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成了!

  七修丹炼制成功!

  秦红也显得很激动,有了眼前这三大瓶的七修丹,自己的妹妹有救了!

  从此以后,脱廓了病魔缠身,天高海阔,小鸟也可自由飞翔。

  “每天一粒,睡前服用,基本上三个月左右,骨髓里面的寒毒就可以完全拔除了。”点点头,秦朗把三大瓶递给了秦红。

  “谢谢,谢谢。”这当头,秦红感激的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在秦红的眼睛中,秦朗一直都是很神秘的一个人,越是熟悉,她越是感觉眼前这个散修不一般。

  有他在身边,秦红这个筑基期的女修,竟然有一种强烈的依赖感。

  特别的安心,特别的放心,就是这样的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快,谢谢秦朗哥哥。”秦红这时拉了一拉秦艳。

  “哈,我快要好了,哈哈哈!”秦艳却是在大床上连翻了几个跟头,这种调皮的样子,却是以前没有的。

  如果说以前病秧秧的样子让人痛心,那么,现在精神起来,调皮的样子,就让人很开心,很舒心了。

  看到这么一个可笑的小姑娘高兴起来,秦朗也仿佛做了一件非常好了不起的大事,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

  帮忙到这样一个小姑娘,真的很好。

  ……

  这一次炼制的七修丹,治疗小姑娘的天阴绝脉之症,绰绰有余。

  剩下的,秦艳也可以继续服用,七修丹可以调理体质,促进她的身体生长发育,属于很难得的中品灵丹。

  这一炉七修丹,可以说,每一次都是价值万金,但是秦朗花这么多心思代价,却是心甘情愿。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情谊,并不能以金钱和外物来衡量,不是么?

  治病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秦朗告诉秦红,秦艳的体质是修真界万中无一的天阴之体,之前形成了绝脉之症,现在已经渐渐调理好了。

  天阴之体,是修炼的最佳灵根资质之一,比五属性灵根里面的单属性灵根还要罕见,这个大陆也有门派专门招收这种体质的宗门存在。

  在极北之地的天雪门,就是这么一个大宗门,基本全是女性组成,招收拥有各种特殊阴性灵根资质的女性弟子。

  天阴之体,纯粹的阴属性灵根资质,在那个宗门,绝对可以当成核心弟子来培养的,这也是秦艳的一个机缘,修炼的机缘。

  知道自己也可以跟姐姐一样,成为修真者,秦艳开心的眼睛变成了月牙儿。

  可以一直一直陪着姐姐了,这是小姑娘内心最单纯的想法,原来的她好害怕死去,好害怕离开姐姐。

  现在,秦朗哥哥救了她,还让她变得可以修真,可以长命百岁,千岁,万岁,可以一直一直陪着姐姐,陪着姐姐,真好。

  真好,真的很好……

  点点头,出于对妹妹的爱,秦红决定带秦艳去那极北之里,找到那个天雪门。

  但是,离开也意味着分离,她也有些舍不得离开秦朗,这个虽然才认识不久,却已经像是认识了好多年的道友,朋友。

  有些人,就算相识多年,也是形同陌路。

  但是,有些人,就算只见过一面,也会像是相识多年一样。

  这是一种默契,也是心有灵犀,更是一种相互之间的欣赏与信任。

  秦红很幸运地认识了秦朗,而秦朗也何常不是如此,修真是漫长而孤独的旅程,总需要认识一些可以交心推腹的人。

  带着一丝遗憾与不舍,秦红最终还是离开了,带着妹妹踏上了北上的路,此去千万里,却不是一年二年能够回返的,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

  虽然,两个都留下了联系方式,彼此的神识印记,两个人只要相隔五十里左右,就会互相感应到。

  但是,五十里在这个世界,说大不算大,说小就真的范围太小了,这个世界比之地球,大了何止十倍、百倍,五十里范围,连地图上找到一个小点都不容易。

  “有缘再相见。”秦朗也是一声叹息,他又何尝不知道,秦红内心对自己的情意,而现在只能把它深埋心底。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早一日达到结丹后期或者元婴期,救出自己困在昆仑山宝殿的父母,才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想法。

  这个想法需要一些时间,秦朗目前正在努力,向这个目标奋斗,努力提升自己,不放过一丝一毫的机会。

  想到这些,秦朗突然想起自己离开华夏已经差不多二个多月,快三个月了,之前在送柳真真回去的时候,答应过柳真真三个月到半年左右就回去一下,告诉她魔修白家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小男孩佐新的大仇帮忙搞定了没有。

  另外,自己在拍卖会得到了一张画卷,跟华夏古武家族慕容家族宝库得来的那一张画卷一模一样,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自己回公司之后,肯定要取来对比一番。

  而且,阵法的基础知识,自己已经看得差不多了,更高深的地方,需要有更高明的师长指点,光靠硬吃书本,很难成材,而柳真真这样一个机关与阵法大师级别的高手,也可以做自己老师,教给自己一些理深奥机关与阵法知识。

  公司方面,也不知道最近发展得怎么样了,也该去看一看,想必又是三个月时间,发展壮大,又积累了不少资产了吧,现在月绩效是多少?超过了两千万一个月没有?肯定超过了吧……

  公司交给唐雪和江心忠打理,秦朗很放心,不过公司最终还是靠化妆品赚钱,而毫不夸张地说,假如离开了他,蓝润公司绝对玩不转。

  原因很简单,蓝润的化妆品之所以那么出名,已经走向了全国,就是因为化妆品的质量好,有别于其他的化妆品,质量上甚至要胜过那些国际大品牌一筹。

  质量好,则是因为化妆品的配方是由他亲自制作的。也只有他,才知道怎么利用各种中草药,怎么分配比例,来生产各种拥有独特妙用的化妆品。

  另外,华夏的四方联盟,几个家族现在想必都已经成为了古武家族,每个家族应该都有古武者出现了吧?靠近秦朗势力的三个家族,除了之前晋升的以外,还有好几个家伙都是武尊后期,有些古武功法秘技的帮助,厚积薄发,突破起来一定很快。

  想到这些,秦朗也有些坐不住了。正好清河大河这边的事情也告一段落,就准备收拾一下马上回去。

  在回去之前,又收购了一些各种材料,又炼制了一批灵丹,都是给柳真真服用的。

  当然了,也准备给柳家、北唐门也送一点,准备的精元丹给三个家族,这东西给炼气者服用是补充灵气,给武尊也是促进修炼的极品丹药,一粒丹药,在武尊级别,都可以足以抵得上好几个月的苦修。

  至于像燕京的厉家、纳兰家族和雷家,秦朗没打算送。

  厉家是以前他的死敌,虽然后来厉冷锋归顺于他,但他对厉家没什么感情,这也包括雷家。

  而纳兰家族,则完全是因为燕京距离云海市太远了,他懒得跑。

  何况,像这种在清河大陆常见但在地球上世所罕见的东西,秦朗也没傻乎乎到胡乱送人的地步,除了至亲的人以及特别好的朋友,否则他不会赠送,哪怕是自己放着没用都行。

  毕竟,古话将财不露白,他能借助那条特殊的空间通道自由来往于清河大陆和地球的秘密,只有柳真真知道,以后他也只打算让柳真真一个人知道就行。

  ……

  华夏现在正是六月的天,说不上热,但是也是街上各种美女最清凉的时候。

  柳真真托着腮,透过实验室高楼的窗户,视线穿过了窗外,出奇的她没有修炼,也没有研究平时她最感兴趣的机关与阵法之类。

  她在想着一些心事,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了,从那个奇异的世界回来,她就无时不刻在回想着自己在那边的经历,想着那个无家可归的小男孩佐新,也想着自己的男朋友秦朗。

  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佐新还好么?秦朗应该已经给他报仇了吧?

  对于秦朗的实力,柳真真却是盲目的相信,她相信秦朗能够做到一切都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事实上,秦朗也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他是一个神奇的男人,自从遇到他以前,柳真真还真没发现,这世上有他不能办到的事情。

  “他在那边还好吧……给那个小男孩佐新报仇之后,现在也差不多该回来了,他可是答应过我,尽早回来,给我讲大陆那边的故事的呢!”

  嘴角微微的一勾,柳真真露出一个恬静的微笑,沉浸在梦幻中的女孩真的很美丽。秦朗就是她梦境中,那个披着红霞,骑着白马来迎娶她的王子。

  这些天来,除了修炼和研究机关阵法之术,每一天,她都会花一些时间,盯着窗外,出神,想着这些心事。

  牵挂一个男人,就是这样的感觉,这是淡淡的恋爱的感觉么?真的很奇妙,像喝了蜜水一样甜滋滋,透入了心里。

  ……

  “真真,我回来了!”这时一个声音,是秦朗的声音。

  秦朗回来了,回到都市来了。

  这一天,当幻想变成了现实,柳真真反而眨了眨迷人的大眼睛,有些不敢想念秦朗的到来。

  真的来了么?不会是幻觉么?

  以为又是一个甜蜜的幻觉,但是,拥抱她的眼前的这个男人,熟悉的气息,让她感觉到无比的真实。

  “秦朗哥是真的回来了呢!”

  柳真真很高兴,心想,秦朗哥还真是守时,说三个月左右,还真三个月就回来了。

  “是啊,三个月了!”秦朗望了望四周,公司的变化也很大的,人手又增加了很多,甚至,好几个原来不属于蓝润的楼层,也都被公司给包下了。

  这是好事,说起来,唐雪、唐倩几个公司高层,能力都很不错,秦朗把公司交给她们,由她们带领公司发展也是找对了人。

  “秦朗哥,答应过的,给我说说大陆的事情吧!当然第一件事情,你说过的,关于佐新的报仇,处理得怎么样了?”柳真真这时问道,好久不见,几个月最挂心的就是这件事了。

  “嗯!不错,佐新的大仇已报,事情处理得很完美。”秦朗点点头,将自己给佐新报仇的经历都说过她听,另外不说了这几个月在散修坊市的一些经历。

  听得美眸连连闪动,秦朗的经历实在太精彩了,这是在都市所不能体验的经历,充满了冒险和传奇的色彩,这让大家闺秀出身的柳真真,内心也生出无限的向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