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62章 最恨吃里扒外!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的话一説完,会议桌前的六个人,像都是第一次听到这事一样,个个脸上充满了震惊的表情。

  但秦朗知道,有人在假装。

  “给你们半分钟,如果要让我自己diǎn出来的话,那你就只有等着被起诉了。”

  秦朗绕着会议桌慢慢走了起来,每走一步,都要停一停,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带给众人庞大的心理压力。

  要知道,这些员工也知道秦朗手底下有白豹等一帮xiǎo弟,并不是好惹的,所以心底深处潜意识地就对秦朗有着惧怕。

  平常时候这种惧意不会体现出来,毕竟秦朗平易近人。

  但现在,秦朗脸色冰冷,气场惊人,就连问心无愧的员工,都觉得坐立难安。

  秦朗很快就发现了其中有一人的表情,极不自然。

  不过时间还没到,秦朗等着这人自己站出来。

  绕着会议桌重新走回桌首位置后,秦朗双手撑着桌面,淡淡説道:“时间已经到了,$dǐng$diǎn$ ()被我diǎn到名字的人……”

  “老板。”

  秦朗话还没説完,一个高高大大的年轻人就站了起来,低着头,满脸通红,不敢用眼睛去瞧秦朗。

  “你这算站出来了,是么,喻溢香?”秦朗冷冷问道。

  “老板,这事是……是我干的。”斯文的年轻人吞吞吐吐,显得特心虚。

  秦朗早通过喻溢香的反常表情,判断搞鬼的人就是他了,并不觉得奇怪,有的只是愤怒。

  他没亏待任何一名员工,但这个去年毕业的大学生,还是在背后阴了他一把。

  但秦朗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冷冷説道:“你马上离开公司,以后没资格再在这里上班了。”

  至于这人这个月的工资?

  秦朗没打算追究这人的法律责任,就觉得已经是网开一面了,不可能再给这人结算工资。

  “老板,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是……”喻溢香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乞求着秦朗。

  “滚!”

  秦朗一声怒喝,如同春雷炸响,让其他员工都惊得身体哆嗦,大家从没见过老板发这么大的火。

  喻溢香吓得屁滚尿流,灰头土脸地跑出了会议室。

  秦朗看都不看这人一眼,只当这人他从来没雇佣过。

  “知道我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么?”秦朗对剩余五位质检员説道。

  “我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缺钱,如果缺钱,生活上有难处,你们大家都一样,尽管来找我,找公司,能帮的我一定会帮,但不要背着公司搞鬼,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吃里扒外的xiǎo人!”

  员工们纷纷diǎn头,记住了秦朗的话。或许秦朗的发火让他们吓到了,但他们能够从秦朗的话中,感受出秦朗对公司员工还是很关心的。

  前提是,员工得为公司着想,不能出卖公司的利益来达到私人目的。

  甚至于,他们认为秦朗对喻溢香的处理,还显得轻了。如果换成其他老板,要么毒打这人一顿,要么将这人扭送到警局。

  ……

  秦朗出去后,将发生的事情,和江心忠説了一遍,反正现在局势差不多应该稳定住了,他只需要等待向天河那边的进展就成。

  秦朗在等待,东方玉也同样在等。

  东方玉认为自己仍然没输。

  只要工商局扣着蓝润公司的新产品不放,那他仍然会整垮蓝润公司。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又给认识的那位工商局副局长通气,提出了一个很诱人的价格作为报酬,让那个副局长强行下命令:扣住蓝润公司的产品不放!

  对方答应会按照他説的做,他就不信秦朗认识的那名向副局长,会为了这事,强硬到底。

  “喂,秦先生,按照你説的做成分检测,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那瓶问题润肤露的成分,和正品的成分相差太大,检测报告已经认定那瓶润肤露是你们公司内部有人故意放进去的,而并非产品本身质量的问题。”

  向天河在打给秦朗的电话中,笑着説道。

  事实证明秦朗经商很可靠,没有欺骗他,向天河愈发觉得秦朗这人可以交往。

  “呵呵,还了我们公司一个清白就好,那向局长,既然这一批次的产品并不是真的存在质量问题,那能够放行了么?”秦朗问道。

  他公司生产的蓝润品牌化妆品,以中药成分为主,与市场上其他化妆品的成分,存在着不xiǎo的差异,所以喻溢香用了一个空瓶子灌入了其他牌子的润肤露,再塞进一只死老鼠的事,只需要做成分检测,就能水落石出。

  “当然可以,我这就安排人去执行,同时秦先生也请放心,今晚派出去的市场监管科的那一队执法人员,是存在执法问题的,我也会详细调查此事。”

  向天河清楚,这事处理得越细越好,毕竟这样能让秦朗更加满意,何况那名xiǎo队长确实有问题,他按照规章制度去处理,也没违反纪律。

  另外,向天河没有在秦朗面前提难处。

  实际上,在他打这个电话之前,同局的一位副局长,就希望他不要插手这事,但他毫不犹豫驳斥了回去,没让别有用心的人抓住蓝润公司的产品存在质量问题这一diǎn做文章。

  这之后,那名副局长见他态度强硬,又搞出了一计,那就是继续扣押着蓝润公司的产品,做进一步的抽样调查,但也被他反对了。

  反正有权威的检测报告在手,能够证明蓝润公司的产品不存在质量问题,那么抽样调查做或者不做,都不是必须的,对方强硬,他更强硬,硬是让对方败下阵来。

  ……

  秦朗很快得到了陈经理的确认:公司的产品被放行,运货卸货都恢复了正常。

  秦朗笑了,利用和向天河的关系,他再次让东方玉吃了瘪。

  产品这一块,东方玉不可能再弄出什么花招来,秦朗也就放下心来,但秦朗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今晚这整件事。

  这事摆明了就是东方玉主导的,不整整东方玉,他不会善罢甘休。

  此刻,东方玉差不多和秦朗一样的时间,得到了同样的消息,立即就气得将烟灰缸摔在了地板上。

  这一次没能整到秦朗,意味着蓝润公司至少在以后一段时间,他是别想再整垮了。自认为商业手段玩弄得炉火纯青的他,很不甘心又一次败给了秦朗。

  “该死的,这秦朗,什么时候连省城工商局的人,都能攀上关系了?”

  东方玉自然不知道,秦朗攀上的这关系,是在今天,任凭东方玉情报来源再广泛,也料想不到。

  “父亲,我嗓子好痒,身体里好热,好难受,咳咳,咳咳……”

  东方长雄从卧室中走出来,可怜巴巴地跟东方玉诉苦,样子萎靡不堪。

  东方玉一看儿子自从昨天受到羞辱和惊吓后身体越来越糟糕,更是怨恨死了秦朗,可没办法,眼下他还得优先处理儿子的病,而不是对付秦朗。

  “管家,你马上打电话让医生过来。”东方玉走出客厅,对管家説道。

  东方家族肯定有专门的家庭医生,一般的病,并不需要去医院,直接在家等着医生上门就行,这也是他们区别于普通人的特权之一。

  管家匆匆领命去办了。

  这时,东方长雄难得还“惦记”着秦朗,阴毒地问道:“父亲,秦朗的公司,一定被您整垮了?”

  他认为父亲一定能够轻轻松松办到这事。现在秦朗的公司肯定被整垮了,他心里正迫切地想着该如何对付秦朗本人。

  “秦朗,你敢跟我们父子俩斗,哼,现在你公司完蛋了,过不了多久,你人也要完蛋!”东方长雄心中怨毒无比地説道。

  但父亲东方玉,并没有説话。

  “父亲,您怎么了?面色这么难看。”

  东方长雄仍然没往失败那方面去想。在他看来,论商业斗争的手腕,秦朗一个比他都只大了一两岁的毛头xiǎo子,怎么敌得过他父亲?

  东方玉尴尬不已,脸色比屎还难看。

  “那个,我失败了,没有整垮秦朗的公司……”

  东方玉觉得十分的羞耻,好像跟秦朗相比低了一头一样。

  东方长雄立即变得失望不已。

  但很快他又涌出了强烈的不甘和怨恨。

  秦朗是什么东西,出身比他差,钱没他多,为什么就像个打不死的xiǎo强?反而处处让他们父子俩吃瘪?

  “父亲,我不甘心!我一定要让秦朗死!”

  东方长雄面色扭曲,恶狠狠説道。

  “儿子,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怎么反应这么激烈?”看到儿子跟发疯了一样,活像得了狂犬病,东方玉吓了一跳。

  可是,他话才説完,就看见东方长雄直直地栽倒在了地上,突然晕厥了过去。

  “管家,管家!”

  东方玉手忙脚乱,焦急不已……

  五分钟后,医生来了,给东方长雄做检查,东方玉呆在客厅,脸色铁青。

  东方长雄的病加重,他将责任全推到了秦朗身上。

  “秦朗,我一定要整垮你公司,整惨你!”东方玉对秦朗恨得咬牙切齿。

  滴滴,滴滴,这时候东方玉才察觉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在振动。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但东方玉还是接通了电话。

  “东方玉,我是秦朗。”

  对方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东方玉惊愕住了!

  醒悟过来后,东方玉气急败坏道:“秦朗,哼,你还敢打电话过来?”

  听着东方玉发狂,秦朗却觉得心中比六月天喝了雪碧还要舒爽,他故意説道:“东方玉大老板,你心情似乎不大好啊,谁招惹你了?”

  “别明知故问!”东方玉气得吐血,儿子受到羞辱和惊吓,身体病重了不説,以后只怕在云大也没脸混下去,让他很是怨恨秦朗。

  “那我就不问好了,”秦朗话锋一转,声音陡然变得冷厉起来,“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今晚这事别想就这么算了!”

  东方玉一听,差diǎn暴走,他还打算不放过秦朗呢,没想到秦朗胆子这么大,居然敢抢先和他叫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