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445章 下手重又怎样!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06 01:02:12 源网站:笔趣阁biquge
  李震感觉喉咙火辣辣地疼,舌头伸长着,半句话都説不上来,脸被憋得通红。

  秦朗狠狠将李震抵在车身上,让这王八蛋也好好感受一下被人卡住喉咙呼吸困难的滋味。

  同时,秦朗朝柳真真问道:“真真,你没事?”

  这时,江心忠已经扶起了柳真真,柳真真朝秦朗摇摇头:“我没事。”

  可秦朗看到柳真真右手上,却被磨破了皮,还在流血,心知这肯定是被眼前王八蛋推的,手上不由加大了力气,几乎卡得李震的喉咙都快要碎了。

  “江伯,麻烦你把事情经过,跟我説一下。”秦朗问道。

  江心忠马上diǎn头。

  他即便是老好人,此刻也急等着秦朗出手,教训那个开法拉利的家伙!

  半分钟后,了解完了全部情况的秦朗,脸色铁青!

  秦朗狠狠瞪着李震,那冰冷的眼神,如同冰箭刺进心间,瞬间让李震心头仿佛都被冰封住了,心中大骇!

  !dǐng!diǎn!

  李震发誓,就算是他师傅厉霸扬,发起狠来,也没有面前这个年轻人,带给他的压力这么大。

  或许,这其中有厉霸扬是他师傅、脱不了亲近的原因。

  但无论怎样,李震都明白,面前这人,尽管年纪比自己还xiǎo,却十分厉害。

  自己,远不是其对手!

  秦朗终于手一松,任由李震贴着车身,滑落到了地上。

  再卡下去,秦朗也不想直接箍死人。

  李震颓废地倒在地上,虽然很快便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却躲闪着,想跑,却因为法拉利还在旁边,开不走,也只能放弃逃跑的念头。

  秦朗怒不可遏!

  “钱呢?”

  秦朗先是冷冷问了一句。

  李震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暂时收敛起了嚣张跋扈,乖乖将从江心忠身上,抢走的那三千多块钱,全部递给了秦朗。

  秦朗直接抽过,面部毫无表情,依旧冷冷説道:“撞坏皮卡车保险杠,责任全在你,维修的钱,你赔不赔?”

  秦朗尽管很愤怒,恨不得立即痛下重手,可他要一件件来,将账仔细算清楚!

  看着秦朗冰冷无情的样子,李震内心大骂:“玛的,拽什么拽,你敢这样跟老子説话,等着,老子已经记住你的样子了,等回到霸扬武馆后,一定请师父厉霸扬出马,不将你揍成终身残废我就不信!”

  可尽管心中骄纵跋扈,李震还是应道:“赔,我赔。”

  撞车这事,自然是他的错,责任全在他,他本以为那老头和那极品美女好欺负,才反过来讹诈的,可现在面前这年轻人,实力比他强,他打算先忍一下。

  “撞坏了保险杠,三百块足够了。”

  李震从钱包中拿出三张大钞,却在要递给秦朗的时候,突然松手。

  他想要看着三张纸-币掉在地上,让秦朗去捡。

  “玛的,虽然我打不过你,可要从老子手里拿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李震满心以为,三张纸-币肯定会掉。

  但秦朗在李震松手时,手就已经凑了上去,手一伸,轻松将三张纸-币,抓在了手心。

  “三百块修一条普通保险杠,确实够了。”秦朗将钱,与之前那三千多块,一并交给江心忠,这样説道。

  “哼,算你狠!咱们走着瞧!”

  李震拿出了三百块,极端怨愤,打算走人时,还抛出了一句狠话。

  秦朗却笑了。

  以为赔偿了三百块,就能天真的走人?

  当他是空气啊?

  当冒犯了柳真真,打了江心忠,是没发生过啊?

  靠!还真是想得美!

  “走?我让你走了么!”

  秦朗伸手一拦,挡住了李震的路。

  “xiǎo子,你收着diǎn啊,别以为老子真怕了你!”

  李震差diǎn要跳脚打人了。麻痹的,老子都掏了赔偿费了,还想怎样?

  要放在平常,不但赔偿费他不会掏,对方为了不得罪他,反而会孝敬他几万块钱,让他去维修法拉利!

  因此,李震重新嚣张上了。

  可这,自然更加触怒了秦朗。

  “砰!”

  秦朗飞起一脚,让李震还没来得及反应,这脚就踢在了李震的脸上。

  李震应声飞出去五六米远,砸在了法拉利跑车的前挡风玻璃上,震得跑车都晃了三晃。

  看到李震爬起来,半边脸已经凹陷了,显然是颧骨被自己踢碎塌了下去,秦朗无动于衷,冷冷道:“在我面前叫嚣?你叫嚣一次,我蹂躏你一次!”

  李震捂着脸,内心真的有些怕了。

  这人,出手太狠辣了,让他都感觉忌惮不已。

  秦朗见震住了李震,这才慢慢开始算账。

  “你骂了江伯,这账,我现在跟你算。”

  “你想怎么算?”李震有些不好的预感产生。

  “我当然不会骂回去,”秦朗摇摇头,“那样太费事了。”

  然后,秦朗举起了拳头。

  李震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xiǎo子,我可是霸扬武馆的人,我师父就是馆主厉霸扬,你惹不起啊,知不知道?”

  “呵呵,师门都给抬出来了,你现在心中很怕啊。”秦朗一句话,直戳了李震的痛处。

  不等李震再説话,秦朗就朝李震冲去。

  “骂江伯,我赏你十记耳光。”

  “疾风步”施展出来,秦朗移动如同鬼魅,就算李震绕着法拉利跑车跑,也躲不过去。

  啪啪啪的声音,接连响起。

  秦朗説的赏耳光,可不是随随便便一巴掌打了就算完事了。

  秦朗直接将“龙象拳”改造为了“龙象掌”!

  每一次抽李震的耳光,都有不下于三百斤的力道,狠狠抽打在李震的脸上。

  十记耳光过后,李震嘴里的全部牙齿,包括板牙,无一例外,都吐了出来。

  一张口,李震嘴巴里面就完全空荡荡的。

  看着一地碎牙,和不断吐出来的血水,李震叫嚣着大骂,可发出来的却是哇哇哇的怪叫声,李震怒得险些直接气死。

  事情就发生在路上,秦朗当街暴打李震的过程,不知道被多少人录了下来,可秦朗毫不在乎。

  退一步讲,就算有关部门真来找麻烦,他也会动用私人关系摆平这事。总之,李震这王八蛋,他是一定要教训的。

  况且,现在才算完第二笔账。

  江心忠在一旁不插嘴,不阻拦,他知道李震是彻底激怒了秦朗,有这样的凄惨遭遇不足为奇。

  柳真真有些于心不忍,都不敢去看李震的惨状,可也没有让秦朗停手,因为柳真真明白,秦朗选择下这么重的手,一定有秦朗的道理,她无条件支持她的秦朗哥!

  “第三笔账,你将江伯推到了皮卡车上,还用手卡住过江伯的喉咙,我跟你算过了,你需要这样才能还清这笔账。”

  怎么样才算是还清这第三笔账?

  秦朗当然是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李震。

  一把揪住李震的衣领,秦朗单手将李震提着,让李震双脚都离开了地面,极紧的衣领深深勒着李震的喉咙,一开始李震就不能呼吸,脸部通红。

  可半分钟后,秦朗仍然没松手。

  李震就惨了。

  不但舌头伸出来老长,眼珠子也向外凸着,跟蛤蟆一样,好像要爆炸的样子。

  又过去了十秒钟,李震感觉意识都快模糊、即将休克昏厥时,秦朗随手一松,让李震摔在了地上。

  李震感觉喉咙被烙铁烙了,喉咙里的软-肉都好像一块块一条条被撕裂,被烫熟烫焦,在冒烟一般!

  那种痛苦的滋味,比满嘴牙齿被打掉了时的剧痛,还要剧烈!

  秦朗不发一言,重新揪住了李震的衣领,将李震拖到了法拉利跑车的前面,然后提起李震,跟拿着一条人形面条似的,使劲将李震,往金色法拉利车身上摔!

  一次自然不够,第二次,第三次……

  李震每一次狠狠摔在坚硬的金属车身外壳上,五脏六腑跟移位了一样,苦胆水都吐了出来,可还没来得及回过神,马上又被提起再次撞击车身上。

  总共二十次的摔打,等秦朗松手后,李震蜷缩在法拉利车头下,哇哇吐着胆汁,内脏好像都要从喉咙里冲出来。

  而全身,每一处地方都又痛又麻,这种剧痛,是他从没感受过的。

  此刻,李震内心的嚣张跋扈,已经被巨大的恐惧代替了。他都报出师门来历了,可眼前这人,还是疯狂地在虐他,再虐下去,他即便不死,也会成为完完全全的废人。

  “好了,江伯的事,能结束了,现在来算第四笔账。”

  秦朗冷冷説道!

  比起江伯被打,柳真真被冒犯,更加让秦朗愤怒!

  李震心肝儿都在剧烈颤抖,他感觉地狱一般的遭遇,似乎才刚刚开始。

  “你害得真真摔了一跤,手掌磨破了皮。这伤,很重,因此这第四笔账,你需要这样才能还清。”

  李震听后,内心破口大骂。玛的,不就是让你马子的手掌被蹭破了diǎn皮,流了diǎn血嘛,还重伤!

  可李震哪里知道,哪怕柳真真只是受了最轻的伤,只要是被人害的,那这个人,就必须迎接他的雷霆怒火!

  秦朗一脚踢翻李震,让李震肚子朝下趴在了地上,然后秦朗抓住了李震的两只手,在水泥地面上,狠狠地来回摩擦起来!

  李震让柳真真的手掌被蹭破,那他就要李震的手掌也被磨破。

  至于这种被磨破方式,是不是对李震太过惨烈,秦朗根本不管。

  敢冒犯他的柳真真,就是找死!

  含糊不清的惨叫声,顿时就响动了起来!李震感觉手掌上的肉,正在一丝丝地被地上的沙子磨掉扯破,那种剧痛,撕心裂肺。

  半分钟后,秦朗才停手。

  此刻,李震的两只手掌,没有一寸完好的皮肤,变得一片血肉模糊。

  手掌的重量,估计都少了一半。

  其中原因,自然与手掌上的肉,被磨掉了大半有关。

  “这是你活该。”看到李震惨叫,秦朗冷冷説道,脸上没有任何怜悯的表情。

  李震这样欺负柳真真,如果他没赶过来,柳真真会有怎样悲惨的遭遇,他都不敢想象。因此李震这王八蛋,就活该受到重罚。

  “第五笔账,你伸了你的右手,想要强行搂抱真真。”秦朗怒声道,“这账,该这样还!”

  秦朗上前,一脚下去,直接将李震的右手,从手肘的地方,一脚踩断!

  “第六笔账,你冒犯真真,想图谋不轨。”秦朗看着李震的裤裆,“这最后一笔账,需要这样才能还清!”

  又是一脚下去,秦朗直接将李震的蛋踩碎。

  李震的根子,也跟着完蛋,一辈子都不能人事。

  “走,我们回去。”秦朗冰冷地做完这一切,朝柳真真和江心忠説道。

  至于地上不成人形的李震,秦朗根本懒得多看一眼。

  人是他打成这样的,牙齿全没,右手断掉,两只手掌血肉模糊,传家宝尽毁,身上多处地方骨裂淤青,确实很惨,也证明他的手段很狠辣,可那又怎样?

  就是他打的,他就是要这样教训李震!

  什么路上的监控探头,什么霸扬武馆,都一边去,他打了李震这王八蛋再説!

  皮卡车走前面,秦朗让柳真真坐上了自己的奔驰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平稳地离开了事情发生的地方。

  只是,连秦朗都没发觉,皮卡车的车厢里面,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多出了一只木盒子。

  如果李震或者厉霸扬看到这木盒子,一定知道盒子里面,装有多么宝贵的一件宝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