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80章 隐藏的杀手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虽然这地方太平,并不需要秦朗来当保镖护得她安全了,可蒋盈盈也想有个人聊聊天,当然最重要的是,待会儿回家,一大袋子的东西,怎么着也得让秦朗这个免费的劳动力提着回家不是?

  “去看一看,待会儿就回来。”秦朗笑道,朝其他地摊走去。

  “哼,不会是趁机溜了。”蒋盈盈嘀咕道,她可是记得很清楚的,出门前,秦朗信誓旦旦地表示今晚能够让她赚两百块钱以上,她估计秦朗这肯定是在吹牛。

  秦朗随便看了几家地摊,听顾客和老板在讨价还价中,就将一些种类的xiǎo饰品出售价格,给摸得清清楚楚。

  蒋盈盈是真的连续摆地摊好多次了,否则蒋盈盈地摊上的商品,不会和其他摊贩要求的价格差不多。

  这其实也是蒋盈盈为什么赚的钱很少的一大原因。

  毕竟蒋盈盈的地摊规模很xiǎo,xiǎo饰品的数量并不多,价格还和其他摊贩的一样,首先就吸引不了顾客。

  其次<dǐng><diǎn> ,蒋盈盈挑选的地方也不好,当然这也理所当然,其他黄金地段,那肯定是被熟悉这一片的人早早占据了,加之蒋盈盈也没像其他商贩那样大声叫喊贩卖,生意不好自然在情理之中。

  估计如果不是蒋盈盈长得好看,先天上就能够吸引一部分人来光顾地摊的话,蒋盈盈的地摊生意肯定还会更差。

  “咦,就回来了啊。”见秦朗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很快就回来了,蒋盈盈还显得有些吃惊。

  秦朗微微一笑,道出了蒋盈盈的xiǎo心思:“放心,我可没有临阵脱逃的意思,今晚保管你能够赚到两百块!”

  “吹你就。”蒋盈盈明显不相信。

  “我来问你,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进价都是多少?”秦朗指着三种xiǎo饰品问道。

  蒋盈盈如实説了。

  秦朗皱眉道:“这一件你进价是五块,卖出去是十块,是xiǎo饰品中最贵的了。”

  “嗯,是啊。”蒋盈盈diǎndiǎn头。

  “利润太高了,降低一些才好。”秦朗説道。

  “降低了好什么好啊?利润高多好啊,我卖一件出去就能赚五块,卖十件就能赚五十块。”

  “可你卖出去一件了么?”秦朗似笑非笑道。

  蒋盈盈不服气,嗔道:“竟然敢质疑姐姐了,xiǎo秦朗,你不乖哦!”

  “瞧我的。”秦朗笑道。

  很快,秦朗就打出了折扣大降价的口号,本质自然是薄利多销,有他的吆喝,加上旁边还站着一个极美的蒋盈盈,那自然能吸引人。

  别的商贩后来也采取了同样的应对,但蒋盈盈的地摊上人群却是最多的,而只花了两个xiǎo时,蒋盈盈带过来的满满一袋子xiǎo饰品,便全卖光了。

  虽然每一件xiǎo饰品赚取的利润都很少,但数量累计起来,利润就非常可观了,收摊后,蒋盈盈diǎn了一下钱的数目后,惊喜地蹦跳了起来。

  “哇,赚到了将近三百块呢!”

  秦朗笑而不语。

  xiǎo财迷一样的蒋盈盈收拾好了东西,请秦朗去吃夜宵,并且眼冒xiǎo星星地説道:“xiǎo秦朗,你太有才了,姐姐以后按照你的方法,每天晚上都能赚几百块,哈哈,比当老师拿的工资还高呢。”

  秦朗笑道:“你以为这一招还能管用啊,这也只是投机取巧而已,这招用多了,别的商贩肯定会有意见,到时候你自己也容易惹上麻烦。”

  蒋盈盈听了diǎndiǎn头,掐灭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但马上又眉飞色舞起来:“xiǎo秦朗,那你陪着姐姐,以后多去不同的地方摆摊,就按照今晚这方法,那也能赚不少呢。”

  秦朗忽然説道:“刚説容易惹上麻烦,没想到麻烦来得还真是快啊。”

  看着两个肉墩一样的男子堵住了路,凶巴巴地望着自己和蒋盈盈,秦朗口中説着麻烦上门了,但并没有在意。

  “我问你们,你们凭什么将东西低价卖出去,弄得我们的摊子都没有生意了?”

  其中一个壮汉,上来就蛮横地质问道,看着一diǎn也不是要来和平解决问题的。

  蒋盈盈有些不好意思,觉得自己和秦朗这么做,好像是有diǎn扰乱市场的嫌疑,便带着歉意道:“对不起,我也是急着要将这些饰品清仓,下次不会了。”

  “还敢有下次?那我们在这的生意,就用不着做啦!”另外一位壮汉,也是恶声恶气地吼道。

  秦朗不干了。

  他吆喝着售卖那些饰品,又不违法,商家每到节假日都还打折呢,到了他这儿,就行不通,硬要被看做是害了其他的摊子了?

  莫名其妙!

  “我们都解释过了,不会再有下次。给你们带来的不便,我同伴也説过对不起了。”秦朗説道。

  如果这两人的态度好一diǎn,他也会向两人道歉。毕竟这事不违法,但确实影响了周边摊贩的生意。保证下次不再这么干了,两人説説就是了,但一上来就摆出一副不依不饶的架势,当真以为他好欺负啊。

  “对不起有个屁用啊!”

  “就是,对不起如果有用,那还要警察干什么?”另外一人也是大声喊道。

  秦朗眼睛眯了眯,説道:“那两位想怎么样?”

  “我们看过你们销货的量了,估计差不多应该赚了三百块,我们俩也是文明人,不玩虚的,你们给我们三百块,这事就算没发生了!”一个壮汉理直气壮地説着。

  “这个可就难办了,两位你们看,我和我同伴也忙活了这么久,才赚到这diǎn钱,你们一下子都要走,这不合适?”秦朗忍让了一下,説道。

  “xiǎo子,你找抽是不,别他玛给你脸你不要脸啊!”先前説话的那个壮汉勃然大怒,狞笑道。

  见自己好意説话都不行,这事肯定不能善了,秦朗冷哼了一声。他退让,对方步步紧逼,泥人都有火气了!

  “那两位就走人,钱我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们。”秦朗微微眯起的眼睛中,射出了一道寒光。

  “那就别怪我们兄弟不客气了!”另一个壮汉手指着秦朗,凶恶地説道,“不给钱,你们今晚谁也别想走!”

  説完,这两个壮汉就卷袖子要动手揍人。

  “哎哎哎,我説你们别动手啊,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生财嘛!”

  一个干瘦的身影,忽然站在了秦朗与壮汉的中间。

  这人约莫四十岁的年龄,下巴留着一撮山羊须,身材矮xiǎo,此刻好像是要扮演和事老。

  “你们刚才的争吵,我都听到了,我也是这儿摆摊的老人了,愿意给你们做个调停,不知道怎么样?当然,绝对是免费的啊,我是见不得有人吵架和斗殴的,现在都讲和谐了,有什么事不能和平解决啊,是不是?”

  这个山羊须的中年男子説道,很是热心肠。

  “滚开!我们的事,你少掺和!”一个壮汉粗鲁地朝中年男子骂道。

  “兄弟,你消消气,你看看如果为了这区区几百块钱和人打架,影响多不好啊。”山羊须的男子仍然尽力劝着。

  秦朗在一旁默不作声,既没有热情地朝山羊须男子笑,也没有摆出一副冷脸。

  他内心的想法,谁也不知道。

  这时一个壮汉朝山羊须男子吼道:“你説的轻巧,区区几百块而已?那你玛将钱给我啊,我保证不找这xiǎo子要!”

  看得出来,这对壮汉兄弟和山羊须男子并不熟,出言很是粗鲁。

  山羊胡须的男子似乎一diǎn也不恼,仍然和和气气笑道:“我就托个大,斗胆发表一下对这事的看法啊。”

  “有屁快放,别碍着我们兄弟要钱,否则待会儿连你一块揍!”一个壮汉十分不耐烦地喊道。

  山羊须的男子摸了一下胡须后,説道:“两位兄弟,你们看啊,你们开口就让人家将今晚的收入全部拿出来交给你们,人家肯定也会不满啊,要我説,这事呢,确实是他们降价影响了你们两位的生意,但补偿的额度嘛,一百块也就差不多了。”

  “一百块?门都没有!”壮汉扯着嗓子嚣张地喊道。

  山羊须的男子显得有些尴尬,退后了一下,又朝秦朗这边走来了。

  “这位xiǎo哥,我看他们凶神恶煞的,是两个混人,你跟他们一般计较干什么,干脆给他们一百五十块钱好了,也省得他们当真动手。”

  山羊须的男子好心劝道,提醒让秦朗干脆息事宁人,拿出一半的利润花钱消灾算了。

  “可我不想给钱。”秦朗説道。

  眼看秦朗也犟上了,山羊须的男子叹了一口气,朝秦朗走近了一些,真诚地劝道:“xiǎo哥儿,你何必跟两个混人怄气呢。”

  拍了拍秦朗的肩膀一下,山羊须男子接着劝道:“我就是不想你们上演全武行,xiǎo哥儿,你听我句劝,那一百多块打发走他们。”

  山羊须男子説的合情合理,让人会感慨这年头还有人会这么热心的劝架。

  只是,山羊须男子拍打秦朗肩膀的手,也在悄无声息地贴着秦朗的衣服下滑,到了秦朗的腰间那儿。这个动作,甚至都没有让近在咫尺的蒋盈盈察觉。

  “我看,该打发走的人除了他们,还有你。”

  秦朗突然冷冰冰説道,眼睛中寒光骤起!

  山羊须的男子几乎同一时间,脸上整个表情都在急剧变化,一下子就变得狰狞起来,他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像极了处变不惊的杀手,探向秦朗腰间的手飞快地活动了一下,一把锋利至极的匕首就从袖管中滑出!

  山羊须男子拿住这把匕首的动作,十分地熟练,绝对是千百次地练习过了,匕首在手后,山羊须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停留,匕首尖端对着秦朗的腰眼,就是狠狠刺下!

  这变故发生得太突然了,离秦朗最近的蒋盈盈,意识到这劝架的老好人居然是想趁机杀秦朗时,已经来不及,根本就没法帮助秦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