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64章 你求人的诚意不够哇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在秦朗的蓝润公司发展红红火火、新产品迅速打开销路的时候,东方玉则根本不像秦朗那么春风得意。

  儿子东方长雄的怪病,又加重了。

  一天二十四个xiǎo时,东方长雄只有间隔的大约两个xiǎo时,是清醒的,其余时候都会又蹦又跳,又挠又抓,见了人或者不见人,口中都会发出“汪汪汪”的吠叫声。

  私下里,东方玉这一房的佣人都在説,东方长雄的吠叫声,比狗的叫声还要逼真。

  这让东方玉愁死了。

  东方长雄几乎一天都在发病,跟疯了一样,逮着了自己都会挠他咬他,为了不让东方长雄伤害到人,他只好将东方长雄反锁在房间里,每次给东方长雄送饭,管家身边都跟着两个彪壮大汉,害怕东方长雄攻击。

  医生在东方玉家里来来往往,除了猜测东方长雄这种病况,是跟受了惊吓有关外,没有任何医生能够拿出医治的办法,东方玉只能看着东方长雄变成了“人形疯狗”。

  本来,东方玉打算带着东方长雄去帝都燕京市看病,或者搭乘飞机去美国瑞士等医疗技术发到的国家,但这时候给东方长雄看过病的一位老西医,给了东方玉一条建议。

  ……

  “秦朗,我是东方玉。”

  秦朗本来在客厅看电视,这几天公司产品的销路非常好,他心情很不错,一听打过电话过来的人是东方玉,秦朗就有些惊讶。

  但秦朗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东方玉,你打电话来干什么,又准备放几句狠话么?”

  尽管秦朗估计东方玉的目的不是这个,可是他和东方玉不对路,有着不xiǎo的反感,説话自然用不着对对方客气。

  秦朗这话戳中了东方玉的痛处。

  他至少施展了两次手段,想要整垮蓝润公司,但都失败了,而且确实和秦朗説的那样,每次失败过后,为了表达愤怒,他只能在电话中向秦朗放几句狠话,其他什么都干不了。

  蓝润公司的销售额蒸蒸日上,这件事他也知道,秦朗是春风得意,再对比自己的焦头难额,东方玉本来是想请秦朗帮忙的,心情也一下子怒了,对秦朗充满了忌恨。

  “秦朗,你少来嘲弄我,我告诉你,作为东方家族的嫡系,我东方玉有的是办法整垮你。”

  “是么,那没事的话,我挂电话了。”秦朗故意説道。

  “别……别挂。”东方玉匆匆説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懊恼。

  他发现自己冲动过头了,这一次打给秦朗,不是为了逞强,不是为了斗嘴的,先将秦朗得罪了,那找秦朗帮忙看自己儿子的病这事,不就会黄么?

  当然,他内心中,是想让秦朗给东方长雄看病,而不是求秦朗帮忙,所以也只有一diǎndiǎn的懊恼。

  “有话快説,有屁快放!”

  秦朗催促道,心中则在冷笑。

  他又不是傻子,听东方玉的口气,只怕是真的有正事要和自己谈。

  可恶的是,东方玉倒还首先摆谱上了,那就别怪他晾一晾东方玉了。

  “你!”东方玉气得又要发怒,但还是忍住了,声音冷邦邦地道:“听説你医术不错?那你过来一趟。”

  一听这个,秦朗感觉就好笑。

  这是在请他帮忙看病么?

  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如果想请他看病,那也会客客气气的,何况东方玉和他还有仇,当真以为他心胸开阔,不计较这些?

  “过来干什么,看病么?”秦朗明知故问道。

  “对,你过来,反正东方家族你只要随便打听打听,就能知道地方,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看病的。”

  东方玉傲然説道。

  可能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多年的人生阅历,全被在面对秦朗时的怨恨给冲没了,以至于他仍然认为只要出diǎn钱,凭着东方家族这名号,秦朗就会答应他,过来东方家族这边看病。

  秦朗更觉得好笑了。这东方玉看来还是没搞懂他的脾气啊。

  就算是天王老子要他看病,如果也跟东方玉一样,是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的话,滚他的,他才不会给好脸色!

  “原来是看病啊,那不知道是给谁看病,给人还是猪?”秦朗关掉电视,笑着説道。

  “你説呢?”东方玉气得又要发飙,他知道秦朗绝对是故意这么问的。

  “我怎么説啊?我又没有千里眼。”秦朗説道,“提醒你一下,我是医生,不是兽医,给猪看病这事就不用找我了。”

  “给人!”东方玉咬牙切齿,“我儿子!”

  “哦,原来是东方长雄病了啊。”

  秦朗恍然大悟的语气,让电话那头的东方玉紧紧抓着手上的茶杯,都快将紫砂壶给捏碎了。

  “对,就是我儿子。你到底来不来?”东方玉不耐烦地説道。

  其他的医生,只要听説是给东方家族的嫡系看病,那一个个都主动答应了,都想着借助这机会和东方家族攀附上关系,就这个秦朗,拽什么拽!

  可是,秦朗还真就拽上了。

  “东方玉,我説你脑子烧了还是结冰了,你儿子病了,关我屁事啊!”

  东方玉被噎了一下,缓过气后説道:“我让你来省城一趟,给我儿子看病,酬劳好説,你懂了么?”

  “是你没搞清楚,我凭什么要给你儿子看病啊,你以为你是谁啊?”秦朗冷笑着道。

  这个东方玉真拿自己当贵族、高高在上了,有事求他,还一副讨人嫌的嘴脸,真不知道是脑子秀逗了还是怎么地。

  东方玉傻眼了。

  他没想到请个人还这么难。

  以前,只要是他金口一开,那些人还不是屁颠屁颠地主动凑上来?

  巨大的落差,让东方玉有些接受不了。

  可他到底也反应过来了,知道还得以给儿子看病为重,打算迁就迁就秦朗好了。

  “算我説错话了,我重新説一遍,我请你来省城一趟,给我儿子看病。”

  东方玉憋屈地説完,心想老子都忍让这么多了,这总行了。

  “嗯,这还像句人话。”秦朗评价道。

  东方玉愤懑地将紫砂壶往沙发上狠狠一扔,气得脸红脖子粗。

  “不过东方玉,你这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终于想起我了,不得不请我出手么?可我记得前天你还説过,就算是请个赤脚医生,都比请我强啊。”秦朗旧事重提。

  “我那是气话。”东方玉愤愤道,“再説,我都请你了,你也应该有些肚量。”

  “哟,还埋怨上我没肚量了,呵呵。”秦朗禁不住冷笑。

  肚量这事,也要看对待的是什么人。

  他不缺肚量,否则质检员工喻溢香搞鬼一事,他就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对方了。对方是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或许一时蒙蔽而走了错路,他也不愿让这人进局子,从此留下案底。

  但对东方玉,他如果还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将东方玉当战友、当好友一样对待,那他就是脑子秀逗了!

  仇家有事求他,他就算答应,那也要痛宰对方一次,才会答应。

  “东方玉,实话告诉你,让我救人也行,但不是请不请的问题,而是求的问题。”秦朗説道,打算继续没肚量下去。

  “你什么意思?”东方玉脸色变得阴霾起来。

  “你不懂么?”秦朗当然知道东方玉懂,只是接受不了。

  接受不了才好,让东方玉由不能接受,到只能被动地接受,损一损东方玉的自尊心,那才能享受快感。

  东方玉咬牙切齿,自言自语道:“可恶,他竟然想让我求他!”

  东方玉一百个不情愿。他自认为自己身份比秦朗高贵一大截,凭什么要在秦朗面前低声下气?

  可是,儿子卧室内传出的“汪汪汪”的叫声,又让东方玉踌躇了。

  医生都説了,如果转到燕京的医院,或者安排出国就医,东方长雄的病情可能会出现恶化等突发情况。

  并且,负责推荐秦朗的那名老西医,在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有徒弟,知道秦朗在第一人民医院打出了名气,医术神奇,所以无论从哪种情况分析,请来秦朗为东方长雄看病,都是最明智的选择。

  “东方玉,你想好了没有,求与不求,给你三秒钟时间考虑。”秦朗不紧不慢説道。

  对付东方玉、东方长雄这对贱逼父子,讲仁慈那是对自己的不仁慈。

  东方玉咬咬牙,终于还是説道:“算我求你帮我儿子看病,这总行了?”

  可回答东方玉的,是两个字“不行”。

  以及,嘟嘟嘟的忙音。

  “他居然挂了我电话?”东方玉一脚踢翻了红木茶几,暴跳如雷。

  “哼,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你牛,那你有本事别再打给我啊。”秦朗拿着手机,抱着膀子,一脸的淡定。

  东方玉万分不情愿再打电话过去,可终究还是屈服了。

  “喂,谁啊。”知道是东方玉再次打过来的,秦朗故意问道。

  “是我。”东方玉此刻憋屈得很,深呼吸一口气后,才不甘不愿地説道:“秦朗,我想求……求你帮我儿子看病。”

  东方玉屈服了,可秦朗觉得东方玉屈服得还不够。

  这种xiǎo人,就应该好好戏弄打击一番。

  “东方玉,你求是求了,可求的时候诚意不够哇。”秦朗笑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