眼科专家,都无法在保住病人眼睛的情况下,根治掉百目鳗症,因此在他看来,秦朗除非是神仙,否则,更加不可能做到。

  而秦朗自然不可能是神仙。

  所以,他拿出珍贵的沉香木之心来作赌注,根本就没打算放弃这沉香木,只是为了增大赌注,逼着秦朗答应打赌而已。

  因为他不可能输!

  到最后,沉香木还是他的,而叶xiǎo蕊也得与秦朗分手!

  想到这一次来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再次见到了美若天仙的叶xiǎo蕊,原本两年前被叶xiǎo蕊坚定拒绝的他,心思就又蠢蠢欲动起来,可发现叶xiǎo蕊喜欢秦朗后,他就十分嫉妒秦朗,如今正好抓住机会,狠狠羞辱秦朗,将秦朗赶走,自己独占叶xiǎo蕊!

  “哈哈,我真是人才啊,今天必定能通过打赌,将秦朗的尊严狠狠践踏在脚下,看秦朗还怎么有脸去和叶xiǎo蕊好?”

  童扬名内心哈哈大笑。

  秦朗从童扬名露出的得意笑容就看出这家伙在做着战胜自己的美梦,不由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也好,有葛教授这样德高望重的人作证,我们就正式开始打赌。”秦朗已经将沉香木之心,当成了自己的必得之物!

  “好,我愿意做次见证人。”葛兰风当场答应下来。

  童扬名喜不自胜,放话秦朗道:“呵呵,你输定了!”

  秦朗努努嘴。一切以事实説话,待会儿有的是机会让童扬名再也张扬不起来。

  “那我们现在就去病房看看。”眼科主任可没想到邀请来秦朗,居然还发生了打赌的事情,心中有些忐忑,生怕秦朗会责怪他办事不力。

  “好的。”

  秦朗朝眼科主任笑了笑,这让眼科主任心中的石头落了地。

  他感激地看了秦朗一眼,收拾起病例报告,在前面带路。

  葛兰风走到秦朗跟前,笑着道:“秦先生,我做的承诺也会信守并且执行下去。”

  秦朗傻眼了。心想这老头为什么突然要强调这个?

  坏了!该不会这老头真讹上了自己,想将四十多岁的女儿嫁给他?

  秦朗立即打定了主意,就算老头的女儿长相赛天仙,自己也要毫不迟疑地拒绝!

  葛兰风对秦朗説完话后,自己露出了一丝老狐狸般的笑容,心中説道:“女儿啊,老爸可是给你物色了一个出色的年轻人啊。”

  ……

  “秦先生,就是这间病房了。”

  眼科主任主动推开了病房的门,站在门口,请秦朗先进。

  反正也是普通病房,不需要带无菌护罩什么的,秦朗直接跨了进去。

  只见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穿青白相见病号服、眼睛上蒙着一层消毒白色纱布的病人,而从病人婀娜窈窕的身段和修长的大腿来看,秦朗可没想到患百目鳗症的病人,会是一个女的!

  而且,从这女的露出的肌肤来看,分明是个妙龄女子!

  让秦朗更加惊异的,还在后头。

  当他看得更清晰之后,才发现这妙龄女子拥有一头纯天然的金色长发!

  而且,女子的肤色是纯白色的,虽然肤质相对东方人来説,略有些粗糙,但也仍然十分白净,不比东方女明星的皮肤差!

  “乖乖,没想到这病人还是一个外国女郎。”

  秦朗发现这妙龄女子,就是一名白人年轻女性!

  这可与他想象的情况大不一样。

  当初看到那恶心的肉瘤时,他认为患上百目鳗症的人,肯定是一个男的,从没有往女人身上想,更没想过会是一个外国女人。

  秦朗不禁看了看旁边的眼科主任。

  眼科主任讷讷地笑了笑,説道:“我还以为秦先生看过病例报告的信息一栏了,所以没对病人进行介绍。”

  秦朗看那份报告时,是直接略过了个人资料信息的,这样説来,自然不关眼科主任的事,秦朗也笑道:“没关系,外国女孩也是病人,一样地施针。”

  见秦朗没有向询问这女孩信息的意思,眼科主任自然不会多此一举。

  他为秦朗介绍道:“病人现在用过镇静剂了,还在熟睡着,我们这种音量的谈话,不会吵醒她。”

  秦朗diǎndiǎn头,问道:“那就打开床头灯,解开病人脸上的纱布,我开始施针。”

  见秦朗做事雷厉风行,眼科主任佩服的同时,仍然有些迟疑。

  秦朗笑道:“仇主任请放心,就算我施针失败,也不会对病人的眼睛造成任何伤害。”

  有了秦朗这番保证,眼科主任立即放下心来。

  银针治疗,并不会破坏眼球组织,安全性很高,既然秦朗做了保证,那施针的风险性,自然在医院的可接受范围内。

  眼科主任于是去开床头灯、解纱布了。

  童扬名并没有阻止,也没有对秦朗进行冷嘲热讽。因为既然打赌协议达成,他反而希望秦朗无功而返。

  没人注意到,葛兰风望着病床上的女子,眼睛中闪过了柔意。

  “可以了,秦先生。”眼科主任做完了事情,提醒秦朗道。

  反正病人已经熟睡过去了,眼科主任也知道,这种情况最适合施针,毕竟病人不会乱动,让扎针位置出现偏差。

  秦朗应了声,然后好奇地环顾了一下病房四周,疑惑地问道:“怎么没见病人家属,也没有要签同意书啊?”

  “是这样的,病人家属之前委托过我们了,像常规的检查等,并不需要通知他们,秦先生只是为病人施针治疗,不算手术,病人家属方面,我们是确保了他们不会提出异议,才放心让秦先生施针的。”眼科主任解释道。

  秦朗于是没有多想,打开了银针盒,将银针消毒过后,站到了白人女郎的床前。

  説实话,秦朗觉得百目鳗症的症状,的确恶心,但此刻看这个妙龄女子,却没有什么不舒服。

  主要还是这白人女郎,长得实在太美,惊艳脱俗,就连眼界被叶xiǎo蕊、柳真真等极品美女养高了的他,都得承认这女郎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堪称极品,如果走在国内的大街上,这女郎博得的回头率绝对能达到百分之一百!

  因此,就算眼球周围出现的症状影响美感,也被女郎的整体漂亮给弱化了。

  “身材这么火辣,洋妞的性格又热情奔放,这妞如果康复了,在我面前活蹦乱跳的,那也是一份不xiǎo的诱惑。”

  秦朗心中寻思着。

  他估计这火辣洋妞的个子,达到了一米七四,穿上高跟鞋比他还高,那两条夺目的大长腿,如果穿上超短裙或者黑色套裙,再来一双白色高跟鞋,真不知道会迷死多少人。

  定了定神,将一些旖旎的画面清除出脑海,秦朗拉起了长腿洋妞的手,度入了一丝真气进入了长腿洋妞的体内。

  童扬名鼻孔中发出了不屑的声音,暗道秦朗装模作样,针灸之前还搞什么号脉,弄得就跟博学的老中医似的,到最后肯定是什么名堂都弄不出来。

  “不要説话,别弄出声响。”秦朗头都不抬,不客气地警告着童扬名。

  童扬名就要发作,可看到葛兰风等人都是一脸的严肃,只好郁闷地停了下来,心中恶狠狠诅咒道:xiǎo子,我让你装逼,到时候看你怎么丢人!

  秦朗心思集中在了自己发出的那丝真气上,随着真气在长腿洋妞体内运行,正在将体内气血的运行情况,实时反馈给他。

  这样的本领,可是独一份,远强过了号脉本身,像童扬名这种自视甚高的人,自然不懂得其中的奥秘。

  一会儿后,秦朗就有了发现。

  没管其他的,秦朗拿起了第一根银针,就扎在了洋妞左边的太阳穴上,然后第二根扎在了另外一边的太阳穴。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秦朗飞快下针,又先后在长腿洋妞的额头、耳垂、耳侧、颧骨、颈脖、锁骨等靠近脑部的位置,扎下了多达二十根的银针!

  这种下针手法,出手速度很快,丝毫不拖泥带水,一旦扎下去就绝不再做任何调整,如同蝴蝶穿花,光是论美感,就让人赏心悦目。

  葛兰风暗自diǎn头。就算秦朗真是针灸师,拥有这样娴熟的施针本领,扎下二十根银针,居然能够不影响病人的熟睡,那也是最dǐng级的针灸师了。

  童扬名被秦朗的下针手法弄得有些心慌,可转念一想,连葛教授都束手无策的百目鳗症,秦朗不可能根治,这才放下心来,继续等着秦朗出丑丢人。

  秦朗松了口气。刚才连续耗用真气扎针,耗费心力可不少,远不是外人看到的表面那样轻松简单。

  好在现在已经将毒素聚集到了眉心处,只需要完成那最后一步,就能让百目鳗症的症状消失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