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45章 与东方长雄结怨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秦朗确实惹不得。

  这是刀虎以及其余人,此刻共同的认知。

  肉做的手掌,居然能够和刀一样地锋利,一挥手掌就切掉了刀虎的手肘,这该得具备多大的力量才能做到?

  他们不敢去想。

  他们甚至认为,这事能发生,本身就不可思议了。

  肉掌,怎么能够跟刀一样锋利?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们都绝对要怀疑这根本就不可能。

  而即便是亲眼所见了,他们甚至认为秦朗是使用了某种妖法。

  但不管怎样,在秦朗显露的淫威之下,所有人,包括刀虎,都噤若寒蝉,望着秦朗不敢再狂妄了,眼神中全是对秦朗的深深恐惧。

  一个一只手掌就能当大刀使用的人,绝对不是他们这种凡夫俗子能够抗衡的。

  “很好,我现在相信,你们是发自内心地,意识到我招惹不得了。”秦朗笑道,“看来我的手段没白施展。”

  剩**dǐng**diǎn** 下刀虎等人惆怅、苦逼不已。

  为了明白秦朗招惹不得,他们付出了多大代价啊,以后都只能是瘸子了。

  特别是刀虎,欲哭无泪,心想我两条腿都瘸了,嘴巴也被轰烂了,手臂还被切掉了一条,惨呐!早知道面前这煞星招惹不得,他就不接受东方长雄的委托了。

  “东方长雄那边,我不希望你们透露今天的事情给他,否则你们将面临什么后果,自己最清楚。”

  秦朗冷哼了一声,吓得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直到秦朗上了奔驰车,关上了车门,这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也没消褪半分。

  盯着秦朗的奔驰车,直到车子从自己的视线范围内消失,刀虎等人才感觉如山的压力消失了。

  可他们生不出半diǎn报复的心思,包括报警、向东方长雄诉苦,也都不敢去做。

  全因为他们深深明白一个道理:秦朗,那人招惹不得!

  “打电话叫救护车。”刀虎命令手下道。

  “可我们这是枪伤,万一医院方面……”手下迟疑着道。

  刀虎郁闷不已,他们现在也很怕医院方面的人发现他们中的是枪伤后,选择报警。

  警方介入调查,对他们的影响,他们倒是不是首先在意的,他们最在意的,还是这样会招惹上秦朗。

  所以,他们统一地认为,这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于是刀虎联系上了一个私人诊所的熟人……

  至于东方长雄那边,他除了警告手下,不得泄露今天之事外,也打定了主意,以后选择脱离依附东方世家。

  尽管这样日子会更难过,可总好过惹怒秦朗。

  另一边,秦朗尽量将车开得平缓一些,好让纳兰海蓉早diǎn醒过来。

  不一会儿,副驾驶座上的纳兰海蓉就苏醒了,她有些疑惑地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车厢,最后视线停在了秦朗身上。

  “你想问什么?”秦朗笑道。

  “绑架我上车的那些人呢?”纳兰海蓉询问道。

  见纳兰海蓉并没有害怕的情绪,估计这意外事件不会给纳兰海蓉造成心理影响,秦朗也就放了心,説道:“他们被我追上,然后我打跑了他们。”

  “哦。”纳兰海蓉只是应了一声,并没有多大的惊奇,反倒是问道:“你没有打死人?”

  秦朗笑呵呵看向纳兰海蓉道:“怎么,你认为我是个暴力狂,同时还是一个杀人狂?”

  “不是,我好像之前隐约听到过枪声。”

  纳兰海蓉道出了自己的判断。

  仅仅通过枪声,就猜测秦朗杀了人,虽説揣测成分居多,却不是妄加猜测,也体现了纳兰海蓉这位学霸校花,作为理科生的缜密思维。

  不过,秦朗显然不想这事,让纳兰海蓉知道。

  “你听错了,我们刚刚呆的地方,是个码头,你听到的,应该是船的汽笛声。”秦朗解释道。

  纳兰海蓉没有起疑。

  毕竟,她对省城很不熟悉,根本不清楚之前呆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码头。

  “那我们现在是回云海市么?”纳兰海蓉问了下一个问题。

  秦朗打趣道:“不回云海市,难道在省城找家宾馆开房过夜?”

  “我和你不熟,要开房,也是开两个房间。”纳兰海蓉认真解释道。

  这倒让秦朗不好再打趣了。这妞的思维跟常人不一样,你想打趣她,她会给你一个更无趣的答案,让你放弃打趣的念头。

  秦朗开着车,将码头上的事情回想了一遍,确认没有什么毛病留下后,加快了车速。

  他应该从心理层面,彻底震慑住了刀虎等人,即便刀虎跟东方长雄诉説经过,那也没关系,反正和东方长雄的仇怨是结定了。

  ……

  回到云海市,秦朗将纳兰海蓉送到了松雅苑租住的公寓,然后返回了自己家中。

  此时,刀虎等人,也在私人诊所那儿,经由熟人医生,控制住了枪伤。

  东方长雄的电话这时候,打到了刀虎手机上。

  “喂,刀虎,事儿办得怎样了?”

  东方长雄直接问道,语气明显透着不爽。

  在一所艺术类学院钓的那女大学生,上倒是上了,但因为他自身条件不够硬,早早就败下阵来,又当了回三秒钟先生,这让东方长雄将怨气,撒到了打碎了他虎鞭酒的秦朗的头上,因而恨不得秦朗死。

  刀虎知道东方长雄会询问这事,也做好了应对:“长雄少爷,我们弟兄三十多个全部出动,还是被秦朗逃了。不但逃了,我们都受了重伤,哎哟,我现在手脚都剧痛,只怕四肢全废了。”

  开口便向东方长雄诉説自己一方艰苦的处境,是刀虎预先想好的。

  “靠,这么多人都还让秦朗那xiǎo子跑了,你们干粪啊!”东方长雄破口大骂。

  “不是,是秦朗实在太难对付了,我和弟兄三十多个,都挂彩,受了重伤呢。”刀虎继续倒苦水。

  “行了行了,别他玛找我诉苦!我可没钱给你们当医药费!”东方长雄骂骂咧咧,“这么diǎnxiǎo事都办不好,东方家要你们有屁用!”

  説完,东方长雄就挂断了电话。

  东方长熊传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以后别再找老子了。

  刀虎放下手机,骂道:“狗日的,你也就是生了个好人家而已,真希望你被秦朗干死!”

  不过刀虎明显松了口气。让东方长雄抛弃,也就等于是脱离了东方家,以后东方家与秦朗的仇怨,他就可以置身事外了。

  想到终于按照秦朗的要求办好了事情,以后不用再面临秦朗带来的如山压力,刀虎莫名地轻松起来。

  与此同时,纳兰海蓉照例给爷爷打了电话。

  她的爷爷,正是云海大学生物科学院的院长。

  纳兰海蓉将自己今天被绑架的事情,当做刺激好玩的事情,告诉给了爷爷纳兰光启。

  哪知,纳兰光启立即大怒,直接就骂道:“无法无天!大白天敢绑架人,眼中还有没有王法了!”

  如果不是知道宝贝孙女平安无事,纳兰光启只会更怒。

  “乖孙女,你説绑架这事,和你没直接关系,是你被你一个朋友连累,这diǎn你确定?”纳兰光启跟纳兰海蓉差不多,学术之外的事情管的少,了解的也少,所以根本没有八卦之心去向孙女询问纳兰海蓉朋友是谁之类的事情。

  “确定。”纳兰海蓉认真説道。

  “这样就好。这事如果是针对乖孙女你的,那就严重了,必须认真处理了。”纳兰光启松了口气。

  但随即就话锋一转,纳兰光启继续道:“不过乖孙女,我还是建议你听你爸爸的,让你爸爸从燕京市家族那儿,派一名保镖过来,男的女的都行。咱纳兰家虽然不惧怕任何人,但也得提防一些宵xiǎo。”

  説到纳兰家的能量巨大的问题,纳兰光启并没有显露自豪之色,因为已经习惯了。直到现在,学校内的领导都不知道他以及纳兰海蓉,来自华夏京城一个跺一脚都能让京城颤几下的豪门世家!

  “爷爷,这个还是不要了。我以为现在没有证据表明我处在危险中,贸然让燕京方面派出保镖到云海市来,反而会惹人注意。”纳兰海蓉分析道。

  纳兰光启稍琢磨了一下,也是diǎn头道:“嗯,你分析得没错,从家族派保镖的事就先放下。不过乖孙女,以后多注意自身安全,虽然你不想接管家族,只想和爷爷一样,搞学术研究,但在敌人眼里,你却是能够让敌人对付我们纳兰家的一大筹码。”

  幸运的是,他和纳兰海蓉从燕京,来到云海市,并没有引起敌对势力的注意,所以到现在为止,生活依然安宁。

  “好的,我会注意的。爷爷,我还要看几份研究报告,就不跟您聊了。”纳兰海蓉説道。

  “好好好,你去忙。”纳兰光启挂断了电话,面露慈爱的微笑。

  ……

  秦朗晚上在沉香木之心的辅助下,修炼了一个半xiǎo时的赤炎诀,才睡下。

  沉香木之心带来的滋养神识的神奇功效,开始显现。

  至少秦朗感觉,如今的神识强度,要比以前强了一些了。

  这是好事,今后靠着这沉香木之心,神识还能继续慢慢地壮大,迟早能够助他清除掉识海中的外来元神。

  第二天上午,秦朗开着车,朝蓝润公司驶去。

  新准备上市的第二批美容护肤品,前期工作都完成得差不多了,目前正在内部体验者的xiǎo范围内,进行产品的质量检验,他需要去公司了解一下项目的进度,为产品推入市场做准备。

  当秦朗的奔驰车行驶到一个繁忙路段时,前方忽然堵车了,好像是前面不远处发生了一起车祸。

  秦朗驶近后,才发现真是一起车祸。

  一辆渣土车发生了侧翻,司机没多大事,但与渣土车相撞的一辆私家车,却是变形严重,一个满脸是血的强壮男子,正蹲在路上,守护着地上昏迷不醒的女儿。

  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儿一动不动,男子嚎哭着,声音凄厉。

  救护车肯定还要一diǎn时间才能来,男子能做的,除了紧紧抱着六岁大的女儿,似乎没其他办法了。

  “爸爸……”

  xiǎo女孩忽然睁开了眼睛,只来得及虚弱地喊了一声“爸爸”,眼睛就重新闭上,嘴角还流出了黑血。

  男子的嚎哭,更加地凄惨起来,路人听了都忍不住动容。

  秦朗被xiǎo女孩那一声呼唤,勾动了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这么xiǎo的孩子,头部却遭遇了严重撞击,生命垂危,他既然见到了,也不忍心眼睁睁看着xiǎo天使一般的孩子就此死去。

  秦朗于是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