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意思?”

  光头小头目脸色一变,眼神不善地望着秦朗。

  现在就是再蠢,他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故意过来找茬的。

  于是装糊涂什么的招数,只怕也没什么作用了,所以他立即暴露出了真实的一面,冷冷地质问话语后,眼睛紧紧盯着秦朗,只等秦朗稍有妄动,他就会立即动手。

  毕竟,对方是来找茬的,即使不知道对方找茬的具体原因,可他结仇的人不少,不得不小心和冷血。

  “呵呵,你的代号是鹰吧?”

  秦朗冷笑一声问道。

  “鹰……你怎么知道,啊,你是……”

  代号叫做“鹰”的光头小头目望着秦朗,好像想起什么,指着对方,张着嘴巴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呵呵,你应该猜到了!我就是你要对付的蓝润公司老板。”

  秦朗指了指自己,“我叫秦朗。”

  听到秦朗的自述,这个代号叫做“鹰”的光头小头目终于明白了秦朗过来的目的,感情是自己接的一个任务出了问题,现在苦主已经找上门来了。

  “有话好说,我吉利安保公司所以会对付你们蓝润公司,也是接收了买家的委托。”

  代号叫做“鹰”的光头小头目心中咯噔一下,暗自叫苦。

  他以为对方只是普通的找茬的人,哪里知道秦朗来头这么大。

  尤其是,秦朗介绍身份的时候,流露出的气息分明暴涨数倍,那绝对是属于级高手才有的气息,他也要十分忌惮。

  他知道秦朗来者不善,而且能够无声无息潜入自己公司第二十七层,自身实力应该也不弱,可能自己根本对付不了,于是就低气下气地说话。

  “当初买家出了一个亿,要求我们吉利安保公司负责暗中打压你们蓝润在新加城的分部,要知道一个亿对吉利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又不需要直接出面打打杀杀,只需要暗中联系一些零售商联合抵抗蓝润的产入市场就行了,所以当时我也没多想就直接接下了这个任务。”

  “鹰”望着秦朗,无奈地说道,表示吉利安保公司在这件事情上面也只是一个参与者,对蓝润公司无关紧要,秦朗要找的正主并不是自己。

  “我知道你不是正主,我这次找上门来也就是为了找上你身后的那个幕后黑手,现在你把那个买家的身份说出来吧,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

  秦朗听到“鹰”的说话,目光闪烁了一下。

  “对不住,这个是公司的规矩,也是吉利安保公司的立足之本,关于买家的机密是不能够泄漏的。”

  鹰听到话,摇了摇头。“不过,可以告诉你们一点,这个买家的背景很强大,比我们吉利安保公司还要强大,你们蓝润公司根本就惹不起那人。”

  “是么?”

  秦朗冷冷望了他一眼,说道:“这家伙都欺负到门上来了,还让蓝润公司当缩头乌龟么?还真是可笑!”

  而“鹰”听到之后却是没有说话,但是内心的想法无疑已经告诉了秦朗,这个买家确实是秦朗惹不起的,蓝润公司这一次吃亏肯定是吃定了的。

  “好!既然你这么维护身后的买家,不肯说出买家的身份,那么我只好逼你说出来了!”

  秦朗说出这一句话后,突然转过头厉声一喝:“找死!”

  原来公司那个女秘书刚才偷偷摸摸拿出了手机,准备拨动电话,呼叫外面的安保人员。

  秦朗手一挥,一道疾风过去,就将这个女秘书手中的手机掀飞,同时一个巴掌甩过去,直接将此女给打晕了。

  而就是秦朗动手的时候,代号叫做“鹰”的光头小头目也是动手了,突然身体暴涨,肌肉猛得变得更加结实魁梧,向秦朗扑了过来。

  “改造人!”

  秦朗眼睛一眯,惊讶道。

  原来这个吉利安保公司也拥有改造人,不过想想也是,改造人技术只是欧美变种人计划的一些残缺版本,虽然也算是机密,但在世界各地都有一些流传,所以新加坡这个吉利安保公司拥有改造人也是正常的。

  这个代号叫做“鹰”的小头目是一个身体强化版的改造人,拥有类似于绿巨人变身的能力,力量和防御都不错,应该是一个接近六级的改造人。

  这一种力量防御系的改造人秦朗之前也在南洋实验室遇到过,而且还遇到过不少,所以对付这种改造人他也算是很有经验的,直接出手掐了几个法决,准备封禁这家伙的力量。

  波!

  一道耀眼的白光出现,这是秦朗打出的封禁阵法禁制,现在秦朗已经达到高级阵法学徒的层次,一些简单的封禁已经不需要借助外物也能够施展,白光一出现就散开变成好多星星小点,在周围笼罩住了“鹰”的四周。

  顿时,鹰感觉自己周围像是陷入了泥潭之中,但是周围明明是空气,看不到任何阻碍,自己行动却是无比迟缓。

  惊讶之中,“鹰”也是吃力地向秦朗攻击过来,不过现在他的度比原本慢了好几倍,这样的度在秦朗的眼里尽是破绽。

  五行阵旗随手一抛,又一个禁阵出现,用来隔绝外界,防止战斗的余波让整栋大楼的其它人听到。

  这个五行禁阵一出现,秦朗终于可以安心对付眼前这个家伙了,接近六级的改造人,秦朗想要干掉对付很容易,但是想要拿下此人,拿下一个活人,却还是需要多一点的手段。

  所以,秦朗刚才的一番布置根本就没有白费,这时候,不费多大力量就已经制伏了这个接近六级的力量防御型改造人。

  “鹰”被制伏之后,很是诧异秦朗的能力,半晌说出一句话:“想不到蓝润公司的老板也不是普通人,也是一个强大的能力者,你的这些能力很古怪,看起来比我们公司最强大的改造人还要厉害,应该是一名变种人战士吧?”

  “不,你猜错了,我不是变种人战士。”

  秦朗摇了摇头。

  “哦,不是变种人战士,那你一定是华夏那些隐世古武家族的人,是一名古武者。”

  “鹰”继续猜测,想不到这家伙对华夏隐世古武家族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呵呵,你都猜错了……”

  秦朗笑了笑,表示自己也不是古武者,事实上自己只是一个差不多武尊后期的武者,还算不上是古武者。

  “那你是……”

  “鹰”也错愕了,完全想不透秦朗居然会否认自己的两个猜测。

  “呵呵,我偏不告诉你。”

  秦朗一拍将这家伙昏睡穴点住,让这家伙晕迷过去。

  自己虽然不是武尊,但是却是一名档次更高的修真者,修真者在华夏早已经绝迹数千年,所以“鹰”猜不透秦朗的身份也是正常的。

  事实上,如果秦朗不主动说出来,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猜透他的修真者身份。

  将“鹰”点了昏睡穴让他昏迷过去之后,秦朗就开始抽取这家伙的记忆,接近六级的改造人身体素质已经远过普通人,都相当于武尊后期的武者了,所以秦朗利用搜神之术想要强行抽取记忆也不容易。

  毕竟搜神之术只是一门修真界的低级术法,平常也就是对付一种普通人有效果,或者对付一些炼气级别的修真者,对付高阶修真者变没什么效果了,算是一种比较鸡肋的修真术法。

  好在地球上的人类元神神识普通不强,就算眼前这个接近六级的改造人“鹰”,神识强度也只不过比普通人强了一二十倍,略施一些手段的话,还是可以抽取到对付的记忆的。

  昏迷过程中,“鹰”也在挣扎对抗秦朗的搜神之术,不过,效果却是很弱,如果是清醒状态情况下,这种反抗效果可能会强很多,但是现在他还真的挣脱不了秦朗的控制。

  在秦朗的控制之中,“鹰”的记忆一点一点被搜取,秦朗有选择之下屏敝了那么不需要的信息,不然的话,这个接近六级改造人的记忆猛然爆炸般的信息,可能会把他的大脑撑爆。

  秦朗从“鹰”的记忆之中得到了很多有用的消息,其中包括吉利安保公司的一些情况,以及吉利安保公司改造人的源头,另外就是最关键的一点,那个暗中收买吉利安保公司想要对付蓝润公司的新加坡分司的神秘买家身份,居然来自雷兹曼公司。

  “雷兹曼……又是这个雷兹曼么?”

  秦朗得到了消息之后,目光闪烁了一阵,他现在在沉思。

  关于吉利安保公司的事情可以暂且放下,吉利安保公司这次接下这个任务只是“鹰”这个小头目的个人所为,在这件事情上面整个公司牵扯并不深,所以秦朗只需要对付“鹰“就可以了。

  如果跟吉利安保公司扛上,秦朗知道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这个吉利安保公司在新加坡有很深的背景,而且那个暗中给吉利安保公司培养改造人安保人员的实验室比南洋那个生命实验室规格更高。

  听说那个实验室得到了至少一半的欧美关于变种人战士计划核心资料,所以研究出来的改造人级别都很高,基本都是是五六级改造人,相比之下,南洋那个实验室就像是来自乡下的实验室。

  所以,秦朗处理掉关于“鹰”的事情之后,就准备从吉利安保公司这边抽身开来,直接去找雷兹曼公司的麻烦,新加坡分公司所遇到的一切阻碍,秦朗估计都跟那个雷兹曼的二世祖“诺古利”脱不了干系。

  毕竟当初这个二世祖想要收购蓝润公司却没有得逞,反而被秦朗这边给奚落了一阵,所以肯定也是怀恨在心,这才想着法子处处想给蓝润公司使绊子,打压蓝润公司,想让蓝润公司展不起来,最后不得不接受雷兹曼方面的收购。

  “真是打得好算盘!不过收买安保公司对付蓝润公司的新加坡分部,过程这么曲折,暗中花费的代价也不小,最后结果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得不说这个二世祖是个猪脑子,也不想想蓝润公司难道就是面糊的么?可以任由雷兹曼揉-搓么?”

  秦朗难得恼怒,面容冰冷,对那个来历神秘的所谓雷兹曼集团起了强烈的厌恶之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