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038章 玄青子的遗孀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有了宗门的特别通行令牌,现在秦朗也可以自由进出宗门内围了,问明了玄青子曾经居然的小院所在,他就径直赶往了那里。

  说到底,秦朗之所以能够以外人的身份,进出天医生门,甚至是宗门内围,除了特别通行令牌外,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天医门不够强大。

  如果天医门十分强大的话,像秦朗这种无门无派的筑基修士,天医门根本就没必要重视。

  要知道,那些顶级宗门,拥有大量元婴老怪坐镇,甚至有化身期修士坐镇,导致这样的宗门心高气傲,因为超强的实力威慑,就即便行事霸道一些,其他修士也不敢说什么。

  像筑基后期修士想要自由进入顶级宗门的山门,都是非常难的事。

  秦朗很快就走到了玄青子曾经居住的院子处。

  这是一个三进三出的院子,很大,因为处在宗门内围,这里的灵气也非常浓郁,比外围高了两三倍。

  整个天医门宗门应该布置了巨型的聚灵阵法,不然,宗门内围不可能出现这么浓郁的灵气。

  面对玄青子生前居住的地方,秦朗没有什么感情波动,毕竟他对这座院子可没有归属感。

  倒是对玄青子的遗孀以及女儿,如果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秦朗还是会帮的。

  敲了敲小院的门,并没有人回应,然后,秦朗只能自己推开了这个院子。

  刚要进入房间里面去看,却有一个警惕的女声传来:“你是谁?又是接收院子的那伙人么……告诉你们,这个院子是我死去男人留下的,他为宗门做了那么多贡献,现在人不在了,你们就想要把院子收回去,绝对没门!”

  “想要收回院子,除非我们母女俩都死了,你们从我们母女俩尸体上跨过去!”

  呃……

  秦朗有些傻眼,因为眼前出现一个泼辣无比的妇人,正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一时间都无法插口。

  这个妇人大约炼气八层左右的修为,也是个修真者,不过,现在的表现,完全就像一个骂大街的老妇。

  半晌,等这妇人骂累了,秦朗和讪讪道;“大娘,你骂错人了,我可不是要抢你们院子的那伙人。”

  “不是来抢我们院子的?”妇人奇怪道:“那你进来干什么?”

  “这个……”秦朗摸了摸头,也不知道如何说好,想了想,道:“我不是天医门的人,我是玄青子的朋友,听说玄青子去逝了,所以专程来这里看看。”

  “玄青子的朋友,我怎么没听那死鬼说起过,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泼辣妇人很是狐疑地望着秦朗。

  “认识好久了,他还有寄存的东西在我这呢!”

  秦朗这地望了望,这个院子很是典雅,全木制精工制作,放在地球那绝对是顶级别墅级别,想不到玄青子去逝,连他居住的小院都有天医门的其它人打主意,想要将这母女人赶出去。

  这样说来,这两母女其实在这天医门过得并不好,秦朗这一趟是来对了,两母女遇到的问题,他决定都一并给解决掉。

  “那死鬼寄存了什么东西?”泼辣妇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而秦朗这时也不说话,取出一个储物袋给了这泼辣妇人,而泼辣妇人接过一看,脸上一喜,之前的凶劲消失不见:“这死鬼,居然留下这么多?”

  食物袋里面,有大量的世俗银票,有十几瓶各类的丹药,两三件法器,还有灵石五万。

  其实玄青子元神消亡后,并没有留下什么。

  这些东西的价值加起来并不少,玄青子老婆拿着这些,也不算吃亏。

  可以说,秦朗留在储物袋里面的东西,都是玄青子老婆和女儿所需要的。

  银票可以世俗所有,灵石可以拿来修炼,也可以换成银票、银两。

  丹药都是秦朗新近炼制而成,有治疗伤势的,有补充元气的,有增长修为的,都是炼气期乃至筑基期修真者可以服用的。

  有了这些灵石丹药,果然,现在玄青子老婆对秦朗态度大好,连忙请秦朗入屋坐坐。

  秦朗这次是有目的而来,自然不会一下子就离开天医门,毕竟,这两母女看起来在天医门过得艰难,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秦朗帮忙解决。

  这时进入了客厅,玄青子老婆让秦朗上座,就忙着准备茶水。

  因为玄青子去逝后,基本没什么客人来,所以茶水都没有现成的,只能临时烧热。

  坐下来的秦朗望了望整个客厅,客厅不大,布置得倒是很典雅的,但是,望来望去,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好好的思索了一阵,终于从玄青子的记忆中知道了原因,原来,客厅里面摆放的几个装饰品都不见了,当初可是花了不少的灵石布置的,居然都不见了。

  “可是是因为玄青子死去后,母子俩生活拮据,所以就把那些东西处理了吧?”秦朗想了想,这样猜测到。

  这样的猜测,估计也是八、九不离十,之前自己给那玄青子老婆储物袋时,玄青子老婆看到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两眼放光的样子,肯定是穷怕了。

  所以说,自己来得很是及时,这批财物也赠送的很是及时。

  “小哥,请喝茶。”这时,玄青子老婆已经端上了茶水。

  秦朗是爱喝茶的,端着茶杯小抿了一口,感觉还不错,也不知道是什么茶叶,居然是红色的小叶子,像银针一样根根立在茶水中。

  “这是老鬼生前最爱喝的红针,家里还有好几罐,可惜茶还在,人却没了。”玄青子老婆叹了一口气,这个看起来斤斤计较的妇人,现在却是很感伤的样子。

  “节哀吧,嫂子,人死不能复生,日子还得过下去。”秦朗安慰道。

  “嗯,谢谢了小哥。对了,还没请教过小哥名字呢……先介绍一下自己,奴家是玄青子那死鬼内人,名叫郑彩娥。”

  玄青子的老婆,炼气八层的女修郑彩娥这时向秦朗福了一福。

  “我……秦朗。”点点头,秦朗也介绍了自己。

  这时转头望来望去,疑惑道:“怎么不见你的女儿呢?玄青子大哥去逝了,我这次是专程赶来,就是想见一见你们母女,看看过得好不好。”

  “我女儿……”郑彩娥一怔,“她在侧室。”

  “病了?”秦朗这时问道,这时来客人了,还呆在房间里一直没出来,肯定是躺在床上病了。

  “嗯!”

  “什么病……我看看,我也懂几手医术。”

  “好的,小哥跟我来。”

  ……

  进了侧室之后,秦朗看到了躺在床上的玄青子的女儿,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秀的姑娘,十六七岁年纪。

  不过此时,却是脸色苍白,额头一阵阵细微的汗珠,好像寒症发作一样。

  玄青子女儿一直在哆嗦,她的身上盖了二床被子,却好像还是不够一样,在被窝里面打摆子。

  “这是小女梨花,随奴家姓郑,这两月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得了这寒症,请了好几个医者都没能治好。”郑彩娥念叨道。

  “要是死鬼还在就好了,以他的医术,在这天医门都是数一数二,治疗这种寒症应该很容易,可惜现在老鬼去了,我们娘儿俩又没多少灵石,只能请到一般的医者。”

  “听说宗门二长老医术不错,不过,出诊金却死贵,二三万灵石出诊一次,之前奴家一直凑不齐这笔诊金,现在有小哥这笔入帐应该是够了。”

  “寒症?”秦朗望了望玄青子的女儿,这个跟随母姓,叫郑梨花的小姑娘。

  “小哥,你的问诊手法,怎么跟奴家那死去的老鬼那么相似?”犹豫了好一阵,郑彩娥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呵呵,以前跟玄青子大哥学过几手。”秦朗随口一答。

  他却知道,自己何止只是学过几手,玄青子的元神记忆就呆在自己脑海中,可以说,自己就等于玄青子重生,不过,这个却是不能跟郑彩娥解释的。

  “哦这样就难怪。”郑彩娥点点头,看秦朗医术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她也不由一阵期待起来。

  而床上的梨花,依然是脸色发白,两眼紧闲,浑身颤抖不已。

  知道有陌生人来临,小姑娘肌肤被触碰后稍稍有些紧绷,这是紧张的表现,虽然没有陷入昏迷,但是,偏偏她却说不出话来。

  望、闻、问、切之后,一切迹象表明这是寒症,但是,这寒症古怪,因为它表现得跟一般的寒症居然是一模一样。

  这就奇怪了……

  如果是一般的寒症,早就可以治好了,但是这古怪的寒症,表现跟一般的寒症一模一样,却一直都治不好,肯定还有什么没有检查出来。

  这也是秦朗第一次遇到如此古怪的病,之前他给别人治病,都是很轻易就找出了病因,但是这一次,梨花小姑娘的病却是难到了他。

  秦朗是有一颗专研的心,当即,取出了自己的随身金针,开始给小姑娘金针渡穴,同时利用这种金针渡穴的方式,更深一个层次的了解小姑娘的病情。

  金针渡穴,这也是比较高级一些的治疗方法,而且需要利用到真气,就算是天医门,会这一门手法的也不多。

  “根据望、闻、问、切,一切的迹象表明,这梨花是得了一种奇怪的寒症。天医门以医术和炼丹立足修真界,不可能连一般的寒症都治不了,所以,这种困挠了天医门好几个医者的特殊寒症,光看表面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望、闻、问、切,这是很普及的医术技巧,虽然简单,但是,要做好它,没有一定的心性和悟性却是不行的。

  秦朗得了玄青子的真传,这些的基本技巧,却是深入了骨髓,一切都是手到擒来。

  看到秦朗娴熟无比的运作,既陌生,又熟悉,这当儿郑彩娥居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以及自己的死老鬼玄青子又活过来了,不过,再一眨看,眼前的依然还是秦朗。

  三寸长的细软金针,在秦朗的真气注入下,绷得笔直。

  刺!

  秦朗毫不犹豫,直接刺入了梨花小姑娘的心口的穴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