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68章 狗屎兑水的味道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0:29:36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秦朗知道治疗的办法,但肯定不会告诉东方玉。

  他不动声色地控制着真气在东方长雄体内行走,捏住东方长雄脉门的右手手指,时不时弹几下,让守在他旁边戒备他的东方玉,觉得他治病有模有样。

  其实,东方玉永远不会知道,这只是秦朗在故弄玄虚而已。

  因为东方长雄得的这种人形疯狗病,根本不需要专门去治疗。

  它类似“失心疯”,但并非代表病人的神智会永久性地疯掉。

  事实上,它是可以自己康复的。具体原因秦朗当然不清楚,因为“玄青子”没具体研究过。

  但“玄青子”的记忆中,关于这种病,确实是言明了,只要静等下去,病人所受到的心理刺激产生的影响,就会逐渐消减下去。

  “玄青子”估计,这大概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具体到东方长雄身上,也就是东方长雄首先病情会加重,行为会越来越和疯狗相似,但当病情最为严重的时候,马上又会转为消退,并且直到完全复原。

  说白了,不需要他来治,东方长雄也会自己好起来。

  正因为这病可以自愈,或许就是让众多医生束手无策的主要原因,秦朗估计以东方家族的能量,请动的名医肯定不会下于十个人,但没人能够找到病因。

  说起来,还真应该感谢这些医生,否则,也轮不到自己来给东方长雄

  “大概情况我了。”

  秦朗终于说道,等得东方玉都焦急死了。

  “那有办法治么?”东方玉连忙问道。

  秦朗见东方玉这么着急,说明对儿子东方长雄还是很关心的,可以说,每个父亲对孩子都是如此吧。

  但秦朗不会因为这个,而认为东方玉就是个好人。

  该整的,还得继续整。

  “能治。”

  秦朗不紧不慢说道,“具体点讲,有两种方法。”

  “你说,我来选择采用哪一种。”东方玉听见东方长雄的病可以治,马上放下心来,对秦朗又开始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

  在东方玉自己出了这么一大笔钱给秦朗当酬金,那对秦朗颐指气使几下,也是应该的。

  见东方玉这副姿态,秦朗对整东方玉更加心安理得起来。

  “第一个方法,便是由我利用银针,施展针灸方面单纯的针术,而第二个方法,则是不动针,让你儿子服食对症的药。”

  “第一种方法应该见效会更快吧。”东方玉很快做出了选择,“那你用第一种方法。”

  秦朗心道,你说的倒是轻巧,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将两种方法都说出来,难道是无偿给你自主选择的么?

  东方玉到底阅历丰富,话一说出口,也想到了同样的事,于是转而问道:“你告诉我这两个方法,应该是有条件的吧?”

  既然东方玉主动提出来,秦朗自然巴不得,他平静地说道:“第一种方法,施针之后十分钟内,东方长雄的病立即就能好,但不用我道出原因,你也应该知道这样会耗费我多少精力。我完全可以不说第一种方法,直接告诉你第二种,原因你应该能猜到。”

  “又要钱?”东方玉提到“钱”,脸色瞬间难。

  秦朗打了个响指:“对的!”

  “我如果执意用第二种方法,只要能治病,那也算完成了任务,照样能拿走一千万的酬金。”

  秦朗的话,让东方玉无从反驳,他问道:“那你说第二种方法吧。”

  他知道,加钱的话,数目只怕不会很小。越是给更多的钱给秦朗,对他打击越大,他不想再送钱给仇敌了。

  那种用自己的钱,去丰富仇敌口袋的事情,简直让他苦逼得想死。

  “你真的想听?”秦朗戏谑地笑道。

  东方玉意识到第二种方法只怕是很损人的方法,可不听听,肯定会很不甘心,于是便带着怒气说道:“你说!”

  “东方长雄的病,需要对症下药。第二种方法便是将他与八到十条母狗关在一起,每天与这些狗那个那个一次,并且还需要狗屎兑水,每天喝下至少五公升,连续进行大概十一天的样子,病就能痊愈了。”秦朗认真地说道。

  秦朗估计过了,东方长雄大概病发四天左右,这病半个月就能自动痊愈,所以才要求第二种方法持续十一天,正好赶在东方长雄痊愈的时候,自然不会露出破绽。

  可东方玉听了这所谓的治疗方法,肺都要气炸了!

  “秦朗,你耍老子玩是吧?”

  这哪门子的治疗方法,狗屎兑水吞服,关键还要和母狗那啥那啥,而且还是至少八条?

  “你认为我像是在开玩笑么?”秦朗扬起脸,反问道。

  “那你解释清楚!”不弄明白其中治病的原因,东方玉不会相信如此奇葩的方法能够有效。

  “阴阳交合,转移本能。”秦朗给出了自己胡编乱造的八字箴言。

  “什么意思?”东方玉仍然觉得这是一派胡言。

  “你儿子发病,是不是跟疯狗一样?”秦朗问道。

  尽管不乐意,可东方玉还是只能承认。

  “你儿子是不是公的?我的意思是,他发病的时候,具体点讲,就跟公疯狗发疯一样?”

  东方玉由只好点点头。

  “这不就结了么?公疯狗发疯,本能是攻击人,但如果给它提供一个可以发泄的机会,他会逐步将这种本能转移。而阴阳交合,不仅仅是转移这种本能,更关键的还是能将造成发疯的毒素,通过交合,而排出去。”

  “打个比方,武侠片中男人中了情毒,或者女人中了情毒,这时候的解药是什么?相信你应该知道。”

  东方玉不说话了。他尽管知道秦朗说的玄乎,无从考校真伪,可这病本身就够玄乎的了,要不然邀请来这么多医生,会都没有进展?

  秦朗趁热打铁,说道:“这方法靠谱,但却是唯一有用的。”

  “那那什么狗屎兑水呢?这也有依据?”东方玉质问道。

  秦朗见东方玉这样说,知道东方玉这是大体相信他的治疗方法了,不过还有一些怀疑他是在恶搞报复。

  “我之前说的是药物治疗,狗屎虽然名字难听了一些,但粪便都一样,未消化的东西居多,像《荒野大求生》栏目,还告诉我们在森林中找不到食物时,可以食用动物的粪便来获得一些营养和能量呢,而狗屎中的某种成分,和水混合后,能够帮助到你儿子,就这么简单。”

  秦朗说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恶心了,估计东方玉听了后,知道这方法要用在自己儿子身上,多半会接受不了。

  “你说的头头是道,可我怎么知道你这不是故意整我们的?”东方玉摸了摸喉咙,被狗屎兑水的滋味弄得反胃。

  “你采用这种方法,不就知道了么?”秦朗反问道。

  “哼,你这说了等于白说,明知道我不会让我儿子接受这种龃龉的治疗方式!”东方玉恼怒道。

  秦朗两手一摊:“那就没办法了,你只能选第一种方法了。”

  秦朗接着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忘告诉你了,采用第一种方法,在我施针完毕后,需要立即给你儿子灌入一公斤的狗屎加水经搅拌好的溶液,十分钟后你儿子才能完全恢复。”

  以前,东方长雄这逼让刀虎对付他,授意刀虎弄了二十公斤尿水,想灌给他喝,虽然到最后那些尿水都由刀虎的人喝光了,可并不代表秦朗忘了这茬。

  如今正好有机会,让东方长雄亲自尝一尝升级版的屎尿加水,说什么也要达到目的。

  “什么,这个方法也要这样?”东方玉怒不可遏,暴跳如雷。

  那样子,很吓人,可吓不了秦朗。

  秦朗不慌不忙道:“特殊病症,就得用非常规的手段。何况第二种方法是连续服用十几天,这个只要一公斤,已经省太多了。”

  东方玉狠狠瞪了秦朗一眼,心说就算是省了,他儿子不还得吃狗屎么?

  可转念一想,比起第二种方法的不可接受,第一种方法即便不好,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

  “好,我选第一种方法。”东方玉说道。

  秦朗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伸出了两个手指头,“加价两百万。”

  东方玉身体摇摇欲坠!尼玛,又狮子大开口,张口就是两百万!

  秦朗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坐在椅子上,一点也不着急。

  东方玉铁青着脸,闷闷不做声十秒钟后,终于还是重重踩着地板,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这里是两百万!”三分钟后,东方玉将一个袋子扔到了桌上。

  秦朗等小刘警官带走这钱临时保管后,拿起了自己带过来的针灸盒。

  “不要说任何说,打扰到了我,后果自负。”

  “还有,马上去准备狗屎,一定要是母狗的,冷热不忌,狗屎半斤,水一斤半,充分搅匀,准备好。”

  秦朗坐在床头,玉,冷邦邦说道。

  东方玉郁闷不已,感到从没有过的憋屈!

  秦朗用上了真气,配合“天医针法”,按照“玄青子”记忆中的治疗方法,针扎特定的穴位,在三分钟内完成了施针动作。

  不过,在这过程中,秦朗多下了几根针,这几根针都分布在东方长雄腹部以及大腿的部分,另有“妙用”。

  当然,因为还有其他穴位也是在这一块地方需要下针的,所以任何人研究他的下针过程,也不会对东方长雄动了手脚。

  “好了,我施针完毕了,你开始给东方长雄灌药吧。”

  秦朗收好银针,从床边走开,腾出空间来,方便东方玉给东方长雄喂食“好东西”。

  东方玉没敢让管家知道这事,所以只能亲自办。他端起家里平时用来烧水的水壶,敢黑乎乎的漂浮物和黄黑相间的液体,用另一只手捂着鼻子,不敢去闻狗屎的臭味儿。

  秦朗在一旁,欣赏着好戏。

  东方玉撬开了东方长雄的嘴巴,将壶嘴儿伸进了东方长雄嘴巴中,将狗屎兑水,往东方长雄嘴中灌溉。

  足足一公斤的臭狗屎加水,东方玉花了五分钟,总算全都倒进东方长雄嘴巴里了。

  昏迷中的东方长雄,还发出了打嗝声,似乎对狗屎的滋味还挺享受的,乐得秦朗直发笑。

  东方玉扔掉水壶,方长雄身上旁边枕头上床单上,全是脏乎乎的狗屎碎屑,觉得今天丢脸丢尽了,有种被秦朗肆意玩弄于股掌之上的感觉。

  “秦朗,你最好祈祷你的治疗方法有效,否则,我立马翻脸!”东方玉吃了这么大的亏,丢了这么大的脸,自然不甘心,威胁着秦朗。

  “呵呵,我干嘛和一千三百零五万现金过不去啊,你安心等着吧,十分钟后。”

  东方玉只好等了十分钟。

  可时间一到,他居然真的发现儿子睁开了眼睛,眼睛很清明,不像发疯的样子。

  “你感觉怎么样了?”东方玉问道。

  “感觉好多了,头脑很清醒,像是病全好了一样,就是胃里有些不舒服。”东方长雄说着自己的感受。

  东方玉眉头皱了一下,没敢说明儿子感到胃里难受的原因。

  啊。突然东方长雄惊叫了一声。

  “父亲,这……这是什么?好臭好恶心!”

  东方长雄从床上坐起来,厌恶地些黑的黄的糊状物,将被子枕头扔到了一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