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古利筹码盒里面估计还有二个亿左右筹码,接下来,秦朗也不客气,直接露出出狰狞的面目,一番连赢直接将诺古利的所有筹码都榨干了。 . d .

  甚至就连刚才那个跟着赢了不少的赌客,这一阵也将各自赢的又都吐了出去。

  现在秦朗身前的筹码已经堆成了小山,打了两个多小时的麻将,至少赢了三个多亿,加上之前赢的,现在已经差不多三亿五千万的筹码。

  “哈哈,承让,承让!”

  秦朗拱了拱手笑道。

  此刻诺古利一脸铁青地坐在麻将桌另一边,盯着麻将桌发呆。

  牌桌上资本最大的赌客已经输光了,其它二个赌客也输了一些,不过输得不多,于是都没有了继续玩下去的心思,于是这一轮麻将局散场了。

  ……

  在秦朗离开vp包间的时候,两个变种人保镖其中一个凑到诺古利的耳边,说道:“少爷,那个赢钱的赌客可能有问题,每一次洗牌的时候,他都好像用了特殊手法在洗牌。”

  “我就说了,我怎么可能一直都输,妈的,居然敢抽我诺古利的老千,简直不想活了!”

  诺古利这个二世祖听到变种人保镖的提示后,恍然大悟,对赢钱走人的那个赌客更加痛恨了。

  “少爷,要不要我们出手做了那家伙。”

  这个保镖提议道。

  保镖也是找赌场的熟人了解了情况后,才这样判断的。

  当然,秦朗一直都在赢,这本身就很古怪,如果说秦朗没用上特殊的作弊手段,打死他都不信。

  可是,在诺古利跟其他人一起,和秦天赌博的时候,连荷官都找不到秦朗出千的证据,是以,他们也没法赖账,输了就只能乖乖掏钱。

  毕竟,这条油轮上的规矩不是诺古利定的,诺古利还没到一手遮天的地步,面对赌场的规矩当面还是得遵守的。

  不过暗地里,他们却可以动些手脚。

  对于随身保镖的这个想法诺古利很心动,不过想了想之后还是摇头:“这艘赌船来头极大,暂时还是不要在油轮上动手,不过这个仇不能不报,得想个办法,将这小子弄到海面上去再动手才行。”

  “少爷,你不是准备出海猎鲨么?等明天约上那个家伙一起去猎鲨,到时候中途再出手不是可以么?”

  “古的!这个办法好,那就这么做了。”

  诺古利眼睛一亮,顿时邪邪地笑了起来:“抽老子的老千,不扒你一层皮。”

  说实在的,这个详老外二世祖说起中文来还挺溜的,居然还带有一点魔都这边的本地气息,光听语气绝对想不到这会是一个米国人。

  ……

  而秦朗从赌厅出来的时候,三亿五千万的筹码已经全部都兑换成了现金支票,然后,整个赌厅的赌客们都轰动了,听说今天居然有人赢了三个多亿,这些赌客能不轰动才怪。

  秦朗的“天狼”身份一下子成为了这一艘油轮上的名人,接下来好一阵子,前来搭讪的家伙络绎不绝,有讨教经验的,也有观摩名人的,更多的是一些美女模特,现在赚到三亿多身家的散修天狼在她们眼里也是香饽饽,典型的高富帅。

  对此,暂时秦朗只能躲在一间休息室不出门,等待这场风波平息。秦朗其实也感到有些愤怒,自己兑换筹码的事情本来就知道的人不多,应该是赌厅方面有意泄露的,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知道自己存在。

  还好这一次登上油轮的所有人都是不需要验证身份的,直接可以买票进入油轮,不然的话,油轮方面肯定会将秦朗的底细查个底朝天的,恐怕此刻秦朗身份早已经暴露了出去。

  不过,愤怒归愤怒,自己内心里面其实还是有一点儿小得意的,这一次钻了赌厅一个大空子才赚到了二千多万,然后又利用麻将洗牌时候特殊手法算计了诺古利那个二世祖一顿,又赚了三个多亿。

  轻轻松松一个上午,秦朗就搞到了这么多,恐怕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法子比这赚钱更容易了。

  也难道这个世界上对赌博痴迷的人这么多,很多人输得倾家荡产也是执迷不悟,其实就是为一个字,贪。

  贪,心中的贪婪让赌徒像是陷入了魔咒之中,赢了的还想赢,输的的不想走,这样的情况永无止境。

  于是赌徒就走进了一个死循环,基本上,这世间的烂赌徒没几个好下场的。

  大多数的赌徒初次都是抱着娱乐的心态进来的,但是赌博就是一张无形的大网,赌徒就是脱离水中的鱼,所以只能越陷越深。

  ……

  秦朗仔细搜索过了,油轮的休息室并没有安装监听监视装置,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秦朗反锁了大门一直在修炼。

  直到接近晚饭的时候,秦朗才停止了修炼,手中的三块中石再一次变成了粉末,被秦朗扫到床下一个偏僻角落。

  这样没有灵气的灵石粉末,应该不会暴露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秦朗只是简单地处理了一下。

  来到第二层的餐厅,秦朗再次点了自助餐准备吃饭,这时候餐厅的招待走了过来,他手中端着一个白色的餐盘,上面有一瓶红酒。

  “82年的拉菲……这个也是免费的?”

  秦朗很惊讶,因为招待将这瓶红酒端到了自己桌上。

  这种红酒价值不菲,每一瓶恐怕都会需要四五万华夏币,都值好几张油轮的船票票价了,秦朗相信油轮方面绝对不会这么好心,做这种吃亏的生意。

  “哦,天狼先生,这瓶红酒是诺古利先生点下送你的,同时让我传递一个消息给您,明天诺古利先生会乘坐游艇出海猎鲨,问你有没有兴趣。”

  招待向秦朗说道,秦朗在油轮的赌厅提款的时候,登记了一个代号就是“天狼”,所以现在油轮上面很多人都知道了。

  “如果天狼先生有兴趣的话,就请拨通这个号码,联系诺古利先生的私人助手。”

  放下了红酒,又放下了一张白纸条,这名招待离开了。

  “诺古利送来的红酒?这是什么意思。”秦朗拿着那张纸条,上面是一个手机号码,18xxxx88888。

  “我不相信这家伙会这么舍得,刚赢了这家伙老大一笔钱,这家伙不可能不心疼,现在的刻意结交绝对有古怪,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么。”

  “呵呵,出海猎鲨?其实的真正意思不用想也是知道的,猎鲨是假,想要对付爷爷我才是真的吧!”

  秦朗冷笑一阵,望着餐厅吧台的方向。“不过,我也是正要找这家伙麻烦,这家伙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那样的话就更妙了!”

  理清了头绪之后,秦朗接下来就埋头猛吃,餐厅的食物真不错,可不能浪费了,一定要吃饱吃好。

  而那一瓶82年的拉菲,也被秦朗毫不客气的打开了,白送的东西,不喝白不喝,连杯子都不用,直接一仰脖咕嘟咕嘟喝了好几口。

  “帅哥,你好n啊!”

  一个柔糯的声音出现在秦朗耳旁,抬头一然就是赌厅玩老虎机的那个美女。

  这个美女现在换了一身低领v字形的开襟裙,从原本的清纯形象转换成了火辣性感,现在在餐厅朗之后,眼亮一亮,直接走近,就挨着秦朗坐了过来。

  “呃,真巧啊!”秦朗有些无语,想不到自己用餐的时候也会遇到骚扰。

  眼前的这个美女原本就想泡秦朗,对伪装后天狼的形象很感兴趣,而后面知道了秦朗赌厅爆赢三个多亿的神迹之后,更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

  所以,在餐厅一见到秦朗,这个美女就巴巴地贴过来,换成其它的任何一个男人,可能都会对这么一个火辣美女倒贴很感兴趣,但是现在的秦朗却是很郁闷。

  “拜托别影响我吃饭啊!”他的内心在呐喊。

  如果这个美女听到秦朗内心的呐喊,肯定会掩面而去,这世上怎么有这么不解风情的男人。

  可惜现在的秦朗就是这么对女人免疫,不说现在是在吃饭的时候,就算是吃饱了,他也没兴趣再搭理这朵野花。

  漂亮的美女秦朗可是了,他知道,眼前这种来历不明的野花还是不要沾,沾了之后肯定会扎你满手的刺。

  之后,任这个女人怎么卖弄风情,秦朗都是佛石抱山不为所动,依然安心拨弄自己的食物。

  最后,不得已之下,这朵野花恨恨地离开,离开时好像还说了一声:“还是不是男人嘛?难道是传说中的断臂么……”

  呵呵,对此,秦朗摇了摇头无奈一笑。

  现在自己已经吃饱了,擦干抹净之后,然后拨打了那个诺古利的私人助手电话,将自己同意参加明天的猎鲨活动的想法说了出去。

  ……

  “鱼儿上钩了!”

  诺古利听到助手的回话,顿时一挥拳头,兴奋不已。

  这家伙绝对是一个小心眼儿,睚眦必报,从他代表雷兹曼集团收购秦朗的蓝润公司计划失败之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极端手段就可以一点。

  现在在麻将桌上被秦朗化身的“天狼”抽了老千,在诺古利这样的深仇大恨更是不能容忍。

  不过,这一次出海猎鲨的活动,到最后究竟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真不好说。

  可以肯定一点就是,诺古利这一次的好算盘肯定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这家伙想要伤害别人,机关算计到最后,结果肯定会出乎意料,到最后伤到的却是自己,那样的局面想想就是可笑无比。

  而秦朗这边,在拨打了这个电话之后,就离开了餐厅。

  当然了,在离开之前,他也没有忘记将手中那瓶82年的拉菲一口喝尽,这种酒很贵的,可不能就这么浪费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