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34章 表演脑袋碎水泥地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更多的人围拢了过来,其中不乏以前被烟渍牙等城管粗暴欺负的那些商贩。

  一见恶人终于遭到了惩罚和报应,这些商贩就激动不已:终于有人替他们出头一回了!

  看着秦朗,他们觉得秦朗就是他们心中的大英雄!

  而面对跪着的一帮前城管,他们唾弃不已!

  “呸,活该!”

  “这个烟渍牙,前后强行从我这儿抢走了一万多块血汗钱,还打断了我的一条腿,现在终于有了报应了,爽啊!”

  “城管局做得也不错,就应该扒掉他们的制服,这种人,就不配当城管!”

  “磕,使劲磕,让我们也看看鱼肉百姓的人的下场!”

  商贩们发泄着心中的怒火,纷纷觉得面前这群人渣活该。

  秦朗压根没有阻止,对他来説,烟渍牙等人磕头都是自愿的,又不是他逼的,法理上他站得住脚,自然不怕惹事。

  也就一分钟的工夫,秦朗已经看见[dǐng_diǎn]烟渍牙等人的额头,都破掉了,鲜血混着水泥地上的灰尘和沙粒,粘在伤口上,估计不会太好受。

  可秦朗依然没叫停。

  烟渍牙实在忍不住了,他就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惨痛的折磨,匍匐着身子低着脑袋,xiǎo心问道:“朗爷,您消气了没有?”

  秦朗冷笑一声:“难得今天这么热闹,你们以前欺负过的很多人都到场了,我看你们表演的脑袋碎水泥地,表演得很不错,就是有些不够用心,如果能再用心一diǎn,那就完美了。”

  烟渍牙听了后,眼前发黑!

  这……这叫做脑袋碎水泥地的表演?

  而且秦朗还説他们不够用心?

  那意思不就是説,磕头的力度还不够,还得再加大!

  可秦朗不説让他们停止磕头,他们绝对不敢起身,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比起磕头遭到的痛苦,他们自然更担心秦朗的报复。

  咬咬牙,烟渍牙不敢跟秦朗讨价还价,带头重重地磕头起来。

  十几个人一起,磕头声轰隆隆的,震得水泥台阶都好像在晃动。

  备受烟渍牙这帮城管欺负的商贩们,眼睛都是亮亮的,心情十分激动。

  “他们会不会磕出脑震荡啊?”唐雪在秦朗身边xiǎo声道。

  秦朗撇撇嘴:“那也不关我事啊,还是欣赏他们的表演,没准真能将水泥台阶磕坏呢。”

  唐雪一阵无语,烟渍牙这帮人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了秦朗,看来是有得苦头吃了。

  不料秦朗继续道:“就算将台阶磕坏了,那也要找他们赔钱。”

  唐雪:“……”得罪你的人,果真倒霉!

  烟渍牙他们确实够倒霉的,因为秦朗在一分钟之后,仍然没叫停。

  烟渍牙实在忍不住了,就大着胆子趁抬头的时候,偷偷望门口看了一眼,这一看,烟渍牙惊骇地发现,秦朗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这下坏了,秦朗该不会是进店去休息喝茶了?那他们磕头磕给谁看啊?

  如果秦朗一直在店里面休息,那他们岂不是得一直磕下去?

  但烟渍牙没敢自己停下来,更没有让其余人也偷懒,减轻磕头的力道。

  万一秦朗就在里面看着呢?万一下一刻秦朗就出来了呢?

  磕,只能继续磕!

  烟渍牙咬着牙,继续亡命“砰砰砰”地磕着。

  秦朗去里面喝了半瓶冰镇饮料,问唐雪道:“唐大美人,你吃晚饭了没?”

  “早吃过了。”唐雪冷笑道,“所以你借口请我吃饭然后要护送我回家的那套,可是省了。”

  “那怎么算借口呢?”秦朗苦口婆心劝道,“你瞧,你身子都被我看了半个了,这要放古时候,那就非我不嫁了,我不急,所以才通过吃饭啊,来先培养感情嘛。”

  “歪论!”唐雪狠狠白了秦朗一眼。

  “那待会儿我请你吃夜宵,就这么定了。”秦朗乐呵呵地,突然一拍脑门,“糟了,不知道外面那帮杂碎,有没有将我们店的台阶磕烂,磕烂了得让他们赔。”

  唐雪被打败了。这家伙关心的是台阶,而不是烟渍牙等人的额头,只能説烟渍牙那帮人不幸了。

  烟渍牙感觉自己快晕过去了,脑袋内沉得厉害,额头麻木早就失去了知觉,但他知道,额头的伤口一定惨不忍睹。

  可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是没见秦朗出来!

  再磕下去,他担心就不是得脑震荡,而是会直接脑血管破裂了。

  烟渍牙哪里会知道,秦朗是将他的事情给忘了,之前忙于和唐雪打情骂俏呢。

  拿着余下半瓶冰镇饮料,秦朗走到了外面。

  眼睛余光瞥见秦朗终于出来了,烟渍牙激动得想哭。

  “嗯,这表演还真是不错,动作整齐划一,力度也很好,可见你们是用了心的。”

  烟渍牙听到秦朗对他们的评价,是真激动哭了。

  等这么久了,终于让秦朗满意了。

  接下来,他们炼狱一般的磕头折磨之旅,就应该结束了?

  哪知,秦朗接下来的话,让烟渍牙痛不欲生。

  “这表演很精彩嘛!我看大家都看得挺开心的,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我希望你们继续表演多一diǎn的时间,让大家过瘾,怎么样?”秦朗慢条斯理地説道。

  他旁边的唐雪,已经是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烟渍牙等人了。

  还能怎么样?又没有晕过去,也没有脑血管破裂死掉,自然只能遵从了。于是烟渍牙等人咬紧牙关,拼着命继续“砰砰砰”地磕着。

  磕头,一边要承受疼痛,一边还得听商贩们朝他们吼来的骂声。

  那滋味,当真生不如死。

  “那些被欺负了的商贩,总算是出了口恶气了。”唐雪很有感触地看着商贩们,説道。

  “那当然,如果我是商贩,是屁民,在斗不过这帮杂碎的情况下,能够看到杂碎们遭到报应,我也肯定要拍手叫好,甚至要diǎn鞭炮庆祝!”

  秦朗正色道。

  他比唐雪的经历更为坎坷,从xiǎo在福利院长大,在学校、在社会没少受人白眼,读高中读大专那会为了赚生活费在外面摆摊,就不下十次地被城管没收xiǎo商品、被城管踢打、被城管追着亡命跑!

  所以,他比唐雪更能明白商贩们此刻的心情。

  果然,他话音刚落,商贩中就传出了一个声音。

  “让让,让让。”

  一个商贩拿着一盘鞭炮,在一块空地上diǎn燃了。

  鞭炮声的响起,正是这些无辜商贩们对恶城管受到应有惩罚的一种庆贺。

  秦朗等到商贩们都开心了,出了心中恶气了,才懒洋洋説道:“谢谢你们精彩的磕头表演啊。”

  台阶之下,围观众人中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烟渍牙等人面红耳赤,被这么多人集体嘲笑,这得多羞啊,饶是他们脸皮厚,也是感觉异常难堪。

  可以他们乖戾暴躁的性格,却不敢对众人恶语相向,全因为台阶之上有一个秦朗,他们只能受了一肚子的气。

  “谢谢朗爷。”

  烟渍牙还得向秦朗表示感谢,生怕礼节不到位,秦朗还让他们继续磕头。

  “谢谢朗爷!”其余人也是跟着烟渍牙喊道。

  众人尤其是商贩,呼啦一下,将秦朗围了起来,纷纷感谢秦朗为他们出气。

  他们没资本和这些前城管斗,所以不管是谁,只要教训了这帮人,那就是好人,英雄。

  数不清的赞美的话语,听得秦朗都有些飘飘然了。

  而秦朗也没忘记,借此机会给康乐养生会所打一次广告。

  广告效果自然十分不错,反正秦朗瞧见唐雪在偷着乐。

  二十分钟后,秦朗才看了看被众人遗忘的烟渍牙等人,发现这帮人老老实实呆在原地,不敢上前打扰他,更不敢离开,活脱脱一副怂样。

  秦朗都不想再折磨这帮人了。

  不是可怜,不是怜悯,而是觉得没必要。

  看烟渍牙等人焉了唧的样子,不仅身体连心理也遭受了重大打击,光是商贩们对他们的唾弃,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惩罚了。

  “滚!”

  秦朗只説了一个字,就拉着唐雪走进了大厅。

  连看都不看烟渍牙等人一眼。

  “谢谢朗爷,谢谢朗爷!”

  烟渍牙慌不迭地感谢。

  但即便心中石头落了地,烟渍牙还是和来之前一样,绝生不出对秦朗的报复之心了。

  在众人的鄙夷目光下,他带着昔日嚣张跋扈今日变成狗熊、变成过街老鼠的前城管们,迈着机械的双腿,灰溜溜地离开了……

  “你跟着我干嘛?”唐雪想去上厕所,然后再关店门,却发现秦朗跟在她后面。

  “废话不是,刚才喝了一瓶饮料,膀胱胀得难受,你让我先上。”秦朗説道。

  “瞧你这粗俗样!”唐雪哼哼道,“就不知道女士优先啊?”

  秦朗走到唐雪的前面,面对唐雪,挤眉弄眼道:“那要不咱俩一起进卫生间?”

  “去死!”唐雪不客气地拍了秦朗脑袋一下。

  “哎哟喂,乳此波涛汹涌啊。”

  秦朗却瞄着眼前诱人的景象,乐呵呵地。

  唐雪羞愤不堪,暗怪自己就不应该撑直身子拍秦朗,弄得又被这家伙调戏了。

  两人将养生会所内的灯都关掉,房门和合上后,各自开着车到了夜市上。

  现在差不多晚上九diǎn了,秦朗也不饿,但还是拉上唐雪,去烧烤摊买了几串烤串,没要酒精饮料,毕竟开车不能酒驾,要了一diǎn牛奶饮料,在路边摊的桌子前,吃得也很开心。

  “城管这边的事情是处理了,相信他们应该不会再来捣乱了,不过秦朗,耿大威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唐雪问道。

  以她对这家伙的了解,秦朗应该不会就此放过耿大威,更何况耿大威十足的xiǎo人,指不定现在就躲在某个阴暗角落,筹划着报复他们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