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丹毒只是第一步,秦朗这时候再次闭上眼睛,利用双重经脉中的真气积累的底蕴,进行提前冲关!

  这一次秦朗信心满满,开始闭目,运转起体内的真元。

  体内的真气在神识的控制下,开始加快了转速,一转,二转,三转……

  八八六十四转之后,速度到达一个可怕的极限,不管是经脉中的明脉,还是虚脉都被撑得扩张了两三倍,身体也有如气球一般吹了起来,胖大了好几圈。

  “结丹后期!给我破开……”

  秦朗却是一鼓作气,使足了气力,将周身的真气压缩再压缩,积累再积累,像长江之浪一波双一波叠加起来,向着那关卡之后冲击而去!

  这一冲,气势凶猛,一往无前。

  这一冲,滔天巨浪,无可抵挡!

  “虽然有些取巧,但是明脉和虚脉两脉相加,我现在真气的积累比一般的结丹中期顶峰强太多了……给我破啊!”

  秦朗心头一声呐喊,就像是震雷一样响起,然后就听到喀嚓一声,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

  身子之中,虎豹雷音再现,虎吼声,豹鸣声一齐出现,震荡周身。

  颤抖是不可避免的,虎豹雷音也不是每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冲击中期时,能够出现的,需要一些特殊的身体体质才行,而秦朗的身体带有雷属性,所以冲关之时,就会激发雷属性共鸣,产生虎豹雷音。

  在筑基期的时候还不明显,达到结丹期之后,秦朗现在已经是第二次虎豹雷音激荡身体,洗练身体,也是第二次强化身体。

  但是,这一次契机,也不是第一次都会出现,要看机缘,算得上是一次意外的收获。

  虎豹雷音,只有跟天地灵气共鸣,身体达到某种同步频率时才能够做到。

  而秦朗能够第二次达到这种程度,也是身体的记忆缘故,毕竟上一次冲击结丹中期也才短短二个月左右,身体对于达到虎豹雷暗那条同频率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消失。

  如果时间隔得太久,说不定这一种特殊的记忆还真的就消失了,那么,秦朗也就没有了这第二次的机缘。

  而这时的秦朗也是面带微笑,在古府密室之中默默地冲关,虎豹雷音能够洗练自身,强化自身,机遇能得,基本上,等虎豹雷音结束后,身体各方面的素质都能够提升个百分之一二十左右。

  “居然第二次激发虎豹雷音炼体效果,运气真是不错。”

  一个念头出现在秦朗的意识,转瞬又淡去,现在是冲击结丹后期关键,杂念还是越少越好。

  密室之中可见秦朗的身体在黑暗中发出蒙蒙微光,盘坐于地上的他,双手拈花,摆出一个奇异的造型。

  秦朗继续运转真气进行最后的冲关破境,现在明脉、虚脉真气潮水已经调动到了极致,经脉的内压超过百分之三百,只要秦朗一个神念炸起,就可以冲开最后的关卡了。

  结丹后期……冲!

  咔嚓!

  就像流水挤开了顽石,最后的关卡被秦朗浑厚的真元强行挤开了,大量的内压将真元喷涌出来,向新的未知地灌入,灌入,再灌入,就像泄洪的堤坝一样,明、虚两脉的压力陡然降低了很多。

  虽然没有达到结丹中期顶峰就进行冲关,两个境界中间隔的那一层膜很厚,但是还是破掉了!

  这完全是大量虚脉真气提供的功劳!

  他等于比一般的结丹中期多一倍的真气作为支援!

  藏虚纳气法还真是神奇,现在秦朗的修炼,等于多一倍的真气积累,以后冲击每一个境界关卡,也要比一般的修士容易很多。

  估计这也是藏虚纳气功法的真正作用,真不愧是上古功法。

  就凭这门功法能够开辟出新天地,让身体拥有虚脉,它就可以列入清河大陆的顶级功法行列,这样的功法,就算一些大宗门之中也不一定拥有,秦朗这一次算是赚到了。

  现在结丹后期已成,不过,由于强行冲关的缘故,境界并不是很稳定。

  而此刻的秦朗也加紧了神识对真气的引导,将泄出的真气在新的经脉和窍穴中走了一圈,再引导回来,然后在身体的内部循环,并且虚脉之中,跟原本的经脉一样,慢慢组成一个新的大小周天。

  这个新的大小周天,将原本的虚脉拓展得更宽广,而真气的性质,更加接近于液态。

  达到结丹后期之后,现在秦朗身体的真元量比之结丹中期,也是多了好几倍,现在的身体经脉相当于二个大池塘一起在蓄水,而原本没有修习藏虚纳气功法之前,只不过是一个小水缸而已。

  进入结丹后期,神识也大增增强,比之原来结丹初期又多了近一半的神识增长,秦朗的神识本来就异于其它修士,所以现在的神识直接达到了结丹后期的顶峰,并且元神无比的凝实,不像其它修士一样松松垮垮的。

  秦朗这时候猛得睁开了眼睛,瞳仁处发出夺目光芒,像一个小太阳,照耀着整个密室。

  进入结丹后期,精气神十足,他感觉现在的身体充满了爆发性的力量。

  这一次也算是运气到来,得到这么一门上古顶级功法,才能这么容易地突破成为结丹后期。

  不然的话,秦朗估计还要差不多二三个月的积累,才能够将自身真元积累到结丹中期顶峰水平。

  时间就是生命,修真者就是在与天争命,特别是这危机重重的千年古府之内,多一实力,也就多一份生命的保障。

  而秦朗一直以来的表现,也证明了他是有大机缘,大气运之人,是那种走路都被被金子绊到的人,所以一路的提升才能够顺风顺水。

  虽然气运是看不见的东西,但是提升幸运指数的奇物,秦朗却是有一件的,幸运罗盘能够提升幸运指数,能够增加无形中的运气,好几次秦朗依靠这东西炼丹,在危机时刻用它逃命,都证明了这一点。

  ……

  已经结丹后期了,现在秦朗的修为有了质的飞跃,在结丹后期他就能够直接对那个季长胜,再也不用像之前狼狈逃亡了。

  甚至操作得当的话,秦朗凭现在的修为实力,干掉这个结丹后期大圆满的修士,也不是没有可能。

  “现在我已经是结丹后期了,差不多在这次千年古府的事情结束之后,我就能够重回昆仑山秘境救出被困的父母!哈哈,心愿的达成速度……比预计快多了,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这也是厚积薄发不断努力的结果,进入清河大陆以来,我用了大约五个多月的时间,还真是不错。”

  ……

  想到这里,秦朗心里一阵阵欣喜。

  想到这些秦朗顿时斗志昂然,突然起身,引亢高声长啸“啊……”洪亮而悠长的气息顿时在密室房间爆炸,甚至通过厚厚的石层传到外面去。

  而这片封锁的区域之外,残存的剑宗跟天医门修士听到秦朗的啸声,脸色表情也是各不相同。

  而最惊喜的当属天医门的断歧山、太白紫山、德尚三个长老,现在整个千年古府之中,差不多只剩下他们三个天医之人,现在听到秦朗的啸声,顿时向秦朗这边方向赶来汇合。

  “听秦朗小友的啸声,虽然隔得较远,但那气息的悠长洪亮却非常不凡,恐怕这小友已经突破到结丹后期了。”

  奔跑之中,三个修士都是这样猜测。

  而剑宗这边,活着的剑宗修士也是听到了秦朗的啸声,他们也是识货之人,顿时从秦朗的啸声中分析出秦朗目前的修为。

  季长胜脸色一沉,说道:“走,干掉那个发出啸声的家伙!”带着目前聚拢过来的剑宗修士,也往秦朗所在方向赶过去。

  ……

  这时秦朗闻到一股恶臭,却是身上毛孔排出了不少的黑色污渍,都是体内排出的的毒素。

  刚才冲击结丹后期,没注意这样,现在清醒过来,发现这个汗渍和臭味的样子,很不好受,但是密室之中却没有水进行清洗。

  思索了一阵,秦朗突然掐了一个法决,密室上空顿时水汽凝结,不一会儿化成一个大水团。

  哈哈一笑,秦朗除去了衣物,用这一大团的水清洗身体。然后从储物戒指中取出干净的衣物换上。

  最后伸手一点,地上的脏衣物自燃,瞬间化成灰烬。

  虽然没有水灵根,但是天医门中有一个法决“净水咒”可以凝结空气中的水分,所以秦朗刚才收集的是密室中的水汽清洗自身。

  换了衣物之后,特别清爽,秦朗只感觉现在人身体格外通透,毛孔与空气交纳灵气也加快了不少。

  “怎么才能离开这个石室呢?”

  秦朗搜索了一阵,也没能够找到离开石室的机关。

  这时候取出上品法品开山钉,秦朗准备打通这间石室,找到外面的通道。

  砰!砰!砰……

  左手拿锤,右手拿钉,随着钉锤敲击,一道道粗大闪电击在石室墙壁之上,将原本就裂隙开得更大。

  秦朗打算钻透山体,他感觉这个方向山体最薄,里面好像是中空的,于是在加劲对付这一面的山体石壁。

  “这个样子,还真的很像是愚公移山,估计清河大陆的修士们知道我用上品法宝在开凿山体,绝对一个个都醉了……”

  一边开山,秦朗一边叹息,想不到还有做这种苦力活计的一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