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这两件事来的?”

  施科随意地说完这句话,然后不紧不慢坐在了办公桌后面的大转椅上,不说话,很拽地掏出了一支香烟,点燃后惬意地吸了一口,对着几米外秦朗的方向喷了一口烟雾。

  然后,施科手指敲着桌面,微微扬起头,挑衅似的望着烟雾中变得模糊的秦朗的脸。

  白豹很不喜欢施科对自己老大这种态度,紧握着拳头,关节发出咔咔声,已然暴怒。

  秦朗却像是没看见施科的装逼和自命不凡一样,以后盘腿坐着,光着的脚在施科昂贵的沙发上蹭着,很有耐心。

  施科见自己的挑衅没能引起秦朗的愤怒,有些失望,继续吸了一口烟后,说道:“你来这里的第一件事,想找出陷害你公司的人是谁,呵呵,我凭什么告诉你?有本事你自己去查啊!”

  秦朗微微一笑:“没关系,到时候就算我不强迫你说,你也会主动说的。”

  施科冷冷哼了一声,显然对秦朗“不知所谓”的自信嗤之以鼻,继续说道:“你来这儿的另外一个目的,是想让我的黑虎门向你道歉,你确定你不是傻了?又或者你以为你是谁?”

  “你才傻了,你全家都傻了!”

  白豹听到施科居然敢这样和自家老大说话,冲着施科就是一句狠狠的恶骂。

  “哟,白豹兄弟,当了人家的保镖后,脾气也见长啊!”施科更没将白豹放在眼里。

  白豹性子急,就要动手,秦朗的手微微一扬后,暴怒中的白豹立马安静了下来,静等老大的吩咐。

  “我是谁,我凭什么让你忌惮,这个问题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秦朗站起来,短袖短裤的打扮,让他看上去依旧有些吊儿郎当,可说的这句话,却透着极强的自信。

  施科认为秦朗是在装,不屑一顾道:“你以为带上白豹这么一个保镖,就能让我害怕了?我拜托你先问问你的这个保镖,问问他打不打得过我吧!”

  “我家老大比我……”

  白豹想跟施科说,我家老大比我厉害百倍千倍,要对付你,跟捏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句话才说出几个字,就被秦朗挥手打断了。

  秦朗饶有兴致地笑道:“你说白豹打不过你?”

  施科显得很骄傲:“你问问白豹不就知道了?半年前是谁和我一对一、被我打得趴在了地上?”

  秦朗看了一眼白豹。白豹讷讷地低下头,很不好意思,认为自己给老大丢脸了。

  秦朗接下来却说道:“可我认为现在的白豹,绝对要胜过你。”

  “想凭着他就想压制我?哼,他只是一个手下败将,就算再给他机会,他也一样要被我打趴!”施科说完,将才抽了几口的香烟摁进烟灰缸中狠狠揉成一团,似乎白豹和他交手的命运,也跟这支香烟的命运一样。

  “我不信。”秦朗淡淡地说道。

  秦朗的举动,激怒了施科,而且施科本来就存了打垮白豹然后彻底羞辱秦朗的想法,自然而然就想先拿白豹下手。

  于是,施科冷笑道:“既然你这么自信,正好我今天心情不错,不如我们来玩个游戏吧?就拿白豹和我打这事来打个赌,怎么样?”

  “乐意奉陪啊。”秦朗笑道,又躺回沙发中,表情惬意。

  施科露出了狞笑:“我赢了,以后我们黑虎门每个月上你公司去收保护费,你都得孝敬五万块,还得客客气气招呼我的手下。”

  “你要是输了呢?”秦朗眼睛中精光一闪。

  一旁的白豹有些激动。想着老大这么器重我,待会儿和施科动手,自己就算身手不如施科,但也要拼尽全力,不能给老大丢脸。

  “笑话,我会输?”施科认为这个打赌,自己百分百稳赢。

  秦朗笑着看着施科。

  施科终于说到:“好吧,要是我输了,刚从银行取出来的这一箱钱,总共一百万,全部给你。”

  秦朗望着那个比较大的黑色手提箱,没有说话。

  施科以为秦朗害怕,不敢打赌,无所谓地说道:“怕了就退出,我只当你们是孬种而已,反正来了这儿,你们俩就得向我黑虎门屈服。”

  秦朗咳嗽了一声,说道:“你弄错了,我是在等着你打开箱子,让我看一看里面的钱呢。”

  “哈哈,你还真以为自己有能力得到这笔钱了?”施科狂笑着,不过还是打开了手提箱,里面码得整整齐齐的红票子,一沓一沓的,确实有一百万的样子。

  既然是一个赢了就能得到一百万的打赌,秦朗没有理由不参加,秦朗说道:“假如你赢了,我可以答应你,以后你们黑虎门来公司收保护费,每个月给你们五万就是。”

  施科点点头,不怕秦朗反悔。只要秦朗的蓝润公司还向开下去,就得向他的黑虎门低头。

  “这办公室空间足够大,就在这动手,我先去里面换衣服,你赶紧给你的保镖打打气吧,没准他还真能超水准发挥呢。”

  施科嘲笑着,摘下手腕上的金表放在桌子上,起身去旁边的休息室了。

  “老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白豹咬牙说道,活动着筋骨。

  只是白豹以前败给过施科,自知实力尚且差了施科一筹,因此此刻并没有什么自信。

  “你会赢过他的。”秦朗站起来,“我教你一点东西。”

  秦朗将“疾风步”其中的一个进攻步法,拆分下来,慢动作给白豹演示了一遍。

  “这是你一直想学的那套步法中的其中一招,用于防守中的突然进攻,你再看一遍。”

  秦朗边说,边将这招进攻步法再缓慢地演示了一遍。

  白豹喜不自胜,这可是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那套步法啊,尽管只是其中的一招,可白豹也十分高兴,二话不说,赶紧跟着秦朗练习起来。

  这招步法虽然玄奥,但并不难学,毕竟它只是一招而已,加上白豹以前是专业散打出身,武学领悟力肯定也不弱,因此才一分钟的时间,白豹就将这个动作掌握了,使出来没有半点问题。

  “哟,还真进行战前动员啦?”这时候,换好衣服出来的施科,见秦朗跟白豹说着什么,嘲弄道。

  秦朗没理睬,压低声音对白豹说道:“这一招步法需要在进攻中使用,它能让你的速度突然提升一倍,对手猝不及防下,肯定会吃亏,不过它只有一招,用过之后被对手熟悉了,就没什么威胁了,所以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白豹已经通过练习,感受到这简单的一招步法实际蕴含的威力了,十分自信地说道:“请老大放心,我会抓住机会击败施科的。”

  秦朗一脸轻松地坐回了沙发上。“疾风步”可是修真界修士学习的精深世俗武学之一,放在地球上,那就是堪比传说武林中“凌波微步”之类的绝世武学,白豹学会了其中一招,即便不能提升多少实力,可却能将这一招作为杀手锏使用。

  就好比两个拿着钢刀的人在打斗,其中一人在打斗中突然拔出了一把手枪,朝对方开了一枪一样,这招步法突然用出来,收到的就是这个效果。

  “白豹,看来半年前没将你打够,现在你终于可以再尝尝我的黑虎拳的厉害了!”

  施科舔了一下嘴唇,嚣张地笑道。

  咔咔!施科揉了揉手腕,关节处发出炒豆子一样的爆响,他示威似的朝白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拳头,狞笑不已。

  白豹像一头熊,狂猛地冲向了施科。

  办公室的确很大,光是中间的空地就超过了五十平方米,足够两人打斗之用了。

  白豹狠狠朝施科砸下的一拳,被施科挡住后,施科用上了他说的“黑虎拳”,也是进攻至上,拳拳带着劲风,似乎要开山裂石一样,迅猛而爆裂。

  一时间,白豹被施科的凶悍打法压得只能被动防御。

  施科洋洋得意,心想这不还跟半年前的情景一模一样?白豹照样只能被自己压着打?

  白豹大多时候只能防守,心中隐隐有些着急,恨不得立即反击才好。可没找到机会之前,白豹始终牢牢记着秦朗给他说的话:机会只有一次。

  施科越打越兴奋、狂妄。

  看着白豹在自己的拳头之下闷不吭声的样子,施科哈哈笑道:“白豹,这就是你的实力?哼,靠着这微末实力,你永远只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施科说完,准备来一轮连环拳攻击,直接将白豹打翻在地,然后就可以狠狠修理坐在沙发上的秦朗了。

  可施科没有注意到,坐在沙发中的秦朗,表情还是十分惬意,竟然丝毫不担心打赌会输。

  对于秦朗而言,施科的“黑虎拳”确实不弱,施科这号人在普通人中的确能称高手了,实力要比白豹强了那么一筹,可依旧不能入秦朗的法眼。

  或许,“黑虎门”退居幕后的那批人,例如那位实际操控“黑虎门”、号称“大门主”的上一任门主金岳,才能让他亲自出手。

  施科狂妄地大笑着,连环黑虎拳已经开始,他仿佛看到了白豹被他如雨点般密集的拳势攻击,打得躺在地上的情景。

  白豹明显察觉到了施科的警惕心下降,他要的就是这个机会。

  一直在被动防守的白豹,双脚突然平行地分开,然后两只脚像是踏着八卦中的“宫位”一样,瞬间让身体玄奥地向前移动,而且速度明显快了一倍!

  白豹自己就感觉到了这种变化,暗赞老大到底是老大,随随便便教给自己一招步法,就能让自己的身法快了这么多!

  嚯嚯!

  白豹迅速贴近施科,看着施科一脸的错愕,白豹尤为地兴奋!

  你施科很牛逼,会“黑虎拳”,半年前还打败了我?

  哼,那有什么,现在我有神奇的步法!

  你施科刚才叫嚣着要再次击败我,将我打趴在地?

  哼,那只会成为你施科的一个笑话,因为现在我有神奇的步法!

  来自老大教导的神奇步法,会让我变得比你更牛逼!(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