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39章 为老不尊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嘎吱!

  秦朗踩下了刹车,将奔驰车停在了路边,然后扭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副驾驶座的纳兰海蓉。

  他都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这妞提的要求,大胆自然不必説,关键是太惊世骇俗了。

  秦朗觉得,这比自己走在大街上,然后刘亦菲跑过来,主动跟自己説,要和自己结婚,还要来得惊奇。

  因为他可是知道的,这绝不是纳兰海蓉为了戏弄他,故意説出来的,而是纳兰海蓉这学霸校花,真就是这样想的。

  “秦朗,你这么犹豫,是不是那个丰体方法,没有多大的成功性?”

  见秦朗久久不肯表态,还将车子停在了路边,纳兰海蓉问道。

  秦朗一阵无语。这妞是思维就是和自己的不一样。

  他犹豫,有可能是因为技艺不精,担心丰体不成功么?

  “当然不是这个原因,我只是觉得很惊讶,有些接受不过来。”秦朗实话实説道$dǐng$diǎn$ ()。

  能够给纳兰海蓉按摩针灸,那自然是大大的美事,可正因为梦幻得不像是真实的,才会让人短时间内无法接受。

  “你如果站在科研的角度,本着验证针灸科学的态度,恐怕就不会表现成这样了。”纳兰海蓉有些不满地説道。

  这表明她已经知道秦朗的想法了。

  秦朗再次无语。学霸校花的话肯定是没错,事实上学霸校花提出这要求,就是为了验证针灸是否科学,甚至不惜拿本人当试验品,可他的“思想觉悟”没这么高,很难不从其他方面去想这件美事。

  例如,想象一下直接丰体按摩的香艳情景,这个虽然俗,可对于他一个男人来説,是实实在在的福利啊,如何不会被撩动?

  “是是,我试着站在研究的角度上去想这件事,嗯,接受起来果然容易多了。”秦朗説道。

  “是,我就説这有用。”纳兰海蓉很有些xiǎo得意。

  秦朗心想,傻子才不接受这种好事呢。这可是学霸校花主动送上门给他的好事,不能怪他花花肠子啊。

  “那就这样定了!”纳兰海蓉为能够亲自验证针灸丰体,而十分期待,心情很高兴。

  秦朗diǎndiǎn头,突然瞄了一眼纳兰海蓉的上半身,説出了自己的看法:“纳兰海蓉,我得提醒你一下,试验成功后,效果可是定型了的,不会再改回来。”

  “你説的意思我懂,这个没关系,加一罩杯更好。”纳兰海蓉云淡风轻地説着。

  秦朗心中不由diǎn了diǎn头。也是,让身材更s型,很不错。

  这件事就这样定下来了,纳兰海蓉説会主动确定一个日期,展开针对针灸丰体的试验。

  秦朗自然满口答应下来,其他方面懒得多想。

  奔驰车重新上路,一路上纳兰海蓉对省城商业圈的景象表现得很有兴趣,明显是很少来省城的样子。

  秦朗好几次忍不住了询问纳兰海蓉家世的打算。纳兰海蓉肯定不是省城的,但从暑假的时候纳兰海蓉独立拥有一间实验室,还可以自由进出图书馆来看,纳兰海蓉的家世肯定不会简单,也许是出身辽沈省之外的某个大家族也不一定。

  中午十二diǎn,两人终于到了生物医药展览大楼那儿,将车停好,秦朗和纳兰海蓉去附近一家餐馆吃过了午饭,时间到了下午一diǎn,离讲座举行也就一个xiǎo时的时间了。

  “秦朗,你回去,我听完讲座,搭乘大巴直接回云海市就是。”

  在生物医药展览大楼前,纳兰海蓉説道。

  “讲座是四diǎn结束?反正也就两个多xiǎo时而已,我正好在附近逛逛,下午四diǎn仍然在这接你。”秦朗觉得今天没事,送朋友回家也是应该的。

  纳兰海蓉没有推辞,上了台阶,往大厅里面走去。

  秦朗则到了收费停车场那儿,给自己的车多加了几个xiǎo时停靠的钱,然后步行朝商业街那边走去。

  反正这儿就是商业圈中心,步行的话,很方便,更能感受到商业氛围和特色。

  很快,秦朗就到了复兴路步行街,这是省城两条步行街之一,十分地繁华,哪怕现在是工作日,街道上也是人流如织,两旁商店玻璃橱窗中展示的琳琅满目的商品,勾引着人们的购买欲望。

  秦朗正打算去音像店,买几本正版的歌碟放车上听听歌,就发现自己前方几米处,一个大约六十五岁的老太太倒在了路上。

  路过的人都自觉地退开了,只敢在远处观望,不敢上前搀扶。

  这年头,好心搀扶被摔倒的老人,到头来却遭遇讹诈的尴尬事情,时有发生,而商业街上的行人大多是年轻男女,接触网络很多,对这种现象纵使无奈,可真自己碰到了,大多也会选择先观望。

  秦朗离老太太是最近的几个人之一,见此,也没去多想,反正这附近就有高倍监控探头,即便遭遇讹诈,也能説得清楚。

  于是,秦朗将老太太扶了起来。

  但这时候秦朗才听到周围有人在xiǎo声説:“不要扶这人啊,哎,又有人要倒霉了。”

  秦朗听着很疑惑,不但是他,周围大部分人都是同样的感觉。

  秦朗觉得被自己扶起的这老太太,慈眉善目的,难不成还是一个专业“碰瓷”的?

  “算你还有diǎn良心,撞倒了老人家我,还知道扶我起来。”老太太突然的一句话,让秦朗惊讶的同时,也明白自己真怕是遭遇专业的讹诈人员了。

  就听之前那个xiǎo声説话的人,跟周围人解释道:“这老太就是商业街这一带的老流氓,经常假装摔倒,等有人扶她起来,就反过来诬陷人家,你们等着看,老流氓的同伙很快就会来了。”

  秦朗耳朵尖,将这些话听到了耳朵中,再看面前这老太时,不由有些厌恶了。

  他当时离这老太都有三四米的距离,而且还是走路的,怎么会撞倒这老太?老太的行为,也太为老不尊了。

  可这还不算。

  秦朗又听这老太指着自己説道:“哎哟,我的腿都麻木了,腰也失去知觉了,你不能走,快陪我去医院看病。”

  边説,这老太边一把拉住了秦朗。

  “娘,娘,你怎么了?”

  下一刻,一个大汉从旁边商店的角落径直冲了过来,一下冲到了秦朗面前,双眼瞪得跟牛眼一样,黑色背心下肌肉鼓胀,气势汹汹质问秦朗道:“喂,xiǎo子,你将我老妈怎么了?”

  这时候,众人才明白先前那人説的老流氓的同伙是谁了。敢情这是一对专门讹诈别人的母子啊。

  “你老妈自己摔倒了,我能将她怎么了?”秦朗不动声色,身体一振,就让老太拉住自己胳膊的手,不要自主地松开了。

  老太顿时哭天抢地起来:“哎哟喂,这人撞倒了我不承认,还想逃跑,儿呀,你可要为老娘主持公道,千万不能让这人跑了啊。”

  别説,这老太演戏起来,还挺逼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声音那叫一个凄切绝望。

  只是,老太无赖地伸出手,想要继续抓住秦朗,却被秦朗一眼看穿,于是秦朗稍稍往后站了一步。

  老太只抓到了空气,倾斜的身体骤然失去平衡,用手撑地撅着屁股才算没摔倒,但那姿势,难看之极。

  了解真实情况的众人,不由都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这老太别看年纪大了,但心眼实在太坏,众人自然不会同情。

  老太的儿子,穿黑色背心的壮汉,立即就凶恶无比地朝秦朗吼道:“麻痹的,你撞了人还想跑?老子先教训你一顿!”

  话音还没落,壮汉就飞起一拳,凶猛地朝秦朗胸口砸去。

  这如果被砸中,就算是壮xiǎo伙也会受不了。

  何况,壮汉十分地凶残,居然不由分説就直接动手,想躲都躲不了,众人不禁为秦朗担心起来。

  秦朗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厉色。

  逛个街都能碰到这对不知廉耻的母子,而且这母子又是讹诈又是动手的,他的忍耐已经到了限度了。

  “找死!”

  秦朗冷冷説出了两个字,身子不闪不避,右手五指张开,迎着壮汉的拳头就伸了出去,一下握住了壮汉的拳头。

  “靠你老母的,还敢还手!”壮汉面容更显得狰狞,手臂肌肉高高鼓起,身体也使着劲往前推,还是要猛砸秦朗。

  秦朗的五指骤然加力,瞬间就让壮汉“哎哟”惨叫了起来。壮汉双眼圆瞪着,惊骇地发现他集合全身的力量,居然都无法推开对方的一只手掌。

  “出言不逊,更是找死!”

  秦朗手腕往下一翻,五指捏着对方的拳头猛然将对方拳头一百八十度翻转!

  咔嚓!

  壮汉的手腕,立即脱臼!

  杀猪一般的嚎叫声,从壮汉口中发了出来。

  “滚!”

  秦朗面无表情,冷冷説道。

  壮汉捂着脱臼了的右手,脸上横肉抖动着,凶煞地看着秦朗,可迎着秦朗冰冷如同南极寒冰一般的眼神,壮汉的眼神,立即闪缩了回去。

  他想起秦朗的可怕力量,不敢与秦朗硬碰硬。

  “听不懂人话么?”秦朗望着壮汉,脚步往前跨出了半步。

  只是半步而已,却让壮汉神经质一般,跳着往后退了好几大步!

  壮汉脸上写满了害怕!

  知道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打得过秦朗,今天这场讹诈的戏码肯定泡汤,壮汉恶狠狠瞪了秦朗一眼,恼羞道:“走!”

  被“撞伤”的老太,麻利地走了,速度如飞,哪有半分伤到了腿脚和腰的样子?

  众人鄙夷不已。

  秦朗更是觉得“老流氓”这称呼,送给这老女人,恰如其分!

  真想不到这老女人为老不尊到了这程度!

  不过眼见两人退走了,秦朗也懒得再管,朝前走去,准备去音像店买歌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