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路的裁判和见证人,有柳济成的同伴,也有秦朗这边的农场保安,做到最大的公平性。也就是说,路上的话是柳济成的同伴负责裁判和见证工作,在与终点地带,由秦朗农场的保安负责裁判和见证工作。

  虽然做不到绝对的公平,但是秦朗还是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而几个被叫过来充当见证和裁判的保安,也是一脸的忐忑和兴奋,董事长大人居然真的答应跟这一帮子执绔公子飙车比赛,还真是稀罕。

  不过,如果那执绔公子只的拿出那一枚南非的宝钻,那这还真是一场豪赌,这也让这些本来昏昏欲睡的保安们,一个个像打了鸡血,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这是一场罕见的午夜飙车盛会,居然是在自己的手下主持,真不可思议呢!

  柳济成,24岁,有11年的飙车史了。他其实也是一个午夜追求瞬间速度的飙车手,身下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台车了,作为一个专业的飙车一党,满足个人的“升级”需要,就需要不断的换车。

  而只要换车,就必须对车子进行改装,他的这台法拉利,其实已经不是普通的法拉利,除了发动机,轮胎、钢架什么几乎全部都换了一遍,变得更加适合飙车。

  作为一个飙车爱好者,就算最节省的飙车手,一年的飙车开支也相当于买辆中档轿车了。

  眼前的都是富二代,柳济生这个身穿阿玛尼的年轻小子,虽然只是唐氏的旁支,但是,唐氏是何等庞大……家族曾经是开国元勋,后面才转到生意场,唐氏家族甚至比秦朗这边几个古武家族加在一起都还在根深蒂固。

  这当然是占了历史的因素,各方面的原因,古武家族虽然在武术界很突出,但是,生意场上,却还是有比他们强大的存在的。

  虽然柳济成暂时没能从唐氏家族得到支持,但是出身这样的家族,一年换几台跑车,还真是跟玩儿一样的,他本人又舍得在这上面花钱,自然技术也是这群富二代中最顶尖的。

  平时的飙车,“赌注”其实也是娱乐之一,不过,今天不一定,柳济成这次明显是为了“报仇”而来,他的最长处不是打打杀杀,但是,却也有自己的长处,就是跟秦朗比飙车。

  激将法好不容易生效,他也是一阵的志得意满,准备这次大开一场,能够取得胜利,赢到蓝润公司百分之三的股份的话,想必唐雪表姐也会感到吃惊的。

  那时候,她一定会后悔,这么急着表态开除自己的。

  想到这些,柳济成更加的战意高昂,挑衅地望了一眼秦朗。

  却想不到落在秦朗眼中,却是换来心中一句白痴。

  能不白痴么?跟一个修真者比飙车,哪怕是世界最顶级的赛车手,都不一定能够说能稳赢,更何况,这小子还达不到世界顶级程度。

  飙车拼的是什么?

  第一拼的是神经与反应速度。

  第二拼是是身体的协调能力。

  第二拼的才是胆量。

  这些,作为一个修真者,秦朗一样不缺,样样都比普通人强好多倍,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柳济成,哪怕再优秀也比不过。

  唯一的长处,恐怕也就是那一台改造过的好车了,这一点,秦朗确实比不上,他的车只是稍稍过得去的奔驰x6,算不上什么顶级好车,也不是跑车。

  不过这些,秦朗会在飙车的过程中尽力去弥补,而柳济成这小子想要赢,也只有靠自己改造跑车的性能上,进行一些碾压了。

  比赛开始!

  柳济成跟秦朗在最前排,后面的七八个富家子跟随之后,进行见证。

  在农场保安的一声呼哨声后,柳济成的车子跟秦朗的车子同时起动,确实是柳济成的车况性能最好,先一步离开了。

  开始的时候,柳济成车屁股一路压着秦朗,过了一会儿,开始提速,从一百五十码,加到二百码,甚至到了三百多码。

  这车速已经很快了,目前效区深夜没什么车辆,八米宽的车道倒是也适合飙车。

  而秦朗紧随其后,目前他的车性能比不上柳济成的改装过的跑车,只能一点点被拉开,不过,整个赛程很长,他也不怕,总有机会追上对方,甚至超过对方的。

  他现在的车速只有二百多,不到三百码。

  过了一段平整的大路之后,就是一段距离的山道,高低不平,路况要差多了,再保持高速明显不可能了,那前面的柳济成也不得减速,现在拉开柳良几十个车身,所以开得很轻松。

  哪知道,秦朗进入山道之后,一点儿减速的意思都没有,一时保持着二百多码的速度在向行,这让柳济成惊讶,而秦朗身后的七八台飙车族也是眼睛一亮,居然是个高手,走眼了,虽然开得是普通奔驰x6,但是现在看车技,明显比柳济成更高。

  “在这种高低不平的弯道,还是这种速度,那家伙不怕翻车么?”柳济成见秦朗的车子已经慢慢追了上来,也是一阵心焦,好在出小弯道一个短暂加速,大弯临近,开始收油,打舵到三十度准备入大弯。

  然后下脚点刹车,开始左满舵,进入大弯了。

  然后又换二三档,猛踩油门,反向右满舵手,出了大弯,开始舵标归正,进档持续开始加速了。

  柳济成的技术确实不错,不过,身后的秦朗更猛,虽然开的是普通的奔驰x6,却开出了悍马一样的霸气,一直死咬,居然在这弯道追了上来,甚至还超过半个车位。

  “该死的!”柳济生慌了,赶紧踩油门,他要追上并且超过对方,秦朗的车技已经出乎他的预料。如果是同样的跑车,同样的性格,估计他早已经输到了比赛。

  怎么会这样?

  茫然之中,他一直都有些恍惚,不过,身下发动机的轰鸣又让他马上清醒,他知道,飙车可不比其它,一旦失神,就是车毁人亡。

  不过,这一段弯道出奇的多,遇到好的路况,他能够追上秦朗,因为他的车性能一直很好,但是,一遇到弯道,他就歇菜了,秦朗又追上来了,而且又超过他。

  “妈的,看来只能使用第二招了。”柳济成尽管非常不愿意,但是现在搞不好要输掉比赛,他还是开始使阴招了。

  放慢车速,他拿出了一个电子仪器,按了下去,这是安装在秦朗车子轮胎上面的,是一个爆胎的装置,本来以为是用不上的,但是现在用了,几乎是在作弊。

  不过,按了之后,他失算了,秦朗的车子居然一如既往的以那种速度在行驶。

  而他的车子,在他按下了爆胎装置之后,居然轮胎砰的一声响,爆胎了。车子一个打滑,几乎要驶下山崖,好在刚才减慢了车速,加上他的反应还算及时,才勉强纠正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柳济成喃喃道,面若死灰,他分明记得自己的爆胎装置是提前安置在秦朗的车子轮胎上的,怎么现在变成了安置在自己车子轮胎上面了。

  这是怎么回事……让人简直不敢相信。

  但是,前面的秦朗一如既往的开着车,心头却在想,傻瓜,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我的车子上动了手脚。

  在坏小子们动手脚的时候,略使催眠之术,这种在修真界都不入流的小术,就将那几个坏小子催眠了,结果将那装置给安到了这柳济成的车子上面。

  结果,他们还一直傻傻的相信,那个爆胎装备还安装在我这辆奔驰x6轮胎上面呢!真是傻瓜,蠢得不可救药。

  跟修真者斗,你们这些普通人的手段再隐敝,在神识之下,也是一目了然,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又怎么可能半得过我秦朗呢?

  哼哼,想要我蓝润公司的股份,就凭你们几个,还太嫩了一点。

  现在,那南非的宝钻,还有二千万都归我秦朗了,也不怕柳济成不给,自己可是有字据的。

  如果不给,先暴打一顿,再让他吃大便,最后还是要吃很多苦头,一直折腾到他将这次的赌注赔付足够。

  秦朗可不是什么仁慈的人,这些小混混一样的执绔公子找上门,他自然也不会给什么好脸色,打挠到自己的人,现在输了赔注,就要自己吃下恶果。

  果然,二个小时之后,秦朗的奔驰x6已经停在了终点,在农场保安的见证之下,取得了此次飙车的胜利。

  而柳济成的法拉利跑车,因为爆胎的缘故,还在后面慢慢游,这是柳济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而此刻的他脸丧着脸,心中也充满了恐惧和不安,不光是因为输掉了赌注的缘故,而是对自身也产生了怀疑。

  他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看到的一切,这件事情太诡异了,他现在都像是在梦中,输得莫名其妙。

  “妈的,明明的,爆胎装置怎么可能反而装在自己车上了呢?真是见鬼了!”

  等柳济成到了终点之后,秦朗已经似笑非笑地过来:“不好意思,这一局我赌赢了,现在你该是履行赌约的时候了。”

  “哦,那二千万,我马上给你。”柳济成没精打采道。、

  “不,那二千万不急,我先要那枚来自南非的宝钻,你知道的。”秦朗打断了他的话,废话,如果不是那枚宝钻打动了他,秦朗才没有功夫跟这群执绔胡混。

  “那……那枚宝钻,可能要等几天。”柳济成很是为难,吞吞吐吐说道。

  “等几天?我现在就要。”秦朗有些不耐烦,就要来抓柳济成衣领,这柳济成瘦瘦弱弱的,论打架可不是秦朗的对手,而周围的公子哥儿见状要来帮忙,却被一旁五大三粗的农场保安给拦住。

  开玩笑,保护不好自己的董事长,他们这碗饭也不用吃了!

  用手轻拍拍柳济成的脸,秦朗轻轻道:“我给你一天的时间准备,今天不算,后天,我就要见到那枚宝钻,不然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

  轻轻将他往地上一丢,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入了农场。

  飙车差不多结束,保安们也是各就各位,回去的时候,也是各自鄙视了一眼地下的柳济成,真是个窝囊样,看样子输都输不起的人,还出来得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