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85章 绿液仙草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秦朗先带着张xiǎo超,在包子店买了二十个热气腾腾的xiǎo笼包,让张xiǎo超边走边吃。

  可能是真饿坏了,又或者张xiǎo超眼中,普普通通的xiǎo笼包就已经是天下间的美味了,张xiǎo超抓着一个xiǎo笼包在手上,嘴巴凑上去大口大口咬着。

  那狼吞虎咽的样子,看得秦朗又是一阵心酸。

  秦朗并非什么多愁善感的人,但见一个人能够xiǎo笼包都吃得这么开心、知足,他唏嘘不已。

  见张xiǎo超左手除了提着热气腾腾的xiǎo笼包,之前的六个包子也没有扔掉,秦朗没説什么,心中却做好了打算,要帮助这个懂事的孩子。

  带着张xiǎo超,秦朗开车出了这条街道,按照张xiǎo超的指引,车子渐渐偏离了人多的地方,向着城市的某个荒凉之地前进,一路所见,都是烂尾的大楼。

  这地方秦朗从没来到过,尽管这儿也属于城市的范围。

  在一处废弃工地前,车子停了下来。

  张xiǎo超下车后,马(dǐng)(diǎn) 上就朝一个破破烂烂的工棚跑去,边跑嘴中还边高兴地喊着:“爹,客人,有客人来啦!”

  正在工棚里整理垃圾的张丰收,愣住了,他根本就不相信这儿还会有人来看他,而且还是客人,所以愣了一下后,继续蹲下整理纤维袋,没有走出去。

  直到门口的光线被挡住了,儿子张xiǎo超拉扯着他,张丰收才带着好奇走向了门口。

  张丰收看到一个年轻人朝自己走来,而年轻人的后面,听着一辆白色的xiǎo车,他看那xiǎo车前面的汽车标志,记得以前工友跟他提过,这车叫奔驰,贵得很。

  这个开得起豪车的年轻人,怎么来看他这位瘸子了?难道是城市里的官儿?

  张丰收不相信。来这个城市这么久了,就连在工地断了腿包工头不管不顾,也没见有人有部门来帮他维权。

  “爹,这位秦朗哥哥帮了我,要不是他,我就要被一个恶霸打死了……”

  张xiǎo超大概是心情高兴,所以话也比平常多,很快就将秦朗帮他的事情説了一遍。

  “谢谢,谢谢恩人了。”

  张丰收拖着一条病腿,上前一步后,噗通跪倒在地,重重地磕着头。

  一个朴实的汉子,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示对秦朗的感谢,便想到了最朴实的致谢方式。

  秦朗急忙扶起了张丰收,进屋和这对父子攀谈起来。

  秦朗看过了,这所谓的屋子,其实就是工地停工后没来得及拆掉的工棚,工棚搭建十分简易,四处漏风,这对父子就生活在这种地方。

  秦朗和张丰收説到当时张丰收遭遇包工头欺负的事情时,张xiǎo超已经吃饱了,将余下的包子xiǎo心翼翼地放在一个淘来的破旧铁锅里面,并且盖上了盖子。

  然后,张xiǎo超搬过来一把xiǎo板凳,xiǎo大人似的,坐在秦朗和张丰收面前,听着两个大人讲话。

  张xiǎo超来到城里后,从没觉得有哪天像今天这样心情高兴。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父亲张丰收,则是从摔断腿后,从没觉得哪天像今天这样,被人当人看有了人的尊严。

  张xiǎo超坐了一会,像想起了什么,又跑到一个木柜上,踩着板凳搬下来了一个花盆。

  花盆就是平常人家用来放阳台上种花的那种,很xiǎo,张xiǎo超拿着它,从秦朗身边经过。

  秦朗有些不懂。

  “秦朗哥哥,俺爹説养花要浇水,还要给花晒晒太阳。”

  张xiǎo超捧着花盆,认真説道。

  看得出来,花盆中种植着的一株绿色植物,大概是父子俩栖身的这衰败之地,唯一的亮色了。

  “咦。”

  突然,秦朗发出了惊讶的声音,眼睛望着张xiǎo超捧着的花盆。

  “怎么了,秦朗叔叔?”张xiǎo超已经不再像在街上时,在秦朗面前很拘谨,恢复了一个十岁xiǎo孩子该有的好奇和童心。

  “xiǎo超,这草能给我看看么?”秦朗直接説道,声音甚至有些儿激动。

  张xiǎo超毫不犹豫,将花盆往秦朗手里一塞。

  纵使他平常很喜欢这盆植物,可哪怕秦朗説要它,他也会马上就它送给秦朗。

  秦朗接过花盆,视线落在了那株绿色的植物上,眼睛眨也不眨。

  这植物外表跟种在地上的xiǎo葱一样,只有三四寸长,每一片叶片都是卷筒形状的。

  但不同于xiǎo葱根部是雪白色的,这植物最亮眼奇特的地方,就在于它通体都是绿色的,除绿色外没有其他任何杂色!

  而那绿,也绿得像玉,像翡翠,像充满了质感一样,绿意盎然。估计就是春天里成片成片绿油油的嫩草,其绿色浓郁程度,都抵不上眼前这植物。

  秦朗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玄青子”关于此株植物的名字。

  绿液仙草!

  秦朗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呈现在他眼前的这株植物,和“玄青子”记忆中关于绿液仙草的描述,一模一样!

  此外,当他手捧着花盆、离这株植物如此近距离时,还感觉到了那卷筒形状的绿色叶片,所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

  两样证据,让秦朗断定:眼前这植物,就是修真界中常用来催育种子生根发芽的一种特殊植物。

  绿液仙草,它并不属于灵药,因为它没法对修真者或者灵兽等提供灵药拥有的药效,但它能被冠以一个“仙”字,本身也是有独特价值的。

  这价值,就体现在绿液仙草捣烂后的汁液,用于浇灌的话,能够让灵药种子快速生根发芽。

  其效果,大致就相当于农民种地使用的化肥养料。

  在修真界,灵药十分重要,除了可以炼制丹药,也能直接服食,帮助修真者提升真元数量,提高修为,因此,几乎所有修真门派和家族,都会用一些有灵药种植经验的人,去管理灵药种植园,实现人工培育灵药。

  而人工培育灵药中,灵药种子的生根发芽,如果能缩短时间,那自然最好不过,后来有人就发现绿液仙草的汁液,能够帮助缩短种子发芽的时间,甚至于种子处在不适合发芽的环境中,绿液仙草的汁液也能照样改善环境让种子发芽!

  并且,由于绿液仙草仅仅只是下品的级别,在修真界量大常见,即便还有不少东西使用效果比绿液仙草更出色,绿液仙草也被大量使用起来。

  “玄青子”因为要经常炼制丹药,所以自己就管理了一块药园,像一些品级较低但又不可或缺的灵药,“玄青子”就常常用绿液仙草的汁液来加速灵药种子生根发芽。

  秦朗在火围山石洞深处,拥有一个xiǎo土堆,土堆中就埋着下品灵药火璃灵草的成熟种子,但这几个月以来,或许是因为环境原因,火璃灵草的种子始终不曾生根发芽,秦朗现在看到了绿液仙草,第一想法就是自己终于可以培植灵药了!

  这非常地让秦朗激动。

  作为修真者,在地球上灵药极其匮乏的大环境下,如果有大量火璃灵草可供修炼和使用,想想秦朗都十分激动!

  “丰收叔,这株植物是你从哪个地方发现的,然后种在了这花盆中的?”秦朗直接朝张丰收问道。

  他很清楚,绿液仙草即便不属于灵药范畴,可与灵药差不多,在地球上肯定都是极其罕见的,张丰收自然没可能专门去种植这种植物,最大可能,还是张丰收在拾破烂的过程中,从外面挖回来的。

  张丰收听到秦朗居然对这xiǎoxiǎo的草有兴趣,有些吃惊,但仍然马上回答道:“秦先生,它就是俺半月前在路边发现的,见它绿油油的,看着顺眼,就挖了它回来,找了个盆子养了起来。”

  秦朗也没有隐瞒,説道:“丰收叔,你可能不知道,这草,可是一件宝贝啊。”

  秦朗知道,如果自己不动声色,随便就能找个借口带走这绿液仙草,张家父子不会起半diǎn疑心,但人总要讲diǎn感情,不能一味自私自利,秦朗做不出蒙骗张家父子的事来。

  “宝贝?”张丰收很意外。

  秦朗将花盆递给了张丰收后,张丰收拿着左看看右看看,挠挠头,冲秦朗不解地説道:“秦先生,这就跟咱农村人种的xiǎo葱差不多,会是宝贝?”

  “是宝贝。”秦朗diǎn头説道,“就好比文物,一件上档次的文物如果放在不搞收藏的农民手里,样子又不漂亮的话,那它在农民眼里的价值,可能还不如一只外表漂亮的花瓶,但如果拿去拍卖会进行拍卖,让收藏家发现了,那在收藏家眼里,那可能就是上百万上千万的宝贝了。这植物也一样,对我有大用,是我眼中不折不扣的宝贝。”

  秦朗尽管没具体説出这植物的名字和珍贵之处,但仍通过这简单的例子作对比,明白无误地告诉张家父子:这草,真的珍贵。

  张丰收和张xiǎo超听秦朗説的如此认真,也相信了这xiǎo葱一样的绿色植物很珍贵,不由都盯着绿液仙草多看了几眼。

  但出乎秦朗意料的是,张丰收很快收回了放在绿液仙草上的目光,朝秦朗笑道:“秦先生,这草对你有大用的话,那你拿去就是,放俺这里,它就跟xiǎo葱一样,下面条了还没法当葱花用哩,俺要着它也没用。”

  “那我给你钱买下它,丰收叔你看十万怎么样?”秦朗自然不想白占便宜。

  哪知张丰收马上就説道:“不用钱。这草就算是宝贝,那也是秦先生告诉俺们的,离开了秦先生,它还是不值钱的xiǎo草,而且秦先生救了俺儿子,俺没什么回报的,难得秦先生看得上它,只管拿走就是。”

  説完,张丰收将绿液仙草塞给了秦朗,没任何犹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