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龙?你说蓝润公司的产品,就是被柳如龙害得不能上架销售的?”

  听到秦朗这样说,柳真真很是吃惊,平常恬静的面孔,此刻带着明显的愤怒。

  “我早该知道是他干的好事了!”

  柳真真随后生气地说道。

  江心忠也是一声叹气:“柳松仁这一支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搞得整个柳家乌烟瘴气的。”

  随即像是醒悟了一样,江心忠尴尬地朝柳真真笑道:“大小姐,我说错话了,现在柳家和我们没任何关系了,柳家完蛋也是活该。”

  这话,无疑就表明柳真真和柳家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当年的柳家管家江心忠,对柳真真被逐出柳家很是不满。

  这也验证了秦朗以前的猜测。看来现在柳家的掌权人,正是柳真真的仇人啊。

  等等!忽然秦朗记起来了,那个“柳松仁”的名字,怎么听上去有些耳熟?

  秦朗疑惑地看了看柳真真,柳真真叹了一口气,说道:“柳松仁是我大伯,上次在豪华餐厅发生的那事,便是柳松仁授意下属做的。”

  柳真真这么一说,秦朗就马上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

  “那这个柳如龙,和柳松仁是什么关系?”秦朗说到了正题上。

  “柳如龙便是柳松仁的儿子,柳松仁有两个儿子,一个在部队,这个柳如龙经营着一家化妆品生产企业,既然秦朗你说柳如龙卑鄙地封了公司的产品,那应该没错了。”柳真真情绪上看不出波动,但对柳如龙这个堂哥,明显没有任何好感。

  秦朗也有底了。看来这个柳如龙平常一定是坏事干尽,惹人厌了。

  “关于柳家,你能和我说说么?就说一些大概的基本信息就成。”秦朗问道。

  柳真真点点头,似乎秦朗提出的任何要求,她都会答应。

  “柳家在辽沈省,和东方家并称为两大世家,但不得不说,柳家的实力,差了东方家不是一星半点,哪怕是我还在柳家的那时期,也是如此。”

  秦朗听后很意外。既然同为两大世家之一,为什么柳真真会说柳家大不如东方家?

  柳真真仿佛看出了秦朗的疑惑,仔细解释道:“柳家能获得世家的称号,更多的是家族历史悠久,比起东方家还要久一些,但最近几十年,柳家因为几个决策性的失误,导致家族发展滞后了不少,现如今东方家在军政商三界都有不小的能量,而柳家的影响力,现在基本在商界,军界和政界的影响力很薄弱,虽然柳家很富庶,但综合影响力不够,发展潜力自然也终究有限,尤其是我父亲……”

  柳真真说到这儿,就止住了。

  显然柳家更进一步的中落,和她父亲的遭遇紧密相关。

  秦朗本来也没打算询问柳真真过于私密的事,免得勾起这位温婉女孩的伤心事,所以并没有追问什么。

  柳真真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道:“现在辽沈省内真论综合实力的话,东方家肯定能当得起世家的称号,柳家的世家位子岌岌可危,有好几家实力强过柳家的家族,正在蠢蠢欲动,想将柳家拉下马来。这个便是柳家的总体概况了。”

  “柳家也有家主,但大事是由家主和长老会一起商议的,我父亲出事后,家主位置现在还空着,但长老会已经默认了由柳松仁来坐,实际上家族的大小权力,大半都已经归于柳松仁了,整个柳家可以说是柳松仁最大,我想这也是这一次柳如龙敢肆无忌惮打压蓝润公司的原因之一。”

  秦朗“哦”了一声。柳真真这样说,已经表明柳家之前的家主,便是她的父亲,怪不得江心忠一直称呼柳真真为“大小姐”。

  对于柳家,秦朗也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

  柳家大不如东方家,但在商场上很吃得开,对目前的“蓝润”而言,依然是一头庞然大物。

  这时候,江心忠代替柳真真说话了:“柳如龙今年三十四岁,行事嚣张,但有柳松仁做后盾,已经惹出过不少事了,柳如龙本身没什么能力,不学无术,现在的清韵公司,也基本是靠着职业经理人在打理,但借助柳家在商场中的话语权,清韵公司的产品在省城以及云海市这一带,还是占据了不少市场份额的。”

  “我们公司的产品进入大型卖场的化妆品专柜后,表现出来的火爆销售情况,肯定已经引起了清润公司那些职业经理人的注意,并且汇报给了柳如龙,以我对柳如龙性格的了解,这人绝对不会容许省城以及云海市一带出现威胁他公司的其他公司,而且他也会肆无忌惮地使用卑鄙的方法,就像这一次打压我们公司的产品。”

  曾经的柳家管家,说起柳松仁和柳如龙父子,也是恶感不断,显然这两人的行为,十分不耻。

  “那也就是说,即便是我想和解,想和他柳如龙讲道理,他也不会同意了?”秦朗冷笑道。

  江心忠点点头:“他肯定不会同意。而且……”

  江心忠明显有些犹豫。

  “江伯,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没关系的。”秦朗笑道。

  既然和柳如龙耗上了,他还在乎柳如龙多玩一些阴谋诡计?光凭着这一次柳如龙打压他的产品,就足够他将柳如龙划为敌人那一类名单中了。

  “柳如龙做事的法子很毒辣,恐怕这一次打压还仅仅只是开始,他可能会让我们公司直接破产倒闭。”江心忠无奈地说道。

  “我总算体会到什么是树大招风了。”秦朗冷笑。

  蓝润公司遭遇柳如龙打压,和柳真真、江心忠身在蓝润公司没有关系,而是柳如龙不容许蓝润公司的产品蚕食他公司的市场份额,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柳如龙还要变本加厉,直到将蓝润公司整得破产关闭为止?

  去他娘的!

  秦朗心中大骂!

  不过,痛恨归痛恨,回到事情本身上来,秦朗还是发现自己很无奈。

  因为和平解决这事根本没什么希望,和清韵公司硬抗?显然蓝润公司目前无论根基、实力还是资金,都处在了绝对的劣势。

  “秦朗,真对不起。”柳真真忽然说道,脸上全是歉意。

  秦朗很是奇怪。柳真真干嘛向自己说对不起?

  柳真真说道:“公司发生了困难,其实我真的很想帮你,可我虽然以前是柳家的大小姐,但现在……哎!”

  秦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傻丫头,还真是善良得一塌糊涂啊。

  这事本来就和柳真真没有关系,可柳真真竟然因为帮不到自己而自责,秦朗感动的同时,对柳真真的善良和体贴,也是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样的好女孩,真真惹人怜爱哩!

  “柳真真,谢谢你。你根本用不着道歉的。”秦朗认真道。

  “那秦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开口,我和柳伯会站在你这边。”柳真真也很认真地说道。认真的模样很可爱。

  江心忠在一旁点头。

  “好的,一定。”秦朗笑道。

  虽然面临困难,可柳真真、唐雪、叶小蕊、苏云等人的关怀,却让他感到了不少的安慰。

  离开蓝润公司后,秦朗乘坐出租车往家中赶,同时在想着该怎么应对公司这一次的大难关。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蒋盈盈打过来的。

  “秦朗,你还好吧?”

  蒋盈盈第一句话便是关怀。

  秦朗心中暖流流过,笑道:“很好啊。”

  蒋盈盈显然是听说了蓝润公司的事,也没有了往日里挑逗秦朗的心思,风风火火地说道:“气死我了,我去找我老爸,让他与柳家沟通一下,让那个狗屁柳如龙收敛一点,可我老爸不答应,说没有理由出面帮助你。”

  秦朗苦笑,并不觉得蒋盈盈父亲的做法市侩。所处位置不同,立场不同,看法自然也就不同。退一万步讲,他和蒋家又没有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冒着得罪柳家的可能来帮他?

  估计他坐在蒋盈盈父亲的那个位置上,也不会答应相助。

  “没关系,这事你怪不了你的老爸,他的做法没有错。”秦朗说道。

  “可你是我朋友啊,没办法帮到你,我很抱歉啊。”蒋盈盈泄气道。

  “你之前就帮过我,让公司的产品进驻了更多的大型卖场,现在你有这份心意想帮我,我很感动,你用不着抱歉。”

  蒋盈盈顿了顿,还在为秦朗担心:“可你该怎么应对柳如龙啊?你肯定不会想自己的公司被那柳如龙整得关门消失啊。”

  “当然不想。不过我还没有想出解决办法,现在只能先看看情况了。”秦朗实话实说道。

  蒋盈盈忽然提议道:“秦朗,要不咱俩联手起来,我负责带路,你负责将柳如龙打一顿,反正这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把他狠狠打服,就不信他还敢用这么卑鄙的法子打压你的公司。”

  秦朗顿时就头痛了。

  这妞自从上次跟着自己教训了金岳几人一顿后,大概是身上的暴力因子开始显露了,现在又要化身为“暴力女”了。

  “蒋盈盈,你好歹也是豪门出身,大家闺秀,老嚷着要揍别人一顿,这可不好,当心以后嫁不出去啊。”秦朗打趣道。

  虽然公司的事让他很愤怒,可秦朗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心态其实一直都很好。

  “要你管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提高了不少,“嫁不出去,我就死缠着你!”

  秦朗:“……”这是我要白捡一个媳妇儿的节奏么?

  打趣了一番,秦朗最后还是说道:“教训柳如龙这方法肯定行不通,我会想其他办法的。”

  其实秦朗并没有排除这种暴力方法,但前提是,他会独自一人行动,不敢带上蒋盈盈这“魔女”加“暴力女”。(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