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84章 六个小笼包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9-02-22 05:34:13 源网站:2K小说fpzw
  中年人听见东方凌云的命令,只要硬着头皮挡在了前面。

  口中还威胁着秦朗道:“你想清楚点,我们可是东方家族的人,你惹不起的!”

  “我想得很清楚了。”秦朗冷笑道,身形继续向前移动。

  轰。

  中年人脸色扭曲着,偷袭一般,直接一拳朝秦朗面门狠狠砸去。

  秦朗感觉好久没用“龙象拳”与人打斗了,中年人这是在给他熟悉龙象拳的机会,秦朗很乐意奉陪。

  砰。

  秦朗看都不看中年人一眼,直接一拳甩过去,将中年人打得飞起,重重砸到了地上。

  这简单毫无花哨的一拳,却充满了暴力的美感,让围观众人惊讶不已。

  东方凌云有些慌神,但仍然不相信自己东方家族嫡系的身份,面前这朝他走过了的年轻人还敢硬来,便扯着喉咙吼道:“麻痹的,你再走,就是与我们东方家族为敌了,我以后分分钟灭了你!”

  摆出东方家族来压人?

  秦朗更加不爽了,愤怒在蔓延。

  东方家族了不起么?

  是什么狗屁东西!

  东方凌云见秦朗继续前行,心虚了,往后退着,不过很快就见到了两个穿着治安联防队服的男子,这下东方凌云惊喜不已,赶紧躲到了这两人身后,恶人先告状道:“你们俩看到了,这人当街在打人行凶!”

  “停下!”为首的长着一双三角眼的治安联防队员,朝秦朗喊道。

  秦朗倒不怕自己想要教训的人能逃走,所以大大方方停了下来。

  “你们问问大伙好了,是谁在打人。”秦朗跟两名联防队员说道。

  三角眼的治安员眼光还不差,一番打量了东方凌云和秦朗之后,朝秦朗轻蔑地看了一眼,然后居然朝东方凌云客气地说道:“不知这位先生,怎么会和他起了冲突的?”

  李小飞对自己的眼光从未怀疑过。

  眼前的这位穿着名贵白色风衣的阔少,一看就知道是富豪家中的,而对面的那个年轻人,衣着太普通了,一看就是个吊丝,这年头屁民的事他都是放一边不管的,如果屁民不满意,哼,那也奈何不了他。而相反,一个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他是要好好巴结的,兴许就能靠着讨好人高兴了,人家帮帮忙,让他从街道办的治安员,调到区里市里呢。

  于是,李小飞一开始就有了打算,决定好好奉承风衣阔少。

  “我是省城东方家族的东方凌云。”

  东方凌云高傲地说道,指着秦朗,话锋一转,“这个人冒犯了我,想当街打我,而且已经将我的保镖打伤了,你们两个是联防队员,这事你们都看到了,要马上把他抓起来!”

  秦朗听东方凌云反过来诬陷自己,还诬陷得那么理直气壮,对这人的恶劣印象更多了。

  眼看着那两个街道办治安员是投机取巧之辈,大有指鹿为马的可能,秦朗却不着急,也没做声反驳,等着看这两人是真徇私枉法呢,还是秉公执法。

  “看人还是要有眼光的。没想到这个风衣阔少竟是东方家族的人,而且气势这么足,肯定是嫡系!我得好好表现一番,到时候肯定少不了我的好处!”

  另外一个治安员心中窃喜,发现同伴李小飞同样激动,两人对视了一眼,立即就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事了。

  李小飞朝东方凌云客客气气说道:“东方凌云先生,这件事我们街道办治安员会处理好的。请您放心。”

  另外一名治安员则朝秦朗喊道:“你,跟我们走一趟!”

  秦朗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两个街道办的治安员还真是让他失望。

  “愣着干嘛,快点走。”李小飞粗鲁地朝秦朗喝道。

  “这处理结果,意思就是我打人违法了?”秦朗站着没动,平静地问道。

  “废话不是,不你打人难道还省城来的公子啊。人家可不会像你这么素质低。”李小飞扯着喉咙肆无忌惮地说着。

  秦朗也不对骂,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这两人不是什么街道办的治安员么,那就让这一片的街道办主任过来,看看这两人是什么德性了。

  “喂,小子,还想打电话叫人来闹事啊?快点,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李小飞说着,就要夺下秦朗的手机。

  秦朗轻轻一推,将李小飞推开了,但李小飞很无耻,立即大声嚷嚷了起来,指着秦朗喊道:“你这是公然抗拒执法!”

  李小飞和同伴正要“拿下”秦朗,好在东方凌云面前图个好表现,混个脸熟,毕竟东方世家能量很大,要让他们两个升迁还是很容易的。

  “怎么回事?”这时候一个矮胖的男子夹着公文包走了过来。

  “是街道办的陈主任。”

  “新来的主任吧,难怪我看得有些面熟。”

  围观的人见到这男子后,议论了起来。

  “主任。”李小飞赶紧恭敬地和男子打招呼。

  “主任好。”同伴也是对这人客气有加的样子。

  这男子,就是街道办的主任,他们的领导。两人可不敢在主任面前放肆。

  “主任,是这人当街在打人,我们依据规定想带走他去接受调查,可是这人不配……”

  李小飞睁眼说着瞎话,但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他们的领导热情的笑声了。

  “秦朗,是你啊,呵呵,没想到在这儿能碰到你。”陈主任笑呵呵跟秦朗打招呼道。

  李小飞及其同伴傻眼了,都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主任居然和这个普通年轻人认识?

  “原来是陈主任,陈主任这是从丽水街道社区升官了啊,恭喜恭喜。”秦朗也笑着和对方说道。

  这个陈主任,正是以前和康乐养生会所有过不快,但后来知晓他身份后变得规矩起来的丽水街道社区原社区主任。

  当时这人还害怕他迁怒,特意送给了他一只灵芝,属于半灵药的那种,因此秦朗对此人也有些印象。

  陈主任见秦朗和人起了冲突,但手下却要带走秦朗,就对手下产生不满了。他是知道秦朗身份的,即便今天这事是秦朗做的不对,他也没法带走秦朗啊。

  “你们弄清楚了事情真相么?不知道就乱抓人!”回头陈主任冲两名治安员质问道。

  “不是,主任,我们……”李小飞有些慌神了。主任明显和秦朗关系很好,他也没胆再胡作非为了。

  “陈主任,事情真相是这样的……”一个围观的老大爷看不惯李小飞指鹿为马的行为了,跟社区主任说起了事情经过。

  紧跟着,又有好几位社区居民反映的情况,与老大爷描述的一样。

  听了众人的话,陈主任放心了,原来这事秦朗还并没有错,那就更加不能带走秦朗了。

  “你们两个,我会在会上提议开除你们的职务!”陈主任立即朝李小飞及其同伴说道。

  这下,两人瞬间苦逼了。

  秦朗可不想街道办的人掺和进此事,跟陈主任说了几句后,陈主任叫走了两名治安员,自己也跟着离开了。

  东方凌云见没人帮自己了,又朝秦朗威胁道:“小子,我警告你别管闲事了,我东方凌云可是东方家族的嫡系,我父亲东方狂龙,更是家族的核心人物!得罪了我,你吃不了兜着走!”

  秦朗摇摇头。这二世祖还真是个白痴,以为摆出身份后,天下所有人都得屈服于你么?

  而听到这二世祖居然还是东方狂龙的儿子时,秦朗也懒得废话,上前就拳打脚踢了一番东方凌云。

  这是在为小乞丐报仇。

  除此之外,秦朗还特意暗中用真气封住了东方凌云几大重要的穴位,不出两天,东方凌云就会患上类似于肌肉萎缩症的症状,全身无力,只能坐轮椅,而且四肢都不能动弹,一辈子都没法再害人。

  这样的封穴手法,除非医术能达到“玄青子”的级别,才能够解开,也就决定了两天之后,东方凌云就永久地成为一个废人。

  这样的处罚,秦朗认为是东方凌云罪有应得,所以压根没有手下留情。

  将鼻青脸肿的东方凌云一脚踢开后,秦朗自然也顺带教训了一下那儿助纣为虐的中年人,让对方的铁拳以后再无用武之地。

  让这两人滚蛋后,秦朗扶起了小乞丐,关切问道:“你没事吧,身上疼不疼?”

  “谢谢,谢谢大爷了,让我捡回了这条小命。”小乞丐神态拘谨,但脸上分明显现着非常感激的神情。

  “叫哥就好,”秦朗笑道,查看着小乞丐的伤势。

  虽然小乞丐的伤都是皮外伤,没有内伤,但伤势也并不轻,可见东方凌云到底有多凶残,对一个小孩子都能下死手。

  “谢谢大哥哥。”小乞丐又连忙说着谢谢。

  秦朗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小乞丐来。

  小乞丐穿着一件褪了色的蓝色粗布衣裳,领子和衣袖上尽是灰尘,这个看起来才八、九岁长得又偏矮偏瘦的小男孩,下身却套着一件黑色长裤,臃肿的裤身与他的瘦小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裤腿是扎着的,胡乱套在了一双开了缝的土黄色运动鞋上,开了缝的鞋子,右脚还有一个脚趾包在一只红色的袜子里,一起露了出来。

  而至今,小男孩手中都还紧紧攥着装有六个包子的塑料袋。

  秦朗心中不禁一酸。

  这小男孩,比他在福利院时,要可怜凄惨多了。

  长裤和这双鞋子,甚至还有那双微不足道的红袜,很容易就让人知晓:这些东西都是别人丢弃了的。而小男孩却捡起来,很自然地将它穿在身上,那他过的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几个已经发冷的包子,就让他如此珍视,难道这就是他世界里的美味?

  秦朗心中很不是滋味。

  好一会儿,秦朗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你不必谢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张小超。”小男孩恭敬地答道。

  “小超,这包子是你的早餐吗?”秦朗忍不住问道。

  小超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低垂着头,说道:“不是。我上午碰到了一个好心人,给了我二十块钱,我买了六个包子,这包子,是我和我爸爸……一天的食物。”

  “一天的食物?”秦朗惊讶得脱口而出。就这六个包子?居然是两个人一整天的食物!

  秦朗眼睛都有些湿润了。六个小笼包而已,寻常人一个早餐都不止吃这么多,他不敢想象小超和小超的父亲,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小男孩紧紧攥着六个包子,却显得很满足:“爸爸说这叫小笼包,不过我没吃过,我想我爸爸或许吃过,但肯定很久没再尝过了,我也想让我爸爸尝尝鲜。”

  “那你爸爸呢?”秦朗忙问道。

  “住在一座废弃的沙石场内。不过最近他病了,我就一个人出来乞讨了……”

  秦朗从张小超口中,知道了张小超父亲张丰收的悲苦经历。

  这两父子是陕北农村的,张丰收七年前死了老婆,后来又赶上天灾**的,家里实在呆不下去了,只好带着儿子张小超来城里打工,但一年前在工地做事的张丰收,从四米高的架子上摔下摔断了腿,包工头却仅仅给了两千块医药费,等张丰收出院了,腿瘸了,打工积攒的一点钱也全花光了,走投无路,只能乞讨。

  “小超,带我去找你爸爸。”秦朗决定给这对可怜的父子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