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纵然加入了合金材料,顶尖级变种人基因战士的金属大锤还是比不过秦朗手中飞剑的材料,再一次被斩得破碎。═┡╞┝╪╪┠┢┠┠。

  不过这家伙根本就不在乎,嘿嘿一笑中控制金属的能力再一次动了,金属大锤又在成形之中。

  而秦朗这时候有了一些新的现,这一次凝聚金属大锤的度好像比以往慢了一倍以上,看来变种人的这种天赋能力也不是真的可以无限制地一直使用,也是有一定的消耗的。

  只不过这种消耗度比较缓慢,明眼上很难看出来罢了。

  在金属大锤还没有成形之前,秦朗再一次挥剑,打不到身法灵活的魔术师阿尔法,但是对付这一柄级大锤还是比较容易的。

  于是,还没彻底成形的金属大锤再一次破碎。

  这一次破碎之后,拥有控制金属能力的阿尔法没有再凝聚金属大锤,而是转变了金属变化的武器模样,变成了一条五米多长的金属长鞭。

  啪!

  并不是武器破碎的声音,而是魔术师阿尔法将长鞭甩动了起来,长鞭在空中甩动时爆了一个鞭花,出鞭炮一般的炸响。

  变成长鞭之后,阿尔法手中的这件金属武器更加犀利了,几乎幅射了周围五米的范围,虽然不及金属大锤的威力,但是击打面以及效率却是金属大锤的数十倍以上。

  一时间,秦朗的护罩就像是被弹棉花一样,震动个不停,阿尔法的金属长鞭至少以每秒三下的度击打在秦朗的护罩之上。

  而秦朗的真气也因为需要维护护罩而急剧在消耗着,局面居然因为这一件特殊武器的产生,而让秦朗显得有些弱势起来。

  这样的情况也是秦朗万万想不到的,在战斗之前,他可以想象自己干掉对手,可以想对手很强大局面会僵持一阵,但最近自己肯定也会有惊无险地除掉敌人……想到的情况很多,就是没有想到自己在正面战斗的时候,反而会被一个稍弱于自己的敌人利用特殊能力,利用武器给压制住。┞┡╪.。

  不过,秦朗也不是太过惊慌,他如果要逃跑的话,眼前这个顶尖级别的变种人也是拦不住自己的。

  并且自己还有一些底牌手段,在刚才的战斗过程中并没有使用出来,接下来再打不破眼前的僵局,他就准备使用了。

  毕竟自己的女人柳真真还在对方手里,所以他得尽快将柳真真救出来,而不是继续在这里磨时间。

  “分身……启动!”

  秦朗启动了分影手链这件中品法宝,五个一模一样的分身同时出现辅助自己战斗,加上本体的话,现在就是六个一模一样的秦朗了。

  这虽然不是属于他本体的另外一个分身,但靠着分影手链这件法宝,变换出的五个分身影子,其实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关键的优势还有,这五个分身影子跟他心念完全相通,合击起来的威力能够达到最大化。

  以前他就是靠这分身方法,死死压制过对手。

  不过,貌似这一次秦朗吃鳖了,魔术师阿尔法手中的武器是一件范围性的武器,可以直接攻击五米范围的任何物体,所以秦朗的这件分身幻影都成了摆设,全部被这条金属长鞭给破解了伪装效果。

  在金属长鞭之下秦朗的真身无所遁形,直接被克得死死的,阿尔法冷笑一声,开始还真的差点被迷惑,以及秦朗真的变出五个一模一样的自己,哪知道稍一接触才知道是假的。

  而这时候,它手中长鞭穿透了那些分身之后,直接攻击向秦朗本体。

  再一次吃鳖之后秦朗没有丝毫犹豫,暗中将身上的修真界麻痹性十香软筋散给使用了,一股淡淡的青烟飘了出来,而秦朗在使出这种修真界奇毒的时候早已经闭全了周身的毛孔,防止自己也跟着中招了。╞┝╞┞╪┟┝═.〔〈。

  “这是什么?”

  小丑阿尔法很奇怪,淡淡的青烟出现它也看到了,不过这种刚从实验室出来不久,完全没有危机感的强大变种人基因战士,又哪里知道什么叫做防备之心,顿时不少的青烟从毛孔进入了的体内。

  十香软筋散作为修真界的奇毒,哪怕只是吸入一点,都能够将一个高阶修真者毒翻,所以眼前这个变种人魔术师阿尔法哪怕身上的能力再诡变多端,也是没有办法对抗这种毒素在体内扩散。

  虽然变种人已经不是人类,属于怪物范畴,但是体内一定有循环系统,并且新陈代谢比人类快好几十倍,所以这种毒素作起来的度更加迅捷。

  “你……你使诈,我不服……”

  于是,小丑阿尔诈带着一丝残念很是不服气地倒在了地上,直接被毒翻了。

  “唉,真是不好对付啊!”

  秦朗这时候也是累得不行了,刚才半个小时以上的战斗消耗透支很大,这也是进入华夏以来自己遇到的最激烈的一次战斗了。

  这一次战斗的整个过程秦朗可以说都是屈憋不已,连自己的分影手链的法宝特殊能力都被对方克制得死死的,要不是自己最后使出十香软筋散这种修真界奇毒,挥了巨大作用,最后的战斗结果还真不好说。

  直接毒翻了这个变种人小丑之后,秦朗将这个比武大郎高不了多少的家伙直接提了起来,打上一连串的封禁手法,然后开始提取这家伙的记忆。

  作为顶尖级别的变种人基因战士,魔术师阿尔法大脑的回路更加的复杂精密,所以秦朗想要提取这家伙大脑中的记忆更加的不容易。

  纵然有了上一次破解改造人的大脑回路的经验在,秦朗还是花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二个比较薄弱的大脑回路点。

  接下来,就是蛮力对付这些大脑薄弱回路结点的时间,秦朗也是拼了老命,利用自己的神识冲击这两个比较薄弱的大脑回路结点。

  值得一说的是,这个顶尖级别的变种人的意识已经可以堪比结丹期的修真者,所以元神强度还是很不错的,并不需要秦朗小心翼翼地试探怎么才能冲开那两个回路结点。

  在秦朗的全力施为之下,大约花了十多分钟功夫,轰的一声,就是大坝的闸门已经被打开,秦朗的神识尽数涌入了这个变种人基因战士的识海之中。

  此刻,魔术师阿尔法的两个大脑回路结点已经彻底被破坏,就像是一个办完事之后,双腿怎么也合不拢来的女人一样。

  随着秦朗的神识灌入这个顶尖级变种人基因战士识海,魔术师阿尔法大脑中的记忆也大量地反馈回到秦朗的元神之中。

  作为一个实力强大的变种战士,魔术师阿尔法大脑中的记忆容量更加的庞大,所以一时之间秦朗也被反馈过来的大量信息冲得有些头昏脑涨。

  对于魔术师阿尔法记忆之中很多无用的信息,秦朗自动屏弊了,甚至很多有用的信息他现在也来不及处理,只查找其中最近这一段时间的记忆。

  终于,在秦朗有目的的寻找之后,他找到了关于柳真真的消息。

  在阿尔法的记忆之中,秦朗现柳真真并不在云海大桥附近,这个顶尖级变种人居然还有几个同伙,他们将柳真真掳走带到了云海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去了。

  而魔术师阿尔法当初是跟这几个家伙约定好的分头行动,由它来对付秦朗,那几个同伙在废弃工厂等待自己凯旋归来。

  在魔术师阿尔法想来,就算打不过秦朗,自己想逃的话应该很容易的,毕竟自己的瞬移能力摆在那里。

  没错,魔术师阿尔法就是一个打前站的,它将自己当成了试探秦朗能力的棋子。

  并且,它的心里也是充满了自信,并不认为自己会打不过秦朗。

  可惜的是这个顶尖级变种人基因战士万万没想到,秦朗还有一些特殊的底牌手段,战斗到最后居然直接利用修真界的毒药干翻了没有多少防备的阿尔法。

  看来这个阿尔法之所以能够在最初逃过他神识的扫视,也是因为具备有特殊的能力的缘故,幸好这人并非手眼通天,最后还是倒在了他的脚下。

  没时间多逗留,秦朗在抽取完了这些关键的记忆之后,秦朗直接将这个变种人装进了灵鬼袋里面,跟自己的水鬼宠兽挤在一起。

  在修真界,灵鬼袋其实也就是一种比较特殊的宠兽袋,不过属性偏阴,所以也是能够装生命体的。

  收了这个可恶的家伙之后,秦朗并没有多作停留,直接驱车前往下一个目标地点,也就是云海市郊区的那个废弃工厂。

  柳真真被这些可恶的基因怪物给掳去了,如果落入这些家伙手里太久了,后面也不知道会生什么,由不得秦朗不心急。

  这一路上,秦朗又是连闯多个红灯,造成了交通混乱,恐怕今天这一天闯的红灯数都抵过了这一辈子的总和了。

  对于柳真真,秦朗也是真心的关心无比,所以这个女人不容许被人亵渎,哪怕她身上掉一根汗毛也足够引秦朗心中的熊熊怒火。

  “王蛋!你们这些外国佬儿尽干这些不入流的坏事,有本事的话咱们直接对阵,牵扯到家人朋友算什么好汉!”

  秦朗心中不光将这些变种人还将整个雷兹曼所有针对自己的人都骂上了。

  因为这一次变种人的行动,如果没有雷兹曼高层的示意,眼前这些变种人是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眼前生的这一切,很可能就是雷兹曼亚洲分部那个新来的总经理尼古拉示意的,听说这个尼古拉就是死去的那个诺古利的堂兄,跟雷兹曼总裁雷诺出峰一个家族。”

  “尼古拉!我记住你了,不管你是为自己的堂弟报仇也好,还是初来亚洲分部准备拿蓝润公司立威也好,我秦朗誓,只要你还呆在华夏我就不会让你好过的。”

  赶路的途中,秦朗也是铁青着脸狠狠地咒出心里的话。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