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30章 控制毒水排出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我已经将百目鳗症引起的毒素,用银针全都逼到了眉心处,仇主任,麻烦给我拿一只口罩,还有一个xiǎo桶,我要接走那些毒水。”

  秦朗没去动扎下的二十根银针,坐在床边紧挨着长腿洋妞,跟眼科主任説道。

  他的説话声音,仍然中气十足。

  为的,是不想别人看出他为了治疗这个百目鳗症,耗费了不xiǎo的心神。

  眼科主任立即应了下来,赶紧亲自去办事了。

  留下来的人,都面面相觑的。

  秦朗説的话,对他们这种眼科专家而言,太深奥了!

  是的,他们不理解毒素、毒水,与百目鳗症有什么关联。

  童扬名终于忍不住,开启了嘲讽模式:“秦朗,你説只要用针刺穿病人的眉心,让那些毒水自己流出来,百目鳗症就会消失?”

  他説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是极度带着不屑之情的。

  秦朗反问道:“你不是盼着我无功而返么,=dǐng=diǎn==那还废什么话,坐等看结果就行了。”

  他才懒得跟童扬名去解释其中原因。

  毕竟,他对百目鳗症的起因,以及涉及到生物医学方面的药理都不懂,也无从解释。

  之所以有信心治疗好这种怪病,还是因为有“天医针法”和真气的辅佐。

  “天医针法”的神奇,是现代医学理论所解释不了的,但效果惊人,只要不是牵扯到分子遗传病或者像艾滋病那种病毒性的重症,“天医针法”几乎能够做到针到病除!

  葛老头在一旁默默看着童扬名吃了个瘪,不做声。

  他也没有要询问秦朗的意思,因为他很明白,这可能牵扯到了秦朗自身的秘密,既然秦朗明显不想説,他去逼问,反而会惹得秦朗不高兴。

  没人注意到,他此刻大部分的注意力,其实都放在了病床上的那个长腿洋妞上。

  听到刚才秦朗説,只要刺穿眉心,接走从里面流出来的毒水,长腿洋妞的病症就会消失,他心情很是激动!

  “年纪轻轻,一手银针就使得出神入化,不简单啊,比老头子我都强了不知多少了。”

  心中念着,葛老头反而成为了四大专家中,对秦朗钦佩程度更高的一位。

  当然,如果接下来秦朗能够证明自己有能力根治百目鳗症,他对秦朗的钦佩程度,只会更深。

  “秦先生,给。”

  眼科主任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病房,递给了秦朗一个无菌口罩。

  看得出来,眼科主任是精心挑选后,才选择了这么一副口罩的。

  秦朗接过后戴上,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他要口罩,只是想遮住待会儿毒水散发出来的臭味而已,跟无菌不无菌的没多大关系,没想到眼科主任这么上心,对他这么尊敬。

  “秦先生,需要我帮忙接毒水吗?”眼科主任讨好一般地问着秦朗。

  还留在病房内的、第一人民医院眼科的几位医生,下巴都掉了!

  眼科主任好歹也是一牛人,平常在医院,除了老院长之外,几乎谁的账也不买,但现在却在讨好秦朗!

  这个秦朗,太牛逼了!

  “不用了,我一个人就行。”秦朗笑道,接过了塑料xiǎo桶。

  “秦先生,刺穿眉心,会不会让病人醒过来啊?”葛兰风突然问道。

  秦朗觉得奇怪,疑惑道:“怎么,葛教授不希望这位病人在治疗的时候自己醒过来?”

  葛兰风搓着双手,勉强挤出笑容,道:“病人醒来看到毒水流出,对心理总会有影响,我想任何病人都不希望在治疗途中看到这一幕的。”

  秦朗笑笑,没再追问,尽管他知道葛老头一定没説真话。

  似乎,从葛老头进入病房开始,就对病床上的长腿洋妞表现出了超出医生患者关系的关心?

  没准这老头与性格火辣奔放的长腿洋妞,是情人关系?秦朗心中恶趣味地想着。

  不过説实话,秦朗觉得这长腿洋妞真的十分不错,身材没话説,脸蛋也是娇嫩可人,尤其一双大长腿,让人看下去就会忍不住生出一股将这对极品美腿扛在肩膀上然后狠狠发起进攻的欲望。

  “要刺穿眉心,肯定会痛醒病人,要不还是给病人先打麻醉针?”一个眼科专家説道。

  葛兰风望着秦朗,征求着秦朗的意见。

  在他看来,要想病人不醒过来,似乎也只有打麻醉针这种方法最为合适了。

  哪知秦朗却摇摇头,笑着説道:“这个就没必要了。”

  见秦朗信心十足的样子,葛兰风心中一震,意识到了什么,将话脱口而出:“秦先生莫非有把握在下针的时候,不让病人察觉到痛感?”

  秦朗很想diǎn头直接承认。毕竟“天医针法”的下针,跟普通人下针,有着天上与地下的本质区别,确实能够做到下针过程中,让病人毫无痛感。

  当然,这也需要损耗一diǎn真气作代价。

  但秦朗自然不会直接承认。那样会让他成为焦diǎn。

  太过引起别人的注意,总归不是好事。

  所以,秦朗説道:“痛感肯定会有,不过仇主任之前也説了,病人已经注射过了镇静剂了,现在是深度睡眠状态中,并不太剧烈且持续时间很短的痛感,应该不会让病人醒过来。”

  “那就好,那就好。”葛兰风大大地松了口气,随后发现大家都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老头也意识到自己太失态了,连忙讷讷説道:“我这也是为了病人着想嘛。”

  秦朗撇撇嘴,心想您这关心也来得太是时候了,既然不想直説床上的洋妞是你的xiǎo蜜,那我也就不diǎn破好了。

  心中,秦朗还是很佩服葛老头的,没想到这老头外表不苟言笑,但却蛮风骚的,以六十多岁的高龄,居然还能泡到一个极品长腿美妞,关键还是外国洋妞,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

  “好,那我就下针了。”

  秦朗再从银针盒取出一根银针,认准位置后,在长腿洋妞的眉心正中间扎了下去。

  深度为一寸二,分毫不差!

  然后秦朗迅速抽出了这根银针,直接丢到了塑料xiǎo桶里,顺便将xiǎo桶的边沿,搁在了洋妞眉心的下方。

  很快,一滴黑色液体,就从眉心针眼处流了出来,而且流速很快,明显是眉心里面还有更多的液体在推波助澜。

  这滴黑色液体仅仅在洋妞的额头流了一公分长,就滑进了塑料xiǎo桶中,而这时候,从针眼开始,已经出现了一条由黑色液体组成的“河流”了。

  “嗯,好臭。”

  一个眼科专家离病床最近,赶紧用衣袖捂住了鼻子。

  紧接着,病房内所有的人,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对黑色液体散发出来的恶臭味,避之不及。

  这股臭味带有刺激性,刺激性的程度跟浓盐酸挥发时的差不多,但因为多了像硫化氢那样的臭鸡蛋味,就显得格外地臭,人根本无法承受。

  秦朗看了一眼后面众人拼命捂嘴捂鼻的情景,心中偷着乐。

  谁让你们看见我戴了口罩,还不知道自己也找口罩戴上的?活该闻闻这些臭味。

  当然,这些由毒水散发出来的臭味,没有毒,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

  半分钟后,毒水仍然顺着针眼在往外流,特殊的臭味弥漫在病房内,消散速度并不快,因此大家仍然生活在特殊臭味密布的环境中。

  但大家的适应性也不xiǎo,这半分钟以来,就基本适应了这种臭味,虽然仍然死死捂着口鼻,但好奇心的驱使,却让他们争先恐后地往病床边挤,目的自然是想看看在秦朗的针术之下,病人的百目鳗症状会不会消失。

  其中,就以葛老头挤得最为活跃,再次验证了这老头和长腿洋妞之间有着暧昧不清的关系。

  葛老头占据了除秦朗之外的第二好位置,也顾不上其他了,眼睛视线就移到了洋妞的面部。

  看到洋妞眼球周围那绿豆大的粉色肉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颗接一颗地萎缩下去,葛兰风嘴张大得都能塞得下一颗鸭蛋了!

  眼前看到的这一幕在清楚提醒着他:秦朗的针术,真的在起着明显的效果!

  那些毒水,就好像是储存在肉瘤中的一样,随着毒水的流出,这些肉瘤就像被针扎破的气球,不断地萎缩!

  这情景,超过了身为著名眼科专家的他的理解范畴。

  不但是葛老头想不明白,其余人也都是如此。

  而童扬名一边被震惊着,一边却充满了无尽的懊恼。

  看到秦朗治疗有效果,打赌一事自己可能会输,他不懊恼才怪。

  他想不通透,如果百目鳗症真像这样好治疗,那根本没必要要专家联合会诊,直接动刀子,割破肉瘤,释放毒水,不就行了?

  仿佛是背后长了眼睛,秦朗头也不回地説道:“按照你们之前的手术方案,就算切除了眼球周围这些肉瘤,可是那些毒水会迅速损伤病人的眼球,手术致失明率几乎是百分之一百。”

  童扬名听了面红耳赤。

  他也知道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秦朗先前扎下的二十根银针,明显是将眼球周围的毒素集中到了眉心处。仅仅这一步,他们的手术方案就不可能办到。

  “童医生,打赌的话,你应该差不多快输了。”秦朗笑呵呵道。

  童扬名心情十分低落,他也明白自己处境堪忧,但仍然嘴硬:“别説大话,病人能不能完全康复,还没见分晓呢。”

  可连童扬名自己都察觉到了,自己説这话时,底气是那样的严重不足。

  秦朗呵呵笑了两声,不再做口舌之争。

  又过了半分钟后,从针眼流出来的黑色液体,明显变得少了。

  而众人也注意到,病人两个眼球周围的所有粉红色肉瘤,都已经萎缩了下去,形成了像眼袋一样的xiǎo突起。

  这个时候的长腿洋妞,比最初时,可漂亮太多了!

  就连秦朗,此刻也被长腿洋妞的美艳程度给惊到了。

  这洋妞大约二十三四岁,如瀑布一般的金色长发披散在雪白的枕头上,露出了天鹅一般修长的雪白颈脖,即便是穿着病号服,也难以遮掩胸前的波涛壮阔,而那两条几乎呈笔直并拢的大长腿,更是让人看得口干舌燥。

  秦朗看得发呆。这洋妞,百分之一百的极品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