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387章 我管你是谁!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yun
  将催生火璃灵草幼苗的事情忙完,秦朗打车还没到家,就接到了纳兰海蓉让他去云海大学的电话。

  去云大自然没有和学霸校花温存的艳福,而是……又当搬运工。

  这一次是将二楼一间实验室的一台大型仪器,搬到纳兰海蓉自己做实验的实验室中。

  秦朗也没什么牢骚,很快就到了云大校园内,帮纳兰海蓉搞定了这事。

  走出实验大楼,来到广场喷泉时,不知是冤家路窄还是其他的,反正秦朗又看到了一张可恶的嘴脸。

  东方长雄那逼,带着两个三十岁左右的保镖,堵住了一个云大的女大学生。

  旁边自然围拢了不少人在观看。

  本来东方长雄的两个蛋蛋被切掉的传闻,在云大校园内人尽皆知,大家也终于不用再害怕这恶少了,可今天东方长雄有两个保镖守着,所以明知道东方长雄在欺负那女生,大家也没法,只能围观着。

  秦朗走了过去,听着东方长雄説话<dǐng><diǎn> 。

  “赵璐,你特么还在老子面前扮什么清纯?就算你是处,那也迟早会被破,被老子看上,由老子来让你变为女人不好么?”

  东方长雄狂妄无耻地説道,明显是在图发泄。

  他自从发现当了太监后,心情极度郁闷,无比怨恨秦朗,可东方玉死了,他这一支在家族内也几乎没了影响力,无法报复秦朗,见到水灵灵的女人玩不得,便有了变态的眼前一幕。

  “我……我有男朋友了。”

  那女生惊惧地説道。

  被两名彪壮大汉看守着,她想逃走都没办法。

  “那不更好?少特么废话,老子今天就看上你了,不让老子满足一下,老子将你剥光丢大街上去展览!”

  东方长雄疯狂咆哮道,变态十足。

  “不……不行……”那女生拼命摇头。

  “不行也要行!”东方长雄甩手给了那女生一巴掌,“玛的,老子以前健全的时候,玩你这样的都手到擒来,现在怎么着,见老子废了,就以为老子不行了?”

  “玛的,老子不是还有手,还有它么?照样能玩出花样!”

  东方长雄狰狞着脸説着,从裤兜中掏出了一根电动的塑胶棒来。

  围观的都是学生,不但那些女生,就连男生,都被东方长雄无耻的言语和动作弄得恶心不已。

  偏偏东方长雄为了达到变态的目的,发泄阴暗心理,笑得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他打开了塑胶名器的开关,嗡嗡嗡的声音随即想起,东西也在摇摆着。

  “走,陪老子去!”

  东方长雄硬拉着那女生的胳膊,扯着女生往前走。

  “真够无耻的啊。”

  秦朗现身后,站在了东方长雄面前。

  “秦……秦朗?”

  尽管无比怨恨秦朗,可秦朗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东方长雄还是吓得双腿直打哆嗦,声音也发颤。

  东方长雄下意识地松开了手,那女生见状,赶紧跑开了。东方长雄也没敢説让保镖追。

  “没你们的事,站一边呆着。”秦朗冲东方长雄的两名保镖冷冷説道。

  “靠,你他玛谁啊,找……”

  一个保镖还没来得及喊出“死”字,就被秦朗一脚踹飞。

  这保镖在空中飞了十几米远,啪嗒一声重重掉进了喷泉池中。

  另外一名保镖吓得站在了原地。

  秦朗重新看着两只腿还在打颤的东方长雄,夺过了那塑胶软棒,冷笑道:“你这种变态,就该享受一下粗暴的惩罚。”

  秦朗捏开东方长雄的牙关,将东西直接塞进了东方长雄口中。

  有些大也没关系,硬塞就是。

  半分钟后,东方长雄带来的东西,就吞进了肚子中。

  当然,是被人硬灌下去的。

  看得两名保镖噤若寒蝉。

  东方长雄则是翻白眼吐白沫,然而围观学生却大感痛快,没丝毫同情这恶人的意思。

  “以后别再作恶!”

  秦朗朝东方长雄説完这句,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又冲东方长雄説了一句让东方长雄大为不解的话。

  “哦,説错了,是你很快就不会有作恶的机会了。”

  秦朗説完,施施然离开。

  东方长雄自然是被保镖紧急送到了医院。

  东西很快被取了出来,东方长雄坐在病床上等着出院,但一个医生拿着一份临时检验报告,走了进来。

  “不用开药就让老子快diǎn离开这鬼医院,特么的闻着消毒水气味就难受!”

  东方长雄粗鲁地冲医生吼道。

  那医生没生气,怜悯地看了东方长雄一眼,也不怕打击到东方长雄,直接説道:“刚才给你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你从排尿部位开始,你的泌尿系统已经接近全面崩溃,极有可能在今天就会导致全身各大系统重度衰弱,如果可以,我建议你立即住院……”

  东方长雄的泌尿系统急速衰竭,自然与上一次秦朗给东方长雄治人形疯狗病时动的手脚有关。

  到现在,也该让这作恶多端的人渣,去死了。

  诊断结果出来后的第六个xiǎo时,东方长雄死翘翘了。

  东方志等东方家族的人,明知道东方长雄的死很可能与秦朗有关,可却无可奈何,根本就找不到证据……

  秦朗自然也从柳宏兵那儿,知道了东方长雄完蛋了的消息,秦朗一笑了之。

  第二天上午,秦朗早早地就到了康乐养生会所。

  毕竟昨天没来养生会所上班,给针灸师做的培训要在今天完成。

  当秦朗到了后,才发现蒋盈盈先一步和唐雪来了,蒋盈盈今天没课要上,所以打算呆这儿,和闺蜜聊聊天,在养生会所逛逛什么的。

  这一次俩女人聊天,把秦朗排斥在了外面,秦朗见针灸培训还有半个xiǎo时才会开始,就在大厅四处转悠起来。

  然后,当秦朗来到门口时,就看到“康乐”养生会所外面的水泥坪上,驶来了一辆拉风的汽车。

  一辆法拉利跑车。

  车上下来了一个穿一身奢侈品牌的年轻男子,这男子长相英俊,气度非凡,和昂贵的法拉利跑车一起出现,立马就成为了方圆几百米范围内最瞩目的焦diǎn。

  几个放了暑假在外面逛街的高中女生,看到这英俊的男子,比见到了韩国都教授还高兴,一个个犯花痴地集体停住,紧紧盯着英俊男子,眼神都陶醉了。

  而一些已经步入社会的年轻女性,则纷纷朝着英俊男子抛媚眼,恨不得坐进男子的法拉利车内,一副成为英俊男子xiǎo蜜、xiǎo三xiǎo四xiǎo五都无所谓的模样。

  秦朗看到对方这么受女人欢迎,心中没什么嫉妒,对方是高富帅关他毛事,他只关心这个东方俊怎么来这儿了,一路跟踪了蒋盈盈不成?

  秦朗是认识东方俊的。夏天时有一次东方俊开着法拉利在云大校门口纠缠蒋盈盈,被蒋盈盈冷冰冰地轰走了。

  蒋家和东方家搞了个联姻,将蒋盈盈许配给了这东方俊,可蒋盈盈很耻于与花花纨绔东方俊交往,至今都没给过东方俊好脸色。

  秦朗不止一次见蒋盈盈苦恼于家族安排的这婚事,所以连带着对这个东方家族少主,也没任何好感。

  ……

  东方俊发现自己又一次在公共场合成为了众人中绝对的焦diǎn,心中飘飘然,享受着女人们抛过来的媚眼,不禁很骚包地故意摆了一个耍帅的姿势,惹得多位女人惊声尖叫后,东方俊更加高兴了。

  秦朗一直就在看着,见东方俊这么骚包,联想到上一次蒋盈盈提及这人时,説这人花花肠子,现在看来,果然不假。

  东方俊边朝养生会所的大门处走,边不时用视线扫视着周围,当看到一个上围大得像足球的妖娆女人拼命向自己抛媚眼时,东方俊内心痒痒的,很想开着载着这容易上钩的女人去兜风,然后兜到便利酒店里去快活,但想到这次是来找蒋盈盈的,东方俊只好满脸不舍得地放弃了。

  而这一幕,自然也被秦朗看到了。

  秦朗对这位高富帅更加没有好感了。高富帅又怎样,也就这德性!

  秦朗站在门外,等着这位讨厌的高富帅上门。

  东方俊起初压根没注意到秦朗,直到走到大门口,被秦朗拦住后,东方俊才意识到自己竟然有人敢拦他,这让他很不爽。

  “你们会所现在不营业了吗?”压下内心的不满以及对秦朗的轻视,东方俊故意装出和善的嘴脸説道。

  他出自辽沈省内的著名世家,比别人更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当然,也更擅长伪装。

  可秦朗也不是一般人,别人或许在看到东方俊开着dǐng级豪车后,会对东方俊谦卑有加,他什么世面没见过,叶明城都在极力欢迎他成为女婿呢,权势财富再大的人,他都不会去巴结,一个世家的少爷,自然不能让他诚惶诚恐。

  “营业啊。”秦朗平静地説道,依旧拦着东方俊,但视线根本不看东方俊,仿佛眼中完全没有这人一样。

  东方俊气得身体都颤抖了。在其他任何地方,就算是比他大了几十岁的长辈,就算是富豪名流,见了他也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不想今天在一家养生会所,被一个xiǎoxiǎo的保安给拦住了。

  是的,东方俊见秦朗拦住了自己,理所当然地认为秦朗是养生会所的保安。

  “既然营业,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东方俊极力忍耐,内心却在想着,待会儿这保安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自己一定要让这不长眼的保安好看!

  秦朗斜眼看了一下东方俊,很无赖地説道:“不让你进就是不让你进,废什么话啊?”

  主要是他见东方俊德性差劲,对这人很没好感,加上东方俊是龌龊家族东方家族的,再加上蒋盈盈的缘故,他可不会给东方俊什么好脸色。

  “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东方俊再也按捺不住了,立即露出了凶相,吓唬威胁道。

  秦朗挑了挑眉毛,自顾自打了一个响指,然后慢腾腾地看着东方俊,説道:“你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哼!”见xiǎo保安油盐不进,东方俊提高了音量,指着秦朗道:“你不过就是一个xiǎoxiǎo的保安,xiǎo心怠慢了我,被炒鱿鱼!”

  “呵呵,整座养生会所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人敢説炒我的鱿鱼。”秦朗冷笑道,“我没时间跟你磨叽,赶紧走,这儿不欢迎你!”

  就算自己只是一名xiǎoxiǎo的保安,那也不是别人能够任意侮辱的,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你是高富帅了不起啊,随便就可以羞辱人啊,我还懒得吊你呢!

  “好好好!”东方俊指着秦朗,气得七窍生烟,接连在秦朗面前碰了硬钉子,东方俊暴怒着吼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东方家族的大少爷!”

  自报家门后,东方俊就不信面前这个年轻人还不识相。不管这人是保安还是养生会所的经理,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听过东方家族的大名,整个省城,敢称东方家族的,只有一家!就凭着眼前这人的微末能耐,那还不得在东方家族这头庞然大物面前俯首称臣?

  可惜,东方俊根本不了解秦朗,也大大地低估了秦朗的能量。

  秦朗哂笑一声:“你就算是东方家族的老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怕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