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仙医 第133章 胃部缓慢渗血

小说:都市最强仙医 作者:菜农种菜 更新时间:2018-12-27 16:54:46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朗哥,这一百万您无论如何都得手下,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施科再次将手提箱捧了出来。

  秦朗当然不会拒绝这种送上门来的好事。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我不能无缘无故地接受这笔钱,要不以后出了问题怎么办?”秦朗笑呵呵道,收钱之前,他肯定要将这笔钱与金岳消失这事,撇清开来。

  施科急了。如果秦朗不收这笔钱,他的性命可没有保障啊。

  看着施科惶恐的模样,秦朗忍住笑,说道:“要不这样,这钱我先替你存着,相当于是你寄放在我这儿了,等你什么时候想拿走了,尽管和我说一声,我原封不动地将钱还给你,怎么样?”

  “好好好。”施科拼命点头,心想就这样办吧,反正就算借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想收回这笔钱的。

  秦朗这才接过了手提箱。

  施科明显松了口气。

  秦朗更觉得好笑,瞧施科一副生怕被他杀了的模样,和前阵子与他起冲突时那种嚣张,简直判若两人。

  其实秦朗压根就没想过要对“黑虎门”的其他人下手。

  毕竟施科等人等已经完全臣服了,他又不是刽子手,何况对这个国家的法律,秦朗还保持着敬畏,自然不会胡乱杀人。

  笑纳了一百万,秦朗比较高兴。

  现如今蓝润公司处在停产的状态,正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时候,需要现金来撑过这段时期的难关,现在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这一百万可以缓解燃眉之急了。

  至少,能够让想整垮他公司的柳如龙,多失望几天。

  秦朗又坐下来和施科闲聊起来,当然,这是有目的的。

  施科受宠若惊。秦朗提出的任何问题,他都小心翼翼地作答着。

  聊着聊着,秦朗想办法将话题引到了金岳身上的那块灵石上。

  “现在各种古董,尤其是宝石类、矿石类的古董,收藏价值很高,你们黑虎门也从事这个么?”秦朗这样问道。

  “没有从事,听说这个需要很高的鉴别能力,我们玩不来。”施科老老实实地说道。

  秦朗笑道:“那你收藏有这方面的藏品么?”

  施科还以为秦朗看中了古董,连忙说道:“没有没有。”

  他是真没收藏这类东西,要不然为了平安,只怕也决定要无偿送给秦朗了。

  不过施科知道有一个人收藏了类似的矿石古董。

  “大门主收藏了一块白色的、类似水晶一样的东西,找过专家,专家说是矿石类的矿物,但证明不了有没有价值,大门主挺喜欢,便一直带在身上,还特意找了几张普通的纸层层包裹,说是不愿让人打这块东西的主意。”

  施科说到这儿,秦朗完全能够断定,施科说的那块类似水晶的东西,便是那块灵石了。看来金岳得到这块灵石很久了,显然不是这次去长白山中得到的。

  秦朗装作很有兴趣地笑道:“连专家都不能证明它有价值,你们大门主还真是个妙人,也许当做宝贝的东西,是块废石呢。”

  “很有可能,听说大门主研究了好久,也找不出那块石头有什么特别的。要我说,大门主五六年前从一个摆地摊的那儿,花了几块钱买下的这东西,怎么可能是宝贝。”施科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秦朗说了几句,不动声色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方面,又聊了一会后,便拿着装有一百万的箱子离开了。

  ……

  秦朗有些失望。

  原来那块灵石,只是金岳无意中用几块钱“淘”到的,那么显然金岳都不知道这块灵石是从哪儿来的,他想要找到线索寻找到更多的灵石的打算,自然只能放弃了。

  兴许,这块灵石,便和石洞中出现的那株火璃灵草一样,都是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才诞生出来的,想要再次得到,显然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不过秦朗情绪也不沮丧,很快恢复了正常。

  也许某个时候,气运来了,能够再次发现灵石或者灵药呢?

  ……

  蓝润公司那边的实时情况,一直在通过唐雪,转告给秦朗。

  秦朗从公园回家后,便接到了唐雪的电话。

  “秦朗,事情更不好了,我本来想和市内一些中小型的卖场联系,让公司产品在这些卖场的专柜进行销售的,但柳如龙又捣鬼了,他应该是威胁过这些卖场了,这些卖场都不愿同我们合作。”

  唐雪很是气愤和无奈,就算她再有商业天赋,在柳如龙利用权势打压的情况下,也感到了重重的阻力。

  秦朗没再生气,对于这个结果,他早就料到了。

  “那些卖场不敢忤逆柳如龙,也是情有可原,算了,让公司的销售人员也撤回来吧,给他们放假。”

  “那公司怎么办?只有支出没有收入的话,是在烧钱啊。”唐雪叹气道。

  “先撑着吧,我这边也在想办法。放心,柳如龙想得逞,没那么容易的。”秦朗笑道。

  遇到困境,秦朗不会去怨天尤人,也不会沉沦消极,他相信总会有办法解决。

  ……

  第二天上午,秦朗和往常一样,先是练习了一番“龙象拳”和“疾风步”。

  “龙象拳”的第四层,可以让手臂击打出八百斤的力道,秦朗目前大概能使出六百斤的力道,距离达到第四层并不太远。

  之后,吃过早饭休息了一下后,秦朗练习了两个小时的赤炎诀,体内真气充盈的感觉,让他神清气爽。

  上午剩余的时间,秦朗计划去找唐雪、江心忠他们,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个办法,让蓝润公司恢复生产,但秦朗刚好出门时,叶小蕊的一个电话,却让秦朗很着急起来。

  叶明城出事了。

  叶小蕊说,她父亲在省城参加一个会议时,突发了某种疾病,便被紧急送往了就近的省人民医院,现在在急诊科进行检查。

  想起秦朗的神奇医术,叶小蕊也等不及医院那边的诊断结果了,连忙给秦朗打来了电话。

  听说叶叔得了急病,秦朗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小蕊,我现在就去省城。”秦朗说道。

  叶明城的急病,省人民医院能够治愈那自然最好,万一情况不妙,他去了也能提供帮助,因此去趟省城自然很有必要。

  “那麻烦你了,我老妈刚好也在省城,现在应该在医院了,我正在出租车上,要不你也搭乘出租车吧。”叶小蕊的声音很焦急,显然父亲急病住院,让她情绪非常紧张。

  “那我马上赶过来。小蕊你不要着急啊,叶叔一定会没事的。”秦朗宽慰着,边拿起钱包,匆匆出了门。

  云海市是省城的邻近城市,但秦朗乘坐出租车,花费了大概一个半小时后,才到达省人民医院。

  在车上时,苏云就打电话告诉过他,说叶明城已经从急诊科转移到了心血管科,初步的诊断是自性出血,但医院方面已经给叶明城做过各种影像学检查了,发现叶明城的身体内部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叶明城一直在吐血,现在医院的医生似乎在探讨病情,正在努力给出一个合理的治疗方案。

  具体的,苏云不是医生,也说不出太多,但毫无疑问,叶明城的自性出血很棘手。

  秦朗直奔心血管科。

  叶小蕊焦急地在那儿等着,见到了秦朗,叶小蕊虽然很高兴,但表情依然心急如焚,小脸紧绷着。

  秦朗一边跟叶小蕊快速往病房跑,一边宽慰道:“小蕊,你不要担心,我来了,就一定会让叶叔平安无事的。”

  不是秦朗吹牛装逼,而是他自信自己可以做到。

  叶小蕊听了秦朗的话,慌乱紧张的心一下安定了不少。是啊,说这话的可是秦朗,秦朗医术这么神奇,有秦朗在,自己老爸一定会没事的。

  叶小蕊紧绷的小脸也舒展了不少。

  两人很快跑到了心血管科的一间特护病房。

  叶明城毕竟是副市长,在会议上突发疾病,省领导也十分重视,早就和医院方面打过招呼了,因此医院方面也不敢怠慢,包括检查、专家会诊等,都是非常有效率的,为的就是尽快治好叶明城的病。

  秦朗进入病房时,病房内已经汇聚了省人民医院心血管科、肠胃科、内科、血液科等多个科室的出色专家,叶明城的各项身体检查已经做完,现在这些权威医生们正要拿出一个治疗方案。

  秦朗看了一下,叶叔已经昏迷了,血压很不正常,虽然一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情况肯定是很严重的。

  听医生说,叶明城突然自性出血,怀疑是胃部出了问题,先前已经做过了检查,发现胃内确实有缓慢渗血的情况,这些血由胃部通过食管等,从嘴中排出,形成了叶明城吐血的症状。

  按理来说,胃部出血,要么是器官性损伤,要么是血管破裂,可医生们却通过各项检查后,找不到任何伤口,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找出胃部渗血的原因。

  为了不耽误治疗,医生们的方案是打开患者的腹腔,更进一步地对胃部进行检查。

  秦朗对什么“自性出血”根本就不了解,但还是明白了,现在叶明城的胃部在莫名其妙地渗血,医生找不到出血点,像这种情况,以前从来就没发生过,毕竟胃部出血就那么几种情况,通过现代化的检查仪器,完全能确定出血的原因,所以医生们基本束手无策了,只能先尝试打开患者的腹腔,直接进行止血。

  但这种方法到底有没有用,连医生们自己都不知道。

  面对从来没有过的特殊病例,尽管集合了各个科室的优秀医生,医生中,没有人能找到病因,那么后续的治疗,自然就陷入到了无头苍蝇的境地。

  “医生,现在只能打开叶叔的腹腔了吗?可叶叔血压本来就很低了,打开腹腔的手术中如果出血太多,会不会很危险?”秦朗询问着病房内的主治医生。

  那医生无奈地点点头,显得无计可施:“这也是没办法的,危险不可避免,因为如果再拖延的话,胃部渗血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要治疗更加不易。”

  秦朗心中有了计较。

  现在的情况是,打开腹腔,对叶明城来说,都是很危险的事情,那么显然医生给出的这套治疗方案,基本就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意味。

  当然,这不能怪医生们平庸。

  可秦朗来到了这儿,自然也不能真看着叶明城陷入到这种困境。

  更何况,现在叶小蕊和云姨,正眼巴巴地看着他呢。

  秦朗于是毫不犹豫地对主治医生说道:“我对医术也有些了解,先让我给叶叔看看吧。”

  秦朗对各种疾病的具体了解,真的非常少,但他能掌控真气进入患者体内,帮助他探查清楚患者的病因,这也是他敢向叶小蕊保证叶明城没事的原因之一。

  否则,如果他也和医生们一样,探查不出叶明城的病因,那也没法针对性地治疗了。

  “你?”主治医生听了秦朗的话,见秦朗年纪轻轻的,不禁很疑惑。

  秦朗充满自信地望着对方,眼神没有任何畏惧。

  主治医生觉得秦朗不像是在开玩笑,加上秦朗又是患者的熟人,正要答应,恰好这时候病房内传来了骚动。

  “张教授来了,张教授来了!”

  医生们纷纷自发地让开一条道,显然对这个张教授十分尊敬,而且医生们情绪高涨,似乎在张教授来了后,棘手的问题就有了解决的希望了。

  秦朗看到一位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的老者走了过来,老者很瘦小,瘦骨嶙峋的,年龄约莫在六十七八左右,很平易近人,显得很慈祥、温和。(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