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78章 头头是道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一看这情景,便知道刚才街道大乱时,蒋盈盈急着避让,不xiǎo心碰到了放菠萝的桌子,让菠萝砸到了瘦xiǎo汉子的古玩摊上,看瘦xiǎo汉子奸诈的样子,摆明了是想趁着这次机会讹诈一笔。

  毕竟,如果真是珍惜被打坏的宝贝,那瘦xiǎo汉子首先做的,肯定是蹲下去捡起摔坏的笔筒,而不是连笔筒都懒得多看一眼,上前就堵住蒋盈盈,哭求着诉苦。

  这种xiǎo把戏,奸诈的xiǎo摊主都学会了。

  如果遇到的是外地人,被他们痛宰都有可能。

  因此,遇到他们找事,是很头痛的一件事情。

  并且,蒋盈盈是女孩子,瘦xiǎo汉子或许正是看中了女生愿意息事宁人的性格,在厚着脸皮,壮着胆子讹诈。

  讹诈成了,反而能得到更多的钱。

  蒋盈盈修养很好,见的确是自己才导致了笔筒被毁,便诚恳地向摊主説道:“不好意思,这笔筒多少钱,我赔。”

  那几个xiǎo孩早就跑得没影dǐng-diǎn- 了,蒋盈盈也没打算将事情怪罪到xiǎo孩身上。

  路边摊的一个xiǎoxiǎo笔筒,肯定值不了很多钱,估计就是个工艺品,她也摆过地摊,虽然纯属玩票性质,可也知道如果笔筒真是不得了的宝贝的话,摊主绝对不会放在路边摆售。

  秦朗听到了蒋盈盈的话,不禁摇摇头,苦笑。

  这xiǎo妞到底社会阅历不是很丰富,没看出瘦xiǎo汉子奸诈的样子,现在蒋盈盈主动説愿意赔,那正好是如了瘦xiǎo的汉子的意,他估计瘦xiǎo汉子正乐着呢,肯定会想方设法宰蒋盈盈。

  果然,那瘦xiǎo汉子开始表演了。

  “这位美女,我看你知性端庄的,一看就是文明人,我三猴子也不会故意刁难你,现在我就将这笔筒给你做个介绍,也让大伙被评价评价,肯定能够估出一个赔偿的价格,也省得你认为我狮子大开口。”

  瘦xiǎo汉子説道。他自称三猴子,这外号倒是与他的体形十分相像。

  蒋盈盈diǎndiǎn头。

  瘦xiǎo汉子捡起了地上的笔筒,説了起来。

  “美女,你看啊,这件笔筒木器,表面温润光亮,雕有山水纹饰,雕刻刀法很流畅,使得山山水水看上去层次分明,外表上看,就算是外行,也绝对不会认为它是路边货,对不对?”

  “那也不一定的。”蒋盈盈到底反应过来了。

  她认为这笔筒就是路边货,即便是精美的工艺品,也绝对值不了很多钱,但听瘦xiǎo汉子的口风,明显是在将笔筒往国宝级文物上夸,她阅历再少,也看出瘦xiǎo汉子的心思了。

  “谁説不一定啊,这肯定是好宝贝。”瘦xiǎo汉子回应道。

  瘦xiǎo汉子心中很得意。

  他也看出蒋盈盈瞧出自己的心思了,但现在人围观了这么多,而且蒋盈盈都主动提出要赔偿了,主动权完全就操控在了他的手里,到时候喊赔偿价格,还不是任由他喊?

  “好,那你打算要我赔偿多少?”蒋盈盈想着先问出个价格,如果这瘦xiǎo汉子敢狮子大开口,她就打电话报警。

  瘦xiǎo汉子伸出了五根手指头。

  蒋盈盈不禁微微皱眉,説道:“老板,这笔筒就算再好,也值不了五千块。”

  即便五千块对她而言,实在算不上什么,但蒋盈盈也不想当冤大头。

  “美女,你别开玩笑了,这笔筒五千块能买下?我説的五万!”

  瘦xiǎo汉子指着笔筒上端被菠萝砸出的一个口子,嚷着让蒋盈盈赔偿五万块。

  秦朗看了看瘦xiǎo汉子手上的笔筒,然后往人群中挤了几步,终于在地上找到了笔筒上被砸下的一xiǎo块木料,捏了捏,又闻了闻,心中便有数了。

  这时候的蒋盈盈,已经被瘦xiǎo汉子的狮子大开口,气得眉头皱得更深了,一件摆放在路边只打算当工艺品出售的xiǎoxiǎo笔筒,要价居然五万块,还真是将她当糊涂虫了么!

  “老板,我打坏了你的东西确实不对,不过你要价这么高,和笔筒的实际价值相差太大了。”

  柔中带刚的话,显示蒋盈盈并非为了不想惹麻烦而愿意花钱息事宁人。

  可瘦xiǎo汉子不想错过这次讹诈机会,急急道:“美女,你看清楚了,这笔筒可是用上好的黄梨木精雕细琢成的,至少也有七十年的年头,你看看这木质,再闻闻这香气,材质是珍贵的黄梨木无疑,不是我在敲诈什么,而是它确实值五万块这个价。”

  “黄梨木?那可是名贵木种啊。”

  “如果真是黄梨木,还有了七十年以上的年份,那这木哪怕只有xiǎoxiǎo的一块,也很值钱了。”

  “这个倒是,如果是黄梨木不假,以这笔筒的精雕细琢来看,即便值不了五万块那么多,也确实不能以现代工艺品的价格来衡量了。”

  “我倒是想説diǎn不同的,如果这不是黄梨木,只是普通的木头,那这个笔筒别説五万块,就是五千块都绝对贵了。”

  “嗯,没弄明白材质前,谁也不敢断言啊。”

  众人议论纷纷,既有相信笔筒是用名贵黄梨木打造的,也有人怀疑这是摊主在故意喊价。

  蒋盈盈知道自己是被讹上了,可偏偏自己对木器知识一窍不通,无法做出有力的反驳,便伫立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报警的话,她也只打算在事情实在没法解决的情况下,才会选择。

  蒋盈盈正想着该怎么对付这个贪婪的xiǎo贩,却感觉自己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蒋盈盈正要生气,谁这么不礼貌,在趁机揩油么?可回头一看,却发现居然是秦朗。

  公众场合,又碰到了烦心事,蒋盈盈自然不会去挑逗秦朗,她惊讶地説道:“秦朗,你怎么也在这儿?”

  “这事等会再説,我也解决眼前这事。”秦朗笑道。

  蒋盈盈立即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太好了!”

  她知道,既然秦朗现身了,那秦朗一定有办法对付那xiǎo贩,不让她当冤大头。

  秦朗站到了瘦xiǎo汉子的旁边,开口説道:“老板,你确定你这是黄梨木?”

  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美女的朋友来了,瘦xiǎo汉子起初有些着急,但上下打量秦朗一番后,瘦xiǎo汉子立即暗怪自己太胆xiǎo了,对方明明就是个毛头xiǎo伙子,估计还在读大学呢,哪能识得黄梨木啊。

  于是,瘦xiǎo汉子很认真地説道:“当然是黄梨木了,这笔筒是我家传下来的。”

  説完,瘦xiǎo汉子还将笔筒递给了众人,让众人检查检查,检验检验。

  看瘦xiǎo汉子自信的样子,不禁又有人开始动摇起来,认为这笔筒很珍贵了。

  笔筒传到了一个老先生手里,这老人把玩了一下,评价了一个好字,也不知道是附庸风雅还是真看出了名堂。

  随着笔筒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关于笔筒造型的精致,笔筒木料的珍贵,笔筒散发出来的香气等等,越来越多地被提到了。

  一时间,众人中,大部分人都认可了瘦xiǎo汉子的话。

  形势急转直下。

  蒋盈盈肯定认为这笔筒有假,可她拿不出依据,看到周围人又是这样的反应,不禁为秦朗着急起来。

  秦朗还能力挽狂澜么?蒋盈盈心中没底。

  这时明显是瘦xiǎo汉子这边的几个人,又开始造势,催着蒋盈盈赶紧赔钱,瘦xiǎo汉子见状,心中得意洋洋,心想舆论导向都被我拿捏住了,那对年轻男女肯定只能乖乖掏钱,冤大头是当定了。

  秦朗脸色依然平静,等议论声xiǎo了后,秦朗看着瘦xiǎo汉子手上的笔筒,説道,“黄梨木制造的木器,年头又久远的话,确实是比较珍贵的……”

  “那当然了。七十年以上的黄梨木,还制作成了如此精巧的笔筒,闻一闻都能闻到黄梨木的特殊香味,你看在场的人中不可能没有一个明白人,可大家都看出了这笔筒材质的非凡。”瘦xiǎo汉子连忙插话道。

  “听我把话説完啊,”秦朗对瘦xiǎo汉子説道:“不过老板你这件木器,可不怎么珍贵,不值五万块那么多,最多值这个数。”

  秦朗伸出右手两根手指头,比了个“二”的手势。

  蒋盈盈见此,赶紧帮腔道:“对,这木器最多就值两千块。”

  秦朗回过头,无语地看了一眼蒋盈盈。

  这败家娘们,哪有帮着敌人“哄抬”价格的?

  这时瘦xiǎo汉子见秦朗将五万块赔偿,一下变为了两千块,气得不行,马上就説道:“两千块?你当这卖废品呢!”

  “呵呵,我可没开玩笑,”秦朗説道,“而且你还搞错了,我説的赔偿价格,不是两千块,我的意思是,这件木器最多值,两百块。”

  “两百块?”瘦xiǎo汉子眼睛一翻,差diǎn没背过气去:“你不懂不要乱説,这笔筒可是用上好的黄梨木制作的!”

  “上好的黄梨木,你确定?”秦朗笑眯眯道。

  瘦xiǎo汉子没来由地心虚了一下,但还是表现得很强硬:“当然确定,总之,笔筒毁坏了,一定得赔我五万块,少一分都不行!”

  秦朗冷笑道:“这只不过是普通的油梨木而已,你用手指甲在笔筒内刮擦几下,指甲上会有油腻的感觉,而真正的黄梨木,根本不会有这么重的油质!”

  “你也可以用刀挖下一diǎn儿木材粉末,与水混匀了,香气马上就没有了,因为油梨木是没有香气的,你只不过是往笔筒纹饰中加了一些香料!”

  见瘦xiǎo汉子越来越沉不住气,秦朗继续追击,説道:“如果不是因为打磨还算仔细,刀工还算用心的话,这笔筒都值不了两百块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