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成功了!”

  秦朗脸色现在有些苍白,这也难怪,任谁割裂了一部分元神,都会这样。

  现在的他,感受了一下,虽然只有接近结丹中期的神识强度,神识幅射范围缩小到了三四十丈左右。

  如果是以前他相当于结丹中期接近结丹后期的神识强度,神识放开的话,幅射范围至少是八、九十丈,现在一下变弱了好多。

  神识往四周探测了一下,好多原本能够探测到的距离,现在都到达不了,有些不习惯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是原本就金饭碗、银饭碗吃饭,现在落魄了,只能用铁饭碗,档次下降了许多。

  好在,异种真气的问题总算解决了,小命保住了,不用再倒计时,也算一件好事情。

  只是,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原本以为先前的四颗益元丹,就能够让被陈云雷击伤的神识恢复完全,现在看来,这类丹药的所需数量还是不够。

  “恐怕,我还需要再服用三四粒益元丹才行,刚才分裂神识,再次损伤了元神,不修复还是不行的。”秦朗喃喃道。

  解决了异种真气的麻烦,现在他的修为,只要再服用几粒精气丹补充一下,勉勉强强能够回到结丹初期水平,不过受损的元神暂时是回不到过去的水平了。

  于是,又服用了几粒精气丹,继续打坐冥想,将真气完全恢复过来。

  这一次,再睁开眼睛时,脸色变得好多了。

  恢复到结丹初期之后,现在已经可以自己炼丹了,他准备炼制一炉益元丹,这次这么惨,就是吃了没有益元丹的亏,他准备这种丹药,以后无论如何自己身上都要备足。

  这样的话,以后再遇到神识受损的问题,就不用狼狈地到处寻找益元丹来,也不用在寻找丹药过程中遇到歹人,被居心叵测的人打主意。

  益元丹的材料,自己身上炼制这种丹药的各种辅材都有,却缺少一味主材鱼精粉。

  鱼精粉虽然是珍稀药材,但是在这偌大一个风城,应该不算是稀有,至少要比成品的益元丹容易买到得多。

  很快,秦朗就近从一个店铺买到了材料,就跑到风城的管理处登记洞府,准备炼制灵丹。

  风城在清河大陆,都是中型城市了,这里管理严格,就连进城都需要缴纳灵石,但相对应地,这里也有的是人或者机构,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

  例如购买丹药,在这儿购买,就比在坊市购买要好得多,起码种类够多。

  而像为炼丹师提供的带有炼丹设备的住所,在风城也能找到,只不过这种住所都掌握在城池官方人员的手上。

  这也是为什么秦朗需要去官方管理处登记的原因。

  毕竟,风城坊市的洞府静室有禁制阵法守护,并且灵气也不容易外泄,比之继续呆在客栈要可靠多了,自己在里面炼丹也安全很多。

  风城的洞府静室二十个灵石一天,比之散修联盟价格高多了,但是秦朗并不在意,这些都是小钱,现在他只要寻找一个安全的所在,供自己炼丹以及修炼。

  走出风城管理处的时候,秦朗居然发现有盯梢者,不由感叹,这风城还真是够乱的,自己已经将那个筑基后期散修给干掉了,想不到又有其它人盯上了自己。

  现在自己是落难时候,还是尽量小心一些的好,秦朗这一路上都走的大道,也不怕这暗中的人出手,毕竟风城治安虽然差点,但是几个修真家族还是尽了力的。

  每一条街道的主道都有一个巡罗队,每一队十来人,实力从筑基初期,到筑基后期不等。这样的话,就算是结丹期的修真者,也不敢在大街上乱来。

  毕竟,风城的修真家族也是有高端战力的,街道上巡逻队虽然弱,但是如果遇到麻烦,就是牵扯到家族高层派出高端战力来解决,多少也会让人产生顾忌之心。

  秦朗所不知道的是,这盯梢的人,其实是清风珍宝阁副阁主张峰布下的眼线。

  清风珍宝阁副阁主张峰,在没有入股这家风城店铺之前,是个散修,跟散修陈云雷是搭挡,一起干了不少坑害其它散修同道的缺德事。

  后来,有了一些资产,在风城入股清风珍宝阁之后,才慢慢洗白。

  不过,这一次老搭挡找上门来,这个清风珍宝阁的副阁主多年骚动的心,又有些松动。

  在他看来,那个散修秦朗曾经是个结丹期,身家一定丰厚,如果自己搭挡陈云雷能够做成这一票,自己的分润也不少,算得上意外之财了。

  而且只是派人帮忙打探消息,又不用自己出手,何乐而不为呢?

  ……

  秦朗进入洞府之后,开启了整个洞府的禁制法阵,然后自己又将手头的火蚁大军派出二支出来,作为护法。

  由于驱除了异种真气,现在识海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所以能够大量召唤火蚁进行护法了。

  不过,现在神识只有了结丹初期的强度,却并不能召唤出全部火蚁,只能够勉强召唤出二队,一千多只火蚁进行护法。

  而以为的老保镖,那只将军,却老老实实躺在灵鬼袋中。

  将军被法宝定神针所制,现在还是动弹不得,秦朗忙着自身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功夫解决此事,所以给耽误了。

  所以,护法只能换成这些灵虫了,这一千多只三星以上的火蚁,相信一般的结丹期都能对付得了。

  当然了,得排除那些精通控虫之术的散修,之前在那个山洞,遇到的结丹初期散修陈云雷可真够让自己郁闷的,可以说样样本事都克制自己。

  自己的将军对之无用,五百多只奇虫灵虫的杂牌大军,也被对方利用手段收去,而对方神识也是异常强大,居然达到了结丹中期的程度,还暗算了自己一把。

  最后,逼得自己不断自爆法器、法宝,才得以逃脱一劫。

  连将来炼制第二元神的火元珠,在逃脱过程中,都自爆掉了。

  当时自己神识受创严重,就是因为对方而起,处境真是雪上加霜,这也让自己暗中发了毒誓,如果自己完全恢复过来,一定要报复回去,将对方搓骨扬飞一百次。

  可见,秦朗对那个家伙的恨意,有多深,用仇深似海来形容也不无为过。

  洞府的禁制打开,防御工作做好了之后,秦朗就取出了自己的紫云丹炉,准备炼丹。

  益元丹是中品灵丹,算不上特别高级,秦朗连上品灵丹都炼制出来过,这种中品货色,当然不在话下。

  材料基液,是中性物质,七八株下品灵药的汁液。然后再是一些辅助的材料,要等基液加热之后才能添加,这其中的份量,都要一一把握好,这些秦朗的大脑早已经计算好了。

  秦朗合上了丹炉炉盖,开始加大了火力,进入预热。

  煮沸的基液一点点变得浓稠,乳白色的,而在加入了辅材之后,咕嘟咕嘟一阵冒着泡泡,变得更加的活跃,辅材中的有效成份都被激发了出来。

  这时,才开始添加主材,鱼精粉。

  这是一种淡黄色的粉末,其实并不是从鱼类身上提炼出来的,鱼精粉只是一个名字,只是因为这种珍稀材料出自海里,所以才被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虽然神识现在已经降低到结丹初期,但是炼制中品灵药却已经足够,并没有多少难度。现在神识感应到,液体慢慢转化成膏体,里面还不断有细小的如果盐一样的结晶体出现。

  而在秦朗的全力催发下,丹炉上的禁制符纹全部亮起,整个丹炉都亮起一道雾腾腾的光圈,光圈环绕着整个丹炉围了一圈又一圈,益元丹的材料慢慢地开始融合,在这整合过程中,秦朗又放了几滴万年灵乳。

  万年灵乳天材地宝,在很多时候,炼丹过程中放入几滴,会得丹药的融合变得更加完美,更容易出极品好丹。

  蹭!蹭!蹭!

  终于雾腾腾的光圈消失了,紫云丹炉上禁制的光芒也在变淡,已经到了收丹的时候。

  随着火力的消失,紫云丹炉的壶盖开始震动起来,而早有准备的秦朗掐起来炼丹师收丹的手法,随手布置了几个禁制,越是有品质的丹药,随具有灵性,所以这收丹的过程不能马虎大意,搞不好丹药就飞走了。

  不过,益元丹只是中品丹药,没那么讲究,就算炼制出了禁制丹纹,也顶多是个中上品质的灵丹。

  只是,这种修复神识的丹药,现在对于秦朗却是无比重要,所以,他也不能大意。

  砰,丹炉盖子被震出了,可以出丹了!丹炉盖子被震开之后,秦朗掐着秦朗掐着收丹决,手法泛起禁制的光芒,开始收丹。

  里面的丹药很听话,就被他大袖一遮全部收住,装入随身的红玉瓶之中。

  益元丹,一次炼制出了三十粒,还算不错,每一粒都很饱满,有龙眼大小。

  可惜的是,不知道是否神识受损、境界低落的缘故,这一炉灵丹居然没有出现丹纹,也算是美中不足。

  这是进入清河大陆以来,第一次,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秦朗没有炼制出完美品质的丹药出来。

  没有丹纹出现,就证明丹药药效没能做到完全内敛,暴露在外的话,会不断逸散药性。

  不过,无所谓了,反正秦朗现在急需服用益元丹,不会让这一炉丹耽置在外太久的。

  这一炉益元丹炼制好以后,秦朗收了紫云丹炉,然后将益元丹装入红玉瓶中,只取了三粒用来服用。

  然后,继续打坐冥想,修复自己受损的神识。

  三天之后,秦朗睁开眼睛,现在的脸色已经变得好看了很多,而神识的强度,已经勉强达到了结丹中期。

  现在观测他的识海,可以看到,元神已经基本完全恢复过来了,神识的强度比之以前顶盛时期,虽然差了一分,却也差得不多了。

  而那一炉的益元丹,居然被他服了三十多颗,现在只剩下了七八颗。

  作为一个炼丹师,在丹药充足的情况下,秦朗当然舍得,所以,炼制出四十枚益元丹之后,秦朗比原计划只服用四粒左右,变成了现在多服用了二十八粒。

  效果也是极好的,现在的神识基本与以往差不多了,只有比全盛时期差一点点而已,那一点点,却是因为神识被异种真气吞噬,加上接连两次受损后,确实已经恢复不到原来水准了。

  不过,也没大事,现在的自已终于完全脱离了重伤状态,精气神都是一个全面的改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