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是如此。不定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安静。

  这段时间这些保安实在是被骂惨了,因为仓库频繁失窃,心情极度不好的江心忠可是什么话都骂出来了,什么“无能”、“白吃饭的废物”、“是不是跟窃贼串通一气”等帽子都安在了他们这些保安头上,让保安们个个有口难言。

  “没事就好,希望天天都没事,那个窃别再来了”

  保安们一个个都在心里祈祷着。

  而秦朗依然在守株待兔,驻留在二十六层仓库之内,这三天他也不是完全不动弹,偶尔在修炼的闲置之余也补充一些食物,反正自己的储物袋、储物戒很多,食物什么都准备得有,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挪窝。

  驻守在仓库的第五天,子夜的时分,正当秦朗进入仓库中的厕所准备五天唯一一次排泄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特殊的动静,神识感应之中,他知道自己要等的窃贼终于来了。

  赶紧三两下解决完毕,然后秦朗悄悄从厕所出来,同时在身上拍了一张隐身符。

  不知不觉的,第二十六层这个仓库的门已经打开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家伙从窗户外面闪身进来,身上一副高科技打扮,甚至还戴着红外线的眼镜。

  这家伙很小心,进入仓库之后一直四下扫描,不过秦朗隐身之后身体不但能够隔光线,而且连气味以及热量都控制得很好,所以这红外线热感装置对秦朗根本就起不到效果。

  窃贼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开始走向了仓库中的货架,翻找起那些药品,同时不断将一些贵重药品放入身上的大背囊之中。

  不一会儿,这家伙身上就装满了一背囊,看上去像游戏机里面的藏宝鼠背的那个大大藏宝袋。

  好家伙这一背囊起码四五百斤重,这家伙在窃贼里面也是一个超级大力士,就算参加国际比赛估计也是重量级选手级别的。

  而窃贼在得手之后,又准备原路返回,秦朗发现窗户外面垂下一条银色的绳索,应该是从楼顶方向拉下来的,刚才这个窃贼就是顺着绳索爬下来的。

  事到如今,秦朗就不能再让这窃贼跑掉,赶紧上前出手,一个刀掌直接将这家伙给拍晕了,慢慢将这小子放倒在这仓库之内。

  这时候他准备再上大厦楼顶看一看,刚才他听到了大厦楼顶呼呼风响,应该是直升飞机的声音,也就是说,这个窃贼应该还有其它同伙。

  “原来是乘坐直接飞机过来的,再垂下一根合金绳索进入偷窃行动,不得不说这些窃贼神通广大,居然抓住了公司安保方面的这么一个重要死角”

  秦朗望着这根垂下来的长长合金索,喃喃自语道:“关于大厦楼顶这一块,今后也得加强安保工作,现在随着蓝润公司壮大,以后跟公司作对的肯定已经不再是普通层面上的势力和人物了。”

  他知道,像这种有组织,有策划、有目的进行偷窃一定是某一个大型组织手笔,或者直接就是行业的竞争对手派出来的,不然不可能连直升飞机都派出来了。

  由于是夜色之中,秦朗也不怎么掩饰,直接飞上了楼顶。

  而公司的大楼楼顶果然停着一架直接飞机,刚才那个窃贼还有二个同伙,现在都在直接飞机之上。

  看来突然出现的秦朗,直升飞机上的两个同伙也是一怔,实在是秦朗出现得太跷跷,看起来就好像直接从大厦楼沿翻上楼顶的。

  眼前这人是刚才垂下的合金索爬上来的么事实上两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秦朗冲上楼顶的地方,离那一条合金索至少二米多远呢。

  而就在两个同伙怔神的时候,秦朗冲他们呵呵一笑,然后突然加速,就像特技电影里面一样瞬移了过来,在两人的瞳孔不断放大之时,一人一下将两个家伙拍晕了。

  “不好意思,这一次我是专程前来抓老鼠的。”

  秦朗在晕过去的两人耳边轻声说道,可惜的是这两个家伙现在听不到了。

  对于抓到的窃贼,秦朗自然不会讲什么客气,直接采用了清河大陆最极端的搜神之术,抽取他们的元神意识之中的记忆。

  过了良久,秦朗终于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眼前这些家伙居然是国际雇佣兵,给钱就办事的那种,两个月之前这伙雇佣兵接了一个买家的任务,进入蓝润公司偷取蓝润公司保密的化妆品科研成果。

  不过可惜的是,蓝润公司对公司的核心机密极端保密,生产环节也是分时间分段次进行,这些国际雇佣兵也无从下手,一直没能够成功偷到公司几种化妆品的核心配方。

  虽然第一个任务很难完成,但是他们也不着急,因为买家委托给他们的任务居然不止一种,偷取保密药材也是某中之一。

  他们也是神通广大,居然买通到公司的一个中层人员,知道了一些关于核心配方的片段,然后就想到偷取仓库中的那些关键药材,完成买家的第二份委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