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呵呵……”

  见到秦朗等人进入,这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儿抬起头,一阵傻笑。

  甚至于老头儿还边笑边流口水,但却不自知。

  “爸!”

  王纯雪见到父亲,眼圈一红,就要迎上去,但是被王铁军给挡住了。

  “别靠近,你忘记了么?爹神智错乱好多年了,隔远还没事,靠近他的话可是会暴起伤人的。”

  王铁军提醒道。

  “哦,我忘记了。”

  王纯雪这才反应过来,其实自己父亲在自己没嫁到秦朗之前就已经这样了,这一次也是好久没见到他,神情激动之下才忘记这。

  可王纯雪仍然双眼饱含感情地看着自己的父亲,眼泪潸然落下。

  被困在昆仑大殿中时,她放不下的除了儿子秦朗,就是老父亲了,没想到老天给了他们父女重逢的机会,但父亲却神志不清,记不得她了。

  秦朗也望了望自己的这个疯癫外公,现在这个样子完全就是乞丐的模样,估计吃喝拉撒全是在这屋里面,也难怪这个屋子里面这么恶臭无比。~~~~,.≮.

  即使对外公没任何印象,可秦朗除了同情外公外,也感觉心中很难过。

  毕竟,作为后辈,他是很不愿看到长辈晚年生活这么凄惨的。

  “这个屋子现在除了我,估计没有其它人刚再靠近,当初有个下人不晓事进入屋子,结果给你爹一把拉住咬了一口,差没将那个下人咬死。从此以后,这个屋子都是我在打扫,以及给你爹送饭送水。”

  王铁军望着眼前自己父亲,有些无奈地对妹妹道。

  真是好凄惨的外公!再加上一个悲惨的舅舅,自己母亲的娘家这一家人简直是霉运缠身,很是不幸。

  秦朗这时也在为王家整个家族默哀了几分钟,然后好好望了望自己外公,突然话:“外公是因为练功出错,冲击武神境界失败而走火入魔变得疯掉的话,不定我还有办法将他给救醒过来。”

  “哦,秦你认识这方面的专家医者?”

  舅舅转过头好奇道,实话为了治好自己父亲,这些年他一直在努力,但是找遍了整个华夏都没能够找到能够治好自己父亲的医者。

  这二十多年来,困挠王家的两个大难题,一个就是自己因为练功走火变得疯癫的父亲,别一个则是自己的隐疾,这也是舅舅王铁军最大的心事。

  不过,好在近十年来试管婴儿科技的成熟,让很多不育者也有了传播后代的可能,所以王家这才避免了绝后的可能。

  不然的话,王家更加杯具,二大难题会变成三大难题。

  现在的话,抛开自己的隐疾放一边,舅舅王铁军最关心的其实还是自己的父亲王超,如果能够将自己的父亲治好,哪怕抛弃王家的一切他恐怕都会愿意。

  要知道在很多年前,其实王家在古武家族中间排名并不差,虽然比不上秦家,但是也是华夏前十名之内,这些年也是因为家族的这些变故才逐渐衰弱下来的。

  如果能够将父亲王超的病治好的话,以父亲王超的头脑加上武王后期的实力,绝对会让王家重新辉煌起来的。

  虽然武王境的古武者有三百多寿命,但是头脑和能力却是天生,就像现在的舅舅在修炼上有天赋,但是在经营家族上面却差得很多一样。

  值得一的是,在王家秦朗这个疯癫的外公是个武王后期古武者,则舅舅王铁军实力也不弱,是个武王中期。

  “舅舅,你可能不知道,我就是一个医者。”

  秦朗笑了笑,指了指自己。

  事实上秦朗无论是在清河大陆,还是在华夏这边都救治了无数的疑难杂症,所以他才有这样的信心和底细这话。

  不过,秦朗有信心,不代表别人会看好他。

  “你是个医者,舅舅我相信。但是你外公的病太复杂了,这二十多年来我找遍华夏有名的医者都没能冶好他,所以你你能治好他,舅舅我认为这是不大可能的。”

  王铁军听到秦朗的话后,原本眼里露出的希望之光又淡了下去。

  他为什么不相信秦朗,实在是因为秦朗太年轻了,医术跟年纪是直接挂勾的,这也是医学界的常识,这些年王铁军不知道找了多少上了年纪的有名医者,但是都没办法治好自己父亲,现在自己的侄子凭什么夸口能够做到呢?

  恐怕这也只是初生牛犊不畏虎的表现吧!所以王铁军是不看好秦朗的。

  但是,秦朗接着又开口了:“舅舅,我不光要治好外公的病,也要治好你身上的隐疾,你要相信我,我能做好。”

  “呵呵,秦朗你有这份孝心就足够了。”

  听到秦朗再一次夸下海口,王铁军笑了,这一次他彻底当成秦朗这个侄子在宽慰自己了,“在客厅听完之前的故事后,恐怕他一直在为我的隐疾而感到伤心吧!真是个傻孩子”

  “舅舅你别不相信啊!有道是学问无先后,达者为师,在医术方面你也不要因为我的年纪看轻我,在华夏我都治疗过好几个特殊病人,甚至包括了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你可以打电话去征询一下。”

  秦朗为了证实自己话的可信性,举出了例子。

  “好一个学问无先后,达者为师!”

  王铁军却被秦朗这一句豪言给吸引,自己的这个侄儿有朝气,他看着也喜欢,既然这个侄儿这么自信,就给他一个证明自己医术的机会也不无不可。

  事实上,王铁军根本就不知道,秦朗连华夏医师应该具有的行医资格证都没有。

  不过,凭医术经验,秦朗倒真不怵了这个世界最级的医者,他有足够的自信帮助到自己舅舅和外公,如果自己都没办法的话,这个世界还真没有人能够治好外公和舅舅身上的病。

  ……

  相比外公因为冲击武神境界失败而神经错乱变成疯癫状态的情况而言,舅舅身上的隐疾应该更容易处理一些。

  所以在得到了舅舅的同意之后,秦朗决定先帮舅舅看病,先治疗舅舅王铁军身上的隐疾。

  “就让这子尝试一下吧,成不成都无所谓,这样也可以减少一些这子心里的愧疚之感。”

  王铁军心中这样想道。

  实话,对于秦朗的医术能力,王铁军其实一直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实在是这些年连续不断的求病问药,他的内心早已经麻木了。

  自己的病是治不好的,那么多的专家学者看过,都治不好,你子又凭什么能够治好我的病呢!

  不过,尽管不相信秦朗,舅舅依然是一个宽厚的长者,完全配合着秦朗这看似胡闹的举动。

  而在秦朗给王铁军诊脉的同时,舅舅的二个孩子王麒麟和王青龙,一个二个都在探着脑袋好奇地望着这个表兄。

  在他们的年纪,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不能人伦,也不懂自己父亲拥有这种隐疾之后的痛苦,但是他们从表兄给父亲看病的凝重表情中,也看出一丝不同。

  于是,这两个原本调皮捣乱的兄弟,也难得的乖巧了起来,大眼睛都是眨也不眨地望着秦朗的诊断过程。

  在给舅舅王铁军拿脉动的时候,秦朗可以感觉到舅舅的脉搏强劲有力,代表了舅舅是一个血气旺盛的武王中期古武者,现在正值壮年,身体各方面素质都是最佳状态。

  不过,脉博强劲之余,却有一些不和谐的律动,这种不和谐的律动正是来自于舅舅身上的隐疾。

  “舅舅,你那处的部位伤到之后,当时肯定是气血受损后好长时间都来不及疏通,之后经脉气血淤积,想要疏通却又发现堵塞过于严重,内气已经无法冲破这一层堵塞污血造成的吧!”

  拿脉之后,秦朗很肯定地给出了判断。

  “对啊!是这样的。”

  王铁军头,自己侄儿看来还是有二下子,拿脉之后居然真的判断出了自己隐疾产生的原因。

  不过,就光凭这一,王铁军还是不相信秦朗能够将自己的隐疾彻底治愈,毕竟这二十多年来,王铁军自己找过的名医不知有多少,这些名医里面也有不光能够通过拿脉等手段判断出自己原因的,但是对于接下来的治疗却是一办法都没有。

  “别担心舅舅,你这隐疾产生的原因我已经找到了,只不过经过二十多年来隐疾部位气血淤积严重,加上附近的经脉受到影响后曲张变形,所以这处隐疾也就越来越难治。如果再拖个三五年,我恐怕真没办法治好这处隐疾了,不过现在你侄子我还是有办法的。”

  秦朗很肯定地道。

  “舅舅你可以放心,接下来我一定给你治好这处隐疾,让你重新焕发出男人的活力的,不过这个治疗的过程可能有些痛苦,希望你能坚持住。”

  “哦,真有办法?”

  王铁军将信将疑,笑呵呵道:“好吧,我相信你了,秦,你舅舅我也是吃过苦水长大的,又是一个武者,什么样的疼痛都能够忍受,现在你尽管放手给我治病好了。”

  秦朗刚才的一番举动也不是没有作用,现在的王铁军总算对秦朗抱有一丝希望了,心想这侄子不定还真能治好自己隐疾,原本死寂多年的心也不由渐渐颤动起来。

  “好的,接下来的话我先给你针灸,在针炙的同时我会使用一些特别手法给你拨正隐疾部位的曲张经脉,这过程很痛苦,不比动一场手术的痛苦,所以舅舅你需要提前作好准备。”

  头,王铁军带着秦朗出了外公的住所,现在要给自己治病的话,这个环境肯定是不合适的。

  听自己的侄子是个医术高明的医者,原本并不搭理秦朗两母子的舅妈终于表现得活络了一些,给秦朗准备了一间房间作为冶疗的地方,同时,秦朗需要的一些工具如热水什么的都也准备好了。

  这一片绿洲远离城市,所以一切都是自给自足,房间里面居然有电灯什么的,一问之下才知道是利用沼气在发电。

  治疗过程需要充足的照明,原本秦朗还担心房间光线不够,但是当电灯亮起之后,他发现这些担心是多余的,沼气发电这种土办法弄出来光源,并不比城市里面的一百瓦电灯差多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